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79】下榻王府

帝医醉妃 【079】下榻王府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大雪覆盖的茅屋之内,热气腾腾,黯淡的烛火照耀出的却是半张莲华般的容颜,湿透的睫羽凝着水珠,丝丝缕缕的长发上也点缀着水晶般的光泽。爱睍莼璩紫罗兰色的瞳仁,内蕴寒冰,好似一朵紫色重莲一瓣瓣绽开。

    男子身上的冷气,让韶音不由抖了抖,连忙将背后的韶乐放下,然后转身关上了被她踹开的大门。

    “你继续洗,我不介意的。”

    韶音淡淡的嗓音,自她的口中吐露而出,脆生生的,分外动听。她将韶乐扶到火炉旁边,看着他脸上的痛苦神色,她的心也疼得很。新仇旧恨,她定要全部叫他们偿了!

    “你不在意,但我没有在人前沐浴的习惯。”

    梦昙太子听到韶音的话,脸上的神情分外无语。他伸出疤痕累累的手臂,直接披上外衣,从浴桶里面站了起来。

    韶音没有心思去看美男,而是取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开始为韶乐拔箭。

    “哥,你忍着点。”

    “九儿,我能忍得住。”

    韶乐感觉手臂上一阵剧痛,如果不及时处理伤口,他的右臂就会废掉了。

    韶音动作利落地拔箭,撒药粉,处理伤口,所有的动作毫无迟疑,以最快的速度,将韶乐的伤势控制住。

    那镇定的模样,让穿好衣裳站在一旁的梦昙太子也露出了惊讶之色。

    她喂韶乐吃下一颗药丸,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口,没有中毒的迹象,她也放心了几分。

    “哥,你先靠着休息一会儿。”

    “我无妨,倒是你这一路背着我奔逃,快去歇歇才是。”

    韶乐温柔的说道,硬气的没有呼痛,好似这点痛没什么大不了的。

    韶音见到他已经脱离了危险,耗尽的力气已经无法支撑她站在那里,她身体摇晃了一下,被一旁的梦昙扶了一把。

    见到他们两个那狼狈的模样,他就猜到他们应该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原本还有些恼怒,但想想他们也是一时情急,就没有追究什么。反正他一个大男人,被看一眼也不是什么大事。

    “不知太子殿下怎么会在这里?”

    韶音脸色也很憔悴,抬眸看了梦昙一眼,这深山老林之内荒无人烟,他堂堂太子殿下,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这个屋子好像是猎户的住处,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人住,看上去特别简陋。

    “大雪封路,我们云梦使者就驻扎在前面不远处。”

    梦昙开口说道,因为下了这场大雪,他的衣裳都弄湿了,所以才就近找了猎户的屋子梳洗一番。这附近本来非常偏僻,没想到会遇到女**。

    “那阿慈也在呢?”

    韶音的话刚刚落下,就听到一阵清脆的笑声,伴随着白衣纯净的梦慈小跑进来。

    “太子皇兄,你看我烤的地瓜!是不是烤得特别好啊!”

    梦慈笑咪咪的跑进来,脸上挂着无邪的笑容。手中还拿着烤地瓜,满手的黑灰。

    “咦?皇兄不是在洗澡,怎么开着门啊?”

    他跑进来之后,才发觉不对。再定神一看,小屋之中,居然多了两个人。

    “音姐姐!你是来送阿慈的吗?”

    梦慈水灵灵的眼睛里面,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吸了吸鼻子,忍住泪水,朝着韶音身前跑去。

    “母后不让我去跟你告别,呜呜呜!阿慈还以为见不到你了!”

    他想扑进韶音怀里大哭一场,还没接近就被梦昙拎住了领子。

    “多大了,还成天哭!丢人!”

    梦昙没好气的教训道,立刻让梦慈低下了头。

    “音姐姐,你尝尝阿慈烤的地瓜。父皇最喜欢吃烤地瓜了,阿慈可是勤加练习过。”

    梦慈将地瓜放到韶音的手上,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笑容。

    “我记得你不会烧火啊!”

    韶音接过烤地瓜,还是滚烫滚烫的,她剥开地瓜烤黑的皮,香气一下子就飘了出来。

    “这个——是太子皇兄烧的火!”

    梦慈不好意思的说道,他就负责把地瓜丢进去,然后再挖出来。

    “原来如此!”

    韶音了然的说道,让梦慈更加不好意思。

    “我们烤了很多地瓜呢,我去拿过来大家一起吃。”

    梦慈小跑了出去,一会儿就提了一篮子的烤地瓜过来。

    就在他把地瓜放好,准备要开动的时候,坐在一旁的梦昙面容上滑过了一抹冷凝之色。

    “你们呆在屋里!”

    梦昙手中握着长剑,大步走了出去,颀长的身姿,透着一股凛然威风。门外的大雪被寒风吹进来,他银雪般的长发,美得惊心动魄。紫衣猎猎翻飞,好像是一对紫翼。

    韶音也感觉到了危险的杀气环绕在四周,看来他们休息的这一点时间,那些杀手再度追上来了。

    梦昙出去之后,立刻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阿慈,你照顾好我哥,呆在这里,不要乱跑。”

    韶音叮嘱了一声,快步走出屋子。

    梦慈虽然想跟出去,但见到韶乐虚弱的样子,便留了下来。毕竟他又没有什么武功,出去也帮不上忙。

    “音姐姐,你一定要小心啊!”

    他看着韶音长裙飘逸,身影融入雪夜,担忧的祈祷道。

    大雪已经小了许多,依稀可以见到两道在积雪覆盖的树端打斗的人。

    梦昙手中长剑横扫而过,另外的灰袍男子,脸上蒙着布,手中的武器是长戟。两人在风雪之中打斗,交接之时,璀璨的亮光好像流星划破暗夜。

    除此之外,另外一边也有打斗的声音传来,韶音定睛一看,就见到那是凤曦泽和展落初的身影。

    他们正在与一批死士打斗,应该是之前他们的屋子着火,所以他们也发现了韶音和韶乐遇到危险,连夜追了过来。

    韶音没想到展落初居然也有武功,当下见到她与凤曦泽一同拖住这些死士,也是惊讶不已。

    凤曦泽已经发出信号,很快就会有援军过来,所以他们只要拖住这些死士韶音就不会有危险。

    另外那个与梦昙对战的人,显然是他们的头目,也是射伤韶乐的罪魁祸首。韶音在回头的时候,依稀见到了他的身影。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韶音手中摸出了一把特殊的银针,脚下踩着仙踪云步,朝着梦昙与灰衣人打斗的地方逼近。

    两人都是高手,打起来是昏天暗地,虽然注意到有人靠近,但因为气息太弱,所以没有引起重视。

    他们打得难舍难分,韶音一时间也不好下手,否则很可能会伤了梦昙。

    就在梦昙一剑之威,避退灰衣人的时候,韶音立刻抓住机会,手中的银针一股脑儿朝着他攒射而去。

    “唰唰唰——”

    漫天的银针席卷而来,灰衣人立刻挥动长戟,将银针扫开。

    就在这时,一个暗器陡然靠近,他下意识地挥动长戟。

    “嘭——”

    装着韶音特质毒粉的药瓶,被直接打碎,毒粉在风雪中朝着那灰衣人迎面扑去。

    “中计了!”

    灰衣人感觉到这毒粉的霸道,吐了一口血,没有恋战,立刻朝着远去逃去。

    他为了走得轻松一些,马上下令让这些死士拖住梦昙,自己则溜之大吉。

    “中了我下的毒,有你好受的。”

    韶音握了握拳头,她精心配置出的毒,这世上只有她一人能解。就算他侥幸不死,也要被折磨掉半条性命。

    云上的援军很快就赶来了,压倒性地打败了这些死士。但他们自知无望逃走,便立刻自尽,尸体自燃起来,不留一点痕迹。

    “凤曦泽,你很没用耶!苞着主母还让主母遇到危险,爷说了,以后保护主母的任务就交给我了!”

    一道清甜的嗓音,透着几分傲然,自带着云上援军过来的花眠忧口中吐露而出。

    花眠忧姣好的面庞上,一双冷静的眼,冷冷的扫过凤曦泽。

    “爷,请你来保护音妹妹?太败家了吧,你的价格那么贵!”

    凤曦泽见到樱落楼的王牌杀手花眠忧,顿时黑了一张俊颜。他辛辛苦苦赚钱,替爷打理那么大的家业,但这女人出场价太高了,上一次请她们两姐妹保护韶音,就花了一大笔钱。

    他现在想来,还是肉疼不已。

    “定金爷已经付了,爷可不像你,守财奴一个!”

    花眠忧想起上次这家伙付酬金的时候那副样子,就对他没有什么好态度。

    “有钱爷不是这么浪费啊!”

    凤曦泽还在肉疼中,而且还不是普通的肉疼。早知道他应该寸步不离的守着音妹妹,不给这女人出来的机会。

    “本姑娘值不值那个价,你睁大眼睛看着!”

    花眠忧瞪了凤曦泽一眼,便朝着韶音身边走去。对于韶音她的印象可是很好的,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干脆答应下来了。

    这次只有她一个人保护韶音,花郁夏接了其他任务,现在还没回来,看来接下来她的日子会很精彩。

    “本公子翻了翻眼睛,也没看出你哪里值了!”

    凤曦泽翻了翻白眼,对于爷做这种亏本买卖感到痛心疾首。

    见到死士都被解决了,展落初立刻跑进屋子里,看到韶乐受伤,她的眼眶猛地就红润了起来。

    “这里不适合养伤,我们回去吧!爷已经派了护送的队伍,一路上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展落初见到众人都进来了,便开口说道,眼里还有泪花在闪烁。

    “这样也好,今晚多谢太子殿下出手帮忙了。”

    韶音朝着梦昙道了一声谢,脸上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容。

    “不谢。”

    梦昙冷淡的说了一句,便拉着梦慈朝外面走去。

    “音姐姐,你要来云梦看阿慈啊!”

    梦慈依依不舍的看着韶音,但却不敢反抗,只能乖乖地跟在梦昙身边。

    韶音见到他那苦着的小脸,朝着他挥了挥手。

    “雪停了!”

    几人走出小屋子,就发现外面的雪已经停了,夜色也变得更加宁静。

    “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凤曦泽已经命人把马车赶了过来,此刻就停在屋子前面的大树下。

    “你先扶我哥上去。”

    韶音第一时间考虑的是受伤的韶乐,这一次如果不是有韶乐舍命相救,她说不定已经中箭了。不过那个人现在一定也不好过,她对自己下的毒有信心。

    “我来扶吧!”

    展落初伸手要扶韶乐,但他却躲开了。

    “还是我来吧,你们毕竟是男女有别。”

    凤曦泽见到韶乐抗拒的态度,便扶起韶乐,把他送上马车。

    展落初见状,神色有些黯然。

    “眠忧,你也来了!”

    韶音看到站在她不远处的花眠忧,早就猜到她的身份不简单,看来上一次不是韶乐的安排,而是那个人。

    想起陌紫皇一直默默地保护她,她的心底便涌起了暖意。

    “爷的命令,忧儿岂敢违背!就怕小姐嫌弃忧儿不会伺候人!”

    花眠忧笑着回答道,她真正的身份韶音还不知道,所以她就假装是陌紫皇的下属。

    “叫忧儿来伺候人,那可是大材小用了。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韶音知道自己不会武功,如今危机四伏,对于花眠忧的到来,她自然是欢迎的。因为她是陌紫皇安排的人,她心中也信任有加。

    花眠忧微微一笑,透着一丝杀手王者的自信。

    “韶音,你也上来吧!”

    展落初走上马车,朝着韶音叫道。

    就在韶音准备上马车的时候,天空之中再度飘过一阵雪花,然而这雪花却非常特别,因为只飘浮在天空中很小的区域。

    众人抬起头,就见到天际之上就飞来一片雪白的云影。那片云影在眼前越来越大,最终整片天空似乎都被那巨大的白影所遮挡。

    那是一只雪白的仙鹤,羽翅如云,色白如雪,给人一种非常神圣的感觉。

    “是冰穹大人!”

    展落初和凤曦泽见到冰羽仙鹤的时候,脸上都露出了敬畏之色。

    “爷亲自来了!”

    凤曦泽见到冰羽仙鹤身上,那一道无双霸气的身影,立刻激动的说道。

    “真的是爷!”

    随着冰羽仙鹤落下来,展落初也见到了陌紫皇的身影。

    “我来晚了!让你受惊了!”

    陌紫皇眼底深切的担忧之色,在见到韶音安然的时候才缓缓散开,宛如烟尘消失。

    “我没事。”

    韶音看着他竟亲自过来,心下涌起了一股清泉,滋润心神。美眸映着他的脸庞,她的唇角扬起了一抹笑容。

    “今晚你下榻王府!不然我不放心!”

    陌紫皇走到她的身边,冷冷的嗓音,雷得韶音瞬间就风中凌乱了。

    “下——下榻王府!”

    韶音的声音都有些结巴,他居然叫她去他的府邸饼夜,她的脸猛地就红了起来。

    “嗯。还要跟我睡一起才行!不然我不放心!”

    陌紫皇一脸正气的说着非常流氓的话,再度雷翻了一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