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75】眩世谪仙

帝医醉妃 【075】眩世谪仙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红衣怒马踏过青石长街,墨色黛发,雪色香肌,粉色玉唇,分外动人。爱睍莼璩马背上的女子,英姿飒爽,好似天穹之上的火红日华,光耀九州万里,四海乾坤,八方轩辕。

    韶音骑着墨烟一路驰骋,穿梭于琼楼玉宇之间,抬眸望着那屹立青天,贯破九霄,直抵云海的镜雪楼,感受到那股孤傲绝世的气息,她不禁为之震颤!

    墨烟不愧是千里神驹,很快就载着韶音抵达镜雪楼前,见到她下马,镜雪楼的侍卫立刻上前走去询问。

    “不知这位大人有何事?”

    见到韶音一袭朝服耀眼夺目,这些侍卫各个都是眼力过人,连忙恭敬的问道。

    “我想求见镜雪楼的楼主!”

    韶音拍了拍墨烟的脑袋,让它可以回去接它那苦逼的主人了。

    墨烟依依不舍地蹭了蹭韶音,扬起四蹄,踏着满地的落叶,朝着皇宫的方向疾驰而去。

    “这位大人请稍等片刻,小的去回禀我们家小姐。”

    侍卫做不了主,便快步走到镜雪楼之中,请出他们的小姐纳兰双儿。

    镜雪楼的楼主纳兰风吟平日不问世事,宛如谪仙一般的人,就算是镜雪楼的侍卫都难得见到。只有他的小徒弟纳兰双儿,平日都在镜雪楼打点一切事务,把镜雪楼打点得井井有条。

    随着一阵银铃声响彻而起,身着青衣的秀丽少女就笑盈盈地走出来,看上去好像春水碧湖。

    纳兰双儿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十岁左右,但她却非常聪明,深得逍遥圣医纳兰风吟的信任。

    “我师傅不见外人的,这位姐姐想见我师傅的话,需要解开镜雪楼中挂着的三道谜语才行。”

    纳兰双儿仰起头,看到韶音身上的朝服,不由露出了羡慕之色。对于能够入朝为官的女子,都是她敬佩的对象。

    “什么谜语?”

    韶音听到她的话,露出了疑惑之色,没想到镜雪楼的楼主如此神秘。

    “姐姐随双儿进来,谜语就挂在镜雪楼的第一层大厅。”

    纳兰双儿朝着她招了招手,点缀着玉色绢花的圆髻上,青色玉珠流苏在阳光下折射出柔和的光彩。她手腕上露出的水碧玉镯,衬着她白皙的肤色,分外好看。

    “劳烦双儿了!”

    韶音朝着纳兰双儿露出一丝微笑,她这么小就如此懂事,真是难能可贵。

    她迈步踩着洁白的石子路走进镜雪楼,一阵寒风吹来,她不由紧了紧衣裳。桂花的香气也随风而来,缭绕在她的鼻翼。

    神都天气越来越冷,天空笼罩着银灰色的厚实云层,好像将有一场大雪快要落下来。镜雪楼最里面环绕的梅花树,遒劲曲折的枝桠上洇染了一层蝉翼似的天青色流霭,等到第一场雪落下,层林晶莹的冬日,玉梅吐艳,白梅含雪,红梅金蕊,那时侯的镜雪楼才是最好看的!

    “姐姐,到了!就是这些谜题,只要解开三道,就可以见我师傅了。正巧今日师傅在楼中,往常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纳兰双儿好心的提醒道,如果这次没见到纳兰风吟,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见到了。

    韶音闻言神情越发严肃了几分,如果没有猜对的话,要找镜雪楼的楼主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当下,她就看向了写在字条上的谜语,口中也念出了谜语的内容。

    “一物陆地长,一物水中生,姓异治同病,共唤一个名。”

    她看到这个诗谜,唇角微微一勾,当下就提笔在案台上的纸上写下了两个药材名字。

    “草决明、石决明。”

    草决明为豆科一年生草本植物,具有清肝火、益肾明目功效。石决明为海底鲍科动物,有平肝清热,明目去翳的功效。

    两种药材的名字虽然不同,但功效却是一样,想来就是这两味药材。草决明很常见,但石决明知道的人极罕见,看来出此题目的人应该是见多识广的医者。

    写完第一道题目的答案,韶音接着看起下一道题目。

    “万物齐眠梦中幽。”

    她念完这句话,没有看到任何提示的字眼,但联想到第一道题目是猜药名,想必出题的人要考的是她对医药的认识,所以她就往药材方面想起来。

    很快,她就在纸上写下第二个答案。

    “全蝎。”

    纳兰双儿在旁边看着她写下的答案,不由张了张嘴巴,有些惊讶。没想到她思路如此敏捷,万物就是代表全字,而齐眠就是歇息的意思,谐音于蝎字。全蝎是一味药材,虽然听说相当吓人,但使用正确的话,具有“熄风镇痉、消炎攻毒、通络止痛”功能。

    解了两道题目,韶音继续看向第三道题目。

    只是,叫她诧异的是,这第三道题目居然只有两个字,便是让她魂牵梦绕的“故乡”二字!

    她来到这里许久,始终不曾忘了家中年迈的爷爷,身为考古学家的爸妈齐齐失踪,爷爷一个人却没有人照顾。她这个孙女如何放心得下?

    如果说有什么非要回去不可的理由,那就是她放心不下年老的爷爷。爷爷如今的身体也不好,如果连她这个孙女也失去了,那他将会受到多大的打击?

    爸妈到底去了哪里,究竟是生是死,她也不得而知。

    这些牵挂,都叫她无法安心地呆在这里,心中没有忘记要寻找回家的路。

    苍华云泪是她唯一的希望,她既渴望早点从陌紫皇的手中得到,心中又在害怕,如果得到苍华云泪依然回不去,那该怎么办?

    她沉思了片刻,手中挥墨写下了两个字“熟地”。熟地属玄参科植物,是一种上好中药材,具有补血滋阴功效。

    “好了。”

    她写完三个答案,淡淡的说道。这些谜题对于不懂药材的人而言很难,但对于她而言非常简单。

    她想把酒馆开得大一些,也是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为木芙存一笔足够的资产,让她可以富足地渡过余生。哪怕以后她不在这里,木芙也可以过得很好。

    另外,她还有一件事情准备了很久,如今也决定开始做,那便是医治韶乐的眼睛。让她那温润如玉的哥哥,可以重见光明,让他不仅仅可以看一场雪,还可以看尽这世间千红万紫,四季嬗变,九州江山。

    之前的她没有能力买那么多的药材,现在她身为帝医,可以动用一些御医苑的珍贵药材。加上小萌萌找了很多珍贵的药材,其中有些是她治疗韶乐的眼睛所需要的,如果还差药材,她再想办法去买,或者亲自去采摘。

    纳兰双儿拿起她写的答案,让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候片刻,她则朝着镜雪楼的顶楼走去。

    “叩叩叩!”

    她伸手敲了敲门,门后便传来一道缥缈清冷的嗓音,好似冰雪天山流淌过的绵云,叫人无法捕捉话音中的情绪。

    “师傅!”

    纳兰双儿打开门扉,伸手将纸呈递过去,不料却见到了这顶楼之中竟还有其他人。看清楚那人的样貌,她莞尔一笑,脆生生地唤了一句。

    “大师兄!你越来越帅气啦!怎么有时间来看师傅了?”

    “小师妹!好久不见!”

    男子酒红色的发丝,在阳光下流转过魅惑的色彩,冰冷的嗓音,仿佛飘雪落在耳畔。

    纳兰双儿习惯了大师兄的冷漠,也不以为意,而是静静地站在一旁,听候师傅差遣。

    “有人解开下面的谜题了。”

    纳兰风吟看到上面书写的飘逸字迹,透着一股灵动的味道,看着颇为舒心。

    他一袭仙风玉骨,海绿色的长袂在顶楼吹过的狂风中高高扬起一缕惊艳的弧度,墨发如瀑布,俊颜如玉雕,远远看去好像是画中走出来的神仙。

    然而,神仙动了情,也要承受红尘业障七情六欲的轮回之苦,无法遁逃。

    “请那位姑娘上来吧!”

    他将答案放到一旁,话音缥缈的落下。

    “师傅怎知是姑娘?”

    纳兰双儿听到师傅的话,圆溜溜的眼眸,转悠了一下,不解的问道。

    “字如其人,你若仔细观察,便会判断出写字之人。”

    纳兰风吟薄唇微微一抿,声音清缈的落下,对于小徒儿的问题,他耐心地答复。

    “还是师傅聪明!那双儿就下去请那位姐姐上来了,是个非常漂亮的姐姐呢!她只花了盏茶不到的时间,就把这些题目都解了,特别厉害!”

    纳兰双儿夸赞完,就小跑到楼下。

    “看来是同道中人了。”

    纳兰风吟握着手中的冰羽千雪琉璃酒壶,在海纹青花水光杯中斟满了浓香四溢的美酒。

    一壶清酒晕开一室酒香,让人闻之欲醉。

    楼下的韶音没有等多久,纳兰双儿就巧笑倩兮的出现在她面前。

    “姐姐,我师傅要见你!苞我去楼上吧!”

    “好的。”

    韶音点了点头,走上了镜雪楼,这是一座雪白的高楼,整座楼宇皆是以汉白玉打造而成,就连阶梯都是汉白玉铺就,墙壁之上龙晶蓝水晶凿刻出连枝莲叶的图案,每一瓣纹路,都是那般栩栩如生。

    走到镜雪楼的顶上,纳兰双儿就退了下去,留下她站在高楼之上。冷风吹来,她看到了偌大的神都尽收眼底,所有的人和屋宇都变得渺小起来。

    脑海中仿佛滑过一副破碎的画面,一个红衣女子,手握着镂空彩绢绣球,无助而绝望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地面。

    那是来自阿九心底的屈辱,如今韶音也站在了这里,顿时感同身受。

    “你的屈辱,我会替你洗刷!在这座镜雪楼之上,你曾经绝望地坠落,如今我们便一起在这座镜雪楼之上骄傲地翱翔而上!”

    韶音心中默默地念道,坚毅的目光看向长空。

    “进来吧!”

    缥缈的嗓音,好似仙音一般,响彻在韶音的耳畔,她收回心神,走进了屋中。这里是一座阁楼,遥遥对着皇宫,两两相望。

    她抬眸看去,见到了有天晚上在奈何巷前不经意遇到的人!

    原来,他便是这镜雪楼的楼主,当真是一个不染纤尘,清雪似的眩世谪仙!

    “小女子韶音,见过楼主——”

    她淡如水的嗓音,在见到纳兰风吟旁边正在握着酒杯怡然喝酒的黑衣男子之时,戛然而止。

    那个男子除了陌紫皇,还能是谁?

    宽大的云袖上,大片火焰金丝纹路镶嵌其上,好似旭日照耀出的万丈金光。

    剑眉之下一双深邃的眼眸,正带着几缕笑意,凝向满目错愕的韶音。

    “你——你怎么在这里?”

    韶音原本以为自己骑着墨烟,他肯定追不上了。却没想到,他竟然看穿了她的行踪,比她还快一步上来了。

    看他的样子,好像还是到了挺久的,让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在这里,所以我就在这里!”

    陌紫皇耸了耸肩膀,理所应当的语气,说得格外自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