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67】心乱如麻

帝医醉妃 【067】心乱如麻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都平身吧!”

    风帝风云华的声音,传出銮驾,听起来特别的虚弱。

    “谢陛下!”

    众人道了一声谢,犹如此起彼伏的波浪,一个个站起来。

    韶音坐在僻静的角落,骤然听到风云华的声音,秋水分明的灵瞳之中滑过一缕异色。

    “这个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她听着风云华这声音格外的耳熟,就是没有太大的印象。

    风帝说完话之后,就躺在銮椅上歇息,让众人看上去觉得他的精神很不好。

    丽妃见状,唇边冷笑连连,似乎对于这样的情况乐见其成。她自然是希望风云华越严重越好,这样她手中的筹码自然就更有价值。

    因为风帝身体不适,所以风帝和皇后并没有走下銮驾。

    他们到来之后,便有内侍的通报声响彻而起。

    “云梦来使到——”

    尖细的嗓音,一下子就让整个宫殿安静下来。

    “这一次被成为珠玉月辉的梦昙太子也来了,早就听闻梦昙太子的美名,听说他小小年纪就已经开始处理朝政,是个天才神童!”

    方绍锦开口说道,目光扫过人群,似乎没有见到她想见的人,神情有几分失落。

    “梦昙。”

    听到这个名字,韶音就看到月上渊清的脸色很不好看。

    “那不是阿慈的大哥名字吗?”

    韶音记起先前在御花园见到梦慈,心中不由掀起了惊涛巨浪。难道说梦慈是云梦的皇子?而他那个严肃的大哥,就是云梦太子!

    想到这里,她心底顿时凌乱了。

    在一盏盏美丽灿亮的宫灯照耀下,沿着五色驼毛毯子走来的云梦来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其中也包括了韶音。

    为首的是一个年纪三十多岁的威严女子,一双凌厉冰冷的凤眼,充满了盛气凌人的感觉。臂弯搭着金色烟云罗纱,身着镂金百凤朝凰裙。一头被发液擦得鲜亮的头发,挽成扇形高髻,点缀上镶着长长流苏的凤凰金冠,富贵至极荣曜秋菊。

    此人正是云梦皇朝的木棉皇后,但是她一身迫人的气势,与她那温婉可爱的名字很不相符。

    “好多人啊!太子皇兄,我有点怕。”

    跟随在木棉皇后身边的是梦昙太子和梦慈皇子,此刻梦慈扑闪着怯生生的大眼睛,朝着四周打量,躲在梦昙的身后,拉着他的衣角寻求安全感。

    “给我站直了,怕什么?”

    梦昙见到弟弟那怯生生的样子,冷眸扫过他的脸庞,低声呵斥道。以前这小家伙一个人离家出走也没见他害怕,今日白天的时候,他也一个人溜达得无影无踪了。

    “这么多陌生人!”

    梦慈可怜兮兮的说道,以前有韶音姐姐一起,他才不害怕呢!

    见到云梦来使,皇后唐柒柒亲自走出来接见,让他们入座。梦慈什么都没有听到,一双圆溜溜的眼眸,在人群里扫了几遍,终于,在角落瞥见了韶音朝着他微笑的倩影。

    他迷朦的眼睛一下子就璀璨晶莹起来,好像闪亮亮的星辰熠熠生辉。

    “阿慈,在看什么这么出神?”

    梦昙顺着梦慈的目光,看到了那坐在一角玲珑亭中的韶音。看到她身上那一袭特别的宫装,就想起她在宫门时候的表现,不由多看了她两眼。

    “没、没什么!”

    梦慈收回目光,脸上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当梦昙见到韶音身边的月上渊清之时,两人的目光就在空中交锋起来,他们的目光都透着不友善的味道,像是刀剑相对,哪怕只是对视,都透出了惊心动魄的味道。

    “这两个家伙好像有仇!”

    韶音嘴角抽了抽,正好位于他们两个目光交锋的中间,只觉得一阵凉飕飕的风在狠狠地刮。

    不过两人碍于如今的场合,都没有发作,只是互相凶狠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各自不看彼此。

    初次见到云梦太子,无论是在场的秀女还是宫女,都是眼前一亮。

    丽妃同样的张了张红唇,没想到云梦太子长得如此英俊帅气,几乎可以和武尊王媲美了。

    虽然云梦皇后和太子都已经入席,但是宫宴还没有正式开始,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什么人。

    木棉皇后的神情很冷淡,对于周遭的事情并不关注,她坐的位置距离人群很远,让她看上去也有几分孤寒的感觉。负责膳食的宫女,分别站在每个桌子旁边,为来宾斟酒。

    宫女杨海莲见到木棉皇后,脸上露出了激动之色。手中端着白玉酒壶,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斟酒。

    “蔚千传讯说这宫中有一人,长得与本宫有些相似,你后来找到她了没有?”

    木棉皇后低声问道,镂空的金色甲套上镶嵌着美丽的红宝石,看上去华丽至极。

    “奴婢去御医苑找过了,那位医女并不在其中。御医苑只有一位医女,和奴婢当日见到的人不一样。”

    宫女杨海莲回答完,没有其他有用的消息,便退了下去,免得引人怀疑。

    坐在另外一桌的梦昙,抬眸朝着她们看了一眼,手中握着白玉酒盏喝了一口酒。

    木棉皇后正是因为杨蔚千的传讯才快马加鞭赶来,没想到还是没有找到女儿,她垂下了眼帘,

    参加宫宴的官员们都已经到来,丞相紫阡陌和刑部尚书上官玮坐在一起,看书上官玮坐在一起,看上去感情很好。其余的官员也是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低声谈论着什么。

    夜立万被杖责之后抬了回去,免得影响众人的食欲。

    一道道菜肴被端了上来,各种水果琳琅满目,叫人看着都很有食欲。

    “今天怎么没见到莉姐姐和小叶子?”

    韶音剥了一个桔子吃了起来,并不像是其他人那样正襟危坐,生怕出了一点差错。

    “小叶子听说宫宴有好吃的,之前等不及就和莉姐姐过来了,现在人这么多,肯定是找不到了。”

    方绍锦也探出脑袋,环顾了四周一遭,并没有见到她们两人。

    “今日大家齐聚一堂,真是人生之乐事。听说上官大人教了众秀女一曲水月镜花,想来以各位秀女的聪明才智,必定已经练习得非常好了。今天趁着这么好的机会,就请秀女们献舞一支助兴好了!”

    丽妃突然开口说道,让在场的秀女闻言都变了脸色。

    秀女们练习水月镜花不过数日,原定要一个月才能练习完毕,如今丽妃竟然提出让她们献舞,那岂不是赶鸭子上架?

    “丽妃娘娘,水月镜花舞本就难跳,她们不过是练习了几天,就算天资再好,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上官玮站起身来,柔软的嗓音缓缓地落下。

    “既然教习女官都这么说了,丽妃就不要为难这些秀女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存心刁难呢!”

    皇后唐柒柒不悦的说道,忍着心中要收拾丽妃的冲动,保持着得体的笑容。

    “皇后娘娘言重了!只是妹妹听说这一次的秀女中,有一位能歌善舞多才多艺的才女,如果不让她出来跳上一舞,那可真是遗憾啊!”

    丽妃夜丽水大声的感慨道,引发了众人的兴趣。

    “不知道丽妃娘娘所言何人?”

    “丽妃娘娘这般夸赞,想必那位秀女一定是出类拔萃啊!”

    官员们也很好奇是谁家的女儿,有这样的才情得到丽妃如此赞许。

    “那位秀女正是韶府的九小姐,素闻九小姐艳名,还倾倒了武尊王殿下,可想而知那是何等倾国倾城了!”

    丽妃将矛头指向了坐在一旁剥桔子的韶音,将她说得好像天上有地下无的。

    “这个不安分的狐媚子又想要搞鬼了!”

    陌云鸾听到她的话,就知道丽妃不安好心。她见过韶音当日在飞雪琼华台练舞,虽然说不算是太差,但是也没有她说得那么夸张。况且,韶音练习水月镜花舞不过数日,连后面怎么跳都不知道。

    倘若现在韶音出来跳舞,肯定是当众出丑!

    “既然韶家九小姐跳得那么好,就请她代表我们秀女跳一支舞,为今日的接风宴助助兴也好!”

    秦竹桃立刻煽风点火的说道,她本就嫉妒韶音,如今有机会看她出丑,她自然是乐得看戏。

    韶音闻言依然淡定的吃着桔子,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她们的话。

    “九小姐不敢不出来,看来也是浪得虚名,根本就不会跳吧!”

    人群之中有一名官员开口说道,语气充满了不屑。

    “工部尚书这么有雅兴,不若你来跳一支舞给大家助助兴?”

    丞相紫阡陌手中握着一块玉佩在把玩,刻意压低的嗓音,有着一丝戏谑。

    “哈哈哈!”

    看着工部尚书那尴尬的脸,众人闻言不由笑出声来。

    “本官跳不来,我看那九小姐也不会跳!早就听说韶家出草包,就韶普那熊样,能生出什么样的女儿?”

    工部尚书不屑的说道,语气充满了讥讽。

    “听说韶家九小姐可是韶家的第一耻辱呢!哪里会有什么才情!”

    “就是啊!谤本就是一个要才没才,要貌无貌,一无是处。”

    一些嫉妒韶音平日待遇的秀女,也小声的议论起来。

    “真不知道武尊王怎么会看上那种货色?”

    一位世家公子交头接耳的说道,不敢大声说出来,背后指指点点的议论了起来。

    “你可要小声点,要是武尊王听到了,小心跟夜小侯爷一样被打一顿。”

    “夜小侯爷玩剩下的女人也捡,那肯定是脑袋有问题。”

    “嘘——”

    难听的话语,低声的响彻起来。武尊王坐得比较远不知道能不能听到,但韶音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韶音爱跳不跳是她的自由,干你们何事?面子是别人给的,脸却是你们自己丢的!你们还嫌给天曜丢的脸不够多吗?”

    月上渊清听到他们这般背后伤人,拍了拍桌子,清润的嗓音透着几分怒火。

    也亏得韶音还能够如此淡定的剥桔子,他都已经被这些家伙说得火大了。

    “羽公子说的不错,韶音跳与不跳都是由她自己决定,其他人若是有意见,那先自己上来跳一支舞。”

    皇后唐柒柒开口说道,让韶音可以有个台阶下。

    武尊王陌紫皇一脸冰冷,听到皇后的话,他的面色才稍微缓和了几分。只是看到月上渊清对韶音似乎相当上心,他就感觉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我跳!”

    韶音缓缓站起身来,雪锦长裙随着她款款而来,宛如祥云在涌动。长发随风飘逸,蝶羽银翅半遮娇颜。

    她沿着玉桥走上毓麟宫中央的水池瑶台,一盏盏红色的水莲灯,飘浮于灯,飘浮于水池之中。

    灯光照耀在她的身上,让她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芒。

    听到她的回答,在座众人都是非常惊讶,但是陌紫皇却知道韶音是要争一口气,不战而退,那是懦夫所为。

    如今丽妃都已经下了战书,倘若韶音不敢应战,那就输了。

    “可惜今日没有请乐师过来,你就站在上面随便跳跳!”

    丽妃看到韶音敢站出来,那就让她在所有人面前把脸面丢尽。

    “谁说没有乐师,本公主便是她的琴师!”

    长公主陌云鸾站起身来,脆生生的嗓音,让人听着分外舒服。

    “这毓麟宫中有着各种器乐,倒也不需要本公主让人去取了。”

    她款步走到水池瑶台旁边,挑了一个美丽的箜篌,银色的长发在灯光中染上薄彩,娇丽的面容,看上去依旧是那么美丽。

    “娘亲,帆帆也要给大舅妈伴奏!”

    圣伊帆兴致勃勃的说道,拿起了一个葫芦丝。

    “你们两个都加入了,那我又岂能例外?”

    圣冥含笑的望着爱妻和爱女,手中握着一把长萧,站在她们的身边。

    “多谢。”

    韶音见到他们一家子如此力挺她,心中也是非常感动。

    “一家人客气什么!”

    小七陌云鸾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充满了温暖的色彩。

    韶音转过头,就见到陌紫皇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她的身边,玉树临风的身影,站在瑶台之上分外夺目。

    “你也要为我伴奏吗?”

    她记得当日在月牙湖边,他那琴音弹得真是天籁一般,绕梁三日,不绝于耳。

    “我陪你跳!”

    陌紫皇的嗓音吐露出唇畔,惊呆了所有人。

    就连一直没有开口的木棉皇后,都被他雷得外焦里嫩。

    叱诧风云的武尊王,谁人不知道?

    大家都知道武尊王的武艺高超,绝对是古武至尊,然而,他方才却说要陪韶音跳舞!

    “咳咳咳!”

    在銮驾之上的风云华听到他的话,也忍不住咳嗽起来。实在是不敢想象,他会跳出什么样的舞来。

    没有谁看过武尊王跳舞,哪怕是丽妃也从未看过。

    听到武尊王要陪韶音跳舞,丽妃心底的醋坛子早就打翻了。她一心倾慕武尊王,然而什么也没有得到。那个丑女,竟然会叫武尊王屈尊降贵的与她共舞,对比之下,她心中的落差犹如从高空坠落万丈深渊。

    夜幕悄悄降临,毓麟宫内灯火通明。

    韶音吃惊的看着陌紫皇神情认真的俊颜,知道他不是开玩笑。

    只不过这事情的发展,实在叫她始料不及。她之所以愿意上台跳舞,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不想让陌紫皇因为她而被人耻笑。

    他那一句简单的话,却叫她心乱如麻,整颗心都不受控制地剧烈膨胀跳动起来。

    “我要跳的舞,你可不一定会哦!”

    韶音唇角勾起一抹浅笑,朝着他伸出手。白玉柔荑,玉指纤纤。雪纱在她的臂弯上缠绕,看上去宛如仙子下凡。

    “阿音,你不要小瞧我!”

    陌紫皇天神般的冷酷俊颜上,露出了一丝自信的笑容,那叫人眩目的笑容,胜过星华,恍若朝霞绚烂。

    他握住了她的手,好似握住了世间上最重要的珍宝。

    随着一阵悠长的萧音吹奏而起,韶音另外一只手也搭在了陌紫皇的手臂之上,在所有人呆若木鸡的目光下,两人的动作仿佛在相拥一样亲密无间。

    当她做出这个起舞的动作,陌紫皇的眼里也滑过了惊诧之色。

    箜篌声伴随着箫声徐徐弹奏,夹在着清脆的葫芦丝声音,交织成一首唯美的乐章。

    陌紫皇握着韶音的手,脚步从容地往后退了一步,气质华贵,让所有女子都亮瞎了眼睛。

    韶音脚步迈前一步,一步一步朝着他靠近,横移、并脚,舞出一个美丽的旋回。

    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舞姿飘逸优美,宛如行云流水,叫人看着都不忍心移开目光。

    “为什么他会跳华尔兹?”

    韶音手心都在冒着汗水,看着陌紫皇那熟练的舞步,完全就是学过华尔兹的人,根本不可能是新手。华尔兹来源于欧洲,是十足的现代舞蹈。可是为什么陌紫皇会跳华尔兹?而且还跳得那么好?

    陌紫皇不知道此刻韶音心底掀起的惊涛骇浪,他也很惊讶,为何韶音会跳娘亲教给他们兄弟姐妹的华尔兹。

    听娘亲说,华尔兹是最美丽的舞蹈,他以前学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如今牵着她的手,他才感觉这支舞有多美。

    灯火辉煌,映着瑶台边的水池波光粼粼,在瑶台之上挑起华尔兹的两人,美得好似一副画。

    雪锦宫装白如浮云,墨色锦缎黑如夜色。

    她像是浮云,飘浮在他的天空之中,那么无拘无束,自然而然。

    那种温馨浪漫的氛围,好像任何人都无法介入,也无法打扰他们的世界。

    “这是什么舞?为何从来没有见过?”

    上官玮睁大了眼睛,激动的看着那起舞的两人,没想到还有一种舞能够营造出这样仙境般的唯美感觉。

    “我也未曾见过这种舞,但不得不说,真是太美了!”

    丞相紫阡陌眼里泛着异彩,看着他们配合得他们配合得那么好,就像是练习过无数次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掉眼泪!”

    皇后唐柒柒目不转睛的看着瑶台上跳舞的两人,觉得幸福的感觉就从他们的舞步中洋溢出来,让她看着好想落泪。

    “太精彩了!”

    “这到底是什么舞?”

    各种惊叹声,迅速蔓延开来。

    丽妃见到他们相拥而舞的幸福甜蜜,生生掰断了手中的指甲套,掌心上都流出了血液。

    “奸夫yin妇!这个贱蹄子,太不要脸了!”

    她咬牙切齿的暗暗骂道,却不敢骂出声音来,否则她相信武尊王不会因为她是丽妃就手下留情。那个男人到底有多冷血,她非常清楚。

    只是冷血无情的他,为何独独对韶音百般温柔?

    他没有说什么情话,但每一个霸道的举动,都是对她无限的温柔宠溺。

    这叫丽妃看在眼里,痛在心尖!

    “这个下贱的女人,竟然当众与王爷搂搂抱抱,伤风败俗!”

    秦竹桃不愿意承认韶音现在有多美,开口不断地贬低。

    “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

    梦昙太子看着韶音那翩若惊鸿的舞姿,开口低吟了一句,长久保持严肃的俊颜之上,露出了动容之色。那犹如流星般璀璨的女子,惊鸿一舞,在他的心头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印记。

    她似乎总是那么淡定雅若,自信满满,无论身处于怎样的逆境,也都是从容面对。

    这样大气凛然的女子,哪怕收敛着一身的锋芒,依旧叫人刻骨铭心。

    “也只有这疯丫头敢跳如此惊世骇俗之舞,也只有她能够舞出绝世锋芒!”

    月上渊清充满欣赏的目光,望着韶音那旋舞的身姿,那是他见过最动人的舞蹈。哪怕不是华丽繁复,只是简单的舞步,却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美感。

    一曲奏罢,一舞终了。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似乎还沉浸在那旋动的舞姿之中,没有回过神来。

    “真是下贱的人跳下贱的舞!”

    秦竹桃嫉妒疯了,一直骂个不听。原本她的声音被音乐声所覆盖,没有人听到。

    但是此刻万籁俱寂,只有她那妒忌的声音落下来。

    霎那间,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秦竹桃的身上,她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到发现所有人都一副看白痴模样的看着她的时候,她才感到害怕。

    “侮辱皇室!拉下去掌嘴五百!”

    武尊王陌紫皇冷酷无情的声音,让秦竹桃吓得差点晕死过去。但是她没有那么幸运,并没有晕过去,所以只能充满恐惧的被拉了下去执刑。

    “还有谁有什么意见,尽避开口,本王洗耳恭听。”

    他凌厉的眼眸扫过众人,好像是有冰刀狠狠地刮过,吓得他们浑身哆嗦。

    他们又不笨,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有意见?他们也不敢有意见啊!

    “啪啪啪!”

    外面执刑的声音,伴随着众人的鼓掌声响彻而起。

    这一夜过后,众人都预见到韶府九小姐因为这一舞,必定会名声大噪。

    “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

    木棉皇后拍了拍手,不苟言笑的脸上,也露出了欣赏之色。

    天曜皇朝因为蝶后凤魅雪的影响,民风比较开放,对于这样的舞蹈完全可以接受。她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舞蹈,看着当真稀奇。

    “音姐姐真棒!”

    梦慈萌萌的脸上,眼睛闪着光芒,朝着韶音欢呼起来。

    “大舅妈很棒,我就不棒了吗?”

    圣伊帆走到梦慈的面前,嗓音软软糯糯的说道。

    “你也很棒!”

    梦慈脸一红,小声的说道。

    “哼!说得那么小声,一点诚意都没有!不理你了!”

    圣伊帆气呼呼地扭过头,惹得众人一阵笑声。

    大家的心情都不错,唯有丽妃的脸臭得好似从茅坑里的石头一样,恶狠狠的目光,好似要把韶音碎尸万段才甘心。

    韶音刚刚要往之前坐的地方走去,就被陌紫皇拉住。

    “你坐我身边!”

    霸道的话音,不容她拒绝。

    韶音知道他的脾气,要是她说不,铁定也会被他直接抱过去。想到这里,她的脸颊不由浮起了红晕。

    想到要问他为何会跳华尔兹的问题,她便依了他,跟他一起走过去。

    她坐到主位旁边,那属于武尊王正妃的位置,再度让一大片人吃了一惊。原本大家都认为韶府九小姐就算嫁入武尊王府邸,也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小妾,如今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这种荣宠可不是一个没地位的小妾能享受到的!

    “太上皇驾到!”

    “太上皇后驾到!”

    两声通报声响彻而起,原本坐着的人,无论是大小辟员,还是云梦皇朝的来使,全都站了起来。

    木棉皇后脸上露出了激动之色,看了一眼手腕上一条五彩丝线编织的手环,这是她最珍视的东西,也是蝶后送给她。

    在座的许多人都非常仰慕凤魅雪和陌烟华,如今有机会一睹真容,他们都是伸长了脖子,翘首期盼。

    两人姗姗来迟,没有换上华贵的宫装,只是穿着便装就叫所有人惊艳不已。

    他们坐到了主位之上,无人有意见,就算是皇后唐柒柒皇后唐柒柒和风帝风云华也都觉得那是理所应当的。

    丽妃是第一次见到凤魅雪,只是一眼,就叫她自惭形秽。

    “参见太上皇!”

    “参见太上皇后!”

    蝶后凤魅雪扫过丽妃时候,那可以看穿一切的目光,让她害怕得颤抖。那种恐惧是来自于灵魂深处,叫她完全没有办法控制。

    夜丽水也是现在才明白,为何当初主子会让她千万不要去招惹凤魅雪,这个女人实在是可怕。威严天成,不怒自威。

    不知道何时,丽妃的背后已经全是冷汗一片,而那只是凤魅雪一个眼光造成的。

    “好了,都不用多礼了。”

    陌烟华抬了抬手,对于这些繁文缛节他没有那么讲究。

    “雪姐姐!多年未见,你还是和当年一样美丽动人!”

    木棉皇后在凤魅雪的面前,好像又回到了儿时无忧无虑的童年。那个时候,凤魅雪就是她心目中的女神,哪怕是过了这么多年,她还记得她的音容笑貌。

    “囡囡,一别多年,可别来无恙?”

    凤魅雪淡淡的看了木棉一眼,柔和的嗓音,悦耳动听。

    “我很好,谢谢雪姐姐挂怀。”

    木棉的脸上露出了罕见的笑容,听着她的问话,她心底也是百感交集。

    当年那个在木棉村长大,天真无邪的囡囡已经不复存在。宫廷之中尔虞我诈,步步惊心,她这十几年在宫中可以长盛不衰,得蒙圣宠,经历了太多太多她不想去记起的事情。

    “我这一次来神都是为了找寻一件遗失的宝贝,会在这里逗留几日。”

    “木棉皇后愿意在这里小住,我们自然是欢迎了。”

    皇后唐柒柒开口说道,想起今日她还有一件要紧的事情没有完成,继续开口说了起来。

    “如今秋寒天冷,本宫命人赶制了一批棉鞋,秀女们平日宫训很辛苦,一个个过来领回去。”

    “柒柒真是有心了!”

    凤魅雪似笑非笑的看了唐柒柒一眼,好似知道她要做什么,但并没有开口揭破。很多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就好,她也不想管太多年轻人的事情。

    她又看了坐在陌紫皇身边的韶音一眼,不知道她这小媳妇要藏到何时才会现出真颜。

    一个个秀女都亲自到皇后唐柒柒身边的左左姑姑手中领了精致的棉鞋,一一做了登记。

    唐柒柒认真的看着她们的妆容,这些秀女果然都很听话,全部都涂上了她送的胭脂。这种胭脂的味道和颜色和其他的胭脂不一样,所以她一眼就能认出来。

    当一个个秀女都领了棉鞋回去的时候,唐柒柒竟然没有发现一个没有涂抹那盒胭脂的人。

    她转头看了风云华一眼,似乎在询问他有没有见到当夜救他的人。

    风云华摇了摇头,透过纱曼,他并没有看到那个救他的秀女。

    “不可能是秦竹桃和夜青蕖啊!还能是谁?”

    唐柒柒排除了两个不在场的秀女,不明白自己错漏了什么,她努力地想着。

    另一旁,韶音原本打算去领棉鞋,不过人那么多,她就打算先问问陌紫皇关于华尔兹舞蹈的事情。

    “陌紫皇,你怎么会跳那个舞?”

    她手中端着一杯热茶,喝了一口提提神,一脸期待的问道,亮晶晶的水眸之中,充满了希冀的光芒。

    她在想是不是也有谁与她一样,是来自于遥远的未来时空,不小心误入了这个异世。

    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对她而言都是陌生的,如果有那么一个来自同一个地方的老乡,那将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事情。

    她原本没有抱什么希望,但见到陌紫皇跳的华尔兹,她的心就火热了起来。

    “问世间谁最有才华,自是我当仁不让。”

    陌紫皇非常不谦虚的说道,说出来的自恋话语,叫韶音差点直接喷了他一脸的茶水。

    “你严重脑残,已经无力回天了!诊断完毕!”

    韶音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非常痛心疾首的说道。

    “你好毒舌......”

    陌紫皇听着她的话,额头的青筋隐隐暴跳。

    “彼此彼此!”

    韶音朝着他拱了拱手,看着这家伙明明一副冰山脸,怎么就会透着一股无赖劲儿呢?

    “你快告诉我!谁教你的舞?我好想知道哦!”

    韶音眨了眨眼睛,表情纯洁无辜,直勾勾的盯着陌紫皇。

    就在陌紫皇快要败下阵,准备开口告诉她的时候,就听到一声惊雷般的巨响,从旁边传来。

    “对!就是她!就差她一个了!”

    皇后娘娘唐柒柒风一般的冲到了韶音的面前,仔仔细细地把她打量了一遍,那两眼放光的样子,让韶音感觉相当的惊悚。

    “你——你要干嘛?我不百合的!”

    韶音拉了拉衣领,坚决不妥协的说道。

    “噗!”

    凤魅雪听到韶音这话,直接茶水一口喷到了起身走过去看热闹的丽妃脸上,几片茶叶还挂在丽妃的脸上,茶水花了她的妆容,让她看上去相当的狰狞。

    “皇婶,你要做什么?”

    陌紫皇看到唐柒柒如狼似虎的样子,不悦的说道。

    “小音音,你昨儿个晚上是不是出门了?”

    皇后唐柒柒犹如大灰狼哄骗小红帽的声音,让韶音更加发毛起更加发毛起来。

    “没有啊!”

    韶音怎么可能会承认,果断地摇头再摇头。

    “真的没有?不能骗人哦!骗人不是乖孩子!”

    皇后唐柒柒眼睛发光,好像是在打量什么猎物一般。

    “没有!绝对没有!”

    韶音摇头再摇头,动作非常利索。她又不傻,才不当什么乖孩子。不骗人,怎么可能!

    “那可不可以把面具摘下来,让本宫瞄一下下呢?”

    皇后唐柒柒看着韶音那没有涂抹任何胭脂的红唇,模样犹如觊觎良家妇女的登徒子。

    “不可以!”

    韶音还没有开口,陌紫皇就已经霸气的替她回答了。

    陌紫皇一把将韶音拉到身后,防止皇后唐柒柒对她有什么非份之想。他在想是不是韶音之前跳得太美了,所以皇婶心中有了一些不好的念头。

    看她那色迷迷的样子,这个可能不是没有的!

    皇婶对皇叔太失望了,转而对全天下的男人都失望透底,所以打起了女人的主意。

    他越想越觉得这个实在是太有道理了,看着唐柒柒的目光也充满了戒备。

    “看一下也不会怎么样,大不了等会儿宴会散场之后,让皇婶一个人看。”

    皇后唐柒柒看着韶音,如今只剩下她一个秀女没有涂抹胭脂,加上她又戴着面具,所以风云华看不到她的模样。韶家本就是古医世家,听说当日芙蓉宴中毒的世家小姐就是被韶音所救,她原本不记得这件事,如今才想了起来。

    发现相思豆有毒的人就是韶音,综合那么多的因素,她是最有可能的一个!

    “更不行!”

    听到皇后唐柒柒想要单独一个人看韶音的脸,陌紫皇的危机感越发强烈,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韶音站在他的身后,也是一脸的错愕,这都什么情况?

    只是听到皇后唐柒柒想看她的面具下的脸,那是往往不可以的,因为她今日走得匆忙,并没有在脸上画上黑点。若是面具摘下来的话,那岂不是就把真容暴露出来了!

    “不过是一张丑脸,有什么遮掩的!”

    丽妃趁着陌紫皇和唐柒柒在说话,无声无息猛地伸出手,将韶音脸上的蝶羽银翅摘下,想要让她被文武百官与邻国太子嘲笑。

    就凭她那丑样子,也妄图当武尊王的侧妃,根本就是丢皇族的脸面!

    在她看来,若是武尊王娶了这样的丑女,必定会沦为整个神都,乃至各国的笑柄。

    她今日就让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看看,这丑女到底是有多么叫人不堪入目。

    就在她握着面具洋洋自得的时候,全场却是安静到落针可闻。

    丽妃没有在这些的人眼中见到嘲笑和不屑,而是一种叫她不敢相信的惊艳与狂热。她连忙转过头去看韶音,下一刻,她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一般,脸上模糊掉的妆容,配上她张大到极限的嘴巴,格外丑陋。

    “这一定是假的!”

    歇斯底里的尖叫声,划破了夜色。

    ------题外话------

    感谢宝贝们的礼物哦!还有送月票和五星评价票的宝贝们!仙儿爱你们!

    【永远纪念你】【展落初】【Oo仙粉莲儿oO】

    【初倦未眠】【13557998460】【Oo仙粉安好oO】

    【13551914450】【西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