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62】行云流水

帝医醉妃 【062】行云流水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清清浅浅的秋阳,洒落在韶音那张洁白无暇的绝美玉颜之上,宛如缱绻流年之中,那一朵盛世青莲,濯濯倾华,素雪云舒。爱睍莼璩晶莹的水珠,沾染了阳光辉煌的色彩,洇染于她小蒲扇似的睫羽之上,犹如一颗颗剔透的珍珠。

    那一双灵瞳,水璨迷离,恍若笼着轻纱的梦境,叫陌紫皇几乎一瞬间就要迷失在她宁静的瞳仁之内。

    “你是哪个宫殿的秀女?为何私闯禁地?”

    陌紫皇深深呼吸了一口充满水汽的冷空气,让自己清醒一点,冷眸觑着恢复绝世真容的韶音。那张脸看上去既陌生又熟悉,他分明没有见过这张脸,但心底那股没理由的悸动,却不知道从何而来。

    他见过的美人不少,扪心自问不是那种见到漂亮女孩就会意乱神迷的男人,但偏偏见到这个女子的时候,他胸口有种奇异的灼热。

    她美得可以说是倾国倾城,但是却丝毫不突兀,也不是那种艳丽妖娆的美。

    嫩唇娇若淡粉芙蕖,琼鼻俏若幽雪晴光,黛眉雅若岚山流霭。墨发沁着水珠,在阳光下泛着柔亮光泽。

    她的那种美,轻灵宁静,仿佛是天空的行云,又仿佛是山涧流淌的泉流,一丝丝恬然地渗入他的心扉,叫他浑身的毛孔都打开,舒畅至极。

    “我——我是掬翠宫的秀女。”

    韶音见到他没有认出自己,立刻装作慌乱无措,莲花不胜娇羞般低下了头。想起之前兰沁妍所说的掬翠宫,便以此搪塞了过去。

    一袭绿意盎然的宫装,浸透了水色,包裹着她惹人遐想的玲珑娇躯,像是春日微雨之中那碧水涟漪中摇曳的水草,缠绕住他的心神。

    “我不知道这里是禁地,只是来这里采摘一点芦花填充被子的,宫里发的被子太薄了,夜寒时分,怕是要冻病。”

    她柔弱的嗓音,配上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就算是百炼钢也会化作绕指柔。

    “摘芦花?”

    陌紫皇记得宫里的被子都挺厚实的,对于她这个说法有些疑惑,没有完全尽信。

    “是啊!我采摘的芦花就在那里!”

    韶音知道他谨慎多疑,所以便将放在一旁地上的袋子打开,让他看个清楚。

    “哈嚏——”

    一阵冷风拂过,她不由哆嗦了一下,冷不防打了个喷嚏。

    陌紫皇见到她打喷嚏,眉头不由皱了皱,解下了自己的披风,披在了她的身上。

    只是做完这个动作,他自己也有些困惑,为何会忍不住必心她?他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姑娘!

    在他的记忆中韶音的模样是满脸黑斑,而且她住的地方是镜花宫,所以他根本没有往韶音的身上联想。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陌紫皇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总觉得她是那么熟悉。

    “王爷的天人之姿,小女子曾在芙蓉宴上见过,只是小女子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与王爷匆匆见过,王爷也是没有印象的。”

    韶音听到他的话,嘴角抽了抽,再度羞涩地回答道。

    她如今这个样子,哪怕是她妈都认不出来,更别说是只是几次萍水相逢的陌紫皇了。她有这个自信,陌紫皇绝对认不出她来。

    “你叫什么名字?”

    陌紫皇听到她的说法,似乎也有几分道理,芙蓉宴上有很多世家女子都来参加了,他见过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小女子姓唐,名糖糖!”

    韶音心里想着赶紧脱身回去,听到陌紫皇问得这么详细,她感觉格外头疼。真心想直接撒一把迷药,把这家伙迷晕得了。但是想到好像迷药对他没有多大的效果,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免得引他怀疑。

    “唐糖糖!这个名字倒是耳熟!好像是皇婶的族亲!”

    陌紫皇记得确实有这个人,是皇后唐柒柒的一个表侄女,名字特别有趣,所以他还有一点印象。他记得唐柒柒之前有意愿要把唐糖糖嫁给他为正妃,有对他提过几次。

    “是啊!是啊!我就是那个糖糖!”

    韶音听到他的话之时,一颗心在风中凌乱。她只是胡诌了一个名字,没想到真有此人。不管她多震惊,她都不能表现出来,否则以陌紫皇的细心,铁定是要露出马脚。

    “那我可以走了吗?宫里有宫禁的,我要是回去晚了,要受罚的。”

    “私闯禁地可是要严惩的,你没有领罚,就打算一走了之了?”

    陌紫皇冷冽的嗓音,宛如清泉流波,清冷好听。

    “我不是有意的,求放过!”

    韶音水润的眼眸,流露出了无辜的目光,让她看上去更加可怜一些。

    既然没办法用强,那她只能示弱了。

    “提上这袋子跟本王过来。”

    陌紫皇看着她那可怜委屈的眼神,心坎似乎被什么撞击了一下,他别过头去,让她跟上他。

    他走到梅花树下,抱起石桌上的古琴。

    “是。”

    韶音苦着一张小脸,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逃不过。

    两人踏着梅花,朝着御花园深处走去。

    秋季里的御花园风景依旧绮丽繁华,秋海棠若红云玉盏,丹枫叶似火照斜阳,蝴蝶兰如锦缎瑰艳……

    离开了梅香笼罩的地方,眼前是一片丹桂林。大片的百年丹桂,香气浓郁,沁人心脾。

    “王爷,您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呢?”

    韶音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心里却没有害怕的感觉。她从来都不觉得他会伤害她,在他的身边,她反而觉得很安心。

    陌紫皇若是知道她对他的感觉,一定会大为震惊。因为他在其他人的眼里,永远都是冷漠而危险的,甚至可以说是不近人情的冷血。

    “去该去的地方。”

    陌紫皇冷酷的嗓音,和他这个人一样,都是又冰寒又霸道。

    “……”

    听到他的答复,韶音只能沉默的望着他的背影,寻思着能不能中途开溜。只是以陌紫皇的身手,她还没跑多远,铁定就会被拎回来。

    韶音只能耐着性子,继续朝前头走去。

    “哗啦啦——”

    穿过一片假山,韶音听到了流瀑的声音,远远望去,那瀑布恍若玉雪飞溅,又像是白色猛虎下山,叫她心生震撼。

    空气中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与这御花园内的花香格格不入。

    “好像是硫磺味。”

    韶音突然想起姜莉提到这御花园中有一处天然温泉,难不成就是在这里?

    她迈前一步,果真见到在桂花树的掩映下,一个由石子堆砌而成的天然温泉池。池中水流清澈见底,四周有着林木环绕,桂花香气扑鼻。温泉水中还冒着水泡,热气腾腾。

    “自己抓紧时间!我叫人送件干净的衣裳过来!”

    陌紫皇酷酷的说了一句,便迈步走到温泉池前面的一块大石头前面,召来一只雀儿,让它飞去传递他的命令。

    “谢谢!”

    韶音放下了袋子,从大石头后探了探脑袋,见到他没有偷看,这才一件件解开衣裳,披在大石头上面。

    陌紫皇虽然是没有见到她脱衣裳,但听着那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响,他几乎可以想象到大石背后的画面是何等香艳。

    一件件衣裳自韶音的肌肤上滑落下来,露出了她白皙的肤色。这些年她虽然吃不好穿不暖,身子骨显得特别瘦削,但是因为木芙每日给她服用纳兰神医开的药方,加上她自己的药疗调养,她的肤色如今看上去特别晶莹。

    她担心温泉中的硫磺会损坏脖子上的长生玉锁,便摘了下来,放在一旁的石头上。

    “哗啦——”

    她赤足踏入温泉池之内,试探了一下水温,温度很合适。

    她俯下身,掬起一捧热热的温泉水,滑如凝脂的温泉水,在掌心滑过,特别柔软。她将温泉水涂抹在身上,让自己的身体适应了这样的温度,然后才走下温泉池之中,将身体浸透在泉水之内。

    温热的水流,柔软地将她的娇躯包裹起来,头顶上的桂花纷纷洒洒,落在她的肩头,将香气沾染在她的身上,发间,眉梢,唇畔。

    浸泡在温泉中,她觉得全身都放松下来,身体在水的浮力下,显得格外轻盈。

    进宫不过短短半日,她就已经觉得渡过了好久。身处于勾心斗角的深宫后院,她感觉尤为疲惫。先前在湖中着凉,如今在温泉里泡得舒服,她靠着温泉边缘,缓缓闭上眼睛,竟是睡了过去。

    大石头之外,一名年纪三十多的姑姑,手中捧着一件崭新的秀女衣裳恭恭敬敬地站在武尊王面前。

    “王爷,衣裳送来了,还有没有别的吩咐?”

    “你下去吧,此事不要与任何人说起。”

    陌紫皇接过衣裳,叮嘱了她一声。

    “习秋晓得要怎么做!”

    御前尚仪习秋姑姑行了个礼,缓缓的开口说道。她曾经在蝶后的身边服侍过,算得上是宫中的老人了,自然知道主子的事情,奴婢是不能乱说的。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你去安排一下。”

    陌紫皇招了招手,让习秋走近,然后低声说了起来。习秋在一旁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应了一声就离开了御花园。

    习秋离开之后,他手中捧着秀女的衣裳,等了一会儿,听到里面还没有反应,不由有些担心。

    “温泉不宜泡太久,你好了没有?”

    陌紫皇开口叫道,没有听到回应声,不禁有些着急。

    “我数三声,你要是没回答,我就进来了!”

    “一!”

    “二!”

    “三!”

    他高声数了三下,后面还是没有回答,他连忙朝着里面走去,生怕她会不会是泡晕了。要是溺水的话,可就糟糕了。

    他刚刚转过身,就见到韶音已经披着他那件宽大的披风,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披风下探出一只皓白的柔荑,朝着他伸去。

    “衣裳给我!”

    “哦!”

    陌紫皇愣了愣,有些尴尬地将衣裳递给她。看着她粉扑扑的脸蛋,以及踏在草地上的赤足,可以想到她里面什么也没穿,他只觉得一股热流在体内飞速流窜而过,集中到了某一个地方。

    “你转过去!不许偷看!走远一点!”

    韶音嗔怒的瞪了他一眼,伸手拿过衣裳,又躲到了大石头后面。拧吧了随身的帕子,擦干身子,换上干净的衣裳。她匆匆将衣裳和布袋子拎上,然后悄悄地从桂花林的另一边离开。

    “喂,你好了没有?”

    陌紫皇等了半天,大声问道,冰冷的嗓音,透着几分不耐。

    问了几声之后,依然没有人回应他,他这才感觉不对劲,连忙走到大石头之后,那石头上只留下了他的披风,四周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居然逃了?”

    他的语气有着一丝懊恼,拿起披风之后,他的余光不经意间扫过温泉池旁边一件精美绝伦的物件。

    “是她掉的!”

    他伸手捡起了长生玉锁,猜到是她跑得太匆忙,所以才忘记了这个东西。

    他将长生玉锁收了起来,既然知道她的名字,到时候再还她就是了。

    想到这里,他就朝着皇后唐柒柒所住的茉雪宫走去,那是风帝风云华为皇后唐柒柒专门建造的寝宫。因为知道她思念故乡,所以茉雪宫里种满了她故乡的茉莉花,等到花开的季节,整座茉雪宫花开连绵,美不胜收。

    茉雪宫内没有金碧辉煌的气派景象,反而是依照唐门的建筑风格修建,到处都是毒物。除了皇后唐柒柒自己带来的宫女,其他人都不敢入内,也严禁进出茉雪宫。

    皇后唐柒柒本就是唐门的小魔女,最擅长的就是用毒。因此茉雪宫也依照她的喜好,有着各种毒物,让她觉得犹如在家一般。

    此刻,茉雪宫之内,唐柒柒正在一株大树屋里,摆弄着一个个瓶瓶罐罐。因为茉雪宫没有其他人进来,所以她也不用顾什么形象的问题。母仪天下实在是不适合她,她就是天生静不下的性子。

    “娘娘,今天丽妃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插手去管秀女的事情!那可不是她管的事情,在后宫之中,执掌凤印的人是皇后娘娘。”

    唐左左气呼呼的说道,作为和唐柒柒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她说起话来也没有什么顾忌。况且这里没有什么外人,她也不用担心。

    “丽妃去管秀女的事情?她这么闲?”

    皇后唐柒柒手中握着一条白蛇,听到唐左左的话,不由转过头。

    “是啊!而且,让人奇怪的是,她居然为难一个小小的秀女,似乎存心跟那个叫韶音的秀女过不去。”

    唐左左一脸疑惑的说道,对于韶音并不熟悉。

    “韶音!这个名字好熟悉!对了,那不是我给紫皇选的侧妃吗?听说她这次也进宫受训了,丽妃还真是不安分,竟要对她下黑手。”

    皇后唐柒柒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寒色,冷冷的说道。

    “丽妃行为不检点,身为后妃,还总是想着勾搭诸位王侯,娘娘,你就该直接把那个yin妇浸猪笼!”

    唐左左气不过的说道,不明白为何唐柒柒要忍气吞声,任凭丽妃为所欲为,弄得后宫乌烟瘴气。

    “很多事情,不是想要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我以前也以为,生活可以那么简单,爱做什么就做什么。但,如今我才知道,现实就是如此残酷,根本不是我们想的那样美好。有些事情,就算是忍着锥心之痛,也不得不去做。”

    皇后唐柒柒的眼眸里浮起了一抹水雾,背对着唐左左,年少轻狂的她,也在岁月的磨砺下,被硬生生的磨去了尖锐的棱角。

    她何尝不知道丽妃的所作所为,但她却不能对她下手,否则,她心中的挚爱就会死。

    她以为自己面对云华的生死可以风轻云淡,她以为可以从容的让他离开生命,但是见到他生命垂危,她才意识到,无论付出任何代价,只要他活着,他活着就好。

    夜丽水的手上有着一件重要的东西,攸关风云华的生死,她不得不妥协。

    “倘若我足够勇敢,足够坚强,定要与那妖姬同归于尽。可是,我还是太软弱了。”

    唐柒柒眼眶里涌出了热泪,要杀掉夜丽水对她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是,夜丽水手中有着一张保命的王牌,她没有办法眼睁睁看风云华死去。

    爱到深处,才知痛为何物!

    因为太爱,才放不开他的手。

    哪怕他不理解她,误会她,气她,她也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他现在正恨着她,根本都不想见到她,也不听她解释,原本恩爱不相疑的夫妻,却是形如陌路。

    “唉,你别激动!保重身体要紧!”

    唐左左担忧的说道,最近皇后娘娘的身体似乎不太好,但她却不愿意看御医,让她更加着急。

    “娘娘,武尊王来了。”

    唐右右从外面走来,通传了一声。

    “让他进来吧,想必是因为韶音的事情。”

    皇后唐柒柒擦掉眼角的泪水,走下了木屋,亲自去迎接武尊王陌紫皇。

    “什么风把我们武尊王给吹来了?”

    “我是来找一个人,把东西还给她。”

    陌紫皇直接开口说道,没有拐弯抹角的习惯。

    “紫皇,你找人怎么找到婶婶这里来了?我这里可没有什么美人哦!”

    皇后唐柒柒微笑着说道,眼眶还是有些红润,笑容也带着几分勉强。

    “你的表侄女唐糖糖,不是在掬翠宫吗?她不来陪你?”

    陌紫皇还记得这个名字,想必只要把东西交给唐柒柒,就可以转交给那姑娘了。

    “糖糖?她没有进宫啊!就她那性子,我哪里敢叫她进宫!”

    唐柒柒张大了嘴巴,疑惑的看着陌紫皇。糖糖如今应该是在唐门,那丫头最喜欢到处捣乱,她可不敢让她进宫来玩。况且,选秀女本就不是她乐见的事情,她自然不会让糖糖进来。

    “她没有进宫?”

    陌紫皇不由握紧了手中的长生玉锁,倘若那个人不是唐糖糖,又会是什么人呢?

    “是啊!你不会是想通了,对我们糖糖有意思了吧?要不我传召她进宫?”

    皇后唐柒柒试探的问道,脸上充满了期待。

    “不用了,我只是随便问问,告辞了。”

    陌紫皇听她这么说,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肯定是被骗了!

    他转身离开茉雪宫,留下了唐柒柒和唐左左面面相觑,不知道他没来由抽什么风了?

    “敢骗本王!本王倒要查查看,你到底是何人!”

    陌紫皇咬牙切齿的说道,没想到他一世英名,居然被一个小女子耍得团团转。

    “哈嚏——”

    韶音又打了喷嚏,疑惑的挠了挠头,不知道谁在骂她?

    她身上没有化妆笔,只能先戴上蝶羽银翅面具,免得被人见到了。

    她从镜花宫的一个偏门,进了宫殿,这里守卫不森严,见到她身着秀女的衣裳,也没有去排查。

    “音妹妹,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

    方绍锦见到韶音回来,连忙起身开口问道。

    “我去摘了点芦花,大家把这些芦花塞进棉被里面,晚上会暖和一些。”

    韶音把袋子打开,脸色也有些疲惫,泡了个温泉,她倒是有些犯困。

    “啊!你该不会去那里了吧?”

    姜莉连忙关上门,目瞪口呆的看着韶音,没想到她胆子这么大,居然去了禁地。

    “嘘——”

    韶音食指搁置于唇畔,让她们不要声张。

    “富贵险中求,虽然我求的不是什么富贵,但这一些芦花也可以让我们渡过这寒冷的夜晚,比富贵更值得冒险。”

    “音妹妹,辛苦你了!”

    方绍锦见到韶音竟然一个人去冒险,给大家带回了芦花,哪怕只是轻盈的芦花,那份情意却比什么都要重。

    “真是太冒险了!”

    姜莉有些后怕的说道,要是换做她,可不敢去皇宫禁地。听说如果被发现,可是要被打断腿的。

    “没有人发现吧?”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们快动手装吧,不要被人发现了。”

    韶音开口说道,让大家一起动手把芦花塞进被子里面。

    三人很快就把芦花塞满了被子,也替在罚站的叶远婷塞了一些进去,这样晚上她们就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虽然不算厚实,但是也能够过夜了。做完这些,她们三人连忙把袋子收起来,把地上的芦花给扫到床底去。

    叶远婷回来之后,见到被子变厚实了,不禁喜出望外。

    晚上宫女送来晚膳,韶音检查过后,发现还是那些毒筷子。想来放这毒筷子的人,必定就在这镜花宫之内,她们要想办法找出来才行。

    还好她们都已经自备了筷子,检查完饭菜没有问题之后,她们才吃了起来。

    纵然饭菜不怎么样,但她们饿了大半天,也只能吃下去。

    有了芦花填充的被子,明显暖和了几分,她们也可以自己睡自己的床。只是,经过了白日的事情,她们都有些睡不着。

    次日清晨,天才刚亮,就听到了敲门声。

    “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陡然响起,韶音几人已经起身,刚刚换好衣裳。

    “我去开门!”

    方绍锦见到里面大家收拾妥当,就走过去开门。

    “这位姑姑是?”

    眼前是一位衣着素丽的女子,看她的打扮和衣饰,就是位阶高的姑姑。

    “习秋见过小主!”

    习秋姑姑行了个礼,语气很温和。

    “不知道韶音姑娘可在这屋?”

    她没有称呼韶音为小主,是因为她知道韶音的身份是武尊王的未婚妻,自然不会跟称其他秀女一般称呼她。

    “音妹妹是在这个屋子,姑姑有何事找音妹妹?”

    方绍锦听到对方要来找韶音,心中不由咯噔了一声,担心是不是韶音昨日私闯禁地的事情被发现了。

    “姑姑是要找我?”

    韶音听到外面的话音,走了出来,清冷的眼眸,淡淡的瞥了习秋一眼。她不认识这位姑姑,也不知道她有什么事情找她。

    “奴婢习秋,是奉命给姑娘送东西过来的!”

    习秋姑姑朝着韶音行了个礼,挥了挥手,让后面的大片宫婢,将东西一一呈递过来,让韶音过目。

    “因为韶音姑娘的身份特殊,有别于其他小主,所以配备的物件也不一样,将这些东西放进去吧!”

    她挥了挥手,宫婢如云般端着东西进入屋子内。

    许多的秀女被这个阵仗所吸引,全都探出脑袋,看着这里热闹的情景。

    习秋姑姑念着清单,一方面为了清点数量,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给韶音介绍这些东西的名称。

    “一件双鱼戏荷大纹花瓶。”

    “一张墨色翡翠荷花屏风。”

    “一个紫金竹纹茶壶,六个玉浮雕牡丹瓷杯。”

    “一个金花镂空缠银丝暖炉。”

    “一张雅兰云绒厚被,一对同色彩蝶枕。”

    “一件雪绒七彩披风。”

    ......

    随着一件件东西摆放进屋子,原本冷冷清清的屋子,马上就热闹了起来。韶音的床铺在最角落,马上就被换上了厚实的锦被和崭新的洒金床帐。

    “那个韶音到底是什么身份啊?居然在宫里都有这等待遇?”

    一名秀女羡慕的说道,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啊!昨儿个我见到她的样子了,真是太吓人了,这样的容貌,也能被选上来,那肯定是有大背景啊!”

    另外一名秀女也是满眼的惊讶,她们常年呆在深闺之中,对这个闻名神都的丑女,也没有什么印象。

    “她哪里是有什么大背景啊!不就是武尊王的侧妃吗?”

    一名秀女酸溜溜的说道,怎么也想不通为何这样的丑女,会成为武尊王的侧妃。

    众人闻言,全都是一阵唏嘘,感觉武尊王实在是太倒霉了,竟然要娶这样的丑女,晚上会不会被枕边人给吓到了?

    “这个贱人,她也配当武尊王的侧妃?”

    夜青蕖眼红得要死,恨不得以身代之。她嘴里说得不屑,心里却是做梦都在渴望。

    英俊霸气又多金的紫羽泽三公子之首的武尊王,那是多少人心中最完美的良人啊!

    “清单就在这里,韶音姑娘如果觉得还缺什么,就跟习秋说一下。”

    习秋姑姑朝着韶音点点头,脸上充满了恭敬。

    这里其他的秀女,能不能成为妃嫔都难说。但韶音却是铁定的武尊王正妃,她那日可在御书房外听到了武尊王让风帝改了圣旨,如今又得武尊王亲口命令将这些过冬的物品送过来。

    “将这束紫潋霞,放入花瓶之中,也给这清冷的秋日增几分色彩。”

    习秋姑姑将清晨新采下的紫色花朵,放进双鱼戏荷大纹花瓶。紫潋霞是非常珍贵的奇花,昔日丽妃想要摘一束都没能如愿。因为这些紫潋霞都长在帝凰宫之中,没有得到武尊王的允许,谁也不能采摘。

    刚刚采摘下来的紫潋霞,一丝丝宛如绒毛的花瓣,点缀着晶莹的露珠,看上去赏心悦目。玉质般的长长枝桠,呈现出半透明的色泽。

    “好漂亮的花!”

    韶音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名为紫潋霞的花,满目的惊艳之色。绒羽似的花朵,映入她的眼帘,美得叫人叹息。

    “这花太好看了,这可是稀罕的花!”

    方绍锦见到紫潋霞,不由张大了嘴巴,端庄的面容上露出了艳羡之色。她早就听闻宫中有紫潋霞,只是无缘见到。没有想到,今日竟能得见。

    “紫潋霞听说是贡品,只有昔日蝶后所住的帝凰宫才有呢!我们也跟着音妹妹沾光了!”

    姜莉也听过紫潋霞,看到那美如梦幻的花,眼里也充满了激动。

    “只可惜不是好吃的!这花儿再好看,那也不能拿来吃啊!”

    叶远婷伸展了一下僵硬酸痛的手臂,看到这么多东西都没有好吃的,不由一脸的失望。

    “呵呵,这位小主可说错了,桌上的锦盒之中,都是今晨御膳房做的点心,是专程送来给韶音姑娘品尝的。”

    习秋姑姑开口说道,见到这么可爱的小主,也觉得有趣。

    “烦请姑姑再送三张厚实的被子过来,还有一个浴桶。”

    韶音见到习秋姑姑此番过来,想必是受到哪些高位者的叮嘱,有这样的机会,她立刻开口为几位室友也争取了一下福利。

    “没问题,你们再去取三张厚实的被子,再叫人搬一个浴桶进去。”

    习秋姑姑是御前尚仪,在宫中的女官中位阶算是顶尖的了,她一句话吩咐下来,宫女和内侍就马上照办。

    “如果姑娘没有其他需要,那习秋就先回去复命了。”

    “不知道是何人送来这些东西的?”

    韶音开口询问道,戴着面具的脸上,看不到她不解的神色。

    “奴婢是奉了姑娘未来夫君,也就是武尊王的命令,王爷对姑娘可是非常上心的,以前从未见王爷对哪个姑娘这么好。”

    习秋姑姑笑着说道,有意替武尊王说好话。

    “音妹妹好幸福啊!王爷对你可真是体贴!”

    方绍锦听闻是武尊王命人送来的东西,没想到那个被誉为武尊的铁血男子,竟然也有这样细心的一面。

    “恭喜音妹妹觅得良夫!”

    姜莉开口恭喜道,心想着自己哪天要是也有人这般宠爱她,那该有多好!

    “音音姐,我们可以吃点心了吗?”

    叶远婷咽了咽口水,眼巴巴的盯着桌上的点心。

    “可以啊!大家都坐过来一起吃吧!”

    韶音微微一笑,淡淡的嗓音,叫人百听不厌。没有尖锐的锋芒,却有着自信的味道,充满了阳光的明丽。

    “习秋姑姑慢走!”

    习秋姑姑点了点头,见到这个姑娘如此识大体,又好相处,对于武尊王选了这么个蕙质兰心的女子为妃,倒也不算太意外。

    看来,这会是一段美满的姻缘。

    “要是我当初也选韶音那一个房间就好了!”

    “是啊!我昨天怎么就没选那件屋子呢?不然就能沾沾光了。”

    “那可是未来的武尊王侧妃,与她打好关系,总是没错的!”

    “真是失算啊!”

    “下回有机会,咱们一定要抓紧了!”

    其他的秀女羡慕的看着她们那漂亮的屋子,还有那桌上精致的糕点。

    “这一切都本该是我的!”

    夜青蕖恨恨的说道,看着韶音越是风光,她心底的妒火就越发炽热。

    “有你姨娘在,你还怕什么?她肯定风光不了多久了!”

    秦竹桃双手都被绷带捆得严严实实的,已经不能再参加宫训,心中就把韶音给恨上了。

    “没错,这一次你会落得这个下场,都怪那个贱人!”

    夜青蕖直接将责任都推到韶音的身上,却不记得是她指使秦竹桃害人,最后反而被反将一军。

    “没错!都是她害得!”

    秦竹桃眼中充满了仇恨的光芒,理智早就被仇恨冲昏了。

    梅花树后安静的屋子里,见过了一番装饰,显得焕然一新。

    “要准备开动了!”

    韶音打开了食盒,里面有着蜜饯青梅、枣泥糕、金丝酥雀、如意卷、红梅珠香、凤尾鱼翅等等,满满一桌子的菜肴,让几人看着都食指大动。

    食盒里面放着几双银筷子和银质调羹,以此筷子便可以直接验毒。

    “早知道习秋姑姑会送棉被过来,昨天韶音妹妹就不要冒险出去了。”

    姜莉开口说道,昨晚的芦花被子虽然暖和一些,但还是不如棉被来得好。

    “今日之暖,未必抵得昨日之寒。音妹妹哪里会知道习秋姑姑会雪中送炭呢?音妹妹寒中赠暖的情意,绍锦必定不会忘记。”

    方绍锦坐在椅子上,缓缓地开口说道。

    “一切因果,自有定数。”

    韶音若有深意的说道,如果没有她去一趟月牙湖,兴许武尊王根本就不知道秀女有可能会缺这短那的,也自然不会派人送东西过来。

    看到这些东西,她的心里也是充满了暖意。

    “你们说什么,我都听不懂,大家还是吃东西好了!”

    叶远婷早就已经垂涎欲滴,见到她们还在啰啰嗦嗦,连忙开口催道。

    “呵呵,大家随意就好,不必拘束!”

    韶音喝了一碗热腾腾的八宝香米粥,吃了几个甜品,肚子就已经饱了。其余几人也纷纷动筷子,夹起这些宫中的美味珍馐品尝起来。

    昨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今日见到这么多好菜,她们的胃口特别好。

    但她们都知道这是因为韶音的关系,否则武尊王哪里会管她们是谁,武尊王压根也不知道她们是什么人。

    几人在其乐融融的吃着早膳的时候,另一边得到消息的丽妃夜丽水,却是气得大摔花瓶。

    “该死的贱人!她何德何能有福气消受武尊王的恩宠?”

    夜丽水头发都没有梳,披头散发的站在铜镜面前,挥手把一桌子的首饰都给扫到了地面上,歇斯底里的声音,嫉恨到了极点。

    “娘娘莫要动气,我们可以再想想法子!”

    一旁站立的宫女,是丽妃的贴身侍婢,名为红笺,本是冷宫中的一个小爆女,后来被丽妃提拔上来,作为贴身侍婢。

    “啪——”

    丽妃正在气头上,见到红笺过来,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打得她的嘴角都流出了血液。

    “办法?那个贱蹄子狡猾得要死,昨日本宫赔了面子,又折损了一个棋子,今日她有武尊王撑腰,你有什么办法对付她?”

    “娘娘,武尊王纵然宠爱她,那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啊!以娘娘的聪明才智,定然可以让那贱人不能活着走出皇宫。”

    红笺跪在地上,煽风点火的开口说道。

    “哼!你说得也有道理,就连皇后如今都不敢动本宫,在宫里本宫要整死一个小贱人,多得是办法。”

    丽妃面容狰狞的说道,她曾经疯狂的爱慕武尊王,但是他却连一个目光都没有施舍给她。她用尽了办法,也没能接近武尊王,如今怎么能叫一个丑女如意?

    “这偌大的后宫,终究还是本宫的天下!”

    她伸手拨开披散的头发,一双凌厉的眼睛里写满了阴谋诡计。

    “听说云梦的来使,不日就要抵达神都了吧!”

    “是的,娘娘!听说这一次云梦皇朝的木棉皇后亲至天曜,随行的还有太子与二皇子。”

    红笺点了点头,将得到的消息,告诉丽妃。

    “很好!只要在接风宴席之上,让那贱人丢尽颜面,我看武尊王到底是保她,还是保我们天曜皇朝!”

    丽妃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心中已经有了计策。她相信这一次,韶音定然是逃不过她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