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81】夜尽天明

帝医醉妃 【081】夜尽天明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夜尽天明,晨曦淡雾携着银雪清寒,染上了韶音露在衣袖外葱白玉指,一头泼墨似的发丝,恍如清流潺潺淌下。爱睍莼璩

    雕花的窗棂,镀上了阳光璀亮的金辉,雪青色的纱曼,在晨风中微微轻扬。

    一室檀香芬芳,书案前堆积着散乱的奏折,一旁小憩的云绵五彩软塌上,一对玉人偎依在一起。身上盖着厚实的毛毯,靠在洒金祥云纹路的大靠枕上面睡得正沉。

    屋里的凤凰红烛已经燃尽了,滴泪到天明。

    “滴答——”

    屋檐上化开的雪水,滴落下来,落在了白色的雪堆之中。

    韶音感觉到刺眼的明亮,睫羽如蝉翼颤了颤,睁开了惺忪睡眸。当看到眼前陌生的景象,她愣了愣,感觉到自己靠在一个热乎乎怀里,脑袋还枕着谁的手臂,她陡然精神了起来。

    略微抬头就见到陌紫皇那透着些许疲惫的俊颜,在阳光的金光下熠熠生辉。他的眉眼格外耐看,叫人百看不厌,那性感的唇,尝起来也是软软的......

    韶音看得入神,后知后觉,吓得直接跳了起来。

    “我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我怎么会在他的怀里睡着了?而且该死的睡得特别的香甜!”

    她伸手拍了拍脑袋,让自己赶紧清醒起来。她不知道他到底对她施了什么魔法,才会让她满脑子装满了他!

    因为怀里的人儿离开,陌紫皇也睁开了眼睛,看到韶音身着淡蓝色的宽大衣裳,站在晨光之中,宁静的身影,好似一缕暖煦的风吹进他的心底,分外舒畅。

    “昨夜睡得可好?”

    陌紫皇站起身来,朝服还没有脱下,一晚上都没有休息,直到天快亮才小睡了一会儿。

    “嗯。”

    韶音眼底泛着水波般浅浅的娇羞,她不知道自己怎么跑到他怀里睡了,昨夜她睡得特别安心,做了一个非常甜美的梦。梦境的细节她看不清楚,好像是一场美丽的桃花雨,有两个男女坐在桃花雨之中抚琴。

    那古琴的模样她没看清楚,但恍惚间,她似乎见到了苍华云泪的柔光于琴身之上闪烁。

    两张古琴弹奏出的天音,似乎还在她的耳畔不断地响彻,那琴音温暖得叫她不忍忘记。

    这个同样的梦境,从小就在她的梦里不断地重复,两张古琴,两个人,一场桃花雨,朦胧而唯美。

    她来到这里之后就没再做过这个梦,但昨夜又再度做了同样的梦,那梦似乎比起以前更加清晰了几分。

    “你的朝服已经烘干了,就放在桌子上,等会儿吃完饭之后,我们去上朝。”

    陌紫皇开口说道,昨日他就已经让人把她的朝服洗净烘干了,只是放在角落她不曾注意到。

    “谢谢。”

    韶音走过去,抱着朝服走进屋内换了起来。

    陌紫皇则让人把奏折收拾起来,听着屋内窸窸窣窣的换衣服声音,他的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她那玲珑有致的身影。

    “奴婢伺候爷梳洗。”

    妆容浓艳的婢女鱼戈,端着热水盆走进屋子,一脸含羞带怯的看着陌紫皇。

    “放着吧。”

    陌紫皇注意力在纱曼后面的韶音身上,哪里有心思去看鱼戈打扮的模样。

    “爷,天冷了,热水一下子就冷了,让奴婢伺候爷梳洗吧!”

    鱼戈见到武尊王根本没有看她一眼,她起早摸黑的起来化妆,他竟然瞧也没瞧,叫她如何甘心这么离开。

    “本王的话你没听到吗?端水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了,你要是这么闲,就让泽给你安排一些任务。”

    陌紫皇不耐烦的说道,伺候他的事情原本是其他婢女做的,鱼戈是云上的一员,有着不弱的武艺。她之所以会在武尊王府,只是为了方便听命行事罢了。

    “爷,奴婢只是想报答爷。”

    鱼戈楚楚可怜的望着陌紫皇,眼眶里面盈满了泪水,好像随时可能掉下来。

    就在她弱柳扶风,马上要脆弱地倒下的时候,韶音掀开了纱曼走了出来。她还在整理着衣裳,披散着长发,没有梳理起来。

    “看你扣子都扣错了,这腰带要这样系。”

    陌紫皇走上前,替她整理好朝服,那自然而然的亲昵模样,一下子就刺伤了鱼戈的眼睛。

    鱼戈圆瞪的眼睛,充满了震惊与受伤。他们竟然一起睡了!这个女人居然在玉皇阁过夜了!

    她的心中嫉妒得发狂,武尊王那张无数女人想爬上去的床榻,居然被这个贱人捷足先登了!

    她感觉浑身都僵硬了,一颗心被血淋淋地戳了好几刀子。

    “我自己穿,有人看着!”

    韶音见到他动手替她系腰带,玉颜顿时涨红起来,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还不出去?”

    陌紫皇闻言,冷冽的嗓音朝着鱼戈落去。

    “奴婢告退。”

    鱼戈的心再度被碾了几遍,颤抖着迈开灌了铁铅的步伐,朝着外面走去。

    临走的时候,她见到了陌紫皇亲自拧了毛巾给韶音擦脸,一步没注意,脚下打滑,滚了下去,一头栽倒在雪地里面。

    膳房很快就送来了清淡的早点,摆放在玉皇阁之中。韶音吃着这些精致的点心,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难怪这家伙每次来上早朝比风帝还晚。看他一晚上没休息,她也有些心疼。

    这么多的奏折堆在这里,他可以说是天曜皇朝的无冕之皇。风帝虽然顶着个帝君的名号,但却是逍遥快活得很。

    两人吃完早点之后,就坐着赤影一路飞驰到九重宫门。

    朝中官员都已经在金銮大殿上站定,见到他们两人一起进来的时候,所有人神色各异,但却不敢说什么。

    “武尊王和帝医大人一同上朝,真是好巧啊!”

    风帝一脸玩味的看着韶音和陌紫皇,露出了暧昧的笑容。

    韶音听着他的话,脸上有些发烫。风帝肯定是知道自己昨夜没回宫,所以才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是很巧。”

    陌紫皇面无表情的说道,拉着韶音在他的身边坐下,目光环顾了一周。

    月上渊清见到他们两人并肩而来,脸上不由露出了疑惑之色。只是没有询问什么,安静地站在一旁,朝着韶音微微一笑。

    那俊逸翩然的身影,与这波谲云诡的朝堂格格不入。

    韶音朝着他点了点头,心中实在是不明白,他这样的人,为何会入朝为官。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和理由,她没有立场说什么。

    “上官大人今日缺席了?”

    陌紫皇对于朝中官员了如指掌,从未缺席过一日的上官玮,竟然缺席了!

    韶音闻言也看向平日上官玮站的地方,确实没有见到她。因为朝中女官很少,所以一眼就能看到少了谁。

    “朕刚要说此事,上官大人昨夜遇刺。”

    风帝一脸悲愤的说道,目光淡淡的扫过在场中人。

    听到他的话,有人欢喜有人愁。丞相紫阡陌和韶音都露出了震惊与担忧之色,而一些对于女官一直抱着歧视态度的官员则是暗暗欢喜。

    “不过万幸,只是受了伤,没有性命之忧。”

    风帝开口说道,让韶音和紫阡陌稍稍放心了几分。只是宫中防卫森严,竟然还出了这种事情,实在是叫人担心。

    “诸位爱卿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启禀陛下,昨日大雪,造成北部雪灾,大片的城池被大雪覆盖,如今数十万灾民岌岌可危。”

    雕龙军师曲尽欢一脸正气的说道,露出了痛惜百姓的神色。他的脸色异样的惨白,看上去好像是生病了一般。

    “这个人的身影有些熟悉。”

    韶音看向雕龙军师曲尽欢,不知道他是什么官职,但看官员们对他的态度颇为尊敬,看来他的官位应该不低。他在朝中颇有威望,尤其是在武将心中地位很高。

    那些桀骜不驯的武将,在听到曲尽欢说话的时候,神情都很庄重。

    “他会不会是昨夜那个灰衣人?”

    她想到昨夜自己对那个灰衣人下了毒,看曲尽欢的脸色也很差,不知道是不是中毒的关系。

    只是没有证据,她不能妄下判断。她心中不喜此人,但凡事都要有理有据才行。她打算私下再试探一下这个人,好确定他是不是昨夜偷袭的人。

    陌紫皇听到曲尽欢的禀报,脸色有些凝重。数十万的灾民,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如果处理不好,那必定会造成灾民暴动,到时候社稷必定动荡不安。

    “众位爱卿有何良策?”

    风帝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格外严肃。神都原本就比北部要温暖很多,昨日都下了这样的大雪,他可以想象北部如今定然是冰封万里一片白雪!

    天灾难料,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冻死在雪灾之中。

    这件事情非常重大,曲尽欢第一时间提出,也算是大功一件。曲尽欢对朝廷一直忠心耿耿,多年来立了许多功绩,就算是风帝,对他也是信赖有加。

    “这——以前都没有发生过这么大的雪灾,臣等一时间也没办法啊!”

    众官员们平日就忙着歌颂太平,哪里还有什么良策。

    丞相紫阡陌年纪还小,以前没有遇到过雪灾,故而也沉思起来。

    整个朝堂一下子就陷入了尴尬的寂静,让风帝的脸色更加难看。

    “尔等就没有一人可以提出解决的办法吗?”

    “听说陛下亲封一名一品官员,与丞相大人同样的官阶,想必一定有过人的智慧。此次这个难题,不知道帝医大人有什么好计策?”

    曲尽欢阴柔的声音,清晰地落了下来,将矛头直指韶音。他早就听说韶音是因为医术出众被破格册封为官,他就是想要让她当众出丑,丢人现眼,故而才说出了这样的话。

    然而,韶音是武尊王的未婚妻,让她丢尽颜面,同时也是让武尊王颜面扫地。

    这样一来,可以说是一箭双雕,不仅可以杀杀韶音的锐气,让她这个一品官员沦为虚位,又可以叫武尊王被人耻笑。

    “韶音不过是一个大夫,说出的计策怕会贻笑大方。”

    韶音玉颜微微一沉,听出此人心机深沉,如今是要与自己为难。她的第六感果然没错,早就感觉到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

    “帝医大人自然是医术高超,曲大人没见到文武百官无一人有良策吗?你这不是存心叫帝医大人难堪吗?你这么没风度,你娘知道吗?”

    月上渊清对于曲尽欢一点也没有好印象,他讨厌这样曲尽欢阴阳怪气的声音,看上去一点都不像男人。

    不过他却知道,曲尽欢这个人头脑极其灵活,算得上是鬼才。他曾经出谋划策在战场上屡建奇功,被誉为雕龙军师。在军中的地位,只比骁勇善战的武尊王低一些。

    但即便知道曲尽欢是什么样的人,月上渊清还是没有放在心上,他就是看不惯这种欺负女人的伪君子!

    “帝医大人太过自谦了,尽欢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为数十万灾民求得一线希望。有道是上医医国,其次疾人。帝医大人既然尊为帝医,自然有过人之处。”

    曲尽欢说得头头是道,大义凛然,让人反驳都没有办法。

    见到韶音被为难,陌紫皇脸上露出了不悦之色,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嗓音缓缓落下。

    “既然曲大人对韶音抱有这么大的希望,那韶音就献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