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66】影落月心

帝医醉妃 【066】影落月心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陌紫皇吻得意乱神迷,这个丫头就像是甜美的甘泉,洒向他干涸如沙漠的心间。然而,却是如何也止不住心头的渴望,品尝到她的美好滋味,他越发渴望进一步拥有她。

    韶音的脑袋也晕乎乎的,他的气息如此清晰地包裹她,叫她心神悸动,灵魂都在不断地震颤。

    只是一个灼热的深吻,却叫两人都有些失控。

    “啊!”

    这时候,圣伊帆和梦慈摘了菜,来到厨房就见到了他们两个那激情火辣的一幕,吓得大叫了一声。

    两个人连忙跑了出去,丢下了菜篮子。

    被他们这一叫,陌紫皇和韶音也连忙尴尬的分开。

    “啊!”

    陌紫皇被韶音狠狠踩了一脚,也叫了一声。

    似乎这样子还不解气,她伸手打他,但力道却叫他不痛不痒,反而一脸享受,气得韶音咬牙切齿。

    “你这个流氓!”

    她伸手用力擦了擦嘴唇,怒目瞪着陌紫皇,他的气息和味道,似乎还萦绕在自己的唇齿之间,羞得她无地自容。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忍心咬断这登徒子的舌头,心底竟然还有该死的甜蜜与小小的渴望。

    这样矛盾的感觉,叫她无法理解。

    “你上次也不是对我耍无赖吗?现在扯平了!你觉得我还是娘们?”

    陌紫皇被她那嗔怒的眼神弄得浑身酥麻,对她的味道依旧留恋不已。想起她之前说的话,他孩子气般的问道。

    “是啊!包像娘们了!还是十足的泼妇!”

    韶音听到他的话,气呼呼的说道。那可爱的模样,真是陌紫皇几乎要忍不住再吻上她的芳唇。

    “你——你这个女汉子!”

    陌紫皇也气呼呼的回了一句,俊颜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

    “女汉子就女汉子!怎么滴?有意见吗?姑奶奶懒得理你!”

    韶音嘴上不饶人,转过头不去看他,要迈步出去,不想再见到这个登徒子。打又打不过他,又不能毒死这家伙,她只能眼不见为净。

    “阿音——”

    陌紫皇那天籁般充满磁性的男子嗓音,格外的迷人,那酥酥麻麻的嗓音,叫韶音听着脸颊火烧火燎。

    “不要走!”

    他连忙拦住韶音,不让她离开。

    “给我滚开!”

    韶音握了握粉拳,听到他的称呼,脸颊飞起了云霞。她用尽力气推了他一把,在与他纠缠之中,不小心让他衣袖里的长生玉锁掉了下来。

    她眼睛一亮,正要去捡,陌紫皇的速度更快,立刻就捡了起来,放进了衣袖。

    韶音连忙缩回手,装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她当年掉长生玉锁的时候可是以真颜现于他的面前,所以此刻也不能向他索要,否则就是承认了那天的人是她。

    她如今不想暴露容颜,自然不会这么做。只能眼睁睁看着长生玉锁,没办法拿回来。

    “不要走!留下来——烧菜好不好?你就当是报答一下我对你的救命之恩好了!”

    陌紫皇见到她要走,狡猾如狐地挟恩求报,那妖孽俊颜上有着几分坏坏的神色。

    “你好无耻!”

    韶音本就是极重情义,对于陌紫皇也是一直心怀感激,却没有什么机会回报。如今这个屡次救她于危难的大恩人都亲自开口要回报了,她只能死命地瞪他,然后停住了脚步。

    她一直以为这家伙是正人君子,传说中的雷锋,做好事不留名。不过看来,他虽然没有在日记里面都记下来做了什么好事,但是却在心里记得清清楚楚。

    世间上果然没有什么正人君子,这丫的原来是传说中的极品腹黑冰山男!

    不过留下来也好,可以找个机会,偷偷把长生玉锁拿到手。

    “多谢夸奖,很久没有人这么夸奖我了!真是受宠若惊!”

    陌紫皇眨了眨深邃迷人的眼眸,性感的唇畔沁着一缕得逞的笑意。

    他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战,更遑论做没有报酬的事情?

    他素来不管闲事,既然管了,肯定是要有一些回报的!

    “不过,烧菜我不怎么会!”

    韶音没想到自己被这家伙吃得死死的,手中挥了挥菜刀,理直气壮地说道。

    “原来是同道中人啊!”

    陌紫皇挑了挑眉毛,没有生气的意思,只是把她当作与他一样做菜无能。

    “谁跟你同道中人,不要把我跟你这种笨蛋相提并论。谁说菜一定要烧了吃的?”

    韶音没忘记损他几句,把地上的菜篮子捡了起来,塞到他的手上。

    “去洗菜!”

    “哦!”

    陌紫皇被她那彪悍的样子弄得无言以对,沉默的在一旁分拣起菜叶来。

    韶音双手环抱于胸前,开始指挥起来。

    “把这土豆切片!青瓜切片!”

    “菜叶洗干净一点!”

    “肉片切薄,你切得跟城墙似的,这是要做肉排吗?要比纸张还薄!快切!”

    “......”

    厨房之中,尽是韶音指挥的声音,还有陌紫皇苦逼的切菜声音。传到在外面偷偷围观的众人耳畔,显得特别的欢乐。

    “我原本觉得以小皇皇那霸道又腹黑的性子,大嫂应该会比较倒霉,不过看样子是小皇皇比较泪奔啊!”

    陌云鸾坐在石椅上,看着从各地赶回神都的众兄弟,颇为惊讶的说道。

    “俗话说得好,男人总是想要找个听话的女人,但若是爱极了那女人,就会忍不住听她的话。”

    一袭旭日交辉云锦长袍,披在一旁躺在屋顶上望天的男子身上,露出内袍银丝滚边。男子有着一双棕色的眸子,眉心一点耀金莲珠,泛着柔和的光辉。姿态悠闲,金发耀眼夺目,好似天端的太阳。银白的羽冠,将他的金发束起,慵懒中又有着几分高贵。

    此人正是陌紫皇的三弟陌焚焰,生性开朗,对于任何事情都看得很淡,在几个兄弟中是最好相处的一个。似乎对什么都不在意,好似局外人一般,实际上看得比谁都透彻。

    “三哥这话说得不错,不过我倒是觉得愿意为女人花钱的男人,才算是真的爱那个女人。无论你有家产万贯,要是舍不得给爱人花,那就说明她在你心中,还不如钱重要。”

    小六陌星朽非常感慨的说道,紫罗兰色的眼眸,扑闪扑闪地眨动。他是几个兄弟中最喜欢财宝的一个,生平没有什么爱好,除了寻宝,就是赚钱了。如今凤魅雪名下的各大产业,绝大部分都是陌星朽在掌管经营,他有着天生做生意的头脑。

    “大哥可不像你,爱财如命!你这说法可不对!我觉得大哥如果把他的宝剑赠予大嫂,那才能表明真心。”

    老二陌月云手中握着金刀,他最喜欢的就是打架,好久没有和大哥切磋一下,他觉得心痒痒的。

    “哈哈!二哥,你少来啦!你最喜欢刀剑,大哥可不一样。”

    老四陌归墟朗声笑道,对于陌月云的话并不同意。

    “老四,那你说说看,大哥最珍爱的是什么东西?”

    小五陌灵轩微微一笑,舒缓的嗓音,清晰的落了下来。

    “那自然是那柄古琴——九霄环佩了!”

    老四陌归墟甩了甩刘海,语气肯定的说道。

    “老四说得在理,不过九霄环佩和影落月心本是一对古琴,可惜如今只有一柄九霄环佩,倒也是形单影只。”

    小八陌海珀有些惋惜的说道,如果能得到完整的一对古琴,想必大哥肯定会很高兴。

    “影落月心早就不知所踪了,听说曾经在陌长歌的手上,不过自从陌长歌叛变失败身死之后,那影落月心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了。”

    传说九霄环佩与影落月心是用一株老死的姻缘树为琴身斩成,琴为弦月状,配以翡翠雕花,水晶琉璃打造琴轸,吹影镂尘,精美绝伦。如果可以得到这一对万年姻缘木的古琴,就可以生生世世结为夫妻,白头偕老,姻缘永世不断。

    “其实小二说的也没错!小皇皇的眼中最重要的就是那柄九霄环佩了,但那柄琴不是可以化作宝剑吗?有琴魂的宝物,可以随意幻化成任何武器的模样,我见过小皇皇把九霄环佩化作佩剑,上面还镶嵌着苍华云泪。”

    陌云鸾脆生生的说道,万物皆有灵性,陌紫皇之所以那么钟爱九霄环佩,也是因为琴声之中已经化出了琴魂。

    “听说苍华云泪有一对,一颗镶嵌在九霄环佩之上,另一颗则是在影落月心之上。拥有这对古琴的爱侣,无论相隔多遥远,都会在苍华云泪的牵引之下,跨越千山万水,时间空间的阻隔,相聚到一起。”

    小八陌海珀充满神往的说道,关于这对古琴的记载,还有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他也不知道是不是古籍之上说得太过夸张了,但是他却是相信了。

    “小八,你少文绉绉了!不过是一对古琴罢了,哪里有那么夸张!大哥和大嫂不会是想饿死我们吧,饭菜还没煮完啊!”

    小六陌星朽双手撑着脑袋,望眼欲穿的说道。

    “你们几个馋猫,说到有吃的就飞奔过来了!”

    凤魅雪和陌烟华笑着走出来,见到儿女齐聚一堂,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灿烂了几分。

    只是想到小九,她的神情有些无奈。

    “娘亲!爹爹!”

    众兄妹见到凤魅雪和陌烟华携手而来,不约而同的叫道。

    “可惜小九不在。”

    小六陌星朽见到兄弟们都回来了,唯独少了一个九弟。

    “娘亲,你们这一次问了湮寂姨娘,结果如何了?”

    陌云鸾眼睛里有着期待与忐忑,开口问了出来。

    所有的兄弟也都将目光凝聚在凤魅雪的身上,对于小九的生死,也是他们最惦记的事情。

    “小九如今还活着,你们湮寂姨娘只透露了这一点,还说来日自会相见。不过她没有说出小九在何处,我想那应该是一个很远的地方,他要走很远很远的路才能回来。”

    凤魅雪温柔的说道,得知小九还活着,那就足够了。小九为了救夜幽璃,毁掉了玲珑莲珠,自己中了忘川毒,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

    她如今也已经看开了,每个儿女都有自己的造化,她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以后就看他们自己的命运发展了。

    “还是湮寂姨娘厉害啊!玄天那家伙实在欺世盗名,居然看不透我们几个的命格!当日叫他算一算小九的凶吉,那家伙都把自己算吐血了。二哥,你女儿幻樱送去给玄天当徒弟,实在是羊入虎口啊!”

    陌云鸾知道小九还活着,心中最大的石头也放了下来。她相信小九一定会平安归来,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这也不能怪玄天,只能说你们几个小家伙命格太过特殊了。幻樱如今拜了玄天为师,那也是她的命数,也算是为我圆了一个因果。”

    凤魅雪温和的说道,想起她的外孙女水幻樱,她心中也是一阵唏嘘。

    那女孩的娘亲红颜薄命,生下水幻樱的时候因为难产而死,幻樱跟了她娘亲的姓氏,一直以为自己是没爹的孩子,幸而被玄天所救,也就拜了他为师傅,被他抚养长大。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她是有爹爹的,只是她爹爹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才晚了好些年相认。

    几人在那边聊着,圣伊帆和梦慈就红着脸,慌乱地跑了过来。

    “出什么事情了?你们两个的脸怎么跟蒸熟的虾子似的?”

    陌云鸾看着宝贝女儿这个样子,莫非见到了什么美男出浴?

    “我们见到——见到了——那个!”

    梦慈红着小脸,不好意思说出口。

    “那个什么?”

    众人齐声问道,好奇的看着这两个有趣的小家伙。

    “你真是太笨了,这有什么说不出来的,我们见到大舅舅和大舅妈在亲亲耶!”

    圣伊帆双手捂着小脸,羞涩的说道。

    “哇哦——”

    众人一阵狼嚎,齐刷刷地朝着厨房涌去,不过可惜他们什么也没有见到,反而是吓到了韶音。

    “你们要干嘛?”

    “这些如狼似虎的家伙,菜都没做,就等不及冲进来了。”

    陌紫皇见到韶音被吓了一跳,没好气的说道。

    “大哥,菜在哪里啊?”

    众人探了探脑袋,没有见到有什么菜做完的。

    “你和大嫂该不会忙着亲热,忘记做菜这回事了吧?”

    陌灵轩颇为邪恶的说道,让韶音的脸马上红了起来。

    “小五,你下次不想找我寻药材了对吧?”

    陌紫皇冷冷的嗓音,不疾不徐的落下,但其中的威胁之意,非常明显。

    “我什么也没有说,大哥,小五来帮您老端菜!”

    陌灵轩闻言俊颜一苦,马上殷情地接过陌紫皇手上的菜篮。

    “听说大嫂和大哥刚刚在里面上演了激情一幕,求重来一次!”

    小六陌星朽眼睛冒着金光,朝着韶音看去,想要见见大嫂长什么样子。不过很可惜,韶音戴着面具,让他们根本看不到模样。

    “混小子,越发没大没小了,你以后不要来找我要什么宝贝了!”

    陌紫皇见到这些想要看戏的家伙,把韶音挡在身后,免得她被他这些惟恐天下不乱的弟弟们给吓到了。

    “大哥,饶了我吧!我不敢了!我给大嫂端菜!”

    小六陌星朽连忙摆出了可怜的模样,动作迅速地帮韶音端菜。

    “大家把这些菜都拿出去吧!”

    韶音见到这么多人进来,也不能浪费了人力,马上开口说道。

    “没煮的菜也能吃吗?不会是要我们吃生的吧?”

    大家都有这样的疑惑,不过他们见到大哥正在气头上,不敢惹怒他,免得平日的福利被直接剥夺了。

    等到他们把东西搬出去之后,就见到韶音让陌紫皇搬了一个大锅,下面架起了火堆,然后把调好的骨头汤锅底倒入锅中。

    “水烧开之后,大家想要吃什么,就拿进去烫一烫,汤的味道都已经调好了。另外,大家要是偏爱其他口味,这旁边也有酱料。”

    韶音手中拿着碗筷,坐在火堆旁边,露天吃着火锅,这感觉还真是不错。

    她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过来,幸好她为了整一整陌紫皇,让他切了一大堆的食材。看看这么多人,应该正好是够吃。

    要是陌紫皇知道她那恶整他的想法,一定会特别内伤。他从出生到现在,就今天切的菜最多了,手都快切断了有没有?

    “哇!这个是煮火锅啊!可惜没有鸳鸯锅,我喜欢吃麻辣味道的!”

    凤魅雪见到这大锅和一个个篮子装好的食材,惊喜的开口说道。

    她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吃过火锅了,这种吃法在这边并不流行,她也都有些忘记冷天围在火锅旁边,吃着热腾腾的水煮鱼的感觉了。

    “因为不知道大家吃不吃辣,所以没有加辣椒,不过我做了一些辣椒酱,可以蘸一下。”

    韶音听到凤魅雪说到鸳鸯锅,不由疑惑这个地方也有鸳鸯锅这东西吗?

    “火锅就是要麻辣的才好吃!这些都加进去!”

    凤魅雪没有摆什么太上皇后的架子,拉着陌烟华把大盘的灯笼辣椒倒入锅中,还加了花椒和各种佐料,看得韶音一愣一愣的。

    “嘶——”

    几个兄弟见到娘亲难得开心的样子,虽然有心想要阻止,但没有一个人开口。

    “主人,再加辣椒,大家等会儿怕是不敢动筷子了。”

    圣冥见到圣伊帆的小脸都变了颜色,缓缓地开口说道。

    “圣冥,你们不知道,这火锅辣得才有够味!清清淡淡的吃起来,一点也不痛快。”

    凤魅雪捣鼓完毕,就坐在陌烟华的身边,手中已经拿好了碗筷,坐等火锅快点沸腾起来。

    “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

    韶音也很喜欢吃麻辣火锅,特别是这么冷的天气,吃上一口,全身都热腾腾的。

    听到她的话,众人的表情特别古怪。他们几人很少吃辣,如今看着红彤彤的一锅辣椒,都有种望而生畏的感觉。

    “音姐姐,这真的能吃吗?”

    梦慈有些害怕的瞅了瞅这锅辣椒油,看着辣椒油冒起来泡泡,他有些怯怯的问道。

    “能不能吃,尝过就知道。每个人的口味都不一样,有些东西你没有吃过,永远不知道到底合不合口味。”

    韶音淡淡的说道,夹起一筷子的小白菜,放入大锅里面。

    凤魅雪的速度也不慢,也是将切得很薄的肉片与肉丸子放进锅里,并招呼大家把薯粉和其他的菜加进去。

    “一点点小辣怕什么?你娘既然喜欢,你们也陪她凑凑热闹也好。”

    陌烟华见到这些小家伙那纠结的神色,舒缓动人的嗓音,落在了他们的耳畔。

    “好吧,娘亲都不怕,鸾儿也不怕。”

    陌云鸾也夹起一块土豆片,放进了锅里,坐在一旁等着土豆片煮熟。

    众人纷纷动手,大锅里一下子就装满了各种食材。

    陌紫皇没有吃过火锅,对于韶音的办法也有些忐忑,不知道这样做出来的东西到底好不好吃。

    等到这些食材煮沸了,一阵让人垂涎欲滴的香气就散发出来,韶音和凤魅雪已经动筷子夹起了煮熟的菜,大口品尝了起来。

    她们两人相视一笑,吃得津津有味。

    “咕咚——”

    陌紫皇见到韶音那开心的吃相,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吃慢点,别被辣呛着!”

    俊美无俦的陌烟华尽显贤夫的本色,在一旁给凤魅雪夹着她喜欢的菜,放入她的碗中,一边替她挑开花椒。

    “好好吃!烟华,我好久没有吃得这么畅快了!”

    凤魅雪夹起一块烫熟的肉片,非常入味,吃起来香喷喷的。

    “娘亲,真有这么好吃吗?”

    陌云鸾夹了一块土豆片,吃了一口麻辣味道十足的土豆,满口浓香,加上土豆片被煮得特别松软,吃起来特别美味。

    这火锅看上去很辣,真的吃起来却不会太辣。

    “不辣呀!很好吃!”

    她也各夹了一块给圣冥和圣伊帆,赞不绝口的说道。没想到这个火锅煮法简单,但味道却那么好。

    “真好吃!大嫂好手艺啊!”

    大家也夹起煮熟的食材,一个个都夸赞起来,弄得韶音差点被呛到。

    “我不是你们大嫂,你们可以叫我韶音。”

    韶音被他们说得玉颜涨红,火烧火燎一般热到了耳根。

    “大嫂,我是云鸾,上次在镜花宫见过的。有谁欺负你,你就来找我,我帮你欺负回去。”

    陌云鸾调皮的说道,让韶音擦了一把冷汗。

    韶音这时候才突然明白一件事情,陌云鸾是长公主,但又不是风帝的女儿,那就是传说中赫赫有名的蝶后的女儿了!

    眼前在她对面吃得没什么形象的绝色女子,就是陌云鸾的娘亲,不就是说她就是蝶后?

    想到这一点,她顿时呆了呆,一直神往的人就出现在眼前,她心里也激动起来。只是看蝶后的模样,非常平易近人,完全没有传说中那威严的模样。

    “大嫂,我是陌星朽!你可以叫我小六!没钱花的时候,可以叫我借一点。”

    众人果断无视了韶音之前的话,依然我行我素的叫道,让韶音哭笑不得。

    “小六,你好小气啊!”

    “就是啊!还要借耶!小气到爆!”

    “大嫂有大哥这座金山,还要跟你借吗?”

    “你不要向大嫂跪求借钱就得了!”

    众兄弟闻言,纷纷调侃起爱财如命的小六陌星朽。

    陌星朽却也不以为意,笑得好似弥勒佛。

    “大嫂,我是陌灵轩,排行第五!有病找我,一药治百病!”

    陌灵轩朝着准大嫂点了点头,开了个轻松的玩笑。

    “对啊!如果你和大哥有某些不好意思启齿的病也可以找五哥,他很在行!”

    陌星朽开口笑道,他的话惹得众人一阵哄笑。

    “没错,小六那不忍启齿的病就是我给治好的。”

    陌灵轩淡定的回答道,这话说得让韶音都忍不住笑了。

    她感受到陌紫皇兄弟姐妹之间的可贵情谊,看他们笑骂嬉闹,毫无芥蒂,心与心的距离那么近,让她这一个外人都觉得非常温暖。

    “五哥,你太坏了,我不就是失眠吗!被你说得跟什么似的!”

    陌星朽听到他的话,简直都要泪流满面了。果然除了大哥之外,最腹黑的人,莫过于五哥了。

    “哈哈哈!”

    众人欢声笑语声,响彻在韶音的耳畔,让她的唇角也朝着两边扬起。

    梦慈和圣伊帆也在一旁偷笑,吃着辣辣的火锅,两人都不停的喝水,不过又嘴馋继续吃起来。

    一顿饭吃得格外温馨,韶音带着梦慈告别了他们。

    “我们要回去了。”

    “皇儿,送送他们。”

    凤魅雪开口说道,对于这个未来儿媳妇满意至极。最重要的是她还会做火锅,这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

    “他们不是认识路——”

    陌紫皇嘟囔了一声,还没说完话,就被陌烟华直接踹了一脚,朝着韶音那边扑去。

    “啊!快让开!”

    他爹相当的不客气,一脚踹得格外用力,于是他刹不住车,直接将韶音华丽地扑倒在了厚实的草甸之上。

    那一幕,叫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凤魅雪则是对着陌烟华暗暗竖起大拇指。

    陌烟华回以一个温柔的笑容,美得叫人目眩神迷。

    “给我滚!马不停蹄地滚!”

    韶音被陌紫皇压得结实,伸手从他袖子里抓了一把,摸到长生玉锁,一把抓住,然后不着痕迹地收起了长生玉锁。玉颜上狡黠的神色被面具遮掩住,从红唇中吐露出来的恼怒声音,让陌紫皇尴尬至极。

    陌紫皇摸了摸被踹得生疼的后臀,对于他爹心狠手辣的劲儿,实在是深有体验。他见到韶音在气头上,伸手要扶起她,就被她直接拍开。

    “音姐姐,你没事吧?”

    梦慈连忙伸手扶起韶音,一脸的焦急。

    “臭小子,离她远点!”

    陌紫皇拍开梦慈的手,一把拉起了韶音,不顾她怒目相对。

    “呃——”

    梦慈不知道陌紫皇对他敌意为什么那么重,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好重的醋味啊!快酸死我了!”

    陌云鸾笑着说道,看到陌紫皇居然吃一个十几岁少年的醋,顿时乐翻了。

    韶音没有理会陌紫皇,拉着梦慈的手,朝着出口走去。

    “音姐姐,阿慈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梦慈可怜兮兮地跟在韶音身后,一脸的无助模样。

    “是啊!你错在不该对那个流氓太客气了!你应该戳他眼睛,打他头,揍他鼻子,踢他肚子......”

    韶音说出的话,让梦慈呆若木鸡。

    看到梦慈那模样,韶音忍不住笑出声音来,衣袖里面藏着长生玉锁,她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好了,我该回去了,你也回去吧!不然小心你大哥又来抓你!”

    韶音猜到梦慈的身份应该是贵族,想必是进宫参加晚宴的。她朝着他挥了挥手,与他分道扬镳。

    “音姐姐再见!”

    梦慈听到大哥,小脸上就露出了害怕的神色,赶忙和韶音挥手作别。

    看到他提到大哥,就像是老鼠见了猫,她也不由一阵好笑。

    整了整衣裳,她这才回到了镜花宫。

    “哎呀,我的小泵奶奶,你总算是回来了!快换上宫装,准备出席宴会了。”

    习秋姑姑见到韶音这时候才回来,连忙让她换上秀女们的新宫装。这一次的宫装是以素白的雪锦缎制成,衣袖间点缀着玉兰花图案,看上去好像是蓝色的天空中飘荡的浮云,非常好看。

    “音妹妹,快去换衣裳吧!就差你一个了!”

    方绍锦拉着韶音的手,走进屋子内,将崭新的宫装递给她。

    听说这次的宫装是丽妃早先让司衣苑做的,就是给这一次的秀女准备的。衣裳的款式看上去缥缈如仙,配上一条雪色洒金绫纱,仙气十足。

    这雪锦宫装的材质比较稀少,所以每个秀女也只有一件。

    “好的,我这就去换。”

    韶音不知道为何突然临时要换宫装,不过大家都换了,她也没有理由不换,否则那肯定要成为全场焦点了。她一向是奉行低调的原则,自然不会做这种事情。

    她走到屏风后面,把雪锦宫装换上,这件雪白的衣裳,衬着她原本就宁静如云的气质越发迷人。

    “快走吧!这一次的宫宴就在毓麟宫之中举行,我们要先过去,免得迟到了!很多秀女都提前过去了!”

    方绍锦拉着韶音的手,两人结伴同行,朝着毓麟宫走去。这个地方距离飞雪琼华台很近,所以她们很快就找到了。

    毓麟宫之中有一个巨大的舞台,听说是以前宫中舞女练舞的地方,不过自从天策帝君继位之后,宫中没有舞女,这座宫殿也被弃置了许久。后来在风帝继位之后,将毓麟宫重修了一次,作为招待各国使节的地方。

    金色的阳光,洒落在颜色鲜艳的琉璃金顶之上,愈显金碧辉煌。雕梁画栋的宫殿阁宇,在花树葱茏的点缀下,笼上了一层薄薄的朦胧诗意。

    “听说今天有不少王侯将相都进宫来了,说不定可以看到许多熟人呢!”

    方绍锦认识不少世家公子,落落大方的说道。

    “你们两个也现在才来呢!我们一同进去吧!”

    兰沁妍也换上了一身素色雪锦宫装,好似冬日绛雪,清新动人。她见到韶音她们到来,浅笑着迎了上去。

    “嗯嗯!这样也好!多个伴也热闹!”

    韶音见到兰沁妍,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毓麟宫门口站着绿怡姑姑和几个宫婢,正在登记到来的名单,每位来宾,都要在此处登记一下。

    她们三人也走了过去,开始登记名字。

    她们刚刚写完名字,绿怡姑姑却将毛笔放在研磨好的墨水里蘸了蘸,在提笔的时候洒了韶音一身。这样还不够,她还拿起了朱砂笔,红色的朱砂,也溅在了韶音的身上。

    “啊!”

    方绍锦惊呼了一声,见到韶音刚刚换上的崭新衣裳,被墨水弄得黑点斑斑,还掺着几分红点,原本好好的衣裳,顿时就被毁得不成样子了。

    雪锦之美,美在不染纤瑕,白得纯粹。哪怕是有一点污迹都会叫人觉得不堪入目,更何况是这么明显的墨迹。

    “真是对不起,奴婢不小心弄脏了小主的衣裳!”

    绿怡姑姑连忙请罪,弄得好像是不小心才弄脏韶音的衣裳一样。

    “手脚这么不利索的宫婢,怎么会留在这里,丢人现眼,把她拖下去,交由皇后娘娘处置。”

    身着华贵庄重的紫色官服的紫阡陌,正好见到这一幕,皱了皱眉头,冷漠的下令道。

    原本眼底还透着得意之色的绿怡姑姑,听闻紫阡陌的话,面色变得惨白。

    “奴婢不是故意的!紫衣侯饶命啊!”

    绿怡姑姑连忙跪下来求饶,如果交给皇后娘娘处置,她肯定要被贬到冷宫去打杂。

    “拉下去!”

    紫阡陌唇畔动了动,完全没有一点留情的意思。倘若叫这样的贱婢毁了天曜皇朝的颜面,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现在怎么办啊?音妹妹这身衣裳都毁了!绿怡姑姑肯定是故意的,她在镜花宫的时候就处处刁难我们,现在还做出这种事情。”

    方绍锦手足无措的看着韶音那一身的墨迹,被气得不轻。如今每个秀女都要穿这件宫装参加宫宴,每个秀女又只有一件,韶音现在换也不是,不换又没办法参加宴会。

    “韶音的身材跟我差不多,要不换上我的衣裳好了。”

    兰沁妍知道绿怡姑姑是丽妃的爪牙,此次必定是丽妃的主意,为的就是让韶音当众出丑。

    “不用了!”

    韶音摇了摇头,要是她再回去换衣裳时间也来不及了,另外兰沁妍自己也要穿着这个宫装进去,她自然不会让她丢脸,保全自己。

    “那怎么办?”

    方绍锦见到大家朝着韶音指指点点,连忙和兰沁妍挡住众人的视线。

    “只能将错就错了!”

    韶音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拿起了毛笔,在衣裳之上画了几笔,又拿起了一旁的朱砂笔,在上面点了几下。

    不过是寥寥数笔,就让原本被墨迹所污的雪白衣裳上出现了点点桃花,红色的朱砂花瓣,黑色的枝桠,再配上雪白的底色,原本尚显单调的衣裳,马上变得靓丽起来。那洒落在衣裳上的红点,化作了美丽的桃花瓣。

    纤纤素手,巧妙地勾画出了美丽的桃花雨,惊艳了紫阡陌的眼睛,也让在远处站立的一个紫衣男子露出了欣赏的目光。

    “好个聪敏机智的女子!那一手丹青,真是化腐朽为神奇!”

    男子莲华姿容,让人一眼就会为之沉沦。剑眉之下,长长的睫毛半掩着紫罗兰色的瞳仁,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一头如雪般晶莹美丽的长发,仿若千朵万朵雪花点缀在柔顺瀑发之上,倾泻而下,渺渺流光辗转其间,美不胜收。

    紫色玄纹衣裳覆盖着他伟岸的身体,那完美的曲线,充满了诱人的性感。他的脚下踏着黑色紫纹的长靴,每一个细节都透着尊贵霸气。风吹衣袂飘扬,那身影宛如坠落云海幻雾之中,翻舞的衣袂,一瓣瓣昙花纹路,鲜活玲珑,哪怕是花蕊都丝丝分明。

    “太子殿下,差不多该过去了。”

    一旁的内侍小顺子,开口提醒了一句。

    “她是何人?”

    云梦太子梦昙的嗓音,像是白雪覆盖在青松之上簌簌落下,温柔中透着几分冰冷。

    “她应该是韶府的九小姐韶音。”

    小顺子听闻秀女中有一人戴着面具,那就是韶府九小姐韶音。

    “她为何要戴着面具?”

    梦昙对韶音的兴趣很浓烈,又开口问了一句。

    “奴才听说九小姐相貌奇丑,怕吓到人,所以才戴着面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小顺子恭恭敬敬的回答道,不明白梦昙太子为何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感兴趣。

    “我们进去吧!”

    见到韶音她们已经入内了,梦昙太子也淡淡的说道。

    “好咧!”

    小顺子立刻在前面引路,先带梦昙太子去偏殿更衣。

    走进华丽的宫殿之中,到处都是张灯结彩,一派喜庆。

    “音妹妹,你可真聪明,居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

    方绍锦对于韶音的急中生智表示佩服,换做是她,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都急哭了,哪里会想到这个办法。

    “韶音的丹青画得真是好!让我好像看到了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兰沁妍自小就喜欢这些书画,见到韶音露了这么一手,对她越发赞赏起来。

    “只是雕虫小技,上不了什么台面。”

    韶音谦和的说道,如今解了一时危难,却让她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这和她的初衷相违背,但她也没有选择。

    要么甘心受辱,要么傲然反击!

    她选择了后者,绝不低头!

    一行人穿过了雕花的长廊,就见到了秀女和王侯们聚集的地方。

    韶音与众不同的打扮,立刻就吸引了众人的眼球。

    这些举杯在对饮的世家王侯公子哥,坐在水榭之中,打量着这些秀女,窃窃私语,时不时发出了几声意有所指的笑声。

    一个个华服披身,觥筹交错,相互攀谈。

    在这么多人中,却有一道身影遗世独立,没有与他们呆在一起,独自站在一树玉兰花树旁,自饮自酌,端的是风流潇洒。

    许多女子都在一旁,偷偷的望着那俊美的男子,眼里充满了倾慕之色。

    这个男子正是神都紫羽泽三公子中的羽公子,月上渊清。得知今日蝶后会出席宫宴,月上渊清才会勉为其难进宫。

    月上渊清依旧是穿着雪月长袍,绣满了竹叶松纹,充满了雅意诗韵。一头棕色的卷发波涛般垂于肩上,看上去有种颓废的感觉。手指上的剑纹扳指,透着一种凛凛的霸气。一双炯炯有神的赭色眼眸,兴味浓浓的落向了韶音。

    “疯丫头!”

    他朝着韶音挥了挥手,指了指身边的位置,让她过来坐。

    “音妹妹,妍妹妹,你们认识羽公子?”

    方绍锦见过赫赫有名的羽公子,不过并没有深交,所以她定然不是羽公子口中的疯丫头。

    听到羽公子这么亲昵的叫声,附近的那些女子,全都把眼刀齐刷刷地飞了过来。

    兰沁妍见到月上渊清朝着她们挥手,清秀的面容,瞬间就浮上了淡淡的粉色。欲说还休的娇羞眸光,充满了少女怀春的忐忑期待。

    “这家伙到底是谁啊?怎么阴魂不散的!”

    韶音见到月上渊清嘴角就猛抽,她不就是劫了他一匹马吗?怎么就结了这段孽缘?

    “音妹妹不认识他啊?他可是神都之中才华横溢的羽公子!”方绍锦开口说道。

    “没听过。”

    韶音摇了摇头,表示对所谓的羽公子毫无概念,她只知道这家伙非常难缠。

    “我们过去坐吧,其他地方也没的坐了!”

    兰沁妍期待的说道,小脸还是红扑扑的,心跳得特别快。

    “好吧。”

    韶音看了看这到处都有人,也就羽公子那里最清静了。

    她们朝着月上渊清所坐的地方走去,三个身材曼妙,气质不同的女子盈盈走来,其中韶音雪锦上的桃花,更是夺目至极。

    “那个是哪家的小姐?中间那个?气质最好的那个!”

    一个男子张大了嘴巴,激动的问道。

    “那个不就是韶家九小姐吗?她长得可丑了!一件衣裳弄得花枝招展的,一看就是招蜂引蝶的贱人!”

    坐在他们不远处的秀女秦竹桃,语气充满嫉妒的贬损道。

    “当初那个贱人不是对小侯爷苦苦追求吗?那放荡的样子,真是我们神都女子的耻辱!”

    秦竹桃的手伤还没有恢复,绑着白色的绷带,看上去像是两个大猪蹄。

    “原来是那个花痴女啊!小侯爷可真是艳福不浅!”

    一众世家公子大声哄笑起来,纷纷对小侯爷夜立万的风流史议论起来。

    “夜小侯爷的品味还真是独特啊!居然连这种丑货都咽的下去,让吾辈佩服不已。”

    “瞧她那样子,应该是冲着夜小侯爷来的。”

    “就是啊!人家深情一片啊!小侯爷就别那么狠心了!”

    听着这些人的讥讽,夜立万的脸上露出了阴戾之色。他对阿九长得有多丑格外清楚,想想她那丑样子,他就忍不住想要呕吐。

    见到韶音她们是往这来,夜立万立刻站起身来,眼睛斜斜地看着韶音。记忆中她面具下的丑陋鬼样,再度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看你长成这副鬼样子,怎么还不去死!就算是瞎子也不会看上你,更别说是本侯爷!”

    身着华服的夜立万恶毒的话音,犹如诅咒般响彻而起,闯入了韶音的耳畔。

    韶音骤然间听到这没头没尾的话,还没有反应过来,反而是兰沁妍与方绍锦听明白了,气得站在了原地,怒目瞪向了小侯爷夜立万。

    片刻之后,韶音也明白了夜立万是在对她说话,其实她对夜立万还真没多大印象。这个路人甲,居然对她说这种话,看来脑子绝对有问题。

    她气定神闲的站在夜立万的对面,身上流露出清新如仙的气质,那冷冷的目光,仿佛彻底的将他藐视了。

    因为夜立万的这句话,全场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将视线凝聚在了韶音的脸上,伸手指指点点。

    在极致的沉寂之中,另外一道霸气至极的男子嗓音,惊雷似的落下,震颤了所有人的耳膜。

    “混帐东西!本王就是独独看上她了,你这是质疑本王的眼光?”

    看清说话人的模样,原本一脸高傲的小侯爷夜立万,震惊到无以复加,吓得面色惨白,连忙惶恐的跪下磕头。

    “不敢!王爷的眼光自是极好的,是小人有眼无珠。”

    夜立万双腿一软,差点被武尊王陌紫皇的话吓尿了。

    他之前喝了几盅酒,脑子有些不清醒,忘记了如今韶音可是圣上亲自下旨赐婚的武尊王侧妃。只不过他根本就不认为,天人般的武尊王会看上这个无盐丑女。

    他万万没有料到,武尊王竟然会当着这么多王孙公子的面,公然维护那个丑女!

    “陌紫皇!”

    韶音听到他那霸气无双的声音,像是天界奏响的天籁,又像是天使的低吟浅唱,直直钻入心底的最深处,撞击着她心尖一抹柔软。蝶羽银翅面具下无暇的玉颜,露出了震惊至极的神色。娇嫩如樱桃的唇,也绽开了惊诧的弧线。

    此刻那个在宫婢内侍簇拥下,与长公主陌云鸾一同进来的陌紫皇,看上去犹如泰山一般,让韶音感到分外高大。好像只要憩息在他的港湾之中,她就可以被保护得好好的。

    没有谁可以欺负她,没有谁可以羞辱她!

    因为,有他在!他不会允许任何人那么做!

    “哼!你竟敢当众辱骂本王的未来王妃,等同于侮辱皇族,念定南王战功卓越,减轻刑罚,赐你廷杖一百。”

    武尊王陌紫皇冷酷霸气的声音,让小侯爷夜立万吓得直接失禁,熏得众人捂着鼻子扇风,全部逃得远远的。他们也没有注意到陌紫皇说的是王妃,而不是侧妃。

    “拉下去,杖责!”

    “王爷手下留情!”

    丽妃盛装出席,脸上浓妆艳抹,看上去分外妖媚。

    “立万只是说了那小秀女一句不痛不痒的话,何必如此动怒呢?王爷罚一百廷杖,可是会要了立万半条性命的!请王爷手下留情啊!”

    “看你长成这副鬼样子,怎么还不去死!就算是瞎子也不会看上你,更别说是本王!”

    陌紫皇冷冷的不屑话音,朝着夜丽水落去。

    “王爷,你——你怎可对丽水说出这么残忍恶毒的话!”

    夜丽水一心爱慕武尊王,听到他无情的话,整颗心几乎被碾碎了一遍又一遍。

    “丽妃不是说这只是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吗?怎么现在又说恶毒了?既然丽妃都这么承认了,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这藐视皇族的混账拖下去!”

    武尊王陌紫皇面不改色的说道,一声令下,夜立万就被拖下去重打。

    韶音听到武尊王陌紫皇方才的话,差点没有直接笑喷出来。他倒是懂得现学现卖,把丽妃给气得半死,大快人心。

    “姨娘,救我!”

    夜立万嚎叫着被拖了下去,心中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真是蠢货!”

    夜丽水气得骂了一句,他嘴贱什么?现在落得被杖打的下场,根本就是咎由自取!

    看到夜立万只说了韶音一句,就被拖下去重打,众人半声也不敢吭。

    韶音在兰沁妍和方绍锦的陪同下,裙裾款款地走到了月上渊清的旁边坐下,见到他们熟稔的模样,之前那些嚼舌根的世家公子全部都是一阵目瞪口呆,敢情人家根本不是来找夜立万的。

    那他不是自作多情,然后自找死路了?

    “疯丫头,你一出场,可真是风起云涌,霸气侧露啊!”

    月上渊清低笑着说道,没想到他一个举动,居然叫他见到了这么一场好戏。

    “看那贱男刚才跪的动作可真是行云流水,特别流畅啊!”

    “英雄所见略同,虽然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是我觉得把那贱男的膝盖割下来,也是找不到半块石头的!”

    韶音淡淡的说道,见到那个负心薄幸的夜立万,如今被狠狠责打,她的心中也非常畅快。

    那种渣男就是该狠狠的打,打到断子绝孙不为过。

    她虽然不曾亲自经历过那被人欺骗和背叛的锥心刺痛,但只是听着木芙讲述夜立万的可恶,她都已经觉得难以忍受了。更何况,当初的阿九,就是被无情地狠狠伤害。

    那站在镜雪楼之上无助眺望,在酒池底下苦苦挣扎的可怜灵魂,她定会替她全部讨回公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那个家伙确实可恶至极,活该被打!”

    兰沁妍早就听过夜立万品行不端,今日还公然辱骂韶音,实在是可恨至极。

    “不过今日定是惹急了丽妃,还不知道她以后要怎么整我们!”

    方绍锦看得比较长远,夜立万因为韶音被打,丽妃肯定会迁怒到韶音。

    “怕什么!不过是一个贱人!”

    韶音还真就不怕,她不喜欢惹事,不代表她怕事。她只是嫌麻烦,所以懒得搭理这些贱人。要是真惹急了她,一个一个阴死她们。

    “不愧是疯丫头!”

    月上渊清听到她的话,忍不住笑出声来,那迷人的笑容,叫兰沁妍看得怦然心动。

    瞥见他们相谈甚欢,陌紫皇的脸色特别不好看,心底翻涌的那股酸溜溜的感觉,叫他的心情特别不爽。

    “风帝陛下驾到!”

    “皇后娘娘驾到!”

    随着内侍的声音落下,风帝风云华和皇后娘娘唐柒柒坐在銮驾上被抬了进来。銮驾外面隔着轻纱,让人看不清楚里面的人模样。只见到风帝似乎没有什么精神,斜靠在銮椅之上。

    透过轻纱,皇后唐柒柒见到丽妃坐在那里,她的脸上遂即露出一丝冷笑。

    如果不是为了揪出丽妃背后的幕后黑手,她早就下令处置这个狐媚子了。只是为了以绝后患,她必需要沉住气。

    在众人的山呼声中,唐柒柒揭开一角轻纱,仔细的朝着这些秀女们看去。

    她为这些秀女准备的那盒胭脂里面掺杂了一点会让肌肤过敏的成分,同时还叮嘱秀女们擦上。这些秀女自然不会违背她的命令,定然会将带着几分过敏药粉的胭脂涂抹上。

    除了一个人,就是那个有本事解开风云华身上剧毒的那个医术圣手!

    明明知道那胭脂盒里有微毒,唐柒柒相信那个人绝对不会傻傻的去涂抹胭脂。

    只要找到谁没有涂抹她亲自赠送的胭脂,就是她今夜要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