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80】府邸之夜

帝医醉妃 【080】府邸之夜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没等韶音答应,陌紫皇就伸手将她带到了冰羽仙鹤的背上,巨大的仙鹤振翅飞起,让她连思考的机会都没有。爱睍莼璩

    “呼——”

    大风迎面吹来,韶音冷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下一刻,她就感觉到自己被拉到了陌紫皇的身前,他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呼啸而来的寒风。

    四周的寒气,顷刻消散,他的身体里好像有火焰似的,暖融融的气息笼罩在她的身上,让她感觉分外温暖。

    一轮明月,自夜空中升起,月辉照亮整片雪白的天地。两人乘着冰羽仙鹤,飞过崇山峻岭。

    世界格外寂静,两人的身影在月下,显得唯美无比。

    “你不是已经派人来接我了,为何自己又来了?”

    韶音坐了下来,淡淡的开口问道。

    “雪夜山路难行,我怕路上再出什么意外,便叫我们家老头借了冰穹来接你。”

    陌紫皇也坐下来,与她并肩,冷冽的嗓音,有着难言的温柔。

    “老头?你爹看上去就跟你哥似的,哪里老啦?”

    韶音好笑的说道,想到他的爹娘,那可真是俊男美女,好像永远都不会老一样。

    “他要是不老,能是我爹吗?”

    陌紫皇理所应当的说道,平日那老头都不肯借冰穹给他们兄弟几人,这次说要去接韶音,他二话不说就借了,让他觉得自己这个儿子的地位真是不高啊!

    韶音闻言但笑不语,俯瞰着下方变小的山峦,原本老远的距离,现在看上去竟然是那么近。

    如果要坐马车需要好久的时间才能穿过积雪覆盖的山林,但从空中直接飞回去,不过是一会儿的时间。

    他们两人落在武尊王府邸之后,冰羽仙鹤就拍了拍翅膀离开了此地,朝着皇宫飞去。

    华灯初上,武尊王府之中,已经挂满了一盏盏橘红色的灯盏,看上去也分外温暖。

    “玉皇阁。”

    韶音见到身前一座华丽大气的楼宇上悬挂着金色匾额,玉皇阁三个字镶嵌于上面,透着凛然霸气。她猜这应该是陌紫皇写的,虽然不曾见过他的字,但她却有这样的直觉。

    “走吧。”

    陌紫皇走上前,推开玉皇阁的门扉,见到她还站在原地,不由开口说道。

    “去哪里?回宫吗?”

    韶音眼底透着疑惑之色,天色这么晚了,她也改回宫了。

    “你记性真差!”

    陌紫皇伸手拉起她的柔荑,朝着玉皇阁内走去。富丽堂皇的玉皇阁,彰显着武尊王的贵气。

    这里的陈设都非常讲究,随便哪一件东西,都是价值连城。墙壁上横挂着一副镶着金框的雪海江山图景,蕴蓄着一种雄浑壮阔的气势。

    “今晚你在这里睡。”

    他将她拉到了自己的卧室,指了指一旁的大床。

    圆形的木纹雕花隔断中间垂挂着雪青色的纱曼,看上去透着几分清雅的冷意。纱曼之后一张夔纹紫檀琉璃罗帐龙床靠于墙侧,床头放置一盏紫蓝色落地琉璃莲花纱灯。绣着火焰纹路的金色罗帐之中,整齐的铺着海蓝色刺绣的织锦华衾。云锦的颜色非常纯正,就像是雨后的天空所折射出光影,透亮鲜艳。

    “那个——我先回去了!就算不方便回宫,帝医府也在对面!我去那边睡总可以吧!”

    韶音玉颜浮起了红晕,没想到他还真要叫她在这里睡觉!

    “你若是要去帝医府睡,那我也过去。”

    陌紫皇伸出双臂,握着她的香肩,将她压在铺着柔软丝绸被的床榻之上。一双深邃的眼睛,定定地凝视着韶音,自他口中说出的话音,充满了认真。

    他不明白为何总是有人追杀她,而他又没能时刻陪在她的身边,让她承受了那么多的害怕。

    今夜凤曦泽传讯说韶音下落不明,雪地上还有血迹,他吓得整颗心都凉了。

    哪怕是公务繁忙,他也没有迟疑。第一时间安排花眠忧去援救,自己进了皇宫,借了父皇的冰羽仙鹤,一刻不停地赶了过去。

    “你到底是要闹哪样?”

    韶音被他压在身下,心脏距离的跳动起来。

    他的长发如流水般倾泻而下,洒落在她的脸颊旁边,弄得她脸上一阵痒痒的。他身上的男子阳刚气息,清晰地包裹着她,让她紧张得几乎无法呼吸。

    “你说呢?”

    陌紫皇邪魅的笑了笑,唇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看着她那慌乱羞涩的可爱模样,他不由生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他平日的冷酷不过是一层伪装,内心火热至极,一旦被点燃,便会如同熊熊烈焰,一发不可收拾。

    屋内的凤凰红烛在半敞的窗户旁边摇曳,他妖孽般绝美的俊颜,越发诱人。充满磁性的嗓音,伴随着热热的吐息,在韶音的耳畔吹过。

    “我警告你——不要乱来!不然我就——”

    韶音第一次见到这样邪魅撩人的陌紫皇,实在是迷死人不偿命,她努力保持镇定,色厉内荏的威胁道。

    “不然怎样?”

    陌紫皇身子往前靠去,将她避到了大床的尽头,俊颜上似笑非笑,狡猾如狐。

    “你要是乱来,我就跟你不客气了。”

    韶音气势不足的说道,在他那魅惑的笑容下,她感觉自己的话实在是太无力了。

    “呜——正好,我不想要你对我那么客气。”

    陌紫皇唇角一勾,俯下身在她的耳垂边呢喃道。

    韶音伸手推开他,娇艳露出了嗔怒之色。

    “好了,你今日也累坏了,后面有一个温泉池,你自己梳洗一下就歇下吧,我还有公文没批阅。”

    陌紫皇见到她生气了,也没有再逗弄她,而是起身整了整衣裳,走到了外侧的书房。

    “你——”

    韶音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他了,想到自己脑海里的想法,她自己的脸刷地红到了耳根。

    “你要是害怕一个人睡,我不介意到床上来批公文。”

    陌紫皇站在纱曼前,转头回眸一笑,充满磁性的嗓音,清越的落下。

    “不怕!一点儿都不怕!”

    韶音的脑袋摇得好似拨浪鼓似的,生怕他会反悔一样,那模样叫陌紫皇忍不住露出了好笑之色。

    缕缕檀香似有似无,地上铺着锦缎红毡,獬豸金兽香炉香气袅袅。厚实的书案之上放着一叠叠奏折,点亮的琉璃纱灯光晕迷离。

    陌紫皇坐在书案前明黄的镶金紫檀椅之上,神色严肃,手中握着朱砂笔,认真的批阅着繁琐的奏折。

    韶音衣裳也被雪水濡湿了,听陌紫皇说后面有温泉池,就朝着床铺之后走去。隔了一面墙壁,就是一个涌动着温热水雾的温泉池,池边长满瑶草仙兰。

    她抬起头,发现自己还是在玉皇阁之内,这是一个室内的温泉。在氤氲的云气中,玛瑙镶嵌的温泉池充满了神秘的味道。

    水墨屏风立于温泉池前面,偌大的衣柜整齐地排在温泉池旁边。

    她脱下湿透的衣裳,简单地泡了泡,找了一件陌紫皇的衣裳当睡衣穿上。他的衣柜里有着各种各样的精美衣裳,让她看得目瞪口呆。不过她看陌紫皇平日都不曾穿其他颜色的衣裳,真是浪费了这么多的衣裳。

    她挑了一件淡蓝色的内裳穿好,他的衣裳对她来说有些宽了,不过只是当睡衣也不碍事。

    陌紫皇听到脚步声,抬眸看了过去,就见到她穿着他的衣裳出来。平日他不喜欢别人动他的东西,但见到她穿着他的衣裳,他却感觉特别温馨。

    两个人好似不分彼此,隐隐中透着一种难言的亲密。

    韶音见他在认真的批阅奏折,但那奏折的数量多得有些吓人。她披上了一件披风,走到他的身边坐下。安静地翻开奏折,替他整理起来。

    “你在做什么?”

    陌紫皇见到韶音动手把奏折分成一堆一堆,不禁开口问道。

    “这些奏折上面的内容有缓急轻重之分,我替你看一遍,有急事的就放在你手边,让你可以先看到。至于一些琐碎的小事,就晚些再处理。”

    韶音淡淡的说道,玉颜上有着一抹宁静的神色。

    “嗯,你说得没错,那就麻烦你了。”

    陌紫皇听到她的话,也觉得有道理,看到她愿意陪他,他也没有反对。只是让人取来暖手炉,让她暖暖手。另外还拿来一条厚实的毛毯,让她披在身上,窝在榻子上面。

    “不麻烦,小事而已。”

    韶音见到他的体贴,心下一阵感动。他看上去冷漠不近人情,但却有着一颗细腻的心。

    她心中这般想着,与他在一起厮守一生的女子,必定是世间最幸福的人。

    两人就这样分工合作,夜越来越深,气温也降了很多。韶音见到陌紫皇穿得单薄,便挪到他的身边,一张厚实的毛毯,与他一同披着。

    陌紫皇看了她一眼,眼底有着融融的暖意。毛毯的温暖,不及她给他带来的温暖。

    韶音将奏折分类完毕,体力不支,窝在他的身边沉沉的睡了。

    陌紫皇动作轻盈地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休息,俊颜之上有着幸福的笑容。看着她卷翘的睫羽下,闭阖的眸子,恬静的睡容,叫他看着都不想移开眼眸。

    夜,格外的宁静,外面白雪茫茫,屋内却是暖人心扉。

    一个绝美的女子,轻轻偎依在俊逸男子的肩畔,唇角有着温柔的笑容,好似做了一个甜美的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