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73】船到桥头

帝医醉妃 【073】船到桥头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走过九重宫门,绕进御花园,韶音没有提灯,一个人闲庭信步于花间。爱睍莼璩好似之前没有经历过一场惊心动魄你死我活的截杀,她淡定冷静得宛如天端的一抹冷月,无论狂风如何猛烈,她自是岿然不动。

    她走在御花园之中,纤细的身影,穿过未曾凋零的花间。

    这时,他望见飘飞着花雨的树下,一道紫色身影正在月下舞剑。

    月舞星辉长剑凌霜,俊美男子手中长剑扫过,簌簌落花环绕在他的周身。紫衣尊贵无双,衣袂之上的海水纹路,在苍穹之风里翻涌出层层浪花。

    矫若游龙的身姿,透出的耀眼光华,胜过日月星辉。

    雪白如瀑布的长发,飘逸在夜风之中,渺渺流光,浅浅浮动,好似一团轻柔的云。然而他那一双紫瞳内蕴锐利锋芒,却充满了冷硬的铁血霸气。剑芒横扫而过,花叶似乎都收到牵引一般聚集在他的四周,然后朝着韶音站定的位置猛地飞出。

    “唰唰唰——”

    这些花瓣恰巧落了韶音的四周,精准得环绕在她身边,却没有伤到她。可见他的剑法非常高超,才能把握得如此精准。

    “这么晚了,你怎么会一个人在此处?”

    梦昙太子走近几分,看到站在那里的人是韶音,略微诧异的问道。

    在宫宴之上,他对这个女子印象非常深刻,加上母后木棉在宫宴上看向她的神色,也让他不由对韶音更加关注了几分。

    “韶音刚刚回宫,不想竟打扰了太子殿下舞剑!”

    韶音抬眸迎上梦昙太子探究的眼眸,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她没有露出被吓坏的神色,淡定自若的站立在花间,身着红色朝服的她,好像是御花园中最绝丽的花儿。

    天曜皇朝和云梦皇朝两国交好,云梦来使的身份尊贵,所以被安排在了宫内小住几日,她会在御花园中见到梦昙太子,倒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这么晚了,帝医大人才归来,对于一个女子而言,也太过危险了。”

    梦昙太子不由开口提醒了一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眸光里透着几分复杂。

    “多谢太子殿下关心,韶音就不打扰了!”

    韶音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此刻看到取她而代之的梦昙,心中感觉有些异样。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毕竟他们都算是受害者。梦昙毕竟是无辜的,她纵然对木棉皇后当初的所作所为感到愤怒,但也不能迁怒于梦昙。

    她也明白了为何会觉得梦慈特别亲切,原来是她的亲弟弟,所以才会看见他,就无端的觉得亲切。

    她没有在这里过多流连,跟梦昙告辞了一声,便径直走向了御花园里面。

    “她——到底是不是母后要找的人呢?如果是又如何?不是,我又当如何抉择?”

    梦昙太子深邃的眼眸,定定地望着韶音越走越远。船到桥头自然直,她现在想太多也是无济于事,还是走一步看一步。

    出示了令牌之后,紫菱宫的守卫行了个礼之后,马上为韶音放行。

    回到槿岚苑,宫女西凉和海莲都没有睡,一直候在外面。

    “凉凉,你给我找一些较细的黑炭来。”

    韶音吩咐了一声,西凉虽然不明所以,还是取来了一篮上好的银丝黑炭,这种炭是宫中妃嫔冬日取暖所用。因为韶音深得武尊王殿下的欢心,所以宫中的用度都是极好的。

    “你们两个今晚不必伺候了,先歇着去吧。我这里有本医术,凉凉拿去看吧!”

    “谢谢音小姐。”

    宫女西凉受宠若惊的接过医术,乐不可支的回答道。

    两个宫女回房间之后,就剩下韶音一人拿着刀片在削着黑炭。

    “滴答!”

    莲花状的更漏,发出了水滴的声响,夜色已深。

    月影迷离,蒙络摇缀,紫菱宫槿岚苑之中,韶音手中握着削得尖细的炭笔,在一张素白的宣纸之上书写起来。她虽然以前有练习过毛笔字,但用毛笔写字她还是不习惯,所以自制了一些炭笔,用起来倒是自如多了。

    如今她以诈死之名让木芙彻底脱离了韶府,木芙脸上的疤痕其实早就已经痊愈了,只是为了不引人瞩目,所以木芙听从韶音的叮嘱,平日都有稍作掩饰。现在她已经不再是韶府的九姨娘,而是重生的木芙。

    城北的老屋尘寰醉梦,没有多少人知道,她已经暗中把木芙安排到那里住。那里有胡芦与胡狸两兄弟照顾木芙,她也安心许多。

    想必其他人没那么多容易查到那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木芙也会安全很多。

    她如今已经有了一小笔资产,所以她准备已久的酒馆也可以准备开张了。尘寰醉梦作为酿酒的基地,酒馆再另寻一个繁华的地方,她如今对神都也算有了一些了解,她最中意的地方是镜雪楼。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租下一层,作为她的酒馆。

    她上次到过镜雪楼,那个位置真是不错,只是让她疑惑的是,那里的地段那么好,为何不见有做什么生意呢?那种黄金地带就算是出租店面,都能日进斗金才对!

    明日有时间,她亲自去一趟镜雪楼问问情况,现下则是规划一下酒馆的布局和酒名价位那些细节。

    她要开就开一家最大的酒馆,她的酒馆不接待普通的客人,她的客人定位在高品味的客人。

    她在认真的写着字,骤然听到一阵喧哗声。她连忙披上披风,她这才记起自己披着的还是陌紫皇的披风,玉颜露出了一抹红晕。

    听得外面的声音,她打着一盏红绢宫灯,抬头看向外面。西凉和海莲也是刚刚睡下,听到动静就马上穿衣走了出来。

    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已经是火光冲天。

    外面的打斗声音也让住在一旁的月浅薇和上官玮也被惊动,提着灯走了过来。

    “这大半夜闹闹哄哄的,真是不让人睡觉了!”

    月浅薇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眸,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衣裳,急急忙忙的赶了出来。

    “薇薇夜深露重,你就穿这么一点,定然会着凉的。”

    韶音淡淡的说道,转头看了宫女海莲一眼。

    “莲儿,你去取一件披风出来。”

    宫女海莲连忙走进去,取了一件披风出来。

    韶音给月浅薇披上披风,让她的眼底露出了感动之色。

    “谢谢音音!”

    月浅薇的性子可亲,见到韶音这般体贴,脸上遂即露出了灿烂甜美的笑容。

    “不必客气,小事而已。”

    韶音淡淡的说道,看了上官玮一眼,她倒是镇定多了,看她的穿着很整齐应该也没有休息。虽然有几分忐忑,但她终究也是见多死人的刑部尚书。

    “会不会是有刺客啊?”

    月浅薇听外面的动静,颇为提心吊胆,神色也有些惊慌。毕竟是没有经历过什么风浪的小泵娘,对于这些穷凶极恶之徒,想想都会觉得害怕。

    “别怕,我们紫菱宫外不是守卫森严吗?就算有刺客,在紫菱宫里也不用担心。”

    韶音开口安抚道,对于这样的阵仗,她自然是没有一点慌乱。

    “我们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了!”

    上官玮开口提议道,她们在这里面也只能瞎猜,还不如去外面看看。

    “好,不过大家都小心一些,别靠太近,记得呆在禁卫军后面。”

    韶音叮嘱了一句,毕竟她们三个都是没有武功的女子,不保护好自己,就会陷入危险之中。

    “嗯!”

    月浅薇和上官玮应了一声,三人一同走到了紫菱宫门口。

    举着火把的是宫中的禁卫军,为首的是统领风七里。然而,叫她们没有料到的是,皇后唐柒柒居然也在这里。

    被众人围起来的是一个小太监,他此刻手中捧着一盆血色妖娆的花朵,那花朵在火光下熠熠生辉,鲜艳得刺目。

    韶音张了张红唇,看到这株血娆花,她不由感觉有种恶心反胃的感觉。

    血娆花是用人的鲜血浇灌而成的花,每个月还要取婴儿的血来培育根茎。养活一株血娆花,不知道要取了多少人的性命。她以前只在一个邪恶的教会中见过这种花,如今再度见到,她不由觉得恶心至极。

    听说这种花有着美容养颜的功效,但这种花却充满了邪恶的气息,是以人血喂养的邪物。

    “你们不要过来!”

    小太监手中捧着血娆花,脸上充满了惶恐之色。

    “胆敢盗取爆中之物,你好大的胆子!是谁派你来的?”

    皇后唐柒柒早就命人在丽妃以前所住的宫殿埋伏好,只等到了这个小太监鬼鬼祟祟的出现,偷走了血娆花。

    她想来这个人应该就是丽妃所说的接头人,只是不知道为何他要将此花偷走。

    “没有什么人派我来,我只是要烧掉这个邪物,为我枉死的妹妹报仇!”

    小太监激动的说道,手中点燃火折子,丢到了血娆花之上,誓必要把这邪物烧掉。他妹妹原本是服侍丽妃的宫女,但是却被折磨至死,一身的血液都被放干浇灌这个邪物。

    他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机会,才将这株邪花偷出来,就是要毁掉这个可怕的东西。

    “把他抓回去,好好审问!”

    皇后唐柒柒看到血娆花熊熊燃烧起来,皱了皱眉头,看来他们是找错对象了。那真正的接头人,又在什么地方?

    这时候,一个天牢守卫急匆匆的赶来,开口向皇后唐柒柒禀报道:“皇后娘娘,大事不妙,方才有人劫狱,妄图救走夜丽水。”

    “什么?调虎离山之计!这个夜丽水,当真是狡猾!那她人呢?”

    皇后唐柒柒没想到夜丽水就是骗她的,引开她的注意力,为的就是等待救援。

    “皇后娘娘放心,夜丽水现在还在天牢里面,云上的人守着天牢,一只飞蛾都出不来。”

    风七里开口说道,对于这一点武尊王陌紫皇早就已经部署完毕。蝶后说要关的人,一辈子就别想出来了。如果那么容易被劫走,那蝶后的命令不是成一纸空文了?

    “是我思虑不周,想必那人已经得到风声,所以藏起尾巴来了。起驾回宫!”

    皇后唐柒柒开口说道,心中却想到了那幕后之人,很可能是朝中之人,否则不可能对他们如此熟悉。丽妃刚刚被关起来,对方就得到消息,并且采取行动,想来是个可怕的对手。

    最让人害怕的是,她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所有人离去之后,那株血娆也被烧成了灰烬,韶音刚刚要转身回去,余光瞥见一阵风吹开血娆花的灰烬,露出了一角闪亮的东西。

    她走了过去,俯下身就看到那是一枚令牌,非常特殊的质地,在烈火中也没有烧坏。吸引她注意力的不是其他的东西,而是那令牌上面一只血色天蝎,那天蝎的图案竟与截杀她的那些杀手死士手臂上的图案一模一样。

    “难道丽妃与他们是同一个组织的人?”

    她心底涌起了惊涛骇浪,如果真的是她想的那样,这个组织也太可怕了。只是他们为什么要对她下手,这个组织和当年追杀木芙的杀手有没有关系?如今为何他们要灭木芙的口?

    “音音,你在干嘛呢?那花都烧掉了,有什么好看的呀?”

    月浅薇开口唤了一声,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我这就来!”

    韶音将那天蝎令牌收了起来,说不定日后会有什么用处。她连忙站起身来,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了槿岚苑。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韶音突然想起了她藏起来的那根凤凰金簪,以及金簪内藏着的藏宝地图。这一切,好像是千丝万缕,交织成一张密密的网,把她笼罩在其中。

    韶府大夫人夜氏就是夜家的人,丽妃也是夜家的女儿,如果他们在进行什么惊天阴谋,那她手中的凤凰金簪可能是关键的东西。

    她今日在韶府的时候,听下人们无意间提了一句,夜里经常有鬼影在大夫人烧掉的屋子那里晃悠,他们都在传是不是大夫人的鬼魂回来了。

    韶音不信鬼神之说,但却怀疑是不是什么人来找大夫人藏匿起来的凤凰金簪。毕竟这金簪内部可是藏着一个富可敌国的宝藏,而她手中这个凤凰金簪是开启稀世宝藏的钥匙。大夫人背后的人,如果想得到那宝藏,没有这个凤凰金簪是不可以的。

    一夜辗转反侧,为了避免那些秀女来缠她,她连夜配置了一些美容的药粉,用一个个盒子装好。到快天亮的时候,她才眯了一会儿,叮嘱西凉给皇后娘娘送去一盒,另外向皇后娘娘唐柒柒提请了一下拍卖剩下的美容秘药的要求。

    在她上朝之前,西凉就赶了回来,说是皇后娘娘已经同意了。她便让西凉到飞雪琼华台主持拍卖,价高者得这限量版的十盒美容秘药,宫女海莲则去通知各宫的秀女。

    韶音自己并不喜欢吵闹,所以没有亲自主持拍卖。西凉年纪虽小,但办事稳重得体,她也打算让西凉好好历练一下。

    见到韶音对自己如此倚重信任,西凉心中感激不已,做起事情来更加用心。

    交待完事情之后,韶音就与上官玮一同上朝。一晚上没有休息,她的精神格外不好。走上白玉石阶的时候,她没有注意,差点绊了一跤。

    手臂被一双手适时的扶住,空气中飘来一股清冽的气息,好像是山间幽谷吹来的风,充满了大自然的灵秀之气。

    这种味道,韶音很熟悉,转过头,果真见到了笑得云淡风轻的月上渊清。

    “疯丫头,当了帝医,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

    月上渊清开口笑道,见到她连走路都能摔倒,真像是个小孩子。

    “你怎么不去遛马?跑这里来做什么?”

    韶音打量了月上渊清一眼,他今日居然穿着一身朝服,天青色的朝服上绣着白鹤的图案,倒是颇为配他的出尘气质。

    “来玩玩!”

    月上渊清嬉笑的答复,让韶音不由有些傻眼。

    “放开她!”

    一声透着愠怒的嗓音,蓦地从后面响彻而起,韶音听得出那是陌紫皇的声音,就是不知道他一大早哪里来得这么大的火气。

    “哎呀,不小心忘记放手了!”

    月上渊清刚刚伸手扶了韶音一把,忙着与她说话,竟是忘了松开手。

    如今被陌紫皇撞个正着,他不由云淡风轻的笑了笑。

    “月上渊清,你个混球!”

    陌紫皇看到这家伙居然还笑得出来,一拳飞过去,立刻被月上渊清躲开。

    “哎呀,不要这么火大!我只是见她快晕倒了,扶一把而已,又没有吃她豆腐,你打我做什么?”

    月上渊清见到陌紫皇真的生气了,马上挥了挥手,为自己辩白起来。

    “音音!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马上去传御医!”

    陌紫皇一听韶音快晕了,哪里还有闲工夫理会月上渊清,一溜烟就出现在韶音的面前,紧张兮兮的询问道。

    “我没事,只是昨晚宫里发生了一些意外,所以没休息好。”

    韶音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自己只是有点累,哪里有月上渊清说得那么夸张!

    “昨夜宫里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又不会武功,我真是不放心。从今天下朝开始,我亲自教你习武。就算不能成为武学高手,起码可以防身。看你这资质真是不怎么样,我教你轻功好了,打不过还能跑!”

    陌紫皇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韶音一番,她的根骨没有什么习武奇才的样子,加上她体质也柔弱,只能教她一些适合女子的武功。她不会打没关系,最重要的是要能跑得了,这样还撑到人来救她。

    听泽说他今日去帝医府看了看,发现后面似乎有打斗过的痕迹,还在地上发现了弓弩。昨晚韶音在帝医府邸内果然遇到了危险,但那个丫头太要强了,没有使用陌紫皇给她的求救信号。

    陌紫皇思来想去,最终只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教她习武。

    “我可以选择不学吗?”

    韶音听着颇为意动,但看他那冷酷的俊颜霸道的神情,不由试探的问了一句。

    “你没有选择,我承认自己是很霸道,你有本事就给我照顾好自己,否则这辈子你就别想把我甩开。”

    陌紫皇霸气云天的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情意,让韶音的心底猛地一震,一股热热的暖流在心扉中横冲直撞,瞬间汇入了全身四肢百骸。

    不知道为何听到他的这句话,她感觉有种落泪的冲动。她不是爱哭的女子,但心底却有一股情潮在泛滥成灾。

    昨夜让她无眠的那些阴霾,在他那伟岸的身影下,一瞬间就被万丈光芒刺穿。

    有那么一个男子,霸道如君王,虽然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脾气也有些坏,冷酷如冰山,缺点不少,但却让她感到无比心安。

    有人保护,有人在乎的感觉,真的很好。

    与他在一起的时候,她会觉得胸口下那寸芳心变得灼热异常,似乎跳得比平日都要快很多。难道,她喜欢他?

    她意思到自己有这样的想法,不由红起了玉颜,连忙走进了金銮大殿,不再去看陌紫皇。

    今日早朝,丞相紫阡陌已经来了,看来韶音的药颇有效果,她看上去已经好多了。

    “多谢帝医大人妙手回春!”

    丞相紫阡陌朝着韶音开口道谢,脸上有着友善的笑容。

    “恭喜丞相大人康复!”

    韶音也笑了笑,语气也透着几分亲切。她本想站在紫阡陌的身边,但陌紫皇哪里肯,直接把她拉到身边坐下,让她再度羞红了玉颜。

    上朝之后,风帝见到紫阡陌上朝,当即就下令赏赐韶音万金,惹得百官一阵眼红嫉妒。

    “今日还有两件喜事要宣布,第一件是我们神都的羽公子成为天曜皇朝的大学士,掌管藏书阁。第二件是武尊王和其王妃的婚期,就定在一个月之后。”

    风云华的话刚刚宣布下来,百官便开始祝贺武尊王。

    “恭喜王爷喜得佳人!”

    “贺喜!贺喜!”

    “难道王爷要另立正妃?”

    大学士月上渊清听得仔细,不由看向了武尊王陌紫皇,声音中似乎透着一丝责备。

    拥有韶音这样的妃子,这家伙居然还不满足,竟然打算先立王妃。难道打算让韶音当妾不成?

    众人这时候才意识到风云华说的是武尊王妃,并不是侧妃,也都疑惑地看向武尊王陌紫皇。

    韶音心底“咯噔”了一声,感觉一阵凉意从脑袋上寒到脚趾头,她怎么会忘了陌紫皇是王爷。自古那些王爷不都是三妻四妾,如果是要与其他人共侍一夫,那她绝对不会嫁!

    只是想到这里,韶音自己也吃惊了。她明明一直想回去的,也打算说服陌紫皇解除婚约,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会有生气的念头?

    难道她当真是对这个冰山动了心不成?

    她不属于这个世界,怎么可以对这里产生留恋?

    她狠狠地摇了摇头,努力想要把这些杂念排出脑海。然而,她的余光还是望向了陌紫皇,想知道他的回答。

    “本王是要立正妃!”

    武尊王陌紫皇的话音落下,官员们纷纷对韶音露出了各种目光,有同情,有嘲笑,有轻视,各种各样。

    “你这如何对得起韶音!”

    月上渊清更是目露愤怒之色,为韶音感到不平,当场就直言不讳地说道。众所周知,武尊王的侧妃的韶音,那他要立正妃,就是坐享齐人之福!

    韶音听到陌紫皇的话,心底也是一颤,好像有尖锐的刺扎入心房,密密的疼了起来。她这个时候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悄然动了不该动的凡心。

    她转头绝决地不去看陌紫皇,既然他要另觅新欢,就不该对她说那些撩乱她心扉的话。

    这样朝三暮四的男人,她——不要也罢!

    心中刚刚下了决定,她就骤然听到了他的另一句话。

    “本王如何对不起她?本王要立的正妃,正是韶音!区区一个侧妃,怎么配得上她?”

    武尊王陌紫皇的话霸气绝伦的落下,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整个金銮大殿陷入了可怕的寂静之中。

    韶音闻言,更是感觉一道电流从心尖穿过,灵魂都震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