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68】麻烦不断

帝医醉妃 【068】麻烦不断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溶溶月色照耀着晶灿的琉璃顶,毓麟宫金色穹顶上的凤凰壁画也泛着淡淡的光泽。

    韶音一袭雪锦宫装立于高处,轻柔的夜色里,从御花园中飘来的花瓣,洒落在她那桃夭若锦的云袖之上。墨发倾泻而下,宛如轻绸滑顺,几缕发丝在风中微扬。

    原本长满可怕黑斑的鬼脸,已然被洁白无暇的玉容所取代。

    那是一张叫人看着非常舒服的脸,配上她身上那股淡雅宁静的气质,真叫人惊艳到了骨子里。

    出水的洛神香妃,怕也不过如此风姿。

    她的美不像牡丹艳丽逼人,而是一种钟灵毓秀之美,宛如天山雪海之巅一株迎风绽放的雪莲花,如雪似玉,芬芳馥艳。这种美,好似深呼吸一口,就会随着香气渗透五脏六腑,叫人一辈子都沉醉。

    无怪所有人都会露出惊艳之色,没有人想得到那半颜面具下覆盖的竟然是这般绝美的面容。

    听到丽妃的尖叫声,韶音感觉脸上一阵凉风吹来,蝶羽银翅已经不翼而飞。

    她心中一阵“咯噔”,秋水明眸之中闪过一抹慌乱之色。她如今露出了真颜,接下来肯定是麻烦不断了。她本来就讨厌麻烦,而都是丽妃造成了这样的情况。她一把抢过丽妃手中的面具,扬手间就给她撒了一把药粉,毒不死她,整死她。

    “本姑奶奶的面具可不能让你白摘的!”

    她在心中暗暗的怒道,脸上依旧是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的淡然模样。

    “好狡猾的小狐狸!看来以后皇儿可要吃得死死的了!”

    凤魅雪见到她的小动作,唇角勾起了一抹好笑之色,不动声色地坐在主位上看着热闹。对于韶音的真颜,她并没有露出什么惊奇之色,似乎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可惜凤魅雪晚来了一步,并没有见到韶音和陌紫皇共舞的华尔兹,否则一定会发现韶音是来自现代。

    陌紫皇并不知道华尔兹是源于另外一个时空的舞蹈,他只是认为这是一种比较罕见的舞蹈,所以对于韶音跳出这支舞并不觉得奇怪。

    他甚至不知道他的娘亲体内的灵魂是现代的黑道女皇,因为她从来没有提过,就连他父亲也不知道。

    陌烟华的神色也很淡定,在他的心中,世间万千美色,也不若身边爱妻的温柔浅笑来得好看。只是看到了儿媳妇的模样,他也颇为满意。这般灵动秀气的女子,配上陌紫皇,当真是绝配。

    “你分明不是长这个样子的!你是假的!”

    丽妃怒瞪着眼睛,看着这个比她年轻漂亮不知多少倍的美人,她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韶音还没有开口,听到这话的陌紫皇和唐柒柒也看了过去。看清楚她在灯火之中的绝美玉颜,陌紫皇也呆住了,脸上的表情,变化了几下,最终只吐露出了一个令他咬牙切齿的名字。

    “唐——糖——糖!是你!”

    这个鬼丫头居然耍了他,他还傻傻的信了。难怪他怎么觉得那姑娘特别眼熟,没想到原来竟然就是韶音!

    他伸手去袖子中找长命锁,但什么也没有找到,脸上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白天明明还在的,怎么才一会功夫就不见了。

    他想起那华丽的一扑,就猜到十有八九是被鬼丫头给摸回去了。

    “糖糖?糖糖在哪里?”

    皇后唐柒柒原本就没有见过韶音的面容,如今一见也觉得特别的养眼,还没欣赏完,就听到陌紫皇那气怒的嗓音,不由一头雾水。

    “什么糖啊?能吃不?”

    韶音听到陌紫皇的声音,就知道麻烦来了。她一脸的无辜,美丽无暇的娇颜上,睫羽纤长地眨了眨,配上她那惹人犯罪的脸蛋,杀伤力十足。

    “你——你这个无赖!”

    陌紫皇听到她装傻,当作没有月牙湖梅树下相遇的事情,被她憋得说不出话来。他现在自然不能说出当日的事情,否则韶音就是私闯禁地,这个罪名让有心人拿去利用的话,对她很不利。

    哪怕是生气懊恼,但他还是忍住了,只是气呼呼地骂了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咳咳咳!”

    皇后唐柒柒还想再问清楚唐糖糖的事情,就听到风云华距离的咳嗽声传来。

    她连忙快步走到风帝的身边,见到他指了指韶音,然后微笑着点点头,她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韶音就是当日救下风云华的女神医!

    “哐当——”

    一个酒壶落地,发出了一声巨响。

    宫女杨海莲惊喜交加的看着韶音,连忙将酒壶捡起来,然后朝着木棉皇后递了一个眼神。

    “毛手毛脚的,还不快下去。”

    左左姑姑见到杨海莲这么粗心大意,不悦地让她退下,免得到时候又闯了祸。

    宫女杨海莲收拾了东西,退了出去,但木棉皇后也已经收到了她传递的消息,将目光投向了站在武尊王身边的韶音。

    那眉眼间透着一股清新秀气,仿佛一朵剔透的琉璃花,看着都想要好好呵护。

    一双纯净的眼,让木棉皇后想起了年少时候的自己,无忧无虑,天真烂漫。

    年轻时候的木棉很美,好像灿烂的木棉花,但远远不及韶音的美。她们只是眉眼间有些神似,但还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不是相熟的人,也不会认为她们多相似,毕竟年龄差距摆在那里。

    她的呼吸不由急促了几分,但是却极力按捺着心底的激动。寻找女儿的事情非常重要,绝不能出现任何的纰漏。如今她亲眼见到了这个和她年轻时候颇为神似的小泵娘,自然要让杨蔚千去仔细地搜寻韶音的情报。

    梦昙见到母后的异样神情,目光深深的看了韶音一眼,又看了他母后一眼。紫罗兰色的瞳眸之中,滑过一缕了悟的神色。

    他看到她的模样,心中却觉得她天生就该是这个样貌,才配得上她那不染纤尘的气质。

    那股清新的美,叫他心底萌生起一抹淡淡的异样感觉。好像有一根轻盈的羽毛,飘落这他的心坎上,挠得他有些酥麻。

    “音姐姐怎么变了样子了?美得跟天仙一样!”

    梦慈嘟囔着喃喃道,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对啊!不是听说韶家九小姐是第一丑女吗?”

    “如果第一丑女都长成这样子,那整个神都的女人都是歪瓜裂枣了!”

    “这哪里丑了?明明从上到下,都是无可挑剔啊!”

    “这就是我梦中的女神!”

    “好美腻!”

    “听说当初夜立万居然抛弃了这位女神,他实在是瞎了眼了!”

    “何止是瞎眼啊!简直是脑子被狗啃了!”

    “这等美人也狠心辜负,真该碎尸万段!”

    原本还这说着不屑话语的世家公子,乍见韶音的玉容,态度全都转了一百八十度。韶音这一变就从女鬼,变成了天仙!转变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那些讽刺陌紫皇有眼无珠的人,现在一个个痛心疾首,恨不得把自己给剁了。怎么就没有早一步下手?求得美人青睐?

    如今看着那雪山女神般的韶音,他们只能眼巴巴的流口水。

    “音妹妹!变得好漂亮啊!”

    方绍锦也不敢相信她的眼睛,没想到韶音竟然会大变样,完全让她无法反应过来。脸上写满了喜悦之色,为韶音感到高兴。

    女人的脸有的时候比性命还要重要,如果没有了脸,那很可能一无所有。虽然有些讽刺,但是那却是事实。

    男人的脑子爱着女人的内在,不过他们的眼睛可不是那么想的。内在美也要有人想挖掘,才能看得到!

    “这也太神奇了!”

    兰沁妍记得当日丽妃揭开过一次韶音的面纱,露出的是众人鄙夷的丑颜,如今丽妃再度揭开韶音的面具,露出的却是惊世之容。

    “爷的眼光,果然极好!”

    她抿嘴笑了起来,看到丽妃那难看的脸,心中也特别爽快。

    谁叫丽妃总是要为难韶音,现在见到她吃瘪,大快人心。

    “疯丫头——这真的是她吗?”

    月上渊清猛地站起身来,遥遥的望着韶音那动人的倩影,一颦一笑都叫他心潮澎湃。

    “就像是做梦一样!”

    他揉了揉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这世上真有女子长得那般清丽无暇吗?

    他对女子的长相并不看重,世界上红粉万千,他依旧心若菩提,不起波澜。

    然而,这一日,却起了惊天变化。

    他看过最美的冰雪,韶音就像是那纯洁的冰雪,轻舞飞扬,落在他的肩畔停驻片刻,但即便如此,也是一场美丽的邂逅。

    至少,茫茫人海,落落时光,他们曾经相遇过。

    看到他的目光始终落在韶音的身上,未曾在自己的身上停留,兰沁妍的脸上拂过一缕浅浅的忧郁,眼眸中浮起一抹朦胧水色。

    她明明就在他身边,可他为何没有注意到她?

    他难道忘记了南湖之畔的小妍儿了吗?

    “小妍儿,等你长大了,我娶你回家可好?”

    耳畔似乎有一句温柔稚气的嗓音这回荡,她还记得他,但他却早已经不认得长大以后的她。

    那句儿时的玩笑话,他只是随口一说,早就忘记了,但她很傻,当真了。

    一直想着快快长大,嫁给渊清哥哥,但他都不记得自己了。她还没有回答他,那个只有长大后才能回答的话。

    青梅竹马,终究敌不过逝水流年,风霜过后,什么也不曾留下。

    青梅凋零,竹马斑驳,谁还在记忆彼岸念念不忘?

    月上渊清收回注意力,清风般的目光扫过兰沁妍身上的时候,只是停顿了一下,并没有记起她来。毕竟他们相识的时候,兰沁妍还很小,女大十八变,他自然没有记起她。

    另外一旁,正趴在桌上认真吃东西的叶远婷,突然被姜莉叫起来。

    “莉姐姐干嘛拍我头啊!没见我正忙着吗?”

    叶远婷左手拿着一个白云酥,右手握着一个水晶糕,吃得正开心。

    “快看上面啊!那个是音妹妹啊!”

    姜莉拍了拍叶远婷的手臂,让她看向韶音。

    “噗——”

    叶远婷看到韶音的样子,不由直接喷了一桌子的糕点。

    与她一样目瞪口呆的还有那些眼高于顶的秀女们,这些秀女原本还对韶音冷嘲热讽,现在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几乎忘记了如何说话。

    她们感觉先前耻笑韶音的话,现在显得多么苍白无力。一个个脸上热辣辣的,好像被活活打了一巴掌。

    皇后唐柒柒走到韶音的面前,缓缓的开口问道:“听说九姑娘以前的脸上有着黑斑,今日一见,怎么与传言并不相符呢?”

    她问出了所有人心底的疑惑,众人也都仰头看向她,好想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这个其实是要归功于小女子近日研究出的一种美容秘方,驱除了脸上多年的黑斑,让皮肤变得更好了。”

    韶音知道如今既然已经被看到了真容,那她藏着掖着也没用,便大方的开口说道。

    听到她有美容秘方,这些爱美的秀女们,全部都像是饿狼一般,眼睛冒着绿光盯着她。

    她们可是亲眼见证了这美容秘方的神奇,能让一个超级丑女,变身为绝世美人的美容秘方,对她们而言有着天大的吸引力。

    “哇!那秘方可否告知一二?”

    皇后唐柒柒听到有这么神奇的美容秘方,也是一脸的激动。哪个女人不爱美?就算是皇后娘娘也一样。

    “娘娘,这种美容秘方是我们韶家的不传之秘,而且只有小女子做得出来,只是需要耗时耗力——”

    韶音说得非常认真,好像真有这种事情一样,让大家都听得芳心怦然。

    “本宫愿意花重金跟你买下这美容秘药!不会让你白出力的!”

    皇后唐柒柒非常干脆的说道,脸上挂着笑容。这岁月不饶人,她也希望在夫君的面前显露美丽的一面,花多少钱都值了!况且,她堂堂国母,还出不起这个钱吗?

    “娘娘这是折煞韶音了,韶音怎么敢要娘娘出钱!”

    韶音开口说道,一脸的惶恐之色,心中却是乐开了花。她这一次既然露了真颜那就不能白露,怎么说也得大赚一笔。美容秘方她多得是,随便拿几个出来,也可以叫这些古人惊讶的。

    “本宫岂能叫你白出力!让你收!你就收下!本宫定金先付了!”

    皇后唐柒柒见她不愿意收钱,还以为她不想拿出秘方,连忙焦急的说道。马上脱下一个上好的玉镯子,就往韶音的手上套去。

    其他的秀女看得也是眼红不已,争先恐后的要跟韶音买这美容秘药。否则秘药越卖越少,那可如何是好!

    “我也要买!”

    “还有我!也给我留一份啊!”

    “拜托了!”

    “......”

    听着那热情似火的声音,韶音假装露出为难的神情,好像舍不得割爱一样,让众人觉得那美容秘药一定珍贵至极。

    她可以猜到,这一次肯定赚个钵盆满!

    木棉皇后听着也非常心动,想要开口买的时候,站在一旁的丽妃突然抓狂一般,猛地把衣裳豪放地扯开。

    “嘶啦——”

    一道裂帛的声音,在人声鼎沸中显得微不可闻。

    但丽妃正好站在韶音旁边,但她将衣裳撕裂,露出了白嫩丰腴的手臂,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瞩目。

    “嘶啦——”

    丽妃似乎觉得撕开外裳还不够过瘾,红着眼睛把里衣也猛地一撕,一把扯出了绣着鸳鸯的肚兜,放在手中挥舞了起来。

    全场见到丽妃宛如癫狂的发浪模样,眼珠子掉了一地。

    尤其是那些沉迷于烟花巷子的纨绔公子,更是口水直流三千丈。

    “王爷!来嘛——”

    丽妃脸颊异样潮红,面露春情,挥舞着肚兜,要朝武尊王扑去。

    当场,凤魅雪和陌烟华的脸就黑了下来,在场的只有一个王爷,就是他们的爱子陌紫皇。

    这个荡妇,竟然敢做出这种举动,叫他们如何能容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