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60】属性相克

帝医醉妃 【060】属性相克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教习姑姑唐左左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脸上露出一抹忿然之色,但很快就掩饰下来。盈盈施礼道:“参见丽妃娘娘!”

    秀女们听闻这是丽妃娘娘,连忙纷纷行礼。

    夜青蕖见到她的姨娘来了,立刻就有了十足的底气。

    “青蕖见过姨娘!”

    她小步跑上前,朝着这个不过比自己年长几岁的姨娘,亲昵的叫唤道。

    “几年不见,青蕖已经出落得这般标致了,将来怕是要比本宫还要受宠。”

    丽妃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让人看不出她内心的真正情绪是怎样。

    韶音是第一次见到丽妃,这盛气凌人的妖媚女子,便是如今宫中最得宠的贵妃。从她那飞扬的眉眼间,她看出了太多的算计与得意,想来能够走到这一步,她是费尽心思。

    “不知道丽妃娘娘打算如何处置罪魁祸首?”

    唐左左开口询问道,对于丽妃娘娘干涉此事,心中是极其不满。但是皇后娘娘告诫过她,不得对丽妃下手,否则会坏了大事。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大事,要让刚烈的皇后唐柒柒,委曲求全,与这女人共侍一夫。

    但是,她相信,皇后娘娘一定有苦衷,才会将这狐媚女人亲自接进宫中。

    许是因为皇后娘娘的举动,伤了风帝的心,他才会一改曾经的坚持,完全变了一个样子。

    “若是不重罚,难以服众!”

    丽妃狠辣的说道,眼睛斜睨着韶音,想要看她惊慌失措的模样。

    只是见到她戴着面纱,她便大步上前,一把扯下了她的面纱。

    一张黑斑点点的脸庞,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引起了大家的惊叹。

    丽妃仿佛也是见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直接干呕起来。

    韶音对于众人那嫌恶的目光,没有一丝在意,她早就在自己的脸上画好了妆,免得让人见到她的真容引起麻烦。她如果在意别人的眼光,永远为别人而活,那生命的意义何在?人生短暂,何不洒脱一些,活出自己的本色。

    她从不曾在意其他人如何看待她,因为懂她的人,知道她的好。不懂她的人,她也无需他们知道什么。

    “真是个丑东西!侮人眼球!”

    丽妃避之不及的说道,一把将那面纱丢在地上,踩了一脚,踢向韶音那个方向。

    “你还是戴上面纱,免得叫人看了晚上做噩梦。”

    “有的人虽然长得丑,但是起码心不是黑的。比起那些披着人皮的红粉骷髅,不知道要美上多少倍?”

    一道清冷高贵的声音,伴随着秋风吹入殿中,在这秋季,空气中仿佛还有着香甜的桃花味道。

    “是谁?”

    韶音心中透着这样的疑惑,在后宫之中敢与丽妃公开叫板的人,难道是皇后?

    下一刻,一双银色莲花图案的玲珑短靴,利落地踏在大理石铺就的地面之上。紧接着,点缀着桃花的裙裾,荡漾着水波的纹路,缓缓漫入韶音眼帘。银发金眸的绝色女子,那一身高贵的气质,完全不是任何庸脂俗粉可以比拟的。

    “参见长公主!鲍主殿下万安!”

    教习姑姑唐左左见到长公主驾到,立刻激动的行礼道。从她的神色可以看出,她对长公主的尊敬,明显是发自内心的。

    “参见长公主!”

    秀女们第一次见到长公主陌云鸾,全都被她的气质与容颜所震慑,直到听见唐左左行礼,才连忙行礼。

    素闻长公主极少回宫中,今日却能得见,实在是意外。

    “好个灵气十足的美人!”

    韶音见到陌云鸾的第一印象,就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但是即便她是素面朝天,却也是明媚清新。

    “公主殿下何时回来的?怎么也不知会本宫一声?”

    丽妃见到长公主陌云鸾突然来到镜花宫,脸色也有些不自然。原本她觉得自己的容貌是最好看的,但跟陌云鸾一对比,一下子就是天鹅和鸭子的差别。

    “你不要过来,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掉进粪坑了,身上熏死人的臭!难闻死了!”

    陌云鸾没好气的说道,还伸手扇了扇风,好像生怕被熏到似的。她们两个属性相克,根本没有办法相处。她就是特别讨厌这个女人,不需要任何理由。

    韶音见到她这动作,顿时就乐了。没想到这个长公主,还挺可爱的!

    “本宫身上擦的是香粉,怎么会臭!鲍主殿下不要开玩笑了!”

    丽妃感觉面子挂不住,却也不敢对陌云鸾发火。她进宫之前,她娘亲就对她说过,绝对不能招惹两个女人。一个是蝶后凤魅雪,另外一个就是长公主陌云鸾。

    “谁跟你开玩笑?你当本公主很闲吗?”

    陌云鸾懒得打理她,要不是皇婶说过不要干涉他们的家事,她早就把这女人给踢出皇宫了。

    丽妃被陌云鸾说得脸色涨红,无言以对,只能在心里把她骂了无数遍。

    “左左,你不是教习姑姑吗?这秀女训练都是由你来主管的,何时轮到这一个小小的贵妃指手画脚了?”

    陌云鸾见到丽妃在这里,就知道她肯定没安好心。她的眼睛环顾了一周,最后落在了韶音的脸上,见到她的面容,不由惊讶的张了张红唇。

    这个样子,颇有她年轻时候的风范啊!

    当初她被小八陌海珀拉去换造型,就曾经惊天地泣鬼神,丑得特别。因而,见到韶音的脸,她非但没有觉得嫌恶,反而是格外亲切。

    听说韶音有着神都第一丑女的响亮称号,在这里面能配得上此称号的人,就只有那个宁静如云的女子了。

    她的身上有种很独特的气质,仿佛一朵绽放于浊世的莲花,出淤泥而不染。

    这是个很特别的女子,那一双深如幽湖的秋水明眸,充满了智慧的光芒,让陌云鸾觉得分外熟悉。那目光特别像是陌紫皇,永远都是自信满满,似乎将一切都把握在手中。

    “公主殿下有所不知,今日有一名秀女不小心在练习时候昏倒,造成了一些混乱。丽妃娘娘觉得罚站太过轻微了,故而打算换一个惩罚方法,以儆效尤。”

    教习姑姑唐左左将来龙去脉说清楚,没有趁机添油加醋。

    “早就听说丽妃有着各种惩罚人的手段,不知道丽妃想出了什么好办法?本公主也想听一听!”

    陌云鸾走到教习姑姑的座椅上坐下,翘着二郎腿,看向夜丽水。

    圣伊帆则站在她的身后,好奇的盯着韶音看,好像是想看看她到底是哪里吸引大舅舅了。

    “只是罚站哪里会长记性,自然是要用刑才可以!”

    丽妃开口说道,拍了拍手,立刻让宫女将她最近新打造的刑具拿出来。

    “这是我近日命能工巧匠打造的刑具,名为千针穿心,只要把手掌按在这满是细针的案板上,就会痛如穿心。相信,以此刑罚来作为惩戒,必定会叫那些没规矩的人,长点记性。”

    她开口介绍起来,看着这个倒竖着无数根细针的刑具,脸上颇为得意。她这个刑具既不会要了人的性命,却能够叫人痛不欲生。

    “哎呀呀,真是好狠毒的刑罚啊!也只有像你这样蛇蝎心肠的人,才能整出这种刑具吧!”

    陌云鸾惊讶的说道,原本就听闻丽妃狠毒,今日一见,那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啊!

    教习姑姑唐左左见到这刑具,脸色特别难看。

    其余的秀女更是一脸惨白,被吓得心惊肉跳,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本宫这个新的刑具刚刚做好,正需要有人试试效果,就让这次闹事的始作俑者出来尝尝这滋味吧!”

    丽妃腥红的唇张了张,好似要吸人血液般露出狰狞的笑。

    她挥了挥手,要让宫婢去把韶音带过来用刑。

    方绍锦和叶远婷都吓坏了,没想到一件小小的事情,会闹得如此地步。

    姜莉的额头都泛起了冷汗,拳头握得生紧。

    夜青蕖和秦竹桃见到韶音要倒霉,皆是露出了得意之色,心中大叹快哉。

    “丽妃娘娘不是说了,要抓去用刑的是这场混乱的始作俑者,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韶音淡定的站在一旁,清脆动听的嗓音,掷地有声的落下。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就是你吗?你现在才害怕,想要找借口,已经晚了。”

    夜青蕖大声的说道,恨不得早点见到韶音被用刑。

    如果这双手废了,以后看她如何再勾引武尊王。一个残废,王爷是绝对看不上的!

    众人的目光都是不相信的神色,都以为韶音是害怕用刑,所以才想办法脱身罢了。

    “我之前只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但是到了现在,我也不得不说出实话了。先前,我之所以会摔倒,是因为有人推了我。如果没有那个人推我,自然不会有后来的混乱,这一切始作俑者便是那个推我的人!”

    韶音淡淡的说道,语气不卑不亢,落进了每个人的耳畔。

    “那是何人推你?你可看见了?”

    教习姑姑唐左左听到韶音的话,不由对这个姑娘另眼相看,懂得低调做事,不将事情闹大,是很懂得生存之道的人。在宫中要活下去,最重要的是能忍人之不能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我没看见,对方是在我背后推的!”

    韶音摇了摇头,脸上的黑斑,在阳光中格外醒目。

    “简直就是荒谬!你无凭无据,以为我们是傻子,会信你不成?”

    丽妃听到她的话,大笑了起来。

    “用这样的伎俩也想骗本宫,真是愚不可及。”

    “韶音小姐是无辜的,沁妍方才在跌倒之前,确实见到有人伸手推了韶音一把,只是没有看清楚她的模样。只见到她手腕上,似乎戴着一个碧玉镯子。”

    兰沁妍温柔如细雨的嗓音,自薄红的樱桃唇中吐露而出。

    “为何你刚才不说?”

    教习姑姑唐左左闻言,不禁开口询问道。

    “沁妍还未开口,丽妃娘娘就来了,一直没有机会说出来。”

    兰沁妍柔柔的说道,身上充满了书卷之气,说起话来也是不疾不徐。

    “一个镯子能证明什么?多少人手上戴着镯子,这范围也太广了。”

    丽妃怒瞪着兰沁妍,没想到这个臭丫头在这个节骨眼上给她使绊子,坏她的好事。

    “左左,你去把手上有戴碧玉镯子的秀女都找出来。”

    长公主陌云鸾开口说道,目光扫过这些秀女的面庞,让她们都低下头来。

    “遵命!你们现在都不许乱动,否则就是做贼心虚。”

    教习姑姑唐左左立刻逐个查看起来,但凡是手上戴着碧玉镯子的秀女,都被一一叫了出来,站成了一排。

    “公主殿下,手中戴着碧玉镯子的秀女一共十七人,都在这里了。”

    她有些无奈的看着陌云鸾,这么多秀女都有戴着碧玉镯子,谁才是从背后推韶音的人呢?

    “这么多戴碧玉镯子的人,难道说各个都是推她的人不成?我看是她们两个串通一气,两个人都要同罪论处,一并受刑。”

    丽妃扬了扬细细的眉毛,长长的指甲套,闪着刺眼的光芒。

    “且慢!小女子虽然不曾见到是何人推了我,但是却有祖传的一个宝贝,名为照妖镜,可以照出真正下手之人。但凡心中有鬼的人,就会被照出原形。”

    韶音从袖子里拿出了一面小镜子,是她自己制作的水银镜,拿来补脸上的妆容用的。这里的铜镜她看得非常眼疼,前段时间便找了个空闲做了个水银镜。

    “这真是胡言乱语,扰乱人心!傍本宫拖下去!”

    丽妃语气讥讽的说道,按捺不住心中对韶音的仇视,立刻下令道。

    “这世上难道真有照妖镜?好像很好玩的样子!你不妨试试看!也让本公主见识一下照妖镜这东西!”

    陌云鸾在这里,岂会叫夜丽水如意,开口让韶音试试照妖镜。玉颜上写满了期待和好奇,不知道韶音有什么办法照出一个妖精来?

    “好,那我就开始照了!大家都把手掌伸出来!”

    韶音走到阳光下,将手中的小镜子,折射出光束,朝着这些秀女的手中落去。

    见到她手中特别的镜子,秀女们心中也是格外忐忑。一双双眼睛,都朝着她手中的镜子落去。

    当光束从一个个秀女手中扫过,没有出现任何异样的时候,丽妃的脸上又露出了狞笑。

    “啊!妖精现身啦!”

    叶远婷脑袋上还顶着一个花瓶,一激动,花瓶陡然掉到地上,碎成了一瓣瓣。

    花瓶落地的声音,像是大锤子,猛地在众人的心坎上砸了一下。

    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向了手掌上发出银光的秀女秦竹桃。

    “不是我!不是我!”

    秦竹桃的面色顿时变得惨白,不断地挥舞着手掌上的银光,不知道为何会出现这个东西。

    “来人,把她拿下!”

    陌云鸾见到这照妖镜,当真是照出了妖孽,立刻霸气的下令。看到这精彩的一幕,忍不住拍手叫绝。

    一大片侍卫,马上将秦竹桃制住,带到了她的面前。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做出这种卑鄙的事情来,如今照妖镜下现形,你还有何借口?”

    陌云鸾怒声说道,见到秦竹桃那惊慌失措的样子,就猜到韶音照出的罪魁祸首是真的。

    “我是冤枉的!鲍主殿下,丽妃娘娘,是这个贱人她陷害我!她会妖术!”

    秦竹桃不断地擦自己的手掌,眼睛里面写满了惊恐。

    “这是我的传家宝贝,可不是什么妖术,倒是你心术不正才对。”

    韶音一脸无辜的说道,眨了眨灵动的眼眸,收起了小镜子。

    “照妖镜照到别人都不会发光,只有照到你才会发光,现在照妖镜显威,你休得狡辩!”

    陌云鸾冷冷的望了秦竹桃一眼,对于这个妄图陷害她未来嫂子的人,没有一点好脸色。

    “丽妃娘娘不是一直公正严明吗?那这胆大妄为的秀女,就交给你处置了。相信丽妃娘娘,不会徇私吧?”

    “自然不会!既然照妖镜都照出她的真正的始作俑者,那本宫哪里会偏私。来人,给她用刑!”

    丽妃懊恼的看了夜青蕖一眼,吩咐她做一点小小的事情都办不好,真是没用。

    夜青蕖见到秦竹桃被拉去行刑,看着那血淋淋的画面,听着那刺耳的惨叫,面色难看。好在这一次不是她自己动手,否则,就是她落得这个下场了。

    其他的秀女们见到秦竹桃的手被按到针板上,锐利的针刺过手背,鲜血淋漓,有好几个都吓晕了。

    没有吓晕的人,脸色也跟见了死人一般,浑身发抖。

    她们何曾见过如此毒辣的刑罚,在宫中一个不慎,真的是万劫不复。

    韶音漠然的看着丽妃那艳丽的脸,今天如果不是她早有准备,怕此刻受刑的人就是她了。

    “好了,本宫也乏了,你们慢慢训练吧!以后本宫会经常来看看你们的!”

    丽妃见到这次没办法对付韶音,便率领着大队人离开。

    “恭送丽妃娘娘!”

    “本公主也要回宫了。”

    陌云鸾只是来看看韶音,人也见到了,便带着圣伊帆打道回府。

    只是她心里还是特别疑惑,韶音究竟是怎么照出背后推她的人呢?那照妖镜果真如此神奇?

    “恭送公主殿下!”

    “好了,大家今天就训练到这里,都回去歇息吧!去请御医过来!替秦秀女医治!叶秀女留下来,继续罚站!”

    教习姑姑唐左左见到大家的精神状态,便开口说道。

    众人闻言如释重负,陆续离开了大殿,剩下叶远婷泪流满面的看着离开的众人。

    “韶音,你的照妖镜太神奇了!今日也真是虚惊一场!”

    兰沁妍走出大殿,朝着韶音点了点头,温柔的说道。

    “是啊!音妹妹的照妖镜太厉害了,一下子就照出了那个坏女人!”

    方绍锦刚才也是捏了一把汗,亲自体验到了宫廷内斗的惊心动魄,她也吓得不轻。

    “音妹妹的照妖镜可是传家宝,自然是厉害了。”

    姜莉开口说道,眼里也充满了羡慕之色。

    “是啊!我可就靠这传家宝护身了,不然就遭殃咯!”

    韶音煞有介事的说道,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那镜子不过是一面非常普通的镜子罢了,只是因为她的衣裳上撒着特殊的银粉,那从她背后推她的人,手上必定沾着这种银粉。

    平日里这银粉是看不见的,是她拿来除味用的。这种银粉需要和汗水中的盐分相互反应,在阳光照射下才会发光,故而她才能用一面小小的镜子照出陷害她的人。

    她解决了这一次的危机,但却感觉到了更大的危机,那丽妃似乎对她有很强的敌意,看来是敌非友。以后有这样一个大敌,她更要谨小慎微,方能安然渡过在宫中的两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