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64】花明柳暗

帝医醉妃 【064】花明柳暗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虽然我们知道了背后可能是丽妃的人在捣鬼,但是也没有办法啊!”

    姜莉低声说道,丽妃在宫中权势很大,不是她们几个小小秀女能撼动的。爱睍莼璩

    “只能以后更加小心了!”

    方绍锦一脸凝重,想到丽妃的手段那么多,她还真是有些害怕。

    “呜呜!我好想回家!”

    叶远婷感觉这个后宫特别的可怕,越想越委屈,眼眶就红了起来。早知道她在当初选秀的时候就出点状况,直接落选就得了。其他几人都是因为害怕给家族丢脸,才没有出此下策,但她可没有这些顾虑。要不是听说宫里有好吃的,她说什么也不会进宫的。

    “小叶子,你要想出宫回家,那也得保住性命。”

    韶音淡淡的说道,粉唇微微抿着,其实无论是宫内宫外都不是净土,她当初在韶府的时候,四周照样环绕着各种阴谋诡计。

    纵然风波险恶,她也不害怕,只要心足够坚强,没有什么能打倒她!

    三人闻言皆是沉默下来,安静地在思考她的话。

    韶音回到镜花宫之后,换上私下叫习秋姑姑拿来的宫女衣裳,跟她们三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出了镜花宫。

    她们三人虽然不知道韶音要去做什么,但是心中也颇为担心,祈祷她别出什么意外才好。

    韶音出了宫殿,绕到一株花树之后,伸手摘下面具,放入了怀里,露出了一张如月般美丽的容颜。准备妥当之后,她就朝着御膳房的方向走去。

    因为她走的路比较僻静,所以鲜少有宫人经过。

    一路上鸟语花香,她都没有心思去欣赏。

    御膳房中炊烟袅袅,老远就能闻到从御膳房中飘出的香气。这个地方不难找,距离镜花宫并不远,一路自行就能找到。

    她还没走进御膳房,就听到一阵哭泣声,自御膳房后面的湖边传来。

    韶音悄悄走近,就见到一个模样可爱的宫女,正在湖边垂泪。

    “你为什么在这里哭?”

    韶音开口问道,看这宫女的年纪也不算大,应该是入宫不太久。

    宫女听到韶音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差点掉下湖,幸而韶音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

    “我——我姐姐受伤了,可我没有认识的御医,救不了姐姐。”

    “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当值的?你姐姐为何会受伤?”

    韶音美丽的脸庞,让宫女看得几乎要呆住了,听到她的问话,她连忙开口回答起来。

    “我叫杨海莲,是在御膳房当值的。我姐姐她不是宫里的人,她可是行侠仗义的侠女!只是被坏人追杀,所以在我这里养伤。”

    杨海莲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眼中充满了无助。姐姐的武功虽好,很少有受伤,这一次居然流了那么多血,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看着眼前这个女子,感觉特别面善,才会把这种可能杀头的事情说出来。对于其他人,她都没有说。

    “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韶音听到她的话愣了愣,却也觉得这小爆女挺可爱的。宫里不能私藏外人,否则可是大罪。

    “谢谢你!”

    杨海莲露出了腼腆的笑容,眼神中却还是深深的担忧。

    “我是御医苑的医女,略懂几分医术,你要是信得过我,就带我去看看你姐姐吧!”

    韶音看了看天色还不晚,故而开口说道。杨海莲是御膳房的人,肯定御膳房比较清楚,她可以借此打探更多的消息。

    “姐姐原来是御医苑的医女,真是太好了,你快跟我来。”

    杨海莲听到这个消息,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对韶音没有怀疑之心。

    “海莲,你这个时候不去准备午膳吗?到时候会不会被姑姑责骂呢?”

    韶音走在她的身边,清泉般的嗓音,叫人听着都会觉得心灵平静。

    “姐姐在御医苑当值,所以不知道我们御膳房姑姑每天都是只有正午的时候才会过来,现在还没有正午,我离开一会儿不碍事的。”

    杨海莲心中觉得韶音是好人,所以没有什么顾忌。

    “你们姑姑一定很忙吧?每天都要安排各宫的饭菜!”

    韶音边走边问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她了解多一些,成功率会更高。

    “姑姑平时都不管这些的,因为我们御膳房的宫女都是各司其职,不过镜花宫的膳食都是红笺姑姑亲自安排的。红笺姑姑对镜花宫的秀女可上心了,每一个屋子的碗筷,都是姑姑亲自放好的,以前没见过她这么积极。”

    杨海莲生性单纯,知道什么都告诉韶音。

    “哇!那镜花宫的秀女可真是有福气了!能够得到姑姑这般优待!”

    韶音听到她的话,越发肯定她们屋里的碗筷是红笺动了手脚,除了她之外,没有人有这个机会。

    “是啊!”

    杨海莲点了点头,没有往别处想。

    “我姐姐就在里面!”

    她探了探头,见到没有其他人,这才把韶音带了进来。

    “蔚千姐!你醒醒!”

    杨海莲快步走到床边,见到姐姐面容憔悴,她的眼眶顿时又红润了起来。

    “她受了好几处刀伤,我给她包扎一下,不会死的。”

    韶音见到杨蔚千身上好几处的伤口,一眼就判断出那是刀伤。她取出了银针,先为她止住血,叫杨海莲取来纱布,给她的伤口洒了药粉,然后熟练的包扎好,没有害怕这血淋淋的画面。

    韶音给她包扎完后,在杨海莲端来的水盆中洗了洗手。

    这个女子受伤这么重,居然还没有死,说明是个毅力坚强的人。等药效发挥,伤口愈合就没事了。

    “那蔚千姐为何还没醒来呢?”

    杨海莲担忧的说道,见到韶音那娴熟的包扎技术,对她的医术更加有信心。

    “她是失血过多,休息一下就会醒来,你不用太担心。”

    韶音收起银针,淡淡的说道。

    “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谢谢姐姐!这次多亏有你!”

    杨海莲抹了抹眼泪,一心记挂着蔚千姐姐的安危,不记得询问恩人的姓名。

    原本在床上昏迷的女子,艰难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韶音的面庞,而后又沉沉垂下了眼帘。

    待到韶音走之后,休息了许久的杨蔚千又再度睁开了眼。

    “蔚千姐,你醒来啦!”

    杨海莲激动的说道,小脸上写满了惊喜。

    “莲儿,你好糊涂,竟然叫人过来!有人知道了我在这里,此地不宜久留,我的身份不适合呆在这里,否则会让你的身份暴露。皇后娘娘交给我们的事情,你查得如何了?”

    杨蔚千虚弱的开口问道,脸色还是格外憔悴。

    “蔚千姐,那个医女是好人,不会说出去的。我进宫这些日子,没有查到什么线索!鲍主殿下都失踪这么多年了,就连当年的木芙姑姑也不知所踪,时隔十几年,所有的痕迹都已经被抹灭了,怎么查得到线索啊!”

    杨海莲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个任务根本不可能完成。

    “皇后娘娘为何会突然叫我们查公主的下落?公主明明都已经失踪十七年了!”

    “听说是皇后娘娘请高人算了一卦,得知公主殿下还尚在人间,而且就在神都之中,所以才会派我们出来寻找。这一次风帝选秀,入选的大多数是十几岁到二十岁出头的女子,公主殿下会在里面也不无可能。”

    杨蔚千喝了一杯水,润了润嗓子。那位高人是玄机楼的楼主玄天,请他算卦测命非常困难,想必皇后娘娘也是花了大代价。但凡那位楼主说出来的话,必定会成真。

    “皇后娘娘过些日子便会亲临神都,在此之前,我们务必找到公主殿下,否则公主殿下恐怕会有危险。”

    “姐,你是说那位会对公主殿下动手?”

    杨海莲扶起杨蔚千,见到她这一身伤,想必就是有内奸泄漏了消息,有人想要阻止她找到公主,所以才会一路追杀。

    “此番对方出动了许多高手,目的就是除掉公主殿下,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杨蔚千深呼吸了一口气,坐起身来,见到伤口已经不再流血出来,便想起刚才那个女子。她的医术还真是高超,这么短的时间,就止住了这么多伤口的血。

    “莲儿,你有没有觉得,刚才那个女子的眉眼有点像一个人!”

    “姐,你是说木棉皇后?”

    杨海莲回想了一下韶音的模样,感觉特别有眼缘,如今想了想,还真是熟悉。

    “是啊,确实和木棉皇后有几分神似,你刚刚有问人家的来历吗?”

    杨蔚千焦急的问道,她们不能错过一分机会,否则对方派来的杀手,必定会对公主下狠手,有些人不想要公主殿下回云梦!

    “她说是御医苑的医女,我等会儿去打听一下,肯定找得到的。娘娘有没有说过,公主殿下身上可有什么信物?”

    杨海莲知道她们此次的任务很重要,绝对不能出现一丝错误。

    “公主殿下刚出世的时候,身上佩戴着一条帝君钦赐的长生玉锁,若是找到此长命锁,便可证明公主殿下的身份!图纸就在这里,你看仔细了,这条长命锁,世间独一无二,仅此一条。”

    杨蔚千把随身携带的图纸张开,那是一个锁状造型,上面錾刻着“长命富贵”的字眼,缕着双鱼戏水,背部刻着莲花图腾。

    当年皇后娘娘身边的贴身宫女木芙,连夜带着刚刚出世的公主殿下逃离皇宫,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如今这人海茫茫,她也不知道能不能寻到公主。

    “虽然你说的那个人可信,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还是先离开此地为妙。”

    杨蔚千坚持的说道,比起天性善良的妹妹,她更加懂得人间险恶。

    “蔚千姐千万要小心,希望可以早日寻到公主殿下吧!”

    杨海莲将图纸上的长命锁记在心里,从后门将杨蔚千送了出去。她姐姐杨蔚千武功高强,竟然也要潜入宫中养伤,可见对手的强大。

    “会找到的!”

    杨蔚千点了点头,转头朝着杨海莲挥了挥手。

    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定数,相信花明柳暗,定会有转机的!

    韶音离开杨海莲的住处之后,就悄悄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溜进了御膳房之内。这个时候大家都在忙着做菜,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她。她见到每个宫殿的菜肴都分别摆放在不同的桌子上,每个桌子都有标注着宫殿的名字。

    她的唇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容,若无其事的走过标注着镜花宫的桌子,长袖一抚,藏在衣袖里的粉末就散落到了这些菜肴里面。

    只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她就已经将药尽数下到了这些饭菜里面。

    她刚刚下完药,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了惶恐的声音。

    “红笺姑姑,您今儿个怎么提前来了?饭菜都已经备好了!”

    听到这个声音,韶音连忙闪到一旁的柱子后面,低下头开始装模作样的挑拣菜叶。一边则是用余光,偷偷地瞥着红笺。

    这个女人的脸上,隐隐透着一股戾气,一副跟什么人都苦大仇深的模样。

    红笺走到镜花宫的饭菜面前,将一双双筷子从盒子里取了出来,一一摆放上去。

    其中有几个人的筷子,她却是特地挑出了颜色较为斑驳的筷子,放置在餐盘之上。

    “就是这些毒筷子!”

    韶音亲眼见到红笺把那些毒筷子放好,眼底充满了寒意。看那些毒筷子的颜色,应该是重新浸泡过毒液,她们生怕这些毒筷子多用几次,毒性就会减弱,还特地拿去回炉重造,实在是太可恶了。

    “好了,把这些菜都端到各个宫殿去,别送错了,否则小心你们脑袋。”

    红笺一声令下,御膳房的宫女们就纷纷把菜肴和碗筷放进篮子,然后送往各个宫殿。

    她们还没离开御膳房,韶音就从后门悄悄回了镜花宫。在回去之前,她已经戴好了面具。从屋子外的窗户爬了进去,没有叫其他人见到。

    “音妹妹,你上哪里去了?急死我们了!”

    方绍锦连忙关上窗门,担忧的问道。

    “等会儿说,我先换好衣裳。”

    韶音到屏风之后换回衣裳,然后才走了出来。

    “我刚刚去御膳房,亲眼见到红笺将毒筷子放进我们的食盒之中。”

    “真的是她!好毒的女人!”

    姜莉胸中充满了怒火,被人如此毒害,她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你为何没有当场揭发她?”

    “莉姐姐,你糊涂了,音妹妹穿成这样子去御膳房,要是被发现了还得了。况且,我们无凭无据,人家来个抵死不认罪,我们也没有办法。”

    方绍锦温婉的声音,充满了无奈。如今确定了敌人是丽妃的阵营,她心中更加的不安。丽妃权势那么大,她们要怎么斗?

    “音姐姐是不是有其他办法啊?”

    叶远婷也凑过来,满眼期待的看着韶音。在她眼中韶音特别聪明,如果不是她发现了毒筷子,她们现在还在用毒筷子吃饭呢!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韶音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她不会对她们说出计划,免得谁不小心说漏嘴,那她就死定了。并非她不信任她们几人,而是不想她们受到连累罢了。

    “音妹妹又不是神仙,我们不能什么都靠她来想办法。”

    方绍锦好笑的看了叶远婷一眼,自己也没有什么好主意。

    不多时,御膳房的宫女就送来了饭菜,众人一起吃得正香,但才吃了几口,就有人晕了过去。

    整个镜花宫的秀女食物中毒,这个事情顿时引起了皇后唐柒柒的高度重视。遂即下令,让女官上官玮亲自彻查,必定要查得水落石出。

    上官玮身为刑部尚书,立刻着手彻查此案,御医验明饭菜之中有一种名为夹竹桃的毒。原本以为此案非常难查,但出乎上官玮的意料,镜花宫的膳食居然只有一个人插手管理,那就是红笺姑姑。

    所以,彻查的重点对象,就定在了她的身上。红笺姑姑所住的屋子里种着许多夹竹桃,她的衣物上也都沾染着夹竹桃粉末。

    上官玮将此事奏明皇后唐柒柒,当日,红笺就被打入了大牢之中,罪名为毒害秀女,终身监禁。

    听到此事,丽妃勃然大怒,但是偏偏罪证确凿,哪怕她想要保红笺都没办法。反正也只是一个奴才,生死她也不关心。

    “红笺知道的太多了!”

    她想到了这一点,脸色骤然变了。

    “娘娘,大事不好,听说皇后娘娘已经连夜去审问红笺姑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