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69】乱蝶狂蜂

帝医醉妃 【069】乱蝶狂蜂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王爷——”

    丽妃此刻就像是乱蝶狂蜂,完全迷失于花间,嗲声让众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忍不住颤了颤。一张妆容模糊的脸,看上去特别的吓人。她入宫很晚,加上又是夜家最小的女儿,今年二十九岁,丰腴的身材凹凸有致,看得文武百官与各家公子都是一阵骚动。

    “敢情丽妃入丐帮了!打扮得很讲究啊!”

    韶音也连忙闪到一旁,免得被波及到。无暇的小脸蛋上,扑闪的大眼睛正躲在陌紫皇的身后,充满了慧黠之色。

    看来丽妃对武尊王的执念太重了,她只是下了一些致幻药,大发慈悲圆一圆她心中的梦。

    只是没想到,这家伙节操掉了一地,心里念念不忘的居然是对陌紫皇做这么禽兽的事情。

    堂堂一个丽妃,居然当众脱衣勾引武尊王!

    这么一大顶绿帽子,华丽地盖在风帝的脑袋上,这次叫她如何翻身!

    哪怕风帝与她并无夫妻之实,但一个妃号,也代表了她是风帝的人。此番红杏枝头春意闹,当着风帝的面,如此放浪形骸,真是勇气可嘉。

    旁人自然不知道她被下了药,因为她之前还是正常的。

    “王爷——丽水要嘛——”

    丽妃饥渴难耐地扑向陌紫皇,边跑边撕衣服。她进宫这么久,风云华都没碰她一下,偏偏她又时值虎狼之年,被韶音的致幻药一刺激,完全就是**,熊熊燃烧,一发不可收拾。

    “滚!”

    武尊王陌紫皇别过头,妖孽般的俊颜,黑如锅底,看一眼丽妃那衣裳半露的模样,都觉得想要作呕,不想让她污了眼睛。他感觉到刺鼻的香风扑来,动作利落霸气,一脚将丽妃踹到了一旁的人群之中。

    她原本还勉强遮掩的衣裳,在那些纨绔子弟的视野中撕开更大面积,亮瞎了他们的眼睛。

    皇后唐柒柒和风帝风云华见到丽妃那浪荡的行为,面面相觑,实在是被雷得外焦里嫩。

    韶音也是红唇微启,面露惊讶之色。他踢得那么精准,而且看都不用看一眼,这听声辨位的本事挺厉害的。

    “啊!”

    丽妃尖叫着飞过去,众人见到丽妃,马上一哄而散。

    再怎么说她都是风帝的妃子,如果被她砸到了,那可是与后妃有染。

    众人猛地散开,丽妃就一路从地面上,滚到了水池里面。

    “哗啦——”

    夜里冰冷的水,呛得丽妃猛地咳嗽起来。她这才清醒过来,有些不知所以的看着自己的模样,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她会在水里。

    一阵寒风吹过,她浑身哆嗦起来,她低头看了自己一眼,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几乎要刺穿人的耳膜。

    “啊!”

    丽妃看到水池边上还站着许多人,一个个都是对她避之不及,但也有几道猥琐的目光盯着她看,她羞愤欲死。

    “来人,快扶本宫上去!”

    她双手捂在胸前,大声的叫嚷道,脑袋里完全是浆糊一般乱成一团。

    一旁的宫女们闻言,一脸慌乱地要过去。

    “慢着!”

    一道威严霸气的清亮嗓音,落在了每个人的耳畔。

    听到这个声音,宫女们都止住了脚步,转眸看向了主位之上的凤魅雪。

    “夜丽水行为不检,实为天曜耻辱。即日起,废除这贱妇的妃号,贬为天牢苦役,拖下去!等候皇后亲审处置!”

    凤魅雪冷眸一扫,动听的嗓音,传彻下来,让夜丽水犹如晴天霹雳。

    天牢苦役可是替关押在天牢中的重犯洗夜壶倒粪盆的差事,还要清洗又脏又臭的牢房,另外还是供狱卒亵玩的贱婢。除非犯了重大罪行的宫人,否则不会被贬为天牢苦役!

    “冤枉啊!你不可以剥夺本宫的妃位——”

    夜丽水惊恐的大叫起来,上一刻她明明还是风光的丽妃,但这一刻,她却是个人人可辱的贱婢,叫她如何能够接受。

    “堵上嘴,拖下去!”

    凤魅雪没有给夜丽水辩解的机会,一声令下,皇族禁卫军马上执行命令。

    哪怕如今掌着凤印的人是皇后娘娘,但对于凤魅雪的命令,无一个人敢说一个不字,甚至连一丝的质疑都没有。这便是凤魅雪多年的积威,与她在臣民心中那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

    夜丽水还想要尖叫,就被风七里直接用一块抹布堵住了嘴巴,一脸嫌恶地拖了下去。

    其实凤魅雪完全可以下令处死夜丽水,不过她知道最后要怎么处置夜丽水,就看皇后唐柒柒的意思。以她的睿智,自然看得出唐柒柒对夜丽水有所顾忌,否则以唐柒柒的性格,早就把夜丽水毒死无数遍了。

    夜丽水进宫之后,从未到过茉雪宫,没有见过那一番毒物满天飞的光景,更不知道在她眼中软弱可欺的低调皇后,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

    她一直以来都是听主子的命令行事,以手中那种可以暂时压制风云华毒发的药威胁皇后唐柒柒,因为那药必需和血娆花的花瓣中和在一起服用,所以她必需以人血来浇灌血娆花。

    那药是她每个月定期从接头人手中得来的,如果她一死,谁也得不到那个药。这便是她威胁唐柒柒的筹码,让她没有办法对她下手。

    夜丽水被凤魅雪贬入天牢,但她心中还存着等皇后来审她的时候,又可以恢复之前时候,又可以恢复之前的荣华的念头。

    她若是知道风云华的毒,已经被韶音解了,恐怕现在就直接咬舌自尽了。因为,未来一片黑暗,完全没有光明可言。

    可惜她现在还被蒙在鼓里,所以心中充满了出来的希望,怎知她这一入天牢,就再也没有出来的机会了。

    夜丽水被拖走之后,众人都不敢说一句话,生怕惹怒了凤魅雪,那他们就要跟着倒霉了。

    “真是让木棉皇后看笑话了,都怪本宫管教无方。”

    皇后唐柒柒脸上带着几分歉意开口对木棉皇后说道,今日出了这样的丑事,夜丽水再也没有了翻身的机会。原本她还在担心一个小爆女的供词无法让夜家心服口服,如今当着文武百官,还有邻国使节的面,夜丽水百口莫辩。哪怕是夜家,对于怎么处置夜丽水,也不敢说什么。

    定南侯夜定南年纪已经大了,因为曾经在战场上受过多次伤,如今已经卸下了将军的职位,在家中养老度日。但他在神都之中还是很有威望的,倘若唐柒柒的证据不够,必定会得罪定南候。

    不过这一次是凤魅雪亲自下令,想必没有谁会反对。别说夜丽水出了这样的丑事,就算什么事情都没有犯,得罪了凤魅雪的话,也不会有人敢求情的。

    对于皇嫂她一直都是非常敬佩,如果不是皇嫂现在不问世事,天曜皇朝内部也不会腐化得那么厉害了。他们夫妻二人决心隐退,根本不理会朝堂的事情,如果今夜不是关系到陌紫皇,相信凤魅雪不会开口。他们认为儿孙自有儿孙福,每个皇朝都会经历兴衰更迭,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风云华身体孱弱,太子年幼,唐柒柒不懂得朝堂的事情,那两位能力十足的家伙,又不理朝政,好在他们丢了一个陌紫皇在这里,保住皇族不灭。否则,她无法想象如今的天曜皇朝,会是怎样的一番模样!

    “无妨!”

    木棉皇后摇了摇头,淡淡的回答道。

    出了这样的事情,众人也没了什么兴致。

    “今晚的宫宴到这里差不多就结束了,在此之前,本宫有一件事情要宣布。”

    皇后唐柒柒也看到大家没有什么兴致,便开口说道。

    听到她的话,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她。

    “芙蓉宴相思豆之毒,多亏了韶家九小姐韶音的及时发现,才阻止了这场大灾难。韶音年纪虽小,但医术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所以今日特封为帝医,官位正一品,有权协理朝政。特赐帝医府邸一座,风帝亲题匾额一块,自由出入皇宫的令牌一枚!”

    皇后唐柒柒清脆的声音,清晰地落了下来,像是飓风刮过,叫所有人风中凌乱。

    尤其是那些官员,原本看着韶音的惊艳目光,化作了浓浓的羡慕。

    正一品的女帝医!

    这可是天曜皇朝史无前例的官职,官位等同于丞相和太师,比起刑部尚书上官玮的官职还要高!

    韶音此次可以说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此女果然不是池中物!”

    丞相紫阡陌自言自语的说道,目光充满欣赏的看向韶音。紫阡陌很早之前就已经预言过,韶音不会是普通人,必定会有所作为。如今才短短的时间,她就平步青云!

    “丞相大人神机妙算!看来以后朝堂就不寂寞了!”

    女官上官玮温婉的笑着说道,没想到这么快就多了一个女官,这可真是好消息。她一直都觉得,女子不比任何的男子弱小!她在证明,她在坚持,就是为了告诉全天下,女子不逊于男儿!

    现在朝堂之上又多了一名女官,还是一品帝医,让所有的女子都脸上有光!

    “呵呵,是啊!朝堂日后要热闹多了!”

    丞相紫阡陌点了点头,看了看武尊王陌紫皇又看了看帝医韶音,这两个一起在朝堂上共事,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有趣的事情来。

    御医原本都是在宫内治病,并不曾上朝议事。但如今韶音是正一品的帝医,身份非同一般,被特赐上朝协政。就是不知道她能不能胜任,毕竟朝堂不同于其他地方,不是有医术就足够的。

    “真是期待这位一品帝医的表现!”

    女官上官玮双手撑着脑袋,唇角笑容浅浅,看上去美丽端庄。

    “拭目以待吧!”

    丞相紫阡陌美丽的面容上,笑容充满了一股莫名的意味。

    “多谢皇后娘娘!”

    韶音愣了愣,明显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她想明白的时候连忙开口道谢。她并不知道自己会被册封为帝医,最重要的是救了风帝的性命。这样的大功,封为帝医,有各种赏赐都是无可厚非的。

    因为唐柒柒和风云华自有计划,不宜公布真正的原因,所以随便找了个理由。

    “不必谢本宫,应该是本宫要好好感谢你才对!此次册封是风帝的旨意,本宫只是代为传达。”

    皇后唐柒柒开口说道,让人取来了官袍和官印,以及帝医府邸的地契房契,还有自由出入宫门的特许令牌。

    “谢风帝隆恩。”

    韶音经过宫廷礼仪训练,落落大方地行了个礼。

    习秋姑姑让几个宫女替韶音端着东西,稍后送去她的住处。

    “如今你已是一品帝医,自然不宜与其他的秀女同住一屋,本宫特赐你一处在宫中的居所,槿岚苑。槿岚苑位于紫菱宫,那里也住,那里也住了另一位医女,你们可以相互照应一下。”

    皇后唐柒柒温柔的说道,心中对于韶音感激至极,如果不是她当夜相救,风云华如今说不定已经死了。

    风云华并没有说出当夜韶音救他的过程,不然他会觉得相当的丢人。

    “另外,还有一块免死金牌,可以换得一个愿望,保你一命。只要是不危害皇朝的合理要求,都可以为你达成。”

    皇后唐柒柒还拿出了一个叫所有人都眼红的免死金牌,作为对韶音的报恩。

    “真的什么愿望都可以吗?”

    韶音接过这免死金牌,想着要不要现在就提出解除她和陌紫皇的婚约,这样省得以后还要说服陌紫皇。不过她转念又想了想,为了解除婚约用掉这个免死金牌好像太浪费了,万一有什么急需这个免死金牌的时候,那救急都没办法了。

    “是啊!只要是合理的要求,都可以提出来!”皇后唐柒柒语气很温和,耐心地回答道。

    “那我还是先想好再说。”

    韶音收起免死金牌,不能这么轻易用掉。

    “要想多久都可以,只要天曜皇朝延续下去,这个许诺就一直有效。”

    皇后唐柒柒的脸上滑过一抹忧色,不知道天曜皇朝能否屹立不倒。

    “嗯,韶音知道了。”

    韶音有了一枚免死金牌,感觉底气也足了不少。

    “好了,没有别的事情,大家都散了吧!本宫也乏了!”

    皇后唐柒柒昨晚一夜没休息,如今也有些撑不住了。

    “习秋,你带帝医去新住处,另外安排几个伶俐的小爆女贴身伺候着。”

    “是,皇后娘娘。”

    习秋姑姑行了个礼,恭敬地回答道。

    “我们也回去歇着了!”

    凤魅雪和陌烟华朝着韶音和唐柒柒点了点头,最先离开了毓麟宫。

    见到他们离开,云梦的使者才动身离开。紧接着,皇后唐柒柒和风帝风云华也离开了毓麟宫。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一个个告辞之后离开。

    韶音不想被人缠上,所以没有再去询问陌紫皇关于华尔兹的问题,对着兰沁妍和方绍锦的方向挥了挥手,就先行和习秋姑姑离开。

    如今韶音是一品帝医,手中还有着神奇的美容秘方,自然会引来许多人的觊觎。有人想拉拢,有人想试探,各种麻烦。她不喜欢这些虚伪的人,也不想跟他们有什么交集。

    关于华尔兹的事情,只能下次见到陌紫皇的时候再问,就是不知道那嘴硬的家伙肯不肯说。

    她走出了毓麟宫,感觉这一场爆宴真是一波三折,出来之后,她才觉得自己重新活了过来。呼吸了一口夹带着清浅花香的冰冷空气,她才恢复了精神。

    “姑姑,我在镜花宫的包裹?”

    “帝医大人不必担心,奴婢已经命人去收拾了,等我们到槿岚苑的时候,应该已经都收拾好了。”

    习秋姑姑恭敬的回答道,这种小事自然不会叫韶音费心。

    “奴婢稍后会挑两个伶俐的小爆女伺候大人起居,大人可有什么特别的要求?”

    “我可以自己去挑吗?”

    韶音没有被人伺候的习惯,不过这皇宫她并不熟悉,身边还是有个人比较好。

    “没问题,那奴婢让她们先把东西送回槿岚苑,大人随奴婢过去挑选。”

    习秋姑姑点了点头,吩咐了一声,就带着韶音去挑选爆女。她手中提着宫灯,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接到命令,所有的宫女都集中到了一个小院子里,等待习秋姑姑到来。

    韶音和习秋经过御医苑的时候,就见到一个小爆女正在被毒打。虽然夜里光线有些昏暗,但月色明亮,还是能看得清楚不远处的情景。

    “叫你敢偷东西!打死你这小贱蹄子!”

    一名肥头大耳的胖子,手中握着一根木棍,朝着一个十四岁左右的小爆女狠狠打去。而那小爆女手中握着一株菘蓝草,看那根部还有泥土,应该是刚刚采摘到的。

    “偷我们御医苑的药材,看本官不打死你!”

    这个胖子穿着应该是这里的御医,看他对一个小爆女下手那么重,一棍子就打青了那小爆女的手。如此心狠手辣的人,很可能会打死这小爆女。

    “凉凉没有偷东西,板蓝根是凉凉在荒地摘到的。”

    小爆女忍住没有哭,软软的嗓音,倔强的说道。

    “还敢嘴硬!打死你!”

    胖子御医脸上肥肉颤了颤,手中粗大的木棍,又要朝着小爆女落去。

    “住手!”

    韶音开口喝道,走上前,冷睨着那胖子御医。

    “你是何人?胆敢在宫中殴打宫女?”

    “本官乃是杜御医,正八品官员!这个贱蹄子偷了御医苑的药材,本官自然要重罚。”

    杜御医看了韶音一眼,见到她身上穿着秀女的衣裳,没有把她当回事,态度非常不屑。对于他能当上正八品御医,他感觉非常骄傲。

    “这位小主要是没别的事情就走吧,别妨碍本官教训这个贱婢。”

    “大人,他是御医苑的杜御医,名子圆。”

    习秋姑姑见多识广,在宫中多年,自然认得这位杜子圆御医。

    “她是哪门子的大人?九品芝麻官?”

    杜子圆听到习秋姑姑的称呼,不以为意的问道。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她能当什么大人?

    “大胆!她可是今日陛下亲封的一品帝医!你胆敢对帝医大人出言不逊!”

    习秋姑姑开口说道,对于这个心胸狭窄的杜子圆很讨厌。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杜子圆被吓得身上肥肉猛颤,脸上冷汗滚滚落下。

    “这个宫女,本官要了!”

    韶音亮出了随身携带的小辟印,上面的正一品几个字,让他吓跪了。

    “帝医大人恕罪,小人有眼不识泰山!”

    杜子圆连忙磕头求饶,给自己扇了几个耳光。

    “你跟我走吧!”

    韶音看着小爆女一眼,看到她手都被打青了还没有哭,眼中也有一丝赞许之色。

    “凉凉真的没有偷——”

    小爆女依然在坚持的说道,她没有偷东西。

    “我相信!”

    韶音淡淡的话音,让小爆女黯淡的眼眸,猛地亮了起来。

    “大人,您别听这贱蹄子狡辩——”

    杜子圆跪在地上,开口说道。

    “本官说话,轮得到你插嘴?”

    韶音冷冷的看了杜子圆一眼,对于这种向手无寸铁的小泵娘下毒手的人,她是厌恶至极。这根本就不是人,而是禽兽不如。

    “大人,你为什么相信凉凉?”

    小爆女有一张可爱的鹅蛋脸,玛瑙石般的眼睛,闪亮亮的凝视着韶音。

    “你的身上没有御医苑的药味,而且你的鞋子上沾染的泥土颜色和这株板蓝根一样。御医苑中的药材都已经清理干净,何时连泥土都没清理就送进来了?再看这菘蓝叶片上的水珠,说明是刚刚采摘下来的。我又没有眼瞎,自然看得分明。”

    韶音每一句话都点到了重点,让杜子圆的脸红如猪肝。

    “你叫什么名字,采摘板蓝根做什么?”

    韶音带着小爆女离开,取出平日随身携带的药膏,亲手给她涂抹均匀。

    “奴婢叫西凉,平日就是负责看护花草的,板蓝根煎熬成汤之后,具有清热解毒、凉血消肿、利咽之功效。这两日凉凉有些不舒服,所以想摘点板蓝根熬汤,免得病严重了。”

    小爆女西凉一五一十的说道,小脸充满了灵动稚气。

    “你懂得医理?”

    韶音对于这个小爆女知道医理很好奇,没等西凉回答,习秋姑姑就替她回答了。

    “这小丫头原是跟着另外一位韶御医入宫的,是韶御医的关门弟子,自小有天赋。只可惜多年前韶御医过世了,她无处可去,奴婢就让她就留在宫中。”

    习秋姑姑认得西凉,因为那位韶御医人很好,哪怕是宫女生病,也会施以援手妙手丹心。只是好人不长命,年纪轻轻就去了。

    “那为何不让她继续学医?”

    韶音听习秋姑姑说另外一位韶御医,就猜到是韶乐的亲爹了。韶乐的亲爹医术非常好,曾经名噪一时,也是曾经的御医。

    “此事说来话长,如今的韶普御医,不乐意见到西凉,不允许她进御医苑。”

    习秋姑姑无奈的说道,这个大好的苗子,都快被埋没了。这些年西凉自己也有拿着师傅的手稿,在认真的学习医术,只是没有人指点一下,终究不是办法。

    “韶普还真是有够冷血的。”

    韶音冷笑的说道,想起那个陌生的名字,韶普对于阿九都不闻不问,更何况只是弟弟的徒儿。

    “习秋姑姑,就让西凉去我那吧。”

    “好的,这是西凉这孩子的福气啊!”

    习秋姑姑闻言不由一喜,西凉跟着帝医大人,那肯定能得到一些指点。帝医大人医术那么好,得到了陛下和娘娘的认可,必定是非常厉害的。

    “还不快谢过帝医大人?”

    “凉凉谢大人救命之恩,以后结草衔环回报大人!”

    西凉听到以后要跟在韶音身边,立刻严肃的说道。

    韶音点了点头,看到这小丫头性格坚毅,好好培养一下,会是她的好帮手。

    “凉凉,你先回去收拾一下,等会自己去槿岚苑。”

    习秋姑姑开口说道,心中也替西凉高兴。

    对于她们这些宫女而言,跟一个好主子,比什么都重要。

    “好咧!”

    西凉立刻小跑过去,看上去格外活泼。

    两人绕过一片假山,就来到了宫女们集中的院子中。宫女们早就已经站成了几排,等候被挑选。院子里点了一排明亮的灯盏,照亮了整个院落。

    韶音目光扫过一排排宫女,并没有见到什么合心意的人选。

    在看到最后一排的时候,她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就她了!”

    “大人要不要再考虑一下?这小爆女刚进宫没多久,粗心大意,怕是伺候不好。”

    习秋姑姑见到韶音选了海莲,想到她今天晚宴的时候还摔了酒壶,不由开口提议道。

    “没事,就选她。”

    韶音虽然只见了杨海莲一次,但却感觉到她对姐姐有情有义,这样重情的人,才是她所需要的。身边的人多少不要紧,关键是要对她真心才行。

    海莲入宫时间不长,倒是有一种难得的纯真。

    “海莲,你以后就到槿岚苑伺候。”

    习秋姑姑开口宣布道,让人做了登记。

    海莲走出来,探出了一个小脑袋,这才注意,这才注意到习秋姑姑身边的韶音。她不由张了张嘴巴,不过没有叫出声来。

    “海莲,你回去收拾东西,自己去紫菱宫槿岚苑。”

    习秋姑姑也叮嘱了她一声,对她有些不放心。

    “大人,我们走吧。”

    韶音是第一次去紫菱宫,习秋姑姑便亲自带路。

    “姑姑,紫菱宫中还住着几个人?”

    “紫菱宫中如今加上大人,住着四个人,不过常住的人,就只有三个。”

    习秋姑姑思索了一下,开口回答道。

    “四个?”

    韶音有些好奇的看向习秋姑姑,不知道到底住了哪四个人。这紫菱宫应该不是妃嫔所住的地方,否则皇后也不会安排她住进去。

    “紫菱宫中有曼华苑、云裳苑、闭月苑、槿岚苑。其中云裳苑住着上官玮大人,曼华苑住着第一才女月霓尘,闭月苑住着医女月浅薇。不过平日月霓尘小姐很少在宫中,所以曼华苑平日并无人住。”

    习秋姑姑边走边说,但凡韶音有什么疑惑,她都是知无不言。

    很快,她们就到了紫菱宫,这里距离九重宫门不远,而且这座宫殿竟然是建在御花园之中。并不是与后宫妃嫔所住的宫殿群连为一片,让女官可以在入宫的时候在此休息。

    一路上,灯笼照耀着石子路和一簇簇开得灿烂的花朵,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让韶音流连不已。

    “紫菱宫!”

    韶音抬头看了一眼紫菱宫门口悬挂着烫金匾额,上面的字色与其他宫殿不同,竟然是紫金色。

    宫门之外也有森严的守卫负责紫菱宫的安全,甚至比镜花宫的守卫还多几分。皇后娘娘唐柒柒是为了保护这些女官的安危,免得有人对她们不利。

    女官在朝中比较特殊,很多男官员对女官的存在都颇有微词。难保政见不合的时候,会有人暗杀女官。

    习秋姑姑出示了令牌,带着韶音进入紫菱宫之中。这里名为宫殿,但更像是一个美丽的大花园。这里还有着药圃,种植着一些药草,想必应该是那位名为月浅薇的医女所种。

    “这里便是槿岚苑了,这里面种了一株大大的木槿花树,等到早上齐齐开放的时候,那可真是好看。”

    “姑姑就送到这里吧,夜也深了,你先回去休息。”

    韶音淡淡的说道,告别了习秋姑姑,独自走进槿岚苑。她闻到香风扑鼻而来,沁人心脾,让她感觉特别放松。

    窝在她怀里睡得香甜的火月雪貂小萌萌,感觉到没有其他人,也探出可爱的小脑袋。

    “小萌萌醒了!肚子又饿了吧!”

    韶音见到雪球一般的小萌萌一溜烟就爬到了她的手上,粉嫩的舌头,亲昵地舔了舔她的手背。圆溜溜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瞅着她,萌到了极点。

    “喏,给你吃!小馋貂!你这么能吃,以后养不活你怎么办呀?”

    她看了看四周没有人,便坐在挂着莲花纱灯的木槿花树下的大石头上,拿出了一个玉瓶,捏出一颗药丸。

    小萌萌闻到美食的味道,立刻扑了过去,垂涎欲滴的看着韶音。但是它很乖巧,没有直接咬上去,因为它的牙齿有剧毒,要是不小心咬到韶音,肯定会让她中毒。

    “乖萌萌!开饭了!”

    她把药丸放在一旁的石头上,小萌萌这才乐滋滋地舔着药丸,卷进嘴里咬了起来。

    小萌萌一身雪白的绒毛,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柔和光芒,格外好看。吃完了药丸,它再度可怜兮兮地瞅着韶音,好似还不够。

    “呜,你的主人已经被你吃穷了,等明天我去弄些药材再给你弄多一些药丸,好不好?”

    韶音伸手轻柔地摸了摸它滑若绸缎的绒毛,语气温柔的问道。

    “吱——”

    小萌萌非常有灵性,听到韶音的话,就乖巧地窝在她的腿上,眯着眼睛,享受地打盹儿。

    韶音见到它这么乖,脸上也露出了怜爱之色。入宫以来小萌萌都是躲在她怀里睡觉,毕竟那么多人住在一起,她也不方便把小萌萌放出来。如今一个人住在槿岚苑,倒是可以让它出来透透气了。

    还好小萌萌年纪很小,平时只要吃饱了睡觉,睡饱了再吃就可以了。它平日都乖乖地躲着,没有出来给她惹事。

    “小萌萌好像长胖了一点!”

    她伸手掂量了一下小萌萌的体重,玉容之上绽放出甜美温柔的笑容,那笑容美得醉了秋风,醉了木槿花,也醉了那凌立在远处屋檐上,眺望着韶音的男子。

    梦昙站在屋顶之上,整个人仿佛是融入了空气之中,让人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他的衣袂被风吹得老高,俊颜之上,神色透着几分复杂。

    看着韶音那不加掩饰的纯美笑容,看她逗弄小萌宠的无邪样子,他的心底不由越发柔软。

    “希望母后要找的那个人——不是你!”

    他冷澈的嗓音,飘出唇畔,融入了无边的夜色之中。

    “有人在看我?”

    韶音的感觉非常敏锐,她将小萌萌藏起来,站起身来,四处打量了一番,没有见到什么人,这才走进了灯火通明的房屋之中。

    宫人们办事的效率很高,才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将镜花宫中陌紫皇送给她的东西,尽数搬到了这里。

    卧室很安静,很宽敞,摆设和之前一样,没有太大的变化。卧的变化。卧室外面还有一个小书房,空间大了很多。

    床铺已经铺好了,她进屋的时候,宫女西凉和海莲也到了。

    “你们就住在旁边房间吧!”

    看到她们过来,韶音淡淡的开口说道。

    “好的。”

    西凉和海莲走到隔壁小房间,把行李放下,然后各自忙了起来。

    韶音则坐在书桌前看起书来,她带了一些医书过来,平日都要看看书才歇下。

    “帝医大人,热水已经准备好了,请梳洗。”

    西凉将脸盆端进来,体贴地说道。

    “大人,莲儿准备了点心,您要是饿了可以吃一点。”

    海莲也将热腾腾的点心端上来,笑盈盈的说道。

    槿岚苑中有厨房,她们可以自己烧水做菜,倒是很方便。

    “你们不用叫我大人!没外人的时候,叫我韶音好了!”

    韶音对这个称呼很不习惯,起身洗了把脸,拿起海莲做的桂花糕尝了尝,桂花糕的味道很香。没想到她还挑了一个厨艺这么好的小爆女,以后可有口福了。

    她并不知道,海莲在木棉皇后身边的时候,可是专属御厨,厨艺自然是极好的。

    “尊卑有别,宫中最讲究规矩。如果大人不喜欢这个称呼,那以后在私底下,我们就叫你音小姐可以吗?”

    西凉年纪虽不大,但自小就在宫中长大,所以比较成熟。

    “好吧!”

    韶音点了点头,比起大人什么的,这个称呼她勉强可以接受,入乡随俗吧!

    她吃完东西,就让她们下去休息,自己看了会儿书,就睡下了。小萌萌爬到枕头上,也歪着小脑袋睡觉。

    这一夜,她睡得香甜,但是却有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入睡。

    阴暗潮湿的天牢之中,巨大的老鼠汹汹地冲来冲去,蟑螂跳蚤更是随处可见。地板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积累了一层青苔和血迹,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夜丽水衣衫不整地蹲在一间牢房之中,手腕和脚腕上都拷着沉重的锁链。没有人给她换衣服的机会,就这样让她羞辱地在所有的犯人面前半luo身体。

    她的嘴里还塞着抹布,手脚被固定住,她根本动弹不得。

    夜里的冷气,席卷而来,让她冷得直哆嗦。

    一只大硕鼠,爬到了她的脚上,闻着她身上的香粉,越来越多的老鼠被吸引了过来,朝着她身上爬去,似乎在寻找食物。

    看着那一只只老鼠争先恐后的爬上她的身体,她在距离的惊吓之中晕死了过去。

    她刚刚晕过去,就被一盆冷水泼醒。

    她愤怒的睁开眼睛,就见到了一张她最想看到的脸。

    “呜呜呜呜——呜呜呜——”

    “把她的抹布拿掉。”

    皇后唐柒柒坐在守卫搬进来的干净椅子上,在牢房之外,冷眼看着夜丽水那狼狈到极点的模样。

    “遵命!”

    一名狱卒马上把夜丽水嘴里的抹布拿掉,刚刚能开口说话,夜丽水就得意的说道:“识相的就快点把本宫放出去!不然你就等着跪舔本宫的脚趾!”

    听到她那不可一世的话语,皇后唐柒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危险的笑容。

    “本宫真是好害怕啊!”

    她拍了拍胸口,好像是被夜丽水威胁到一样。

    “怕就对了!”

    夜丽水得意洋洋的说道,见到那么多老鼠还在身上,又惊恐地惨叫起来。

    ------题外话------

    感谢宝贝们送的礼物哦!爱你们!

    【卿丶妄言】【13551914450】【celia1126】

    【ssss198311】【雪莲泪】【疯疯癫癫的钕人为你而癫】

    【展落初】【永远纪念你】【西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