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59】心之所属

帝医醉妃 【059】心之所属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王爷虽对丽水无情,但丽水却不能无义。爱睍莼璩”

    丽妃夜丽水装腔作势地用锦帕抹了抹眼睛,眸子朝着镜花宫的宫门望去。

    “王爷不在意染指后宫的罪名,怎么能枉顾佳人清誉?哪怕她是王爷的未来侧妃,但如今她身处宫中,顶着秀女的身份,如果与王爷相见,可是大罪。”

    陌紫皇听到她威胁的话,眼眸露出了浓浓的寒意,只是如今韶音身在宫中,他这样去见她确实影响不好。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就担心会有人借题发挥,难为韶音。

    一念及此,他甩了甩衣袖,未曾进入镜花宫之中,而是朝着另外的方向走去。

    他的步行速度很快,不多时,眼前就出现了一座金灿灿的宫殿。这一座宫殿有别于外面千篇一律的殿宇,形态是一只凤凰展翅,极其壮观。

    四周除了这一座唯吾独尊的宫殿之外,就没有任何宫殿。

    “帝凰宫”三字,充满了古朴苍凉的味道,每一笔每一划,都格外有力。

    “参见王爷!”

    帝凰宫的宫人都认识武尊王,见到他进来,也没有任何阻拦。

    这座帝凰宫本是历代皇后所住的宫殿,但是自从蝶后凤魅雪入住之后,这座宫殿一直都是留给她的。

    陌紫皇走进帝凰宫,没有朝着主殿走去,反而走到了偏殿。

    偏殿之中摆放着九张小床铺,还有许多小孩子的玩具,看上去充满了童趣。

    他原本冷漠的目光,也慢慢的融化了。

    这里是他儿时所住的地方,他还记得兄弟们在这里笑闹,还有娘亲温柔的叮嘱以及爹爹动听的琴音。

    他走了几步,绕到帝凰宫的后花园,远远就听到清脆的欢声笑语,夹在风中飘到耳畔。

    放眼望去,美丽的花丛中,一个精灵般的小萝莉,正带着甜甜的笑容,躲在银发女子的身后,与蒙着眼睛伸手抓她们的伟岸男子玩游戏。

    “爹爹,快来抓我呀!”

    圣伊帆一袭蕊黄色的巫月纱裙,在奔跑中陡然散开。一头银中透着几分金彩的长发,像是阳光泼染在星河之上,美得炫目。

    “圣冥!圣冥!我在这里哦!抓不到我吧!”

    小七陌云鸾卷翘浓密的眼睛眨了眨,滴溜溜的眼睛,充满了灵气。纯粹的银色头发,仿佛凝聚了夏夜里璀璨的星光,随风飞扬而起。

    圣冥在花丛中追着爱妻和爱女,以他的本事自然不可能抓不到她们,但是为了逗她们开心,他便耐着性子陪她们游戏。

    空中飞舞的花瓣,散落在他们一家人的身上,那画面幸福得叫人想要流泪。

    天空蔚蓝,清风微凉,心,却是暖的。

    “师傅在小七的面前,永远都是这么特别。”

    陌紫皇看着圣冥的举动,想起师傅平日不苟言笑的模样,不禁摇了摇头,感慨了一句。

    他没有打扰他们一家人的美好时光,安静的站在光影交错的枫叶树下。

    “小皇皇!你一声不吭呆在那里做贼呢!”

    陌云鸾玩闹累了,转过头,将目光移到了陌紫皇的身上。她早就见到他来了,只是懒得搭理他,免得他的毒舌又惹她不高兴。

    “小七,你最近在宫里,就多照拂一下韶音。”

    陌紫皇言简意赅的说道,没等陌云鸾反对,就转身离开,留下了一个茕茕孑立的背影,渐行渐远。

    “喂!韶音是谁啊!小皇皇,你给我回来,上次我们的账还没清算来着!你给我回来啊!”

    陌云鸾愣了几秒钟,见到他已经没了影,立刻暴跳如雷的喊道。

    “娘亲,大舅舅早就走远啦!”

    圣伊帆乖巧地站在圣冥的身边,见到娘亲陌云鸾一脸激动的模样,不由提醒了一句。

    “我又不是鬼,他干嘛跑得比兔子还快?”

    陌云鸾无语的说道,双手叉腰,气势逼人。

    “紫皇就是知道你会找他算账,所以才走得那么干脆!”

    圣冥怜爱的目光,望着陌云鸾那气嘟嘟的红唇,神情充满了好笑之色。

    她们兄妹二人虽然一见面就是天雷地火的吵吵闹闹,但是感情却是非常深厚。当年小九出事之后,原本天真灿漫的一个开心果,沉默了一个月没有说话。她没有哭,但心中的悲痛,他却感觉得到。

    她与小九的感情最好,她不肯相信小九已经死去的事情,这些年他们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小九。

    就连她的父母陌烟华和凤魅雪也没有放弃过希望,说是出去云游天下,其实他很清楚,他们的目的与陌云鸾一样,就是要找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小九陌寒渊。

    相信和他们一样满天下寻找陌寒渊的人,还有陌紫皇的其余几个兄弟,这也是为何常年不见他们的踪影的原因。

    众人都离开了神都,鲜少回来一次。唯有陌紫皇一人,独守在这里。哪怕他才是最想去找小九的人,但是这个皇朝不能没有支柱,风帝风云华顽疾缠身,根本没有办法担起这个天下。

    他要为父皇母后保住这片天下,为皇族护住疆土,因为那是他们兄妹扎根的家园。

    “小皇皇就算要走,话也要说清楚啊!叫我照拂什么韶音的?那是谁啊?”

    陌云鸾嘴上说着不满的话语,但心中却是特别关心这个大哥。为他们兄妹撑起一片天空的大哥,是她心中最佩服的人。

    “娘亲,有了韶音这个名字,还有什么查不到的?”

    圣伊帆摸了摸肩头的金色乌鸦,软软糯糯的稚嫩嗓音,脆生生的落了下来。

    “让镇皇去查查,这韶音是谁,现在又身处何地。”

    金色的小乌鸦似乎是听懂了她的话,拍了拍翅膀,就飞向了天际。

    “还是娘的帆帆宝贝最贴心了!”

    陌云鸾摸了摸圣伊帆的小脑袋,充满母爱的声音,温柔而骄傲的落下。

    “鸾儿,我想自己大概明白为何紫皇会起名为云上了!”

    圣冥立于一旁,神情有些古怪的瞥了陌云鸾一眼。对于她的可爱与顽皮,他都是视如珍宝的爱着。喜欢一个人,哪怕是她的缺点,也会一并包容了。甚至,有时候还会觉得,哪怕是缺点,也是那么惹人喜欢。

    倘若失去她,便会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他曾经尝过生命中失去她的滋味,所以,他这一辈子都不愿意再放开她的手,哪怕是一秒,也不愿。

    “为何?”

    陌云鸾一手托腮,似乎也在思索这个问题。

    “原因其实很简单,他这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你起了个镇皇,他起了个云上,也算是扯平了。你们两个都不是小孩子了,却跟长不大的娃娃似的。”

    圣冥好笑的说道,对于陌云鸾的小孩子心性,他早就领教过了。只是没想到最沉稳的陌紫皇,也有恶作剧的时候。

    “呀!小皇皇居然知道镇皇是我的!他居然没吭一声,然后就默默地给我来了一刀子!太黑了!”

    陌云鸾开始碎碎念起来,显然不管她耍什么小聪明,都瞒不过陌紫皇睿智的眼睛。镇皇是她一手建立的情报网,遍布每个角落,所有她想知道的事情,都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搜集到。

    “呵呵!”

    圣伊帆听到娘亲的无限怨念,只是在一旁抿嘴偷笑,见惯了娘亲和大舅舅的相处情景,她早就见怪不怪了。要说这世上谁最聪明,她觉得应该是大舅舅。他总是不动声色,就化解了一个个难题,实在让她钦佩不已。

    她如果长大了,也要嫁一个有着王者之风的男子!顶天立地,有所担当!

    “扑扑——”

    在她们说话的这个间隙,金色小乌鸦已经带着一份情报,飞到了他们的身边。

    陌云鸾当即解下系在小乌鸦脚上的情报,迫不及待的打开看了起来。看完上面的情报,她的嘴巴不由张得老大。

    “娘——你怎么了?”

    圣伊帆拉了拉陌云鸾的衣角,见到娘亲那惊呆的模样,疑惑的问道。

    “韶音是谁?会让你露出这种神情?”

    圣冥接过陌云鸾手中的情报,扫了一眼,也是颇为意外。

    “小皇皇的石头脑袋,终于开窍了!居然开始想女人了!”

    陌云鸾抿嘴轻笑起来,情报上写着韶音的资料非常普通,最重要的是她就是前些日子传得沸沸扬扬的武尊王侧妃。

    她原本以为这是皇婶唐柒柒自作主张,想来到最后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因为没有人可以强迫陌紫皇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但是,今天她听见了什么?

    那对绝情绝爱的大冰山,竟然叫她照拂一下他的未婚妻。

    这不就代表这家伙心之所属,就是那名为韶音的姑娘吗?

    韶音现在正在宫中接受礼仪训练,难怪那家伙会让她出面了,一个男人在后宫,到底是不方便。

    “你未来的嫂子?”

    圣冥的话音里充满了深意,他看着陌紫皇长大,对于他的性子再了解不过了。

    如果只是寻常的女子,他根本不会来交待陌云鸾。

    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心里对这个姑娘有什么感觉。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却已经有了这样的预感。

    “我已经等不及了!必需要去看一眼我未来的嫂子!”

    陌云鸾激动之下,哪里还呆得住。

    “娘亲,你不是说,你是大姐吗?那不应该是弟妹才对?”

    圣伊帆非常认真的说道,软软糯糯的嫩嗓音,叫人听着心坎都会软下来。

    “管他是弟妹,还是嫂子,我先去瞧瞧,是什么样的女孩儿,把我们小皇皇的魂给勾走了!”

    陌云鸾连她最在意的大姐身份都不管了,为求陌紫皇娶一个妻子,一家人盼得眼巴巴的,这终于有一点苗头了,让她哪里还能按捺得住。

    “舅妈的魅力好大!”

    圣伊帆眼睛里也冒着星星,好想看看舅妈到底是长什么样子。

    “摆驾镜花宫!”

    陌云鸾心中急切不已,回到帝凰宫中,立刻开口说道。

    “是,长公主!”

    宫女们闻言,马上去准备车驾。

    很快,在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就从帝凰宫朝着镜花宫前进。

    镜花宫之中,韶音几人已经来到了南殿,继续训练立容。对于中午筷子有毒的事情,她们谁也没有说出去,否则只会打草惊蛇。

    她们首先要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做的手脚,不能妄下定论。

    对方倘若知道她们已经识破阴谋,想必还会使出更加阴毒的手段来对付她们。

    “都打起精神来!”

    教习姑姑唐左左,手中握着戒尺,看着众人站立的状态。比起早上乱七八糟的站姿,众人现在站立起来,倒是端正了不少。

    韶音目不斜视的站在第二排,突然,有人伸手猛不防地推了她一把。

    她没有来得及反应,跌倒在地上,不小心将身前站立的柔弱女子给推倒了。躲在她旁边偷吃东西的叶远婷,因为那女子倒过来,直接将酱菜包子飞了出去,掉到了教习姑姑唐左左的脑袋上。

    一时间,现场顿时乱作一团,方绍锦连忙扶起了韶音,而后面到底是谁推了韶音,没有人注意到。

    “你!你!还有你!站出来!”

    教习姑姑唐左左拿下半个包子,想也不想就知道是什么人的杰作。眼睛扫过一脸惊慌失措的叶远婷,冷冷的说道。

    “姑姑,我错了,那包子就送给您,别罚站了,成么?”

    叶远婷欲哭无泪的说道,她中午不敢吃东西,饿得都快晕了。实在耐不住饿,掏了个酱菜包子啃一啃,这还没吞下去,就酿成悲剧了!

    “过来,顶着花瓶!”

    教习姑姑唐左左选了个比早上更大的花瓶,让叶远婷顶着罚站。

    “姑姑,可以挑那个小的吗?”

    叶远婷眼睛盯着墙角的一个小瓶,看那个瓶的个头小多了,顶起来应该不累。

    “那是夜壶,你确定要选那个小的?”

    教习姑姑唐左左面无表情的说道,立刻让叶远婷急急地摇头。

    “不了,不了,就这个!这个挺好的!”

    叶远婷吐了吐舌头,要是顶个夜壶,她吃东西哪里还有胃口啊!这那个挨千刀的,把夜壶放这了!

    “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唐左左看向眼前的两人,一个是韶音,而另外一个竟然也是老熟人,兰沁妍。

    没想到这一次选秀,就连兰沁妍也入宫了,看来但凡是世家的女子,都是要进宫选秀的。以兰沁妍的资质,被选入宫,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先前韶音没有注意到兰沁妍,是因为秀女众多。

    兰沁妍见到韶音,眼眸里也滑过了讶异之色。听说韶音被选为武尊王的侧妃了,不知道为何也会在秀女之中。

    天曜皇朝选秀的制度,虽然是每位世家嫡女都要参加选秀,但是倘若在受训之后的殿选中,没有被帝君看中封为妃嫔,便可出宫,恢复自由之身。此后,婚嫁自由,不需要再度参加下一届的选秀。

    所以纵然方绍锦和兰沁妍都没有意愿在宫中争宠,但为保全家族,皆是依旨入宫接受宫廷礼仪训练。只希望落选之后,恢复自由之身。

    “姑姑,是我不小心晕倒。”

    韶音回过头,看了一眼人群,淡淡的开口说道。

    “你是何人?为何戴着面纱?在宫中仪容中有规定,不得戴面纱遮掩。”

    教习姑姑唐左左开口说道,怀疑的目光掠过韶音的脸庞。没事戴着面纱,这秀女说不定有什么问题。

    “姑姑,小女子韶音,只因怕样貌吓到旁人,故而戴着面纱。”

    韶音不慌不忙的说道,没有表现出愤怒之色,反而平静得叫人害怕。

    “你为何会晕倒?”

    教习姑姑唐左左开口询问道,对于事情的起因,她有义务要弄清楚。她不会错罚一人,也不会错放一人。

    “姑姑,我们都一天没吃东西了,哪里还有力气啊!别说音姐姐了,我也快饿晕了。”

    叶远婷不满的嘟囔道,现在她的肚子还在咕咕作响,别提有多委屈了。

    “你们为何不吃东西?”

    唐左左沉声问道,看向了叶远婷。

    “我看是这几位大小姐,平日吃惯了山珍海味,看不上宫中的饭菜吧!”

    秦竹桃开口说道,冷嘲热讽的声音,充满了幸灾乐祸。

    “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饭好菜!”

    叶远婷想起中午的饭菜,瘪了瘪嘴抱怨道。

    唐左左闻言脸色不禁差了几分,将她们认定为那种平日享福惯了的大小姐,进宫之后还不忘摆架子,挑三拣四的。

    “我们只是初来宫中,心情太紧张,所以没吃多少饭菜。宫中的美味珍馐,岂是外面能比的。”

    韶音听到叶远婷的话,就知道坏事了,连忙开口圆了话。

    “因为你的过失,弄得一片混乱,也站一旁罚站去。”

    教习姑姑唐左左开口说道,念在韶音只是触犯,又是因为晕过去,所以没有重责。

    “是!”

    韶音淡淡的应了一声,她没有证据说明是谁推她的,如果说被别人推了,又没有人证。到最后,不仅会受到责罚,还会被看作是狡辩之人。

    站在上面也是站,下面也是站,对于她而言,无所谓的。

    这一次背后人的偷袭,让她知道了,之前种种的算计,应该都是冲着她来的。

    就在她要迈步过去和叶远婷一起罚站的时候,就听到一声跋扈张扬的嗓音。

    “宫中可不比宫外,闹闹哄哄的,成何体统!唐教习,这始作俑者,只罚站的话,怕是不能服众吧!”

    丽妃在宫婢的搀扶下,走了出来,冷笑的看了韶音一眼,仿佛在看着蝼蚁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