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56】尽如人意

帝医醉妃 【056】尽如人意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你为什么要杀我?”

    花烛眼底露出了浓浓的恐惧,尤其是见到来人手中还握着刀子,让她心霎那间就凉透了。脑袋一下子就犹如一团浆糊,完全没有办法思考。

    “谁让你知道得太多了,自然留你不得。”

    刻意压低的嗓音,让人分辨不出到底是男是女

    “你是大夫人派来的?”

    花烛闻言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黑衣蒙面人。她对大夫人忠心耿耿,如今却落得这般田地。

    “狡兔死,走狗烹!这些年,你知道那么多主子的秘密,还真以为可以全身而退吗?”

    黑衣蒙面人亮了亮手中的刀子,冷笑着说道。

    “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会说,她为何不放心我!你有什么证据,说明是夫人派来的?让我死也死个明白!”

    花烛没有相信对方所言,而是戒备的看着这个黑衣人。

    “哼!看在我们共侍一主的份上,那就让你当个明白鬼。”

    黑衣蒙面人从怀里摸出了一根金灿灿的凤凰金簪,在花烛的面前晃了一眼,然后就马上收了起来。

    “果真是她!她怎么如何狠心,当年她明明允我,只要我替她除掉乐少爷的双亲,就保我一世荣华富贵,她怎么可以言而无信!”

    花烛恨恨的说道,她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为的不过是活得更好一些,但是如今大夫人却要她的性命,她真是不甘心啊!

    “咔——”

    黑衣蒙面人听到她的话,手中的钥匙,已经开启了牢房的锁头。

    “这就是你的命,去死吧!”

    黑衣人扬起手中的刀子,却不料花烛竟然躲过了一击,然后拖着重伤的身子,跑出了牢门。

    “别跑!”

    黑衣人见到花烛逃走,立刻喊了一声,作势要追上去。

    花烛跑得更快了几分,哪怕动一动都会牵动身上的伤,在死亡阴影的威胁下,她还是忍住了痛,借着对韶府的熟悉,躲藏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见到那人没有追上来,她握了握拳头,脸上露出了狠色。

    “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

    这牢房距离大夫人的住处很近,她避开巡逻的侍卫,偷偷溜进她以前的住处。找出了一把三寸长的刀,藏在贴身处。

    与此同时,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摸到了牢房,见到空空如也的牢房,不由大惊失色。

    “难道夫人派了其他人过来?”

    没等他细细查看,就被一闷棍打晕。

    “总算是没有白等一场!九姑娘还真是神机妙算!”

    花眠忧拍了拍手,招呼花郁夏利落地将这人给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虽然叫她们来做这种事情有些小题大做,但是也挺有意思的。以前出人任务,都是杀人,这一次却是与以前完全不同。

    “的确如此!好了,我们赶快把那些人弄醒,接下来就去看戏咯!”

    花郁夏将那人丢进牢房里面锁好,然后走出牢房,点燃韶音给她们的一种香料,那些昏迷过去的人,纷纷醒了过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该不会是有人劫牢吧?”

    侍卫们揉了揉眼睛,手忙脚乱的跑进牢房之内,见到花烛早就不见了,留下的是另外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男子。

    “快快将此事禀报老太君!”

    一名侍卫匆匆忙忙赶去禀报老太君,想到他们竟然没有看好花烛,这下子老太君怪罪下来,那他们可真是没办法交代。

    但是好在这牢里还有一个,先把这人交给老太君处置,说不定他们的失职之罪还会从轻发落。

    夜色格外浓暗,好似被打翻的墨水,泼染在了天地间。

    大夫人夜丽藻早早的就睡下了,今日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特别困倦。躺在床榻之上,四周格外的安静。

    烛火不知道何时,已经悄悄熄灭,整个卧室陷入了一片漆黑。

    “吱呀——”

    房门陡然开启,她似乎听到了有许多的脚步声,在她的耳畔响彻而起。

    但是她睁大眼睛,却什么人也没有看到。

    这种诡异的感觉,叫她不寒而栗。

    “花烛!”

    她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却想起自己已经派人去杀花烛了,平日习惯了花烛伺候,一时间她也没有安排其他的婢女守夜。她连忙伸手找出了一个火折子,想要把蜡烛点亮。

    “夫人,您是叫我吗?”

    突然,一张血淋淋的脸,赫然出现在大夫人的面前,吓得她发出了尖锐的惨叫声。

    “啊!表啊!”

    大夫人夜丽藻一把丢开了燃烧的火折子,那火折子的火焰,落在床帐旁边无声无息的烧了起来。

    “夫人,奴婢来给您守夜了!”

    花烛冷冰冰的手,伸向大夫人夜丽藻,吓得她连忙胡乱踢起脚来。

    “滚开!宾开!”

    夜丽藻感觉脚被抓住,瞪大了眼睛,看不清楚花烛的样子,但那恐怖的影子却在她的脑海中无限放大。

    早在白日里她想动手打韶音的时候,就吸入了韶音配出的迷幻粉末,只要吸入一点点,就会不断地产生幻觉。尤其是这样夜深人静的晚上,更会想起一些那些不愿意记起的东西。

    “夫人,你怕了吗?你也有怕的时候?”

    花烛手中握着刀子,朝着大夫人夜丽藻的胸口刺去,但是被她躲开,只扎中了她的腹部。

    鲜红的血液,就从她的腹部流淌了出来。

    距离的疼痛,让夜丽藻从幻觉中清醒过来,见到花烛又扑过来,她立刻动手挣扎了起来。

    “你不让我活命,我也不会叫你活命!”

    花烛狠了心,跟她扭打在了一起。

    这么多年,她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全都是大夫人的命令。如今要下地狱,就一起下吧!

    “贱婢!你疯了!”

    大夫人夜丽藻长长的指甲抓花她的脸,腹部的伤口流出更多的鲜血来。

    呛人的浓烟,伴随着熊熊燃烧起来的大火,让夜丽藻吓得脸色惨白。

    她要往外面逃去,但却被花烛死死地拉住,回过头就见到火光中花烛那狞笑的脸,看上去格外吓人。

    “当年,乐少爷的双亲不也是这样被活活烧死的吗?夫人,你难道忘了吗?”

    花烛死死地拉着大夫人的脚,那声音犹如索命的冤魂,让夜丽藻胆颤心惊。

    “你不是答应过,只要我替你放一把火,你就会允诺我富贵生活?你骗了我!让我亲手烧死了救命恩人,现在也是我替他们报仇的时候了。我这一辈子昧着良心做了太多的事情,这一次就让我一次还清所有的债!”

    她一把将大夫人扑向大火之中,整个床榻倒塌下来,火势凶猛至极。

    当外面的侍卫见到火光冲天而起,赶过来救火,却已然来不及了。

    老太君得到侍卫的命令,将那名牢中的男子严加审问,问出了是大夫人夜丽藻要杀人灭口,大夫人正是背后的主谋。

    老太君率领着众人,前往兴师问罪的时候,就见到了大夫人的住处已然成为了一片废墟。

    待到大火被扑灭之后,人们只见到了两具被烧得焦黑的尸体,却不知道这两人是谁。

    “人之一生,不过短短数十年,来去宛如微尘。如果一辈子都是争名夺利,那活着有何意义和快乐可言?”

    韶音站在莲月亭之上,望着那火光渐渐熄灭,心中没有快意的感觉,只有浓浓的厌倦。她不喜欢争斗,却不得不披上战甲,去筹谋一场场生死交锋。

    “小姐,秋寒天凉,我们回去吧!世间本不是事事都尽如人意,有人欢喜有人愁,很多人活在世上不为了生活,只是为了生存。”

    花眠忧站在韶音的背后,看着她那灵动的身影,在夜色中纤弱得叫人心疼。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她们只有强大起来,才能够笑到最后。

    “嗯,我们回去吧!今晚多谢你们了!”

    韶音盈盈转身,充满深意的目光,望了花眠忧一眼。

    翩跹的裙裾高高飞扬而起,像是一只振翅的蝶儿,要飞向空灵长天。

    “能够帮上小姐,是我们的荣幸。”

    花眠忧笑着说道,对于她们来说,这不过就是举手之劳罢了。

    当夜,老太君还收到了一封匿名书信,上面写着当年韶乐的双亲,就是死于大夫人夜丽藻的手中。只是如今夜丽藻人已死,老太君也不希望此人引起夜家和韶家交恶,最终压下了此事,没有告与旁人知道。

    夜家的人得知夜丽藻的死讯,得知是死于意外的火灾,原本震怒不已。只是当夜家来人与老太君密谈之后,出奇的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同时,还接走了两具尸体,没有留在韶府。

    老太君即将到来的寿辰,也因为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取消了。仙云谷的两名来使,将贺礼送上之后,便告辞离开。

    武尊王府中,陌紫皇一早就得到了消息,大夫人夜丽藻居然死了,而且还是死在那个忠心耿耿的婢女花烛手上,这不得不说是一件非常意外的事情。

    “爷!飞旭传来消息,那夜偷袭九姑娘的两方人马,一支似乎是定南候府那边的人,至于另外一支队伍,有可能是内贼。”

    凤曦泽将得到的消息,告知陌紫皇。

    “继续彻查!务必找到内贼是何人!绝不能姑息!”

    陌紫皇眼眸一寒,冷漠的嗓音,霸气的落了下来。

    “是!”

    凤曦泽点了点头,一脸凝重的退了下去。

    一夕之间,韶府原本张灯结彩的红色,被换上了凄凉冷涩的白色。

    大小姐韶漫和二少爷韶茂被放了出来,让韶茂为他娘亲操办丧事。同时老太君已经下令,将韶漫逐出韶家,终生不得再进韶府一步。

    面对老太君的处置,没有一个人替韶漫求情。如今大夫人夜丽藻已经死了,谁还去管韶漫的死活。

    韶府出了这样的事,一时间叫人唏嘘不已。

    大夫人一死,那些妾侍都虎视眈眈的觊觎起了韶府正妻的位置,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韶府,再度风雨欲来。

    韶音和木芙却没有理会那些人相互争斗,蜗居于浮梦苑之中。韶音将酿酒的方法教给木芙,如今尘寰醉梦已经可以入住了,她便寻了个晴天,与木芙一同出了韶府。

    行走在繁华的街道上,木芙的神色有些紧张,她很久都没有出韶府,见到这么多人难免有些不习惯。

    神驹墨烟跟随在她们身边,特别招惹眼球。

    “娘,不用怕,女儿不是陪着你吗?”

    韶音见到她那局促的样子,伸出手牵着她的手,给她勇气和力量。

    “娘不怕,只是太久没出来了,音儿,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木芙笑着说道,脸上狰狞的疤痕,在涂了韶音给的药膏之后,短短数日已经淡了许多。相信再涂几日,就会一点都看不出来了。

    她以前每次出来,都会见到异样的鄙视目光,这让她也非常自卑。

    “娘,抬头挺胸,不要管别人怎么看!穿别人的鞋,走自己的路,让他们找去吧。”

    韶音笑着说道,让木芙紧张的心一下子就放松下来。

    “听说神都最好的一家卖衣裳首饰的店铺就是织锦楼了,我们过去看看!”

    “我也听过织锦楼,就是从来没去过。”

    木芙抬起头,见到四周没有什么异样的目光,心里也有了底气,大步迈开来。

    “那正好去看看。”

    韶音微微一笑,目光温和的看着木芙。

    ------题外话------

    天气冷了,亲们要注意防寒!今天去接了我们家住院的太子爷回来,一路奔波,某小仙果断晕车,实在hold不住,明天万更感谢宝贝们对仙儿的大力支持哦!

    感谢亲们送的花花和礼物,让帝妃再度上了鲜花榜!爱你们!

    【雨水是上帝的眼泪】【ssss198311】【lie92】【雪莲泪】

    【展落初】【Oo仙粉安好oO】【13557998460】

    【紫颜未雨】【Oo仙粉莲儿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