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50】珠玉蒙尘

帝医醉妃 【050】珠玉蒙尘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日暮西山,云霞漫天。

    韶音忙了大半日,才治完最后一个中毒的人,这些人中的毒虽然棘手,但对于如今药材充足的韶音而言,都是小问题。

    “各位大哥,今天麻烦大家了!”

    韶音朝着紫衣卫道了一声谢,因为他们的存在,很好的维持了这里的秩序。治病的人很多,依旧可以有条不紊的进行。

    “九小姐不必道谢,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紫衣卫开口说道,见到已经没有病人,他们整齐有序地从韶府离开,留下了神驹墨烟在小院子里悠闲的吃着草。

    “终于都走了!”

    送走了这些人,韶音伸了个懒腰,夕阳缱绻的霞光,散落在那俊美的马儿身上,似乎给它穿上了一件黄金战甲,威风霸气。

    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唯独它乐得逍遥,在一旁怡然自得。

    韶音见到它那悠哉的小样,不由也露出了一丝微笑,拔了一束新鲜的嫩草喂它吃。

    墨烟用脸蹭了蹭她的手,然后欢乐的吃了起来。圆溜溜的大眼睛,好似纯净的黑曜石,闪着灵气逼人的光彩。

    “墨烟真乖!”

    韶音看它如此乖巧,越发喜欢这匹马儿。同时也很好奇,这马儿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人物?看他的穿着打扮应该不是官家子弟,但也不像是江湖人士,更不可能是平头老百姓。

    喂完墨烟,韶音回到屋子里坐在一条椅子上,看木芙认真的记账。

    过了这么多年挨饿受冻的苦日子,如今见到这么多的钱,木芙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

    “娘,算好了没有?”

    韶音淡淡的开口问道,看到这些钱,她也不知道有多少,相信应该是够开起一个酒坊,并且修缮好城北的破屋了。

    她总有一天会带着娘亲离开韶府,风风光光的离开这里!

    “算好了,娘都记在这里了,哪家哪户出了多少钱,这里都有明细。”

    木芙将账簿递给韶音,看到如今的女儿,那么自信那么优秀,好像是变了一个人,让她感觉又欣慰,又有些陌生。

    “辛苦娘亲了!”

    韶音接过账簿,看到上面娟秀的字迹,记得条理分明,看得出娘亲以前应该出身不低。只是为何会沦落到做妾侍的地步?另外,一般人家的小姐,脸上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刀疤,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

    她觉得自己这个娘亲,身上有很多特别的地方。就像是今日迎接那些达官显贵,她似乎也没有太过惊慌失措,反而像是见惯了这些人似的。

    从未听她说起自己的娘家,这么多年她也从来不曾回到娘家,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娘不累,音儿,你是何时学会了医术,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木芙开口问道,对于女儿的事情格外关心。

    “娘,你又不是不知道女儿忘记了以前的事情,我只记得自己懂这些,但是从哪里学的,我也不记得了,兴许是乐哥哥以前教我的。”

    韶音再度以失忆作为幌子,含糊其辞的蒙混过去。

    “也对,应该是乐少爷教你的,你以前老爱黏着你哥。他是个好人,只是好人命苦啊!”

    木芙感慨的说道,脸上露出了惋惜之色。

    “对了,娘亲,我忘记了以前的事情,也不记得我的外婆和外公是谁了,我们还有其他亲人吗?”

    韶音一脸迷茫的望着木芙,似乎对于自己的一切感到非常茫然害怕,叫木芙看着分外不忍。

    “音儿,你有亲人,只是我们不能回家。”

    木芙想起那双充满算计与阴谋的眼睛,就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绝对不能让那个人发现韶音还活在世上,不然韶音一定会有性命危险。

    “为什么我们不能回家?”

    韶音不解的问道,看到木芙闪躲的目光,她就知道自己的身世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她一个小小的庶女,为何会中天下奇毒中的奈何毒,这种毒根本不是韶家这种小家族能够有的。

    就算是大夫人,也只能用下砒霜这种手段,根本没办法拿到奈何毒。

    “音儿,我们是被抛弃的棋子,早就没有可以回去的理由了。”

    木芙哀伤的说道,看着韶音如今已经长大成人,她的眼里也有一丝欣慰之色。

    “如今你已经长大成人了,有件东西我也是时候交给你了。”

    她说着便找出了一个小巧的木盒子,交到韶音的手中。珠玉蒙尘,终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这是什么?”

    韶音打开这个看上去有很多年岁月的小木盒,里面有着一块明黄色的上好绢布,细细的手指挑开绢布的一角,她就见到了一块玉。

    将整块绢布掀开,她看清楚了这块玉的形状,原来是一条精美绝伦的长生玉锁。

    “这根长命锁是你出生的时候,就戴在身上的,我怕这条长命锁会被人抢去,所以一直小心收着!如今你已经长大了,可以交给你了。”

    木芙看着这条长生玉锁,似乎回忆起了很多年前的事情。白雪纷飞的季节,金碧辉煌的宫殿,以及那一双冰冷绝决的眼眸,在她刻意遗忘多年之后,又再度浮现在她的脑海。

    “长命富贵!”

    韶音握着触手温润的长生玉锁,看清楚上面的字,竟然是非常古老的一种文字。以她的眼光看来,这条玉锁绝对是价值连城,造型为锁状,缕着双鱼戏水,背部刻着莲花,那根穿系过长生玉锁的红绳,颜色依旧鲜艳如初。

    这条长生玉锁似乎是一件古物,但却没有被岁月侵蚀,依旧精美绝伦。

    “来,娘亲给你戴上!”

    木芙亲手为韶音戴上长命锁,希望这玉锁可以保佑她长命富贵。

    “好美的长命锁!”

    韶音戴上这条长生玉锁,看这红绳长短刚好合适,遂即猜到当初这条玉锁应该也是成人戴的,然后转到她手上。只是,她出世时候就戴着这条长生玉锁,是不是有可能是娘亲那边的娘家人赠予的?

    看这条长生玉锁的做工和材质,那娘亲的娘家一定是非常强大的家族。但是娘亲不愿意提及过去的事情,她也不好追问太多。

    “对了,我给你准备了药,你记得喝掉。”

    木芙一大早就为韶音准备了每日必喝的药,只是刚刚忙过头忘记给她了。

    “嗯。”

    韶音揭开面纱一角,将木芙精心准备的药喝完。哪怕她如今的毒已经解了,但这是娘亲的心意,十年如一日的坚持采集晨露为女儿泡药,从来不求什么回报。

    这种无私的爱,便是母爱!

    “娘亲,以后你就不用给我去准备这种药了,我最近打算补补身子,怕两者药性相冲。”

    她随便找了个说法,让木芙不必再那么劳累。

    “那好吧,你现在也懂得医术,娘听你的。你的身体太虚弱了,是该好好补一补。”

    木芙听韶音这么一说,点点头同意道。

    “时候也不早了,娘去给你弄点吃的。”

    她看了看天色,想到女儿忙了一天都没吃东西,连忙上厨房弄些吃的。

    她们如今搬到了浮梦苑,这里倒是有一个小厨房,可以自己做些饭菜。她用韶音给她的钱,托厨娘换了些米粮给她。

    一会儿的功夫,在韶音整理完药材和这些钱财之后,木芙就端着热腾腾的饭菜上桌。没有大鱼大肉,却有青菜豆腐,以及香喷喷的白米饭。这对于她们母女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改善了。

    母女俩好好的吃完一顿饭,淡淡的烛火,暖融融的照耀在小小的屋子里,气氛格外温馨。

    “对了,娘给你做了糖糖饼当点心,你晚上要是肚子饿就吃一点。”

    木芙将做好的糖糖饼端上来,让韶音带回房间吃。

    “好的。”

    韶音将糖糖饼带上,然后回了自己的房间。不过她没有在房间中停留,而是把糖糖饼用纸张包好,然后匆匆出了韶府。

    她记得还有一个人,在城北的屋子里等着她。

    她骑着墨烟朝着奈何巷飞奔而去,没有多久,那座开满芙蓉花的院子就出现在眼前。

    只是有别于第一次过来时候的黑暗阴森,此刻这座破屋子里点着温暖的烛火,远远的就能够看到那点光芒,在暗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吱呀!”

    推开门扉,她就见到静夜之中,屋子的台阶上,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正翘首望着大门。

    秋夜里凉风袭人,但是他却没有躲进屋子,而是固执的等候在外面。

    水灵灵的圆润眼眸,笼罩着薄薄的水雾,看上去湿润欲滴,格外惹人怜惜。

    当听到脚步声和马蹄声,少年猛地抬头,眼里露出了激动欣喜之色,完全没有任何掩饰。

    “音姐姐!你回来啦!”

    梦慈见到韶音回来,小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喜悦笑容。

    “我回来了,你还没吃东西吧?肚子饿不饿?”

    韶音看着他那高兴的样子,牵着墨烟走进院子,让它自己找个地方休息。

    “还没吃呢!我怕把厨房烧了,姐姐回来会不高兴的!”

    梦慈不好意思的说道,吐了吐舌头,模样可爱至极。

    “喏,看我带了什么回来!”

    韶音听到他的话,微微一笑,将包着糖糖饼的纸张打开,然后取出了撒着白糖的糖糖饼。

    “这是什么饼呢?”

    梦慈以前在宫里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饼,不由开口问道。

    “糖糖饼!”

    韶音将糖糖饼分给梦慈,自己也坐在台阶上,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

    甜甜的白糖在口中慢慢化开,松软蓬松的面粉蒸成的白饼,味道很纯净,尝起来口感很好。虽然没有加入什么香料,但是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糖糖饼,却让她感觉格外美味。

    “音姐姐,这个糖糖饼好好吃哦!阿慈好喜欢!”

    梦慈第一次吃糖糖饼,那入口香甜的味道,让他胃口大开。吃惯了山珍海味,吃起这种平民人家的食物,也别有一番滋味。

    他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没有那种皇族子弟不可一世的傲气,还有皇家儿郎最稀缺的纯真。

    像是他这样的皇子,如果没有一个权势滔天的母后庇佑,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这个是我娘亲手做的!”

    韶音开口说道,脸上有着一丝幸福的笑意。来到这里,那些给她许多温暖的人,让她有了更加坚定的信念。

    “我娘亲都没有给我做过糖糖饼!”

    梦慈有些失落的说道,母后总是冷着一张脸,看上去凶巴巴的,让他很害怕。这一次他跑出来,要是被抓回去,母后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可能是你娘不会做,阿慈不用难过,她不给你做,以后你做给她吃好了。”

    韶音开口安慰道,看到这个开心果失落的模样,她还挺不习惯的。

    “音姐姐说的对!阿慈也可以做给娘亲吃!”

    梦慈点了点头,再度恢复了活力。

    就在两人并肩吃着糖糖饼的时候,韶音突然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逼近。

    “阿慈,躲到我背后去!”

    韶音立刻开口道,声音透着一股威严,让梦慈连忙跑到她的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瞅着黑漆漆的四周。

    四周一片寂静,唯有凉冷的风席卷而来,吹动叶子沙沙作响。

    借着月色,她见到了四周的围墙上都搭着弓箭,一群黑衣人将这个小院子团团包围。

    “放箭!一个都不许放过!”

    一道女子的声音,透着狠辣阴毒,落了下来。

    “唰唰唰!”

    无数道箭雨密密麻麻地朝着韶音和梦慈攒射而来,显然不打算留下他们的性命。

    “墨烟,快躲起来!”

    韶音叫了一声,一把将念慈拉到屋子里,关上破门,让箭雨都射在了门板之上。

    神驹墨烟见到有危险,立刻躲到了墙角,让自己黑漆漆的皮毛掩护自己不被人发现。幸而它看上去比较没有存在感,这些人的目标也不是它,所以它躲在墙角相当安全。

    “音姐姐,阿慈好怕!”

    梦慈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见到那没入门扉的箭头,吓得小脸都白了。

    “别怕,我在这里,谁也不能伤害你!”

    韶音见到对方人多势众,并且各个看上去都有武功,他们两人明显处于下风。为今之计,只能且战且退了。

    她伸手摸出一个药瓶,用力朝着墙头丢过去。

    埋伏的黑衣人还以为是暗器,立刻用箭将那药瓶射下来。

    “咔——”

    药瓶在半空中四分五裂,药粉随风吹向众人。

    一时间,闻到这药粉的黑衣人,全都倒下了围墙。

    韶音的特制迷药,只要闻到一点,就会直接昏迷。

    趁着对方慌乱的时候,韶音拉着梦慈往屋子的后方跑去。

    “换火箭!”

    领头的女子个头不算高大,看上去颇为小巧。这显然是个心狠手辣的主,看到韶音逃进屋子里,就下令要活活烧死他们。

    “是!”

    一队黑衣人立刻换上了燃火的箭,只不过还没有发出,就被齐齐斩断。

    凤曦泽原本还在对面的屋顶上休息,一时没注意,就看到了韶音被人围攻。当下哪里还有一丝迟疑,连忙丢出了手中的折扇。

    折扇所过之处,所有的箭头皆被斩断,折扇一转,就落回了他的手上。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动云上保护的人!”

    凤曦泽冷冷的声音,透着一股杀气,完全不同于他平日嬉笑的不羁模样。

    韶音见到凤曦泽出来阻止,当下朝着躲在墙角的墨烟招了招手,墨烟立刻化作一溜烟,就冲到了后院。

    “阿慈快上马!”

    她跳上马背,然后将梦慈拉上马,双脚一夹,墨烟就朝着后院的破门飞驰而去。

    见到后院那摇摇欲坠的破门,墨烟扬起四蹄,直接霸气地踹倒了大门。

    “踏踏踏——”

    马蹄声迅速远去,那些人见到被凤曦泽搅扰了计划,当下不与他纠缠,朝着韶音他们追去。

    “这丫头到底招惹谁了?那个领头人为何看上去有些眼熟?”

    凤曦泽见到他们去追韶音,马上追上去,绝不能让他们砸了云上的金字招牌!

    夜里的街道没有什么人,尤其是经常传出闹鬼流言的城北,这个时候早就没什么人影了。

    墨烟不愧是千里马,一下子就将那些追杀韶音的人甩到后面,同样被甩得老远的还有凤曦泽。他天天跟在千里马背后狂奔,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梦慈呆在韶音的背后,好似受惊的小鹿,但是有韶音在这里,他就感觉自己也有了几分勇气。

    “吁——”

    韶音突然拉住了缰绳,墨烟扬起前蹄停了下来。

    只见前面的街道上,一片头戴绿色头巾的人,将韶音和梦慈拦住。

    这两批人显然不是同一个势力的,但目标却是同一个。

    “杀!”

    这些训练有素的杀手,扬起刀子,朝着韶音他们砍下。

    “阿慈,抓紧了!”

    韶音骑着墨烟,霸气的朝着前面冲去,手中银针朝着他们的眼睛射去。

    “唰唰唰!”

    银针朝着两边飞射出去,传来了一片惨叫声。

    在这种你死我活的紧要关头,她不会有妇人之仁,否则被砍成肉末的就是她和梦慈以及墨烟了。

    墨烟也足够硬气大胆,见到这些明晃晃的刀子,直接扬起蹄子,朝着那些杀手踹去。

    而且看它那熟练的架势,好像还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了!

    马儿有武功,谁能挡得住!

    梦慈见到韶音和墨烟都这么厉害,不由张了张嘴巴。

    不过随着后方的那些人也追上来,墨烟和韶音显然抵挡不住。

    凤曦泽也没想到竟然有两队人马,他此刻被那黑衣人的首领缠住,一时间抽不开身去救韶音,连忙释放出了求救信号。

    虽然这样很丢人,但是为了韶音的小命,他不得不这么做。

    丢他的脸是小,丢了云上的脸是大。要是完成不能这个任务,那云上还有什么脸面?

    “你们还是放弃抵抗,乖乖跪地求饶,老子说不定还会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头戴绿头巾的男人,大声的说道。

    “投降?笑话!泵奶奶来到这个世上,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韶音在衣袖中握住了一个药瓶,这里面装的是剧毒的毒药,准备找到最佳的时机拿出来。

    “既然你这臭婆娘不识抬举,那就给老子把这几个剁碎了!”

    那男人大吼一声,大群人就围了上去。

    “就是这个时候!”

    韶音知道这是最佳时机,刚刚要抛出她的底牌,就在这时,一道颀长的紫色身影,落在了他们的面前。

    一道银色的剑光,宛如闪电惊天动地的劈下,自万丈苍穹之上落到九幽黄泉,呈现出一道圆弧散开。

    “嘭——”

    “嘭——”

    无数道倒地的身影,像是被死神之镰收割了灵魂,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全部秒杀。

    在后面一些,没有被秒杀的人,全都吓得面色惨白。

    “你——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绿头巾的男人,哆哆嗦嗦的问道。

    韶音心中也有这样的疑惑,见到这个紫衣男子的杀伐果决,她握紧了手中的药瓶。而在她身后的梦慈,在见到这个男子出现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格外复杂,又惊喜又害怕。

    月色清冷,宛如绫纱飘荡到人间。夜风吹起他的紫色玄纹云袖,翩若惊鸿飞舞。

    那男子有一头如雪般晶莹美丽的长发,一根根柔顺的发丝,犹似飘雪萦绕。他转过头的瞬间,风吹起他的长发,韶音看清了他的面容,莲华姿容,冠世之美。

    他就仿佛是夜色里最耀眼的亮光,凝眸流转的紫罗兰色的瞳光,透着一股妖娆邪魅的吸引力。

    “何人敢上前一战?”

    紫衣男子手中握着银色龙纹长剑,配着他腰间的白玉玲珑腰带,看上去贵气至极。

    霸气无双的嗓音,响彻在青石长街之上,叫人心生惧意。

    “冲啊!我们这些人还怕他一个吗?”

    绿头巾男人大叫一声,看着那一地的尸体,他也忍不住牙关打颤。即使喊出这句话,他自己也是心里没底。

    “想人多欺负人少?”

    紫衣男子唇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手臂一挥,四周的屋顶之上都是手持军用弓弩的精锐。

    那银色的箭镞,在月色下显得格外锋利,吓得这些杀手也都忍不住腿软。

    “点子太硬,快撤退!”

    众人轰然逃窜,但无情的弓弩还是射了下来,精准地带走了一个个生命。

    见到逃走无望,那些杀手便咬破牙齿里藏着的毒药,倒了下去。

    另外一队人马,则是强行突破,虽然逃走了几个,但是也是伤亡惨重。剩下重伤的人,全都自行服剧毒自杀。

    危机暂时解除,可惜韶音却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派来的。但是这一次的危险,却让她更加警惕。看来她在无意中破坏了某些人的计划,所以才会招来杀身之祸。

    “你是谁?”

    韶音分不清对方是敌是友,警惕地看着这名紫衣男子。

    “跟我回去!”

    命令的话语,让没有一丝的反驳的余地。

    韶音愣了愣,顺着男子的目光,看向了身后的梦慈。

    “你想对阿慈做什么?”

    她立刻挡在梦慈的前面,坚定的目光与紫衣男子对视,完全不怕他。

    “音姐姐,他是我大哥梦昙!他是来带我回去的!”

    梦慈知道皇兄梦昙的本事,怕韶音会吃亏,连忙走出来开口说道。

    “你还挺能躲的!”

    梦昙看了梦慈低着小脑袋,一脸认错的表情,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因为这个淘气的弟弟,他在这里逗留了这么久,母后定然会责怪的。

    梦慈闻言,脑袋更低了,双手相互搓了搓。

    “好了,带上你的小痹给我乖乖回去,这一次要是再敢跑,你下次就别想见到你的小痹了。”

    梦昙拍了拍手,便有一名隐卫将小白驴拉出来,名为小痹的小白驴立刻屁颠屁颠跑到梦慈身边。

    “小痹!”

    梦慈见到小痹,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知道皇兄只是刀子嘴,其实还是对他最好了。

    “音姐姐,那我回去啦!这两天谢谢你的照顾!”

    他恋恋不舍的朝着韶音挥了挥手,眼眶一下子就涌起了热泪,看上去好不可怜。

    “阿慈再见!”

    韶音朝着他点了点头,挥了挥手,在心中祝他一路平安。

    “音姐姐!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梦慈泪汪汪的看着韶音,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在红尘滚滚中,遇见一个人。在时光漫漫中,告别一个人。

    有一种邂逅,很短暂,却能铭记刻骨。

    有一种回忆,很浅薄,却能温暖人心。

    看着他们远去,韶音拉着墨烟,望着满地的横尸,也不禁有些悚然。

    “你先回去,剩下的事情我会让人解决!”

    凤曦泽一脸凝重的说道,云上的人已经来了,会处理好这里的事情。但是,以如今的情况看来想对这丫头不利的人很多,以他一己之力怕是没办法护她周全。

    “我还没问你,你怎么又在这里?”

    韶音抬眸看了凤曦泽一眼,那充满探究的目光,扫过他的脸。

    “音妹妹,这就是我们的缘分啊!你这样盯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凤曦泽笑着说道,打算三言两语蒙混过关。

    “你以为自己很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韶音没好气的说道,拉着墨烟朝着前面走去。

    “小时候我有一个梦想,长大以后我要变成一个帅哥,没想到真的实现了!见到我以后你会突然发现——原来帅也可以这样具体呀!”

    凤曦泽非常自恋的说道,看到今夜那个突然出现的人,以及那支精锐的卫队,他已经猜出了那个紫衣男子的身份。除了云梦皇朝的梦昙太子,应该不会是其他人。

    听说梦昙太子是一代枭雄梦君临的义子,从小就跟随在梦君临的身边,由他亲自培养帝王之道,日后定然是云梦皇朝的君主不二人选。

    前些日子听说云梦那边的二皇子走失在天曜,看来梦昙太子正是为了把二皇子带回去。

    “不管你再帅也改不了你是跟踪狂的事实。”

    韶音无语的说道,没想到这家伙还不是一般的自恋。

    “音妹妹,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我哪里像是跟踪狂了?”

    凤曦泽眨巴着眼睛,想让自己看上去更无辜一点。

    “你从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到五官四肢全部都像!”

    韶音知道从他口里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只想到他应该是什么人派来保护她的,遂即骑着墨烟绝尘而去。

    “呃——我长得有这么流氓?”

    凤曦泽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想他好歹也是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形象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差劲了?

    “算了,还是先让爷安排一些人手保护这鬼灵精要紧!”

    他先让几个属下一路暗中护送韶音,自己则回了武尊王府,将今夜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禀报武尊王。

    “原来另外那个屋子里住的是梦慈那小兔崽子!”

    陌紫皇听完凤曦泽的禀报,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爷,你关注的重点不对吧!”

    凤曦泽扶了扶额头,爷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啊?怎么会关注当日和韶音同住的人到底是谁?

    “那两方势力是谁派来的,你让风飞旭去查,另外,从今天开始,你安排花家双姝贴身保护韶音,直到期满为止。”

    陌紫皇有条不紊的安排道,对于有人妄图杀死韶音,他表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怒火,心里却早就怒极了。

    “爷说的是樱落楼的花郁夏和花眠忧双姝吗?真的要派她们到九姑娘身边?”

    凤曦泽张了张嘴巴,对于爷这个安排表示震惊。那双姝可是超级贵的两个主子,樱落楼的王牌杀手,自樱落楼的上一任楼主花冷醉之后,通过残酷的死神之旅存活下来的绝杀双姝。

    花郁夏和花眠忧,两位樱落楼实力最强的杀手。

    要安排她们保护韶音,那肯定要花费重金,不然她们两个哪里会屈尊降贵?

    “泽,你是质疑本王的决定?”

    陌紫皇冷眸一扫,就让凤曦泽浑身发颤。

    “我这就去安排!”

    凤曦泽见到他心意已决,便退了下去。

    他离开之后,偌大的书房,看上去冷冷清清,一盏孤灯照到天明。

    他手握朱砂笔,在素白的纸张上,写下了力透纸背的字迹。

    韶音!

    行云流水的字落下,他的手陡然一顿。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写下这两个字,这个名字就像是梅雨季疯长的蔓蔓青藤,缠绕进他的心,然后在里面慢慢抽枝发芽,将他整颗心覆满。

    “别怕!”

    他的指腹,缓缓摩挲于纸张之上,似乎是在轻抚安慰着什么。

    夜色寂静,花调落寞。

    当天边的金色马车,乘云驾雾的出现,新的一天又到来了。

    韶音回到韶府之后,那些人没有再卷土重来。她休息了一夜,养足了精神,就开始着手为自己的事业做准备。

    第一件事就是要修缮城北的老屋,只是最困难的是那个地方没人敢去,更别说神都里的工匠了。

    就算她现在有钱修缮屋子,却也请不到人。

    “音儿,来吃早点了!”

    木芙一大早就做好了早餐,见到韶音坐在那里发呆,不由开口提醒道。

    “你怎么了?看上去好像有烦心事?”

    “娘,乐哥哥给了我一张房契,是城北那边的一座老屋,我想找人修缮一下那破屋子,但那个地方没有什么人敢去,我正在为这事情苦恼。”

    韶音开口说道,对于神都她了解的很少,所以提出这个问题,让木芙也一起想想法子。

    “大家不敢过去,那咱们也不能强迫他们去啊!又不是自家的奴仆,哪里能叫他们去哪就去哪的!”

    木芙听了也没有办法,只是得知乐少爷居然给了韶音一张房契,不由对他更感激了几分。

    在韶府里也只有乐少爷是真心待韶音好,她待会儿要准备一些东西去看望乐少爷。

    “我有办法了!”

    韶音听到木芙的话,脑海中灵光一闪,有了一个办法。

    “娘,神都什么地方有买卖丫鬟奴仆的吗?”

    “我们这里也不缺丫头啊,娘一个人忙得过来的!”

    木芙听到她的话,不想她浪费钱,故而开口说道。反正她也习惯了这样自食其力,不需要什么人伺候。她想要给女儿多攒一些嫁妆,以后女儿嫁出去才不会被人轻视了。

    “你就告诉我什么地方有这样的交易就可以了。”

    韶音开口说道,听说古代有很多的奴隶买卖市场,想必以神都的繁华程度,定然会有这种地方。

    “听说在城南那一带,有一条南后街就有卖丫鬟奴仆。那里有一株大大的桂花树,应该挺好找的。”

    木芙详细的说道,她也只是听一些丫鬟们议论的时候说起过,具体在什么地方,她还真没去过。

    “嗯,我知道了。我们吃饭吧,等会儿菜都冷了。”

    韶音拉着木芙过去吃饭,打算吃完饭之后去南后街看看。

    因为大小姐和二少爷被关起来,韶府里面的明争暗斗暂时收敛了几分,韶音和木芙也难得清静两天。

    韶音准备了一些钱,放在钱袋里面,还不忘在钱袋里放了一张字条,洒了一些药粉。

    换好衣裳之后,她就骑着墨烟朝着南后街而去。

    根据木芙提供的线索,她很快就循着桂花香,找到了南后街的位置。

    这条街道特别宽阔,来来往往的都是华丽的马车。与这些富人天差地别的是那一个个被关在笼子里任人挑选的奴隶,这些奴隶都自己签了卖身契,哪怕是官府要管也没有权力。

    蝶后曾经禁止过奴隶交易的买卖,但是效果微乎其微。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是明目张胆的人口买卖在神都是不敢公然进行的,只有那些签了卖身契为奴为婢的自愿买卖才会摆在明面上。

    但是那些黑暗交易依然存在,只是没有以往那么猖獗。

    韶音看着那些像是货物般待售的奴隶,也不由皱了皱眉头。看他们的模样,想来卖身契也不是自愿签署的。

    只是这世上受苦的人有太多太多,她不是普渡众生的神明,解救不了那么多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如今所受的苦难,也许终有一日会化作甜蜜的源泉。

    在这个残酷的世界,只有坚强的人,才能够活到最后。只有聪明的人,才能活得精彩。

    “求求你,买我吧!”

    “大爷,买我回去吧,我什么都会做。”

    “......”

    一张张面黄肌瘦的脸,都写满了渴望。他们希望能够脱离这个地方,不再被人欺负,过上像人的日子。可是,未来的道路,是否真的如他们所憧憬的那样美好?或者说,只是从一个牢笼,跳到另一个。

    韶音骑着墨烟,走马观花一般看着这些人,寻找她所需要的人。

    南后街这里不仅有那些被奴隶贩子拿出来卖的奴隶,还有一些因为急需用钱,而自愿为奴为婢的人。

    “看来神都各大家族的奴仆都是在这里买的。”

    她跳下马背,走在人潮汹涌的街道上。

    这时,她突然被人撞了一下,身上的钱袋,瞬间就不翼而飞。

    “好大胆的小偷,居然偷到我身上了!算你倒霉!”

    韶音见到钱袋被偷,微微愣了一下,脸上马上就恢复了镇定。她没有转身去追那个小偷,而是继续拉着墨烟走向前,消失在人潮里面。

    “真是个大笨蛋!”

    一个少年抛着手中的钱袋,看到韶音好似浑然不知的样子,得意的笑道。不过,他的笑容还没有片刻,就僵硬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