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48】灵心聪慧

帝医醉妃 【048】灵心聪慧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当韶音驾着神驹墨烟来到前方不远的广场上,那里有一座府衙,是负责审理各种案件的地方。

    密密麻麻的人流,将四处的道路挤得水泄不通。

    她骑着墨烟神驹,视线可以看清楚偌大的广场,全都是一颗颗攒动的人头。各种发色交织成的海洋,随着时不时想攀高看前方的人跳起,人海此起彼伏的汹涌起来。

    “何必呆在这下面人挤人的,要看风景,自然要往高处。”

    月上渊清雅润的嗓音,突然响彻在韶音耳畔,她转过头没见到他的脸,就感觉脚下一空,整个人被拎着胳膊,带到了高高的琉璃屋顶上去。

    此刻屋顶上还不算冷清,零零散散坐了不少看客。

    见到这些人各个飞檐走壁,武功高强,韶音也心生羡慕。可惜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不是练武功的料。

    被突然带到屋顶上,韶音没有吓得大叫,而是颇为淡定地找了一个宽敞又舒适的地方,拢了拢裙裾坐了下来。宁静自在的模样,好似在夏夜花开的庭院里散步。

    “呃,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啊!她不是该吓得大哭吗?”

    月上渊清嘴角扯了扯,被韶音的镇定自若给惊讶了一把。

    “谢了。”

    韶音坐在这屋顶上,恰好可以看到下方公开审案的全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彻底打败了想看韶音惊慌失措模样的月上渊清。

    她没有去注意月上渊清俊颜上精彩的表情,而是将目光落向了宽敞的露天大堂之上。

    天空蓝得如凝脂一般,一轮金灿灿的火轮,散发着醇蜜剔透的万丈光芒。但天空那旭日却不及堂上走来的那一位身着紫色朝服的美人耀眼,绛唇妖娆如红月,凤眸璀璨若星辉,黛眉娟秀如柳叶。

    那是一个威风凛然的美人,相貌过于精致,叫人分不出是男还是女。

    这便是神都鼎鼎大名的紫衣侯,紫阡陌。

    “这人是谁呢?看上去好年轻啊?”

    “你们连紫衣侯都不认识,还真是有眼无珠!”

    “那就是紫衣侯吗?长相真是俊美啊!”

    “没想到丞相大人长得这么好看,若不是丞相大人平时不出现在人前,恐怕紫羽泽三公子,会变成四公子才对。”

    人群立刻轰动了起来,除了朝堂之上的官员平日经常见到紫阡陌,其他的老百姓哪里有机会见到。加上紫衣侯平日不参加任何的宴会,也对拉帮结派不感兴趣,一直都是独来独往,我行我素。

    “听说紫羽泽三公子之首的紫,也有人说是紫衣侯呢!”

    “言之有理啊!也不知道是武尊王比较好看,还是紫衣侯更胜一筹?”

    一个个女子眼冒红心的说道,浑然忘记了来这里的目的。

    “清点嫌疑犯人数。”

    紫衣侯落座之后,长袖一挥,霸气侧露的嗓音,立刻叫全场寂静无声。

    “是!”

    立刻有官兵开始清点人数,然后将名册递上去。

    “仵作,将验尸记录拿上来!”

    开口的是坐在紫衣侯身边的刑部尚书上官玮,娇滴滴的一个大美女,却有着不输给男子的雷霆手段。

    今日上官玮打扮得颇为端庄大气,挽起的高鬟凌云髻上佩戴着金色镂空嵌蓝宝石的花冠,点缀上红宝石花钿,看上去典雅大方。白玉耳壳上,一对圆润的珍珠,衬出几分灵动秀美。

    “此次出席芙蓉宴的人数为三百二十五人,其中各大世家中毒的皆是妙龄女子,其中有三十名女子中毒而死,原因不明。另有五十三名女子中毒,如今随时有性命危险。”

    听到上官玮将案情简要的说了一遍,大家也初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这一次为何死的全部都是女子,明显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一排排站在一旁等待受审的嫌疑犯,听到这么大的罪名,都露出了惊慌失措的模样。他们都很清楚,参加芙蓉宴的都是世家的小姐和公子,一下子死了这么多,绝对是轰动全城的大案件。

    “芙蓉宴当日的厨娘,侍女,以及中途离席的人,都被认定为嫌疑犯。因为嫌疑犯人数众多,所以现在公开审理案件,就是为了还无辜者一个清白。”

    紫衣侯紫阡陌开口说道,充满威严的话音,也安抚了众人的心。

    有这么多人在看着,想必不会出现随便找个人当替死鬼,然后就交差了事的情况。

    “没想到这案件的主审官还挺公正严明的!想必幕后黑手定然是怕我到时候被无罪释放,故而才买通了那几个官兵。”

    韶音看到紫衣侯审案的方式,是当真数万人的面,公开给这些人辩驳证明清白的机会,对此人不由也有些佩服。在她看来,这一次的案件可以说是一个烫手的山芋,没有什么官员敢接下来。

    否则无论得罪哪一家,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暗地里肯定有很多人想用家里的权势和财力来疏通关节,让对手的子女成为罪魁祸首,到时候必然牵连到一整个家族。

    紫衣侯这样公开审理案件,就杜绝了屈打成招的冤案,没有给有心人可乘之机。

    “仵作的验尸记录,说明所有人中毒的情况都是一模一样的,死者的手心上都有一种奇特的图案,看上去好像是一种花。身体奇冷无比,看上去好像是被冻僵的。”

    上官玮开口念出仵作呈递上来的记录,对于这么多人死亡的案件,她也是头一次接手。

    此次死的人都是女子,为何男子都没有中毒,这一点是破案的关键所在。

    “数十名死者皆是中毒而亡,然而,到底毒来自于何处,又是何人所为?这还需要进一步的审讯!”

    听到主审官的话,这些有作案时间的嫌疑犯,全都哭丧着脸,心中害怕至极。

    数万百姓也都在观望,不知道这个奇案的凶手是什么人?到底凶手是如何对这么多人下毒的?

    他们每个人都害怕,如果最后查不出凶手是谁,那他们会不会成为替罪羔羊。

    “等你们这些蠢女人都死光了,就再也没有人敢跟本小姐抢武尊王了!”

    一座高楼上,一双得意的眼睛,正望着那些无助害怕的人,享受他们的惊慌失措。她就不相信有人可以解开此毒,那些妄想和她抢夺武尊王的人,全部都要死。

    “我也很好奇,那凶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毒药还会区别男女?”

    月上渊清一脸好奇的自言自语道,第一次听到这么离奇的案件,实在是不知道那个凶手下的是什么毒。

    “你说那是什么毒呢?”

    他转头看向韶音,随口问了一句。

    “我要是告诉你那是什么毒,你就把墨烟借我一个月,怎么样?”

    韶音淡淡的回答道,眼眸之中充满了智慧的光彩。

    “哈哈,好啊!你要是能够解得开这个谜团,墨烟就借你一个月。不过要是你解不开的话,那——”

    月上渊清笑了笑,还没说完话,就听到一句叫他差点从屋顶上滚下去的惊人话语。

    “不必审了,我知道这些人的死因!她们全部都是自杀!”

    一道脆生生的嗓音,从屋顶上响彻而起,掷地有声,一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其中也包括两位主审大人,以及特邀席位上的武尊王陌紫皇。

    “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傻瓜,全部自杀了!”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太离谱了!哪里来的疯子!”

    “胡言乱语!”

    “”

    人群一下子就炸开,众人纷纷议论起来。没有一个人相信韶音的话,只当她是哗众取宠罢了。

    甚至还有很多人当她是傻子!

    “自杀?”

    紫阡陌站起身来,听到韶音的说法,感觉她不像是开玩笑,故而挥了挥手,让全场安静下来,听她继续说下去。

    “没错,就是自杀。”

    韶音镇定的回望过去,没有闪避的意思。

    “喂,马借给你,你别乱说了。”

    听到她那认真的话,月上渊清想要把她直接拉走,免得她胡言乱语丢了性命。

    “请问死者的身上,是否都有这种饰物?”

    韶音取出了一串相思豆的手链,朝着众人亮了亮。

    “没错,的确都有这种手链。但是那又有什么问题?现在神都之中很多人都佩戴了红色相思豆的饰物!”

    刑部尚书上官玮开口说道,她是一个女子,所以知道这些男子不关注的事情。女官有着男官员没有的细心,在很多案件的处理上,有着女性的独有优势。

    “这种相思豆与其他的豆子不同,这种相思豆含有剧毒,长期佩戴相思豆手链,会中毒全身红肿溃烂,甚至精神错乱,变成一个疯子。”

    韶音有条不紊的说道,她早就听说相思豆这种含有剧毒的种子已被国际上很多国家列为受禁品,因为只需0。003毫克相思豆毒蛋白就足以致命。不过这个时代的人,根本就没有听说过相关报道,自然毫不知情。

    “相思豆的毒,如果遇上醉芙蓉的花粉毒,加上酒精的作用,就会变成致命的毒药。如果你们不相信,大可自己去试试。”

    “来人,将这几种东西取来,当场验毒!”

    紫衣侯紫阡陌当机立断,一声令下,立刻就有人去将韶音提到的这几种东西拿过来,并且请来了御医,当场开始试毒。

    原本还是银白璀亮的银针,瞬间就化作墨水般的黑色。

    “嘶——”

    倒吸凉气的声音,从广场的这一头,传到了另一头。

    手上有佩戴相思豆手链的人,都惊恐的把这象征着爱情美满的手链丢到一边。她们没有想到如此漂亮的东西,竟然是慢性毒药,一点点腐蚀着这些爱美的女子的性命。

    “快查看一下那些死者,以及中毒的女子,身上是否全部都佩戴了相思豆饰物?”

    刑部尚书上官玮马上就下令,让属下去查证。

    她的手下办事效率很高,没多久就传来消息,证实了韶音的话。

    “立刻搜捕贩卖相思豆手链的人!”

    紫衣侯紫阡陌知道了案情真正的原因,心中不由大为震惊。这绝对是一起蓄谋已久的杀人案件,从第一串相思豆手链流入那些世家小姐手中开始,这场阴谋就已经进行着,直到芙蓉宴花开灿烂的那一瞬间彻底爆发。

    此人的手段非常可怕,但能够轻易看穿这一切的神秘女子,更叫人惊叹。此女天资聪慧,口齿伶俐,是个难得的人才!

    看到她几句话就解开了这个震动神都的大案子谜团解开,陌紫皇看向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探究的意味。没想到她不仅胆识过人,而且还懂得那么多药理!

    月上渊清则是呆呆的说不出话来,在心中早就已经为之拍案叫绝。

    “这位姑娘,既然你知道中毒的原因,可有解毒的办法?”

    紫衣侯紫阡陌开口询问道,如今这案子有了重大进展,但是幕后之人必定不是一般人,很可能会成为一个无头之案。所以,救活这些中毒的人,才是当务之急。

    此毒让众御医束手无策,那些人要是都死了,那事情就更麻烦了。

    “如果当晚宴席上没有喝酒的女子,现在还可以救得活。只是这些死者,已经无力回天了。”

    韶音开口说道,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却让人觉得很可信。

    “不知道这位姑娘是何方神圣?为何蒙着面纱不敢见人?我相信策划这一切的人,也定然会知道这些人死亡的真正原因。”

    一道尖锐的嗓音,带着高高在上的娇蛮,落了下来。

    “小女子相貌丑陋,故而戴着面纱,免得吓到大家。”

    韶音不紧不慢的说道,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尖酸的女子,依旧是面不改色。

    “青蕖小姐,你这是做什么?难道要阻拦这位姑娘救治大家吗?”

    刑部尚书上官玮不悦的说道,见到定南候府的掌上明珠夜青蕖竟然在这个时候出面打扰,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上官大人,她连脸都不敢让人看,显然是心里有鬼,谁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我要为死去的妹妹讨回公道!”

    夜青蕖怒目瞪着韶音,充满了浓浓的恨意,她的妹妹也在这一次失去了性命。

    “不知道这位姑娘可否报出自己的姓名?”

    刑部尚书上官玮觉得夜青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对方是一个不知道来路的人,那些人也不敢让她治疗。

    “我是韶府九小姐,韶音!”

    韶音早就有准备,知道自己不说出名字是不行的,因为她一开始就是为自己澄清,如果不表明身份,那就一直是逃犯的身份。

    在她说出名字的时候,全部人都张大了嘴巴。

    韶府九小姐,这个经常成为众人茶余饭后谈资的主角,现在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却惊艳了全场。

    哪怕大家知道她长相非常可怕,但是这一刻,她的智慧光芒,却让她的容貌被众人所忽视。

    曾经听过韶府九小姐抛绣球无一人问津的事情,如今见到她戴着面纱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也顿时觉得情有可原。

    “你不是嫌疑犯吗?怎么会在这里?”

    夜青蕖听到她是韶音,面色一下子就化作了白色,失控的质问道。

    “大人,快抓住这个逃犯!”

    她大声的叫道,好像恨不得韶音马上被抓起来。

    “九小姐,我们派去逮捕你的官兵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你可以解释一下原因吗?”

    刑部尚书上官玮开口问道,虽然武尊王已经力保韶音,但是那些官兵的去向,她还是要公事公办的问清楚。

    “那些官兵要杀我灭口,但是我偷偷逃了,至于他们现在是死是活,我也不知道。”

    韶音开口说道,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仔细观察他们的神情,好让她判断出究竟是何人所为。

    那些官兵说的是上面的人下的命令,那就很有可能在这里。那个下令杀人灭口的主使者,很可能就是这一切背后的元凶。

    “你胡说八道!一定是你想要畏罪潜逃!才杀死了那些官兵,你就是凶手!”

    夜青蕖尖锐的说道,断定韶音就是凶手。

    “我若是畏罪潜逃,现在还会理直气壮的站在这里吗?我相信青天白日,天理昭彰,法网恢恢,真正的元凶必定会被绳之以法。我今日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证明我的清白!”

    韶音掷地有声的话语,让那些心生怀疑的人,立刻就打消了念头。

    如果她真的是凶手,为何要站出来?这根本说不通!

    “哼,你少花言巧语蒙骗世人,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被害者?如果没有证据,你就要以逃犯的罪名论处!”

    夜青蕖咄咄逼人的说道,眼底充满了嫉妒与仇恨之色,让她原本娇媚的脸,变得狰狞可怕。

    “我就是她的证据!”

    一道疏懒的嗓音,从一旁的屋檐上落下。

    一直沉默不语的凤曦泽,突然开口说道。

    “昨日我恰巧出城,见到了那几名丧心病狂的官兵要对这位姑娘下杀手,所以便暗中出手相救。不知道,青蕖小姐可还要更多的证据?”

    凤曦泽非常不客气的把所有功劳,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但是他这个说法,却让众人都信服了。

    “泽公子说的话,自然是最好的证据。”

    夜青蕖咬牙切齿的说道,心中对韶音更加嫉妒。

    韶音看到凤曦泽朝着自己笑得那么灿烂,不由回给他一记白眼。敢情这几日时不时跟踪她的人,就是这家伙!难道他是跟踪狂?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