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49】慧眼识珠

帝医醉妃 【049】慧眼识珠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说起那几个官兵实在是败类中的败类,竟然徇私枉法,指使他们的人肯定就是这背后的元凶。”

    凤曦泽不知道韶音对他的想法,否则一定会非常吐血,被当成了跟踪狂。他执行这个任务容易吗?哪有大家闺秀成天跑得没影子,让他累得够呛。

    原本以为很简单的保护任务,看起来越来越复杂了。因为看夜青蕖对韶音的敌意如此之重,以那个小肚鸡肠的女人作风,想必不会这么罢休。

    夜青蕖自从第一眼见到爷开始,就对爷穷追不舍,芙蓉宴之上韶音成为全场的焦点,自然会引起夜青蕖的强烈敌意。

    “此事本官定然会追查到底!会还九小姐一个公道!”

    刑部尚书上官玮听到她的手下竟然做出这种事情,玉颜露出了一抹冷色。看来还是有些人觉得她这个女尚书没有什么威慑力,所以才会在背地里做些小动作。

    “那就麻烦大人了!”

    韶音看她那坚定的目光,充满了正气,想来不是她指使下属。否则那些官兵大可将她带回去,然后再动手,何必特地去城外。

    “现在还请九小姐给个方子,解救那些危在旦夕的病人。”

    紫衣侯紫阡陌开口说道,韶府本是古医世家,韶音是韶府的小姐,精通医术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救人可以,不过我可不是开善堂的,需要救治的人,就送到韶府去。当然,诊金高者先治!”

    韶音可没有打算把药方白白交出去,她可不是来这里普渡众生当什么南海观世音菩萨的,她只是一个要吃饭要生活的凡人,所以有钱不赚,那不是傻子吗?

    “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吧?”

    “九小姐可以回去了,其他人留下口供,记录完毕也可以释放。”

    紫阡陌点了点头,望着韶音的目光充满了赞许。她也没有觉得韶音的做法有什么错,医者也需要钱才能买药救人,总不能叫她白白出力,却一无所获。

    “这位大人,我还有一个请求。”

    韶音看向紫阡陌,看这人办事利落,也觉得挺顺眼的。不像是有些官员做事拖拖拉拉的,不知道要折腾多久才能回去。

    “但说无妨。”

    紫阡陌以为她是要提一些救治病人所需的东西,所以很客气的说道。

    “麻烦给我搬个梯子,我要下去。”

    韶音看了看这么高的屋顶,她没有飞檐走壁的高深武功,自然得借个梯子下去。

    “噗——”

    凤曦泽听到她的话,当场就喷笑了。

    陌紫皇的嘴角也明显抽搐了几下,被雷得外焦里嫩,好不销魂。

    “来人,去搬一条长梯过来!”

    紫阡陌听到她这个要求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莫名觉得这话里透着一股喜感。

    很快官兵就将长梯搬了出来,搭到了屋檐底下。韶音便搭着梯子爬下来,就在她刚刚踩到梯子上的时候,一颗石子就朝着长梯击去。

    原本还稳稳当当的梯子,一下子朝着旁边倒去。

    韶音的身体在长梯上朝着一旁倾斜过去,这样的高度要是摔下去,肯定会骨折。

    但是人群里这么多人,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要害她。

    “小心!”

    就在梯子倾倒的时候,坐在屋顶上的月上渊清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

    “轰——”

    长梯落地,她的身体悬于屋顶之上,看上去好似一只翩然落下的断翅蝶儿。

    见到竟然有人公然要害死韶音,紫阡陌的眼里露出了一抹冷色。韶音如今是解毒的关键人物,如果她这时候出事的话,那些中毒的人全部没救了。

    紫衣侯脚下一点,紫色的身影,英姿飒爽地飞掠向韶音。

    与此同时,接了保护韶音任务的凤曦泽也连忙朝着韶音飞去,要将她摇摇欲坠的身体接住。

    但是他们的速度虽快,却及不上一道黑影。

    韶音刚刚掉下来,陌紫皇就已经下意识的飞出去了,直到一把将她从月上渊清手中抢过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于是,紫阡陌和凤曦泽都扑了个空,月上渊清也错愕的看着自己手中空空如也。

    “没事吧?”

    陌紫皇将韶音放下,拥着她的肩膀,他就感觉心中似乎有些满足感。松开手的瞬间,他觉得似乎遗失了什么东西。

    “我很好,谢谢你!”

    韶音抬眸看着陌紫皇,有礼的回答道。

    看到她有些殊离的态度,永远都是一副两人不熟的模样,让陌紫皇心里一阵不舒服。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何会因为这一点小事而感到烦躁,只是不喜欢看她那种冷淡的神色。

    “我先走了!”

    韶音说了一声,没有在这里流连。否则一定会被无数人嫉妒的眼刀,活刮成碎片。

    “站住!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居然敢勾引武尊王!”

    夜青蕖冲上去,挡住了韶音的去路,伸手要打她的脸。一脸怨气冲天,活似哪里冒出来的女鬼。

    “你这贱人才不要脸!不要以为四海之内皆你妈,谁都得惯着你!傍我滚一边去!”

    韶音见到夜青蕖扑过来,直接一脚把她踹一边去。然后朝着墨烟招了招手,它立刻冲进人群里面,将她带走。

    数万名看客更是惊瞎了眼睛,神都紫羽泽三位公子同时出手,就为了救下那个韶府的丑女九小姐!而且那丑女居然还踹飞了定南候府的掌上明珠!

    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短短的几个瞬间,就犹如做梦一般,叫他们不敢相信。

    不过等他们回过神来,韶音已经匆匆进了人群之中,并且迅速消失在他们的面前。

    “我想应该是看错了!”

    一个仰慕这几位公子的少女,自我安慰的说道。

    “就是啊!这一切肯定都是梦!几位飘逸俊秀的公子,怎么会对这种其貌不扬的丫头另眼相看!”

    其他自欺欺人的女子,也开始自我催眠起来。

    “这个贱人!命可真大!不过你不会每一次都得救!”

    一道怨毒的嗓音,气急败坏的落下。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至于那些平日对韶府九小姐丑名如雷贯耳的男子,这一次则是受到了很大的震撼。似乎看那身段,看那气质,这韶府九小姐还真有些风华绝代的味道!

    只是听说她的脸,很丑,但是丑的特别,也就是特别的丑!

    韶音离开之后,除了相关的官员在处理剩下的事情,众人都各自散开。

    “此女不是池中之物,他朝必定会如凤凰飞于天际!”

    紫衣侯紫阡陌的目光始终锁定在韶音的身上,觉得她是可造之才,想必日后会有一番作为。

    一双慧眼,识得那颗被蒙尘的明珠,终将会绽放光芒。

    每个人的体内都有一股巨大的潜力,深藏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只是并非每个人的潜力都会被发觉出来。有可能会被时光消磨殆尽。没有被逼过,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原本准备办丧事的各大世家,听闻韶府九小姐能够解开这种奇毒,只是诊金高者才能先救。于是,所有人都立马争先恐后的涌向了韶府,画面壮观至极。

    “踏踏踏——”

    韶音骑着墨烟,一路朝着韶府飞奔而来,为了防止她再度发生意外,紫衣侯派出了紫衣精锐卫队,随行护送她回复。

    浩浩荡荡的队伍,看上去霸气至极。

    听说紫衣卫队亲自护送韶音回府,就连老太君都被惊动,亲自出府。大夫人和老爷韶普,以及各房的妾侍也纷纷赶了出来。

    九姨娘木芙怀着忐忑的心,也跑到了韶府门口。

    原本卑微到尘埃,无人问津的韶音,第一次在全府上下的迎接下,跳下了神驹墨烟。

    “我的好女儿!你没事吧?有没有人欺负你?”

    九姨娘木芙见到韶音走过来,热泪盈眶的跑了上去,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她一番,见到她安然无恙,她含泪带笑,心中的大石头也放了下来。

    “娘,我没事,你大可放心。”

    韶音微笑着说道,看到老太君等人,她也颇为意外。

    “韶音见过奶奶!”

    “韶音,这究竟出什么事情了?”

    老太君不解的问道,因为她一直呆在屋子里看着韶乐,所以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没什么事情,他们是送我回来的!”

    韶音对老太君解释完,并没有理会大夫人和那个她不认识的爹,转头朝着紫衣卫点了点头。

    “我已经到家了,你们可以回去复命了!”

    “紫衣侯命令我等这几日都要保护九小姐的安危!”

    一名紫衣卫开口说道,一脸的严肃,对于紫衣侯的命令绝对严格执行。

    “另外,紫衣侯还吩咐过,如果九小姐需要人手尽避开口!”

    “既然紫衣侯有此美意,那你们就随我进府,奶奶应该不会反对吧?”

    韶音看向老太君,征求她的意见。

    “紫衣侯派来保护你的紫衣卫,我们自然不能推辞。”

    老太君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听到这是紫衣侯的命令,她也不好得罪紫衣侯。要知道紫衣侯同时还是如今掌握大权的丞相,韶家不过是一个小家族,哪里敢和紫衣侯作对。

    韶音和木芙便在紫衣卫的簇拥下走进韶府大门,经过老爷韶普身边的时候,她听到了一句话。

    “韶音是谁?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木芙的脚步微微一顿,脸色有些尴尬。

    “娘,我们走吧,等会儿估计会很忙!”

    韶音目光冷漠的望了韶普一眼,伸手拉着木芙与韶普擦肩而过。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庶女,老爷没见过也很正常。”

    大夫人夜丽藻不屑的说道,声音听上去阴阳怪气。想到自己的女儿和儿子还被关着,就忍不住一肚子的火气。

    “韶音竟然能和紫衣侯攀上关系,你们日后可要给我注意一点,免得给我们韶家捅了大篓子!另外,我不想听到木芙那边什么缺银短粮的事情。”

    老太君听到大夫人尖酸的话,警告了她一句。之前韶乐的账,她还没有跟她们算清楚,韶漫做出这样的事情,八成和夜丽藻拖不了干系。

    就像当年她爱子和媳妇横死,她也曾经怀疑过和大媳妇夜丽藻有关系,只是没有证据,她也没办法说什么。

    “娘就放心吧,丽藻她会处理好家事的!漫儿还是个孩子,您看——”

    韶普腰间的软肉被大夫人夜丽藻掐了一把,连忙开口说道。

    “哼!这件事情老身自有分寸,等乐儿康复之后再说。”

    老太君现在还在气头上,加上韶乐身体虚弱,没有听他们再求情,在婢女的搀扶下,再度回到仙云居。

    韶总管奉命去打听情况,才刚刚要出门,就见到了平日里不曾与韶府有所往来的各族世家马车蜂拥而至。那热闹的场面,哪怕是老太君的寿辰也没有过这般情景。

    韶总管认识的人不多,但是看他们乘坐的华丽马车上一个个族徽,他就知道这些都是神都中有头有脸的家族。

    “不知道各位——”

    他的话还没说完,立刻就有人没耐性的报出了来意。

    “我是姜府总管,我们家姜莉小姐要求见九小姐!”

    姜府总管开口说道,脸上有着紧张之色,生怕被人抢先了一步,那他家小姐就危险了。

    “可是吏部尚书的爱女姜莉小姐?”

    韶总管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以他对九小姐的认识,似乎不可能认识像姜莉小姐这样的高官女儿才对。

    “没错,我们家老爷正是吏部尚书。”

    姜府总管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他可等着九小姐救命,哪里有心思跟韶总管啰嗦。

    “你们家小姐要见的应该是其他小姐吧?”

    韶总管再度确认了一遍,显然认为深居简出又没有参加什么宴席的九小姐,不可能有朋友。

    “你他娘的,能不能不要这么啰嗦,我都说了要求见九小姐!就是九小姐!你快走开,找个人给我带路!”

    姜总管实在是受不了,直接蹦出了粗话,然后也不管韶总管的表情,直接丢了赏钱给一名韶府的小厮,让他带路去九小姐那里。

    吏部尚书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姜莉,就算是一掷千金也要保女儿安然无恙,得知韶府九小姐韶音能解毒,他当下哪里还有一丝犹豫。

    “小心点,把小姐的软轿抬进来!”

    姜总管指挥着叫人把轿子抬进去,迫不及待的就朝着九小姐韶音的居所赶去。

    “这都什么人啊这是!”

    韶总管没好气的说道,还没缓一口气,就见到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快步走上前来。

    “我们太师千金方绍锦小姐要见你们九小姐韶音,烦请带路。”

    “太师千金莅临韶府,我去通传老太君一声。”

    韶总管见到居然又是一个大小姐要见九小姐,一下子就懵了,方太师可是德高望重的大臣,膝下有一对儿女,听说方绍锦小姐还被许给了定国候风踏月的公子。

    “不必通传了,我们有急事要见九小姐!半刻都拖不得,攸关性命。”

    妇人焦急的说道,语气也充满了恳切。

    “那好吧,九小姐住在浮梦苑,你带她们过去。”

    韶总管这一次没有多问,而是让一名侍卫带她们到浮梦苑去。叫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位方太师的千金也是坐在软轿里面没有出来,连个面都没有露。

    送走了两位举足轻重的大小姐,韶总管就见到更多的马车在韶府门口停下,将路口都堵得严严实实的。

    “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了?”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这景象,浑然不知道发生何事。韶府中的夫人小姐们也被惊动了,全都出来迎接这些平日难得结交到的世家小姐和公子。

    因为家中姐妹中毒,所以来了很多世家年轻公子,这叫韶府的那些小姐们都激动极了。

    当一个又一个的人都是求见九小姐,韶府上上下下彻底惊呆了。

    韶府的小姐们闻风赶到浮梦苑,只见到了严禁入内的牌子,看墨迹还是刚刚写上去不久的。

    那些平日与韶音没有任何交往的姐姐们,都后悔平时怎么没有对她好一点,现在只能望着那院子里的俊美公子们流口水了。

    浮梦苑里面,九姨娘木芙目瞪口呆的看着各大世家的来使,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竞价,就是为了买下一张名为魔医令的小字条。

    韶音被誉为第一魔医,曾经她发出的魔医令,每一块都是价值连城。一令换一命,无数人争相抢夺。

    第一次魔医令简陋的在古代现世,却也是无数人争相抢夺。

    原本大家还想要观望一下,到底韶音有没有本事解毒。

    但是当见到姜莉小姐和方绍锦小姐坐在浮梦苑的小楼里喝茶的时候,所有还有一丝犹豫的人,立马出价要买下魔医令。

    “她们的情况都不乐观,要是不及早治疗,过不了今晚。”

    韶音在屋里轻描淡写的说道,一边在画着魔医令,一边让已经恢复的姜莉和方绍锦一起来帮忙。

    这两人也没有什么大小姐的架子,对于韶音这个救命恩人心怀感激,立刻放下身段,来帮她捣药。

    至于那些为众人引路的小厮,都被韶音打发去采药了。趁着这个机会,她把韶府里的药库给打劫了一遍。因为老太君得知这些人的来意,马上就表明只要韶音有办法医治众人,那她需要什么药材,都可以从韶府的药库取。

    解药其实很简单,但是韶音叫小厮们拿来的不仅仅是解药所需的药材,还有很多她自己平时捣鼓药粉所需的东西。

    外面竞价声不绝于耳,韶音仿佛看到了自己的酒坊已经开起来的样子。

    她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平日最喜欢的就是品酒,品好酒。以后开个酒坊卖点小酒,赚点生计,不能坐吃山空。

    要想过上好日子,她还得靠自己的努力才行。

    她没有想过行医为生,因为医者总是要面对太多的生离死别,她觉得太过压抑,还是开个小酒坊,偷得浮生半日闲,才是她想要的生活。就算以后她找到回家的路,娘亲也可以有生活的来源,酿酒的技术比起医术好学多了。

    直到现在,她也没有放弃过回家的念头,回她真正的家!

    那颗神秘的宝石苍华云泪,她曾经在陌紫皇的佩剑上见到过。不过就只见了一次,那家伙就再也没有把那柄宝剑亮出来了。

    她要找个机会接近陌紫皇,然后去把苍华云泪拿到手。她能不能回家,这颗苍华云泪是关键。这个地方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她不小心走进迷宫,却始终找不到出路。

    “陌紫皇!”

    想起今日陌紫皇又救了她一次,她发现似乎每一次她狼狈落难的时候,他总是在身边。

    这就像是一场命中注定的劫,叫她躲不过避不开。

    那如皇者一般的男子,迷一般的人,却能给她一种安心的感觉。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