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55】机关算尽

帝医醉妃 【055】机关算尽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金色的光束中,尘霭飘浮,韶音身着一袭粉白如桃夭的衣裙,堪比绿水湖畔吐露绽蕊的娇花。

    两人的目光盈盈相对,好似穿透千年万年的离乱岁月,交织在了这一刻,化作不朽的永恒。

    “参见武尊王!”

    老太君见到武尊王亲临,老脸上也露出了诚惶诚恐之色,连忙盈盈屈膝行了个礼。

    “参见武尊王!”

    大厅之中众人也连忙起身,朝着武尊王行礼。

    韶乐显然也没有料想到他会来,但是如今他既然到了,那韶音定然就不会出事。只不过叫他疑惑的是,云上接的保护任务,何时保护得如此周密?

    他百思不得其解,从来不知道冷漠如云,也会管这样的琐事。

    武尊王会来这里,应该是花眠忧通知的,毕竟她们二人是武尊王请来保护韶音的,有什么风吹草动自然会立刻传递过去。

    “王爷此番大驾莅临寒舍,快快请上座!”

    老太君恭敬的说道,连忙让了自己的位置,让武尊王入座。

    “不必了,本王就站着!”

    陌紫皇冷如寒泉的嗓音,冰冷凝绝中不失天籁动听,像是一支清冷高绝的曲子,回荡在天地间。

    见到他站着,众人也不敢坐下,只能一同陪站。

    “王爷说昨夜是与韶音在一起?”

    老太君懂得察言观色,自然看得出他没有什么做客的意思,武尊王日理万机,来这里为的不是喝茶聊天。

    “没错,本王与未婚妻秉烛夜谈关于我们大婚的相关事宜,原本不想惊动旁人,没想到本王今日却听到这贱婢的无端污蔑!何人指使你污蔑皇亲,若是不道出真相,你就等着满门受累!当你们一族的罪人!”

    武尊王陌紫皇霸气的嗓音,让花烛吓得在风中不断地颤抖,仿佛随时有可能撑不住倒下去。

    众人听了武尊王的话,对韶音又是一阵羡慕嫉妒。尤其是那些指望着她被武尊王休弃的,此刻两颗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奴婢——”

    花烛脸色惨白如雪,咬着唇,目光慌乱无助的看向了大夫人夜丽藻,寻求她的指点。

    大夫人夜丽藻为了避嫌,别过头去,没有看她。

    “没有人主使奴婢,一切都是奴婢自己做的。”

    花烛眼底浮起了一抹绝决的神色,跪在地上承认是一人所为。

    “你这个贱婢为何要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我们韶府平日待你不薄啊!你实在是太叫本夫人失望了!”

    大夫人夜丽藻听到她的话,心中非常满意,表面上却是做出大义灭亲的样子。

    “一个小小的婢女为何要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去做这种吃亏不讨好的事情,本王看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想必云姑不会这么草草了解此事吧!”

    陌紫皇在朝堂上经历过的事情多了,见过的官场斗争相互倾轧何等惨烈,这样的家宅之斗,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底。

    “王爷说得是,此事老身定然会严查,绝不会叫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老太君严肃的说道,如今武尊王到来,她如果没有处理好此事,那她还有什么颜面当一品夫人。武尊王最敬重的便是蝶后,发现任何人有辱蝶后的举动,都会被严惩。

    “拖下去,打到说为止!”

    她冷眼看着花烛,就不信她在重刑之下还能嘴硬。

    韶音目光淡然如云,瞥向一脸得意的大夫人夜丽藻,且看她还能嚣张到几时!她机关算尽的时候,便是她绝命之时!

    这一次无论事情的结果如何,想必老太君对大夫人夜丽藻都产生了怀疑,仙云居的匾额是在大夫人的房里找到的,加上花烛又是大夫人的贴身婢女。怀疑之心一旦生根发芽,总有一日会爆发出来。

    “啊——”

    外面的惨叫声,传进屋子内,让众人都听得毛骨悚然。

    大夫人夜丽藻的面色也有些难看,就怕花烛挨不住重刑招出她来。她的眼眸深处,滑过了一缕杀机,看来花烛不能留活口了!

    “老太君,花烛已经晕过去了。如果再打下去,怕是会活活打死的。”

    韶总管走进来开口说道,倒是没有想到花烛这婢女居然那么嘴硬,打了半天什么也没问出来。

    “奶奶,我看今日这情况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是先把花烛关起来,明日再审问好了。”

    韶音淡雅的嗓音,犹如轻柔的和风细雨,不温不火的落下。好像这一次被诬陷的人不是她,她只是一个旁观者。那股淡定自若,叫人望尘莫及。

    “就依韶音所言,你们把她带下去,看牢了!”

    老太君听韶音开口,想到她如今的身份已经和以往不同,不再是那个无足轻重的小小庶女,所以对她的话也格外重视。

    “是!奴才一定加派人手看守!”

    韶总管得令,便将人拖了下去,关进牢房之中。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云姑了,你们的家事本王不方便插手。本王还有公务在身,就不久留了。”

    陌紫皇替韶音解围之后,也没有多管闲事,韶府内部的事情,就交给她们自己解决。

    他望了韶音一眼,见她似乎并不担心,想必心中早就有了打算。

    “恭送王爷。”

    韶音转头看了陌紫皇一眼,面纱下的红唇动了动,清音如乐,娓娓动人。

    “你就这么希望本王回去?嗯?”

    陌紫皇听到她的话,不由停住了脚步,语气中似乎透着几分不悦,看来她好像很不喜欢见到他!

    这样的认知,叫他顿时感觉特别郁闷。

    “王爷误会了,你是贵人事多,我只是怕耽误了王爷的大事。”

    韶音干笑了一下,开口回答道。不知道他走就走,还回来抽什么风!

    陌紫皇目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迈步走出去。

    他原本就有国事要忙,只是得到消息说她遇到麻烦了,才抽身过来一趟。想起每日堆积的公文,他就在心里把他的皇叔给念了好几遍。

    不过如今太子年幼,风帝多病,除了他和丞相紫阡陌可以帮衬一下,也没有其他更好的人选了。朝堂内暗流汹涌,经过十几年的太平生活,皇朝的内部早就开始慢慢腐化,不复当初的活力。

    他手握大权,功高震主,看上去光鲜亮丽,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暗地里有多少双觊觎他的眼。

    他出了韶府之后,策着一匹火红的骏马赤影,赶回武尊王府。

    神驹通体如火,速度奇快,如风如影,故而名为赤影。

    赤影日行千里,不过片刻的功夫,就抵达了武尊王府门口。

    高大雄伟的武尊王府邸,气势恢弘,巍峨的琉璃顶绵延而去,将偌大的王府线条,于湛碧的青空之中勾勒而出。浮星楼高高屹立于王府之中,俯视着半个神都,让人看着都有种膜拜的冲动。

    “爷,您回来的正好!”

    凤曦泽刚刚走出朱红的大门,就见到陌紫皇回来,脸上露出了喜色。

    “泽,有何事找本王?”

    陌紫皇很清楚凤曦泽,如果不是要紧的事情,他不会亲自出来。

    “五爷和八爷在忆渊楼有一会儿了!”

    凤曦泽低声说道,对于武尊王府邸中的禁地忆渊楼,除了武尊王之外,其他人都不能进入,当然,这不包括武尊王的几位兄弟。

    “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飞旭那边有消息的话,便送我的书房去。”

    陌紫皇得知小五和小八在忆渊楼,他没有迟疑,快步走了过去。踏上一条石桥,绕过十条飞瀑,穿过百花垂帘,走过千竿碧竹,他才望见了一座幽静的居所,忆渊楼。

    “吱呀——”

    他伸手推开半掩的门扉,踏进这许久无人到来的地方。

    奇异的花香,随着纤细的风,自长廊的一端飘来。如果其他人到此地,定然会大吃一惊。因为神都明明是萧瑟的秋季,然而此处依旧宛如春季般百花盛开。

    大片的紫藤花,粉的浪漫,紫的朦胧,白的纯洁,一簇簇霞彩烟霓,一朵朵绚烂流丹。

    花藤之下,坐着两个风姿绝俗的男子,一道是俊雅飘逸的翩翩公子,另一道则是钟灵毓秀的世外谪仙。

    “啪嗒——”

    黑色玲珑的白玉棋子,落于经纬交错的龙纹棋盘之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平局!”

    陌紫皇走到他们身前的石椅旁,动作优雅地坐下。深邃的眼眸,看着这一局厮杀惨烈,最终却谁也奈何不得谁的棋局,他开口说道。

    “老大,你这话可说早了。”

    美如冠玉的谦谦公子,手指自月白色的衣袖口探出,捏着一枚雪白晶莹的棋子,朝着棋盘之上落去。琥珀色的眸子,顾盼生辉,温柔得叫人为之沦陷。

    瞬息间,原本还是平分秋色的棋局,一下子就被他的白子占尽优势。

    “棋差一招,满盘皆输!看来,这对弈之术,这世间怕是没有人比惊才风逸的八弟更精通了。”

    浑身透着灵秀之气的谪仙男子,蓝如海洋的眼眸眨了眨,嫣红如芙蕖的唇瓣,向上扬起了一抹闲逸的弧度。丝毫没有因为输了一局棋,而感到不悦。

    一袭高雅玉色长袍,将他的气质衬得越发有仙味。

    这两个英俊至极的男子,正是陌紫皇的八弟陌海珀和五弟陌灵轩。他们的样子跟陌紫皇有几分神似,但性格和气质却是浑然不同。

    “五哥过誉了!”

    陌海珀谦虚的说道,脸上有着温柔如冬阳的笑容,并不炽热,却暖人肺腑。

    “你们两个怎么有时间过来?”

    陌紫皇见他们下完了这局棋,便开口淡淡的问道,语气中有着一丝关心。

    “老大,你别说你忘记上次我让你找的碧玉菩提子了,你没时间送过去,我就自己过来取了。”

    陌灵轩蓝色的灵瞳,望向了陌紫皇,眸色中透着几分难掩的焦急。

    “碧玉菩提子我给了其他人。”

    陌紫皇想起这件事,不禁有些为难。碧玉菩提子十年才能长出一颗,但是,他已经将到手的碧玉菩提子给了韶音。

    “老大!你给了谁?我去要回来!”

    陌灵轩站起身来,谪仙般的俊颜上,透着一股坚定之色。

    “此物我既然已经给了她,就不会再要回来。小五,你为何非要碧玉菩提子?”

    陌紫皇见到五弟陌灵轩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神情,似乎碧玉菩提子对他而言也很重要。

    “霓尘的寒症拖了这么多年,始终医治不好,我日前在一本古籍之上见到一张方子,说不定可以治好霓尘的寒症。如今只差一味药材,就是十年的碧玉菩提子。”

    提起那个名字,陌灵轩那谪仙般的面容上就露出了难掩的柔色,仿佛有了几分凡人的味道。

    “马上就要入冬了,难怪五哥着急!霓尘的寒症从小就落下了病谤,现在天气转冷,怕又要犯病了。”

    陌海珀开口说道,目光略带诧异的望了陌紫皇一眼。大哥从来都是把他们几个兄弟的事情放在第一位,这可是第一次出这种事情,把答应为五哥寻找的碧玉菩提子拱手让人!

    “五弟,抱歉!”

    陌紫皇听到五弟陌灵轩是为了心上人治病才叫他去取碧玉菩提子,如今没有了碧玉菩提子,也就意味着五弟无法为月霓尘治寒症。

    月霓尘是云幻大陆之上的第一才女,才名远播天下,加上她美若天仙冰清玉洁,是无数男子心目中的女神。

    只可惜,红颜天妒,月霓尘自小就身患寒症,格外畏寒,每到冬季都会犯病。

    哪怕医术超绝的灵医陌灵轩,竭尽全力去治疗她的寒症,但这么多年也不见一丝起色。

    “没事,老大做事向来有周全的考虑,想必那碧玉菩提子是给了更需要的人。”

    陌灵轩摇了摇头,没有怪大哥的意思,只是找不到碧玉菩提子,他就必需再去想其他办法了。他相信只要有心去做,就一定会成功的。

    只是苦了霓尘,承受着寒症的煎熬,叫他好生心疼。

    “老大,我听说皇叔给你赐婚了!你没把皇宫烧了吧?”

    陌海珀将棋盘上的棋子收好,想起他回来的目的,就是听说了此事,特地过来确认的。另外,他觉得自己也有义务要阻止大哥火烧皇宫,怎么说那也是他们小时候住的地儿。

    “嗯。”

    陌紫皇唇畔紧抿,冷冷的吐出了一个字符。

    “没了?没别的反应?”

    陌海珀听到大哥这么平静的回答,下巴差点直接掉到了地上。这根本就不可能是最抗拒谈婚论嫁的大哥,该有的表现啊!

    “五哥,你快给老大看看,是不是病入膏肓了?”

    “我看看!”

    陌灵轩当下也是一脸严肃,手中一缕银丝绕上陌紫皇的手腕,手指搭在银丝之上,悬丝诊脉起来。

    在他看来,大哥今日真的不对劲,那可是赐婚啊?天雷滚滚的赐婚有没有?大哥居然面无表情?

    依照他们两兄弟看来,大哥这次保准会火烧皇宫,不过回来的时候,似乎皇宫还好端端的!

    “我没病!”

    陌紫皇见到他们两个那眼神,皱着眉头,甩开绕在手中的银丝,没好气的说道。

    “不会是——老大有心上人了吧?难道说那颗菩提子是送给大嫂的定情信物?”

    陌海珀张大了嘴巴,仿佛发现了新大陆,立刻大胆的猜测起来。

    陌紫皇闻言,冷酷霸气的俊颜上,浮起了一团红晕,惊得陌海珀和陌灵轩直接石化成两尊石雕。

    他的脑海中浮现起那道倔强纤弱的倩影,她总是以坚硬冰冷的外壳,将自己的脆弱掩饰起来。但他却轻易看穿了她的逞强,想要伸出双臂保护她,为她抵挡风雨凌寒。

    只有那么一个女子,可以叫他牵肠挂肚。哪怕不是美得惊人,却也丑得勾魂。

    “老大终于肯打开心扉了!”

    陌灵轩捕捉到陌紫皇露出的那一抹腼腆之色,便知道陌海珀的话是一语中的。他们那个冷情绝爱的大哥,终于愿意解开心结,去接纳一份感情了。

    “小九若是在天有灵,见到老大有了心上人,定然会很开心的!”

    陌海珀握了握拳头,忍着心底叫他几乎要窒息的痛,缓缓的说道。

    想起那张永远明媚的笑脸,他的眼眶陡然湿润起来。纤长的睫羽,也笼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是啊,当年救不了小九,不是老大的错,你不要耿耿于怀。小九不会愿意见到老大因为他,而多年封闭自己的心。”

    陌灵轩的嗓音也有些哽咽,当年的悲剧是他们兄弟最不愿意揭开的伤疤。每一次想起那个名字,他们兄弟几人都是感同身受的痛。

    小九,陌寒渊!他们最可爱的九弟!

    忆渊楼,这个匾额便是小九离世的那一年,挂上他曾经住的这座楼宇。

    “我没事,当年都是夜幽璃那个魔女!若不是她,小九不会死!”

    陌紫皇的眼底涌起了浓浓的恨意与深深的无奈,夜幽璃是小九最爱的女子,但却用爱之名害死了小九,他眼睁睁看着小九在他的面前失去了气息却救不了他!

    爱,是世上最可怕的毒药,中毒的人,却甘心堕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那种无力而绝望的悲恸,让他不想去触及所谓的爱。然,不是不想去爱,就不会遇到爱。

    当爱来的时候,他纵然再抗拒,也无法抵挡那一丝丝情愫,在心底扎根发芽。

    “小九说不定没有死,老大,你不要这么悲观!也许有一天,小九会笑着站在我们面前!”

    陌海珀生性乐观,一直都相信小九不会那么轻易就死了。

    “可能吗?”

    陌紫皇伸手扶着眉心的红色莲珠,这天地之间,他早就感觉不到九弟的气息。

    “只要我们心中抱有希望,会有奇迹发生的。”

    陌灵轩也点了点头,一日没有找到小九的尸首,他就不相信小九真的死了。

    “唉!”

    陌紫皇见到他们都充满了希望,无奈的摇了摇头,最终只吐露了充满悲伤的叹息。他亲眼看到小九没有了生命气息,但是小九的尸体却被夜幽璃抢走,最终他们二人都一同失踪,无论他们怎么找,也没有找到那两人。

    “对了,老大,听说我们未来的大嫂是韶家的九小姐,那可是个丑名远扬的姑娘啊!”

    陌海珀不忍看陌紫皇悲伤的模样,开口转移话题。

    “嗯!”

    陌紫皇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让两兄弟再度擦了擦冷汗。

    “哥,能多说几个字吗?”

    陌海珀无语的看着大哥陌紫皇,对于大哥惜字如金,感到非常的纠结。

    “嗯。”

    陌紫皇再度回答道,直接叫他们两个说不出话来。

    他们几兄弟在那里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夜色已经悄悄降临。

    关押着花烛的牢外,出现了一道身影,一缕白烟从牢房外面飘过。看守的侍卫,闻过那阵烟尘,全部晕倒了过去。

    解决了这些看守的侍卫,那人便找出钥匙,将牢房的门打开。

    黑漆漆的牢房里面,花烛一身血淋淋的躺在冰冷的地上,几只耗子听到脚步声逃窜而去。

    在幽暗的烛火下,花烛听到脚步声,惊恐的抬起眼眸望了过去。

    “你是谁?”

    “要你命的人!”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