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58】宫廷惊心

帝医醉妃 【058】宫廷惊心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你们如今进了宫,就忘掉以前的身份和尊荣,那些在宫中都是不值一提的。”

    教习姑姑唐左左打完夜青蕖和秦竹桃,手中握着戒尺,冷声说道。

    “在宫中仪容仪表是你们第一个要学习的课业,分为立容、行容、跪容、坐容。现在本教习要给你们上的第一堂课是端正立容,全都跟着本教习做。”

    唐左左站直身体,手臂自然下垂,放置于两侧。

    众人闻言也连忙站定,生怕迟了一刻会受到惩罚。

    韶音见到众人紧张的模样,心中暗道:“教习姑姑杀鸡儆猴这一招还挺有用的!第一时间就给她竖立了威望,叫这些秀女不敢怠慢。”

    这么多的秀女虽然是经过层层选拔,但是其中也有一些是通过关系才入选。这外表看似金碧辉煌的皇宫之中,不知道藏了多少的黑暗。就算是这个平静的皇朝,内部也已经开始腐朽,只是上位者还看不到底下崩塌的地基罢了。

    “站直了,眼睛直视前方!”

    教习姑姑唐左左手中握着戒尺,拍打着那些没有站好的秀女。

    “你——手里拿着什么?”

    她见到在一排排的秀女之后,竟然有一人正握着一个包子在啃着。

    听到唐左左的喝问,叶远婷愣了愣,连忙把包子藏入袖子里。嘴角还沾着几点碎屑,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的碎屑。

    “什么也没有!”

    叶远婷伸出手来,连忙摇着小脑袋,看着唐左左那冷冷的面容,心中不由一阵打鼓。

    “那边手!”

    唐左左瞥了她另外一手一眼,她又再度伸出了一只手,同样空空如也。

    “两只手都伸出来!”

    叶远婷苦着小脸,把咬残的半个包子亮了出来,惹得全场轰然大笑。

    “这馋猫!”

    韶音哭笑不得的看着叶远婷,她居然可以在这个时候吃东西,实在是太绝了。

    “站出来!”

    唐左左拿了一个花瓶,把叶远婷拉到最前面罚站,让她顶着这个花瓶站立。

    “要是打碎了花瓶,照价赔偿,加罚一个时辰。”

    她说完这话,叶远婷还是一脸的轻松,好像无关痛痒。

    “打碎花瓶,午饭和晚饭也都不许吃。”

    教习姑姑唐左左这话一落下,叶远婷的小脸马上就露出了泫然欲泣之色。

    “姑姑,不要嘛!我就是一庸人,就想着什么时候天上能够掉一个大大的馅饼,您怎么就给我砸了一块铁饼呢!罚站不要紧,别克扣粮草啊!”

    叶远婷泪汪汪的说道,这个时候还不忘记惦记着吃的。

    “在受训过程中,谁若是开小差,一律罚站。”

    教习姑姑唐左左严肃的说道,指了指一旁地上的花瓶。原本大家以为那花瓶不过是拿来摆设的,没想到是用来罚站用的。

    众人见状也收敛起了笑容,认真的站在原地。

    韶音对于这些所谓的宫廷礼仪无语的很,心中暗暗把陌紫皇给念了无数遍。都是因为摊上那家伙,她才会这么倒霉的。另外就是那个皇后娘娘,到底是什么眼光,那么多长相好看,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不选,为什么就选了她?

    要是没有这赐婚之事,她现在可是逍遥得很。

    站了一早上,教习姑姑终于开口让大家回去吃饭休息。待到教习姑姑一离开,各种叫苦叫累的声音顿时响彻而起。

    “哎呀,真是累死人了!没想到站立居然是这么累人的事情!实在是要命啊!”

    姜莉放松了一下手臂,这一大早饭都没吃一口就在这里站得笔直,浑身都酸痛不已。

    “以后的训练更累了,这才只是开始罢了。”

    方绍锦开口说道,并没有抱怨什么,既然入宫了,这些训练都是要面对的。

    “啊!这才只是开始啊!我的天呐!”

    叶远婷走了过来,脑袋顶着花瓶半天,累得她连站立都觉得困难。

    “可惜我那半个被没收的包子,教习姑姑一定自己吃掉了。”

    “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只要熬过这两个月就好了。我们先去吃饭吧,不然下午的训练哪里有力气。”

    韶音淡淡的开口说道,话音如清泉潺潺流淌,让人感觉分外宁静。

    “虽然说今天训练是累了点,但是看到某些大快人心的场面,心情还算是不错!”

    姜莉见到夜青蕖和秦竹桃走过来,幸灾乐祸的说道。

    “你们别得意!以后有苦头吃的!”

    夜青蕖闻言气得跳脚,长满痘痘的脸庞,让人看着分外好笑。

    “我看你们回去也甭吃饭了,就摘下这满脸的痘子,也够好几盘了!”

    叶远婷吐了吐舌头,似乎不知道什么是害怕,直接对着她们扮了个鬼脸。

    “你——你们都给我等着!”

    夜青蕖被踩到了痛处,咬牙切齿的说道,目光里充满了怒焰,一发不可收拾。

    “青蕖妹妹别跟这些贱蹄子置气,要报仇,以后机会多得是!”

    秦竹桃面庞一阵扭曲,在夜青蕖的耳边低声说道。

    “哼!”

    夜青蕖甩了甩衣袖,就朝着外面走去。

    “看来她们又会耍什么龌龊的手段对付我们了。”

    方绍锦叹了一声气,身处于宫廷之中,哪怕她无意与人相争,却也会被卷入争斗的漩涡之内,谁能够置身事外?

    “是不是婷儿说错什么了?”

    叶远婷闻言疑惑的看向她们,小脸上写满了忐忑。

    “小叶子不用在意,就算你没有说什么,她们也不见得就会与我们和平共处。敬人者,人恒敬之。辱人者,人恒辱之。”

    韶音开口说道,脸上一袭轻纱,遮掩住了她的面容。因为她今日站的地方比较不显眼,故而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她。

    这一届的秀女们身着的皆是淡绿色宫装,样式简单,但却不失大方。

    一大片秀女站在一起,看上去倒是颇为靓丽的风景线。

    “音妹妹说得极是!”

    方绍锦端庄的玉颜上露出了无奈之色,但却没有退缩与害怕,不失太师千金的风范。

    “话说那教习姑姑胆子也真是够大的,谁的面子也不卖,直接就把这些秀女管得死死的。她就不怕以后这些秀女中有人当上后妃,对她报复吗?”

    姜莉开口说道,夜青蕖的姨娘是丽妃,教习姑姑竟也没有手下留情。

    “听说教习姑姑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所以才敢如此对待这些秀女。就算这些人真有谁成为后妃,也是在皇后娘娘之下。”

    方绍锦倒是知道一些关于皇后娘娘的事情,故而开口说道。

    “这后宫的第一宠妃不是丽妃吗?那皇后不是没什么实权?”

    韶音对这一点感到不解,在宫廷之中,谁能够得到帝君的宠爱,就可以获得更高的地位。

    “音妹妹,你有所不知,皇后娘娘可是后宫之中唯一有子嗣的一个,凤印也在她的手上,就算丽妃再得宠,终究大不过皇后娘娘,只不过她们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方绍锦见韶音似乎对后宫的事情一无所知,所以有意提点她一下。

    “你们不是说风帝后宫佳丽三千吗?怎么只有皇后娘娘有子嗣?”

    韶音的印象中皇家都是有很多的皇子公主,但听方绍锦所说,似乎不是她想的那样。

    “后宫佳丽虽多,但是有幸为风帝诞下龙裔的,只有皇后娘娘一人,太子和二皇子都是皇后娘娘所出。”

    方绍锦低声说道,不知道为何皇家子嗣如此稀少,也有可能是当年天策帝君在位的时候,发生的夺位叛乱,诸王之战,让风帝引以为戒。故而,只让皇后娘娘一人诞下龙裔,避免日后兄弟相残的悲剧。

    “我跟你说,听说风帝的身体不好,也有可能是某些方面有问题。”

    “呃——估计是太风流,所以,铁杵磨成针!”

    韶音坏坏的说道,两人在后面窃窃私语,没有叫第三人听去。

    “......”

    方绍锦听到她的话,倒是先羞红了脸。

    “这话可别叫其他人听去了。”

    韶音耸了耸香肩,没想到她的脸皮这么薄。

    “两位妹妹走快点,不然午饭都要冷了!”

    姜莉转过头叫唤道,饿了一早上,她都前胸贴后背了。

    “来啦!”

    两人应了一声,快步跟了上去。

    一行人绕过长长的走廊,两侧佳木葱葱掩映着假山奇石,藤萝翠竹之间清泉流淌,聆听清风弄碧泉,倒也叫人心旷神怡。皇宫之内有着寻常人家少见的华美大气,就连摆放在走廊上的盆景,都尽显雍容华贵。

    许多人想方设法就是要挤进这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然而置身于其中,是否真的快乐,旁人也不得而知。

    但若是叫韶音选择,她不愿当一只关在金色笼子里的金丝雀,宁为自由翱翔的白鹭鸶,悠闲自在地憩息于湖畔芦苇之间,独守一份寂静与自由。

    几人回到屋里,便有宫女端来了饭菜。只不过,叫她们感到愤怒的是,饭菜少的可怜,非但没有荤菜,就连素菜也只是一点酸菜。

    “人家就是听说宫里有好吃的才来的!呜呜!全部都是骗人的!”

    叶远婷立刻就大声哭嚎起来,痛心疾首的说道。

    “不给我们厚棉被,还不给我们好吃的,我要找管事姑姑算账!”

    姜莉平日在府里都是好吃好喝的被伺候着,何曾受过这样的苦。

    “莉姐姐,小叶子都还没生气,你怎么就沉不住气了?”

    韶音见到姜莉这冲动的样子,连忙拉住她。

    “杀千刀的!我要去宰了她们!士可杀,不可没饭菜!”

    叶远婷呆呆的看着桌上的饭菜,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握住粉拳,要冲出去跟送饭菜的宫女拼命。

    “都坐下!你们这样跑出去闹事,只会遭人口舌,也不会有人送吃的过来。”

    韶音见到她们两个的怒容,心中虽然不忿,却没有表露在外。

    “现在是怎样啊?她们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难道我们要忍气吞声,白白被欺负不成?”

    姜莉性子最为冲动,遇到这样的刁难,她可没有办法忍耐下去。

    “莉姐姐说的不错,我们这样软弱,她们还以为我们好欺负了!”

    叶远婷看着这桌上如此寒酸的饭菜,气都被气饱了。

    “你们想要怎么证明了我们不好欺负?在皇宫之内,不是你们想做什么,就可以做的!凡事考虑好后果再做!”

    方绍锦清秀的脸上,透着与世无争的淡若。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叶远婷有些手足无措,她不知道为什么进了皇宫之后,一切都变得身不由己了。以前可以爱吃就吃,爱笑就笑,爱哭就哭,但是现在似乎什么都有规矩,走有走的规矩,站有站的规矩。

    “坐下吃饭吧。”

    方绍锦的年纪不是最大的,但却格外沉稳。

    “不要急着吃。”

    韶音淡淡的坐在一旁,见到她们都坐回来,面色也没有什么改变。她一直戴着面纱,但众人都习以为常,只是不知道这面纱下是怎样的脸。

    她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根银针,朝着饭菜中扎去。在这宫里多一个心眼总是没错的,否则到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见到她这么谨慎,其他三人也愣了愣。

    “没毒。”

    试过饭菜,银针并没有变色,证明这饭菜都没有问题。

    “那我们吃饭吧!”

    方绍锦拿起筷子,要开口吃饭,再度被韶音阻止了。

    “且慢。”

    韶音将银针放在筷子上检查了起来,原本还透亮的银针,在她们惊恐的眼睛里变成了黑色。

    “啊!”

    方绍锦吓得将筷子丢到地上,哪里会想到饭菜没有毒,筷子却有毒。只要用筷子夹东西吃,那最后还是会中毒,而且还叫人查不出原因。

    叶远婷和姜莉都已经被吓傻了,这后宫之中斗争实在是可怕,几乎是步步惊心。

    “这筷子上的毒性不重,只是日积月累,便会让人渐渐丧失理智,形如枯槁,宛如行尸走肉。”

    韶音淡淡的说道,将这经过毒药浸泡的筷子作用说了一遍,再度让她们吓得不敢出声。

    她走到窗户边上,素手探出绣着竹叶纹路的襟口,折了几段竹枝,然后用清水洗干净,摘去叶片,只留下光溜溜的细嫩竹枝。

    “没事了,吃饭吧!”

    她用竹枝做成的筷子,扒了几口饭吃了起来。下午还要受训,如果不吃饱饭,那哪里还有力气。

    其他三人见过之前那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惊心动魄的一幕,剧烈跳动的心脏还没有平复下来,哪里敢吃东西。

    就连以食为天的叶远婷,都吓得没有一点胃口。

    韶音平静的吃完饭,没有再说什么。在这宫中她不可能时时保护她们,助她们避祸。要想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顽强的活下来,只能靠自己。

    此刻,镜花宫之外,一道威武霸气的身影被侍卫拦了下来。

    “王爷,这秀女的住处,您真不方便进去。”

    侍卫苦着脸跪求武尊王止步,王爷本就不方便进后宫,更何况是这些秀女的住处。此事传出去,不论对皇家的声誉还是武尊王的声誉都不好。

    “让开!”

    陌紫皇寒着一张脸,对于这些侍卫的阻拦,一点也不放在眼中。

    他要去的地方,管它什么不方便进去的。他去看看那丫头在宫中过得如何,谁敢阻拦他!

    “王爷,您不能进去啊!”

    侍卫和内侍全都急得快哭出来,根本没办法阻拦武尊王。

    “王爷,你这一步要是迈进去,不但对您的声誉影响不好,对于未来的武尊王侧妃的声誉,也有所损坏!知道的人,懂得王爷怜香惜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是个yin娃荡妇,不知检点,在宫中训练礼仪,都不忘勾引王爷。”

    一道妖媚撩人的嗓音,伴随着浓浓的胭脂水粉味道,扑鼻而来,呛得武尊王陌紫皇直皱眉。

    只见,一个身着华丽宫装的妖娆女子,坐在翠羽华盖凤辇之上,手指上长长的指甲套,轻轻敲着镶嵌宝石的扶手。她的脸上精心描绘着梅花妆,头上点缀着各色金银首饰,腰系金丝宫绦,抹胸之上绣着大朵牡丹花,艳丽至极,肩上披着一件貂绒小袄,雍容华贵。

    这个女子正是宠冠六宫的丽妃,模样确实好看,但却太过狐媚,仿佛无时不刻都在勾引着异性。

    她直勾勾的媚眼,朝着英俊无比的武尊王陌紫皇抛去,眼底里的热切太过明显。

    “本王的事情,丽妃何时有兴趣过问了?”

    陌紫皇冷眼轻蔑的瞥着丽妃夜丽水,对于她没有一分客气。

    当年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使出诡计从中挑拨,他皇叔风云华和皇婶唐柒柒的感情可好得很。如今后宫会闹得乌烟瘴气,和这个祸国妖姬拖不了干系。

    最让他不耻的是,这个顶着丽妃身份的女人,竟然屡次想勾引他。要不是顾及皇叔的面子,他不会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王爷这话真是叫人寒心!”

    丽妃楚楚可怜的看着陌紫皇,如果不是为了家族大业,她怎么会牺牲自己进这后宫。她心仪的人本是武尊王,只可惜是有缘无份。

    只是她得不到的人,其他女人也不要妄想得到!

    韶音并不知道,请旨让她入宫与秀女一同学习宫廷礼仪的人,正是丽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