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47】福至心灵[97x]

帝医醉妃 【047】福至心灵[97x]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徐徐的微风吹拂而过,满枝的花朵,层层叠叠,次第绽放。

    一室蒸腾的水雾,湿润了薄薄的纱帐,也让橘黄色的烛火,沾染了几缕迷朦之色。

    “哗啦——”

    韶音全身浸透在药水之中,闭上了灵动的眸子。

    随着时间流逝,她脸上的黑斑,开始逐渐的变淡。颜色也由黑色,慢慢转变为灰色。

    这个过程很缓慢,但她却没有着急,水温从烫到温热到微凉,她始终都是一脸镇定。

    只是她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一进入这个地方,她就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她。她一直小心提防,以防万一。

    听说这屋子以前的主人都死得离奇,她没有把鬼屋的说法放在心上。凡事总是有原因,不可能是空穴来风。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以前的屋主都死亡?这是她必需要查清楚的事情。

    在静夜中,一抹黑色的身影,犹如飞鹰掠过天际,悄无声息的逼近了这座看上去被荒废已久的破屋子。

    屋子里有着微弱的灯光,叫路过的行人吓得飞速远离,大喊着闹鬼的言辞。

    “两间屋子都有灯!”

    陌紫皇从院墙上直接飞进来,见到两间屋子都有灯,眼眸不由浮起一缕莫名的火焰。

    他随意选了一间房屋,飞到了屋檐底下,想看看里面的情况再做决定。

    第一间屋子是梦慈住的地方,他已经睡下了,只是怕黑,所以点着烛火。只能见到那是一个男子的背影,没有见到第二个人。

    “他们好像不是住在一个房间。”

    陌紫皇见到这情况,也安心了几分,继续走向另外一个屋子。

    他刚刚落到窗下,就听到一阵水声,还有几分撩人的低吟声,响彻在他的耳畔。

    还没看清楚里面的情况,迎面而来的就是一盆药味浓浓的冷水。

    “我去!”

    他当头被淋了一身,水滴从发尖滚了下来,看上去好不狼狈。

    他伸手抹去脸上的水珠,就见到了身上过着一条长布的韶音,半luo着香肩,怒瞪着他。

    “又是你!”

    “我——我不是故意的。”

    陌紫皇没敢仔细看,连忙转过头,尴尬的说道。

    “你来做什么?给我滚,滚得越远越好!”

    韶音冷淡的看着陌紫皇,想到他白日里的所作所为,眼底就露出了几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意。一手朝着外面指去,态度充满了敌意。

    “我——白天的事情——”

    陌紫皇有些词穷,想要说他不是故意摸她的,但是,他做都做了,而且还不止是一次。就算是解释,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沉默了片刻,他冷酷的嗓音,带着几分霸道,落了下来。

    “我会负责的!”

    他留下这么一句话,然后一溜烟,就消失在了韶音的面前。

    “负责你个大头鬼!”

    韶音听到他的话,气得胸前一阵起伏,走到窗户边,看到他早就已经没影了。

    想到他这么快就找到自己的落脚处,说明这里并不安全。

    只是以武尊王的权势,要找到她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也让她想到了必需马上澄清自己的清白,才能够保证安全。

    “咦?这是?”

    韶音走到窗前,见到窗边放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碧玉菩提子,在月光之中发着柔亮的光泽,显得格外动人。

    她伸手握住这颗失而复得的碧玉菩提子,脸上不由露出了几分不解与诧异之色。

    “为何他要将菩提子给我?难道之前我是误会他了?算了,不想那么多了,有了这颗菩提子,那奈何毒就可以完全解掉了。”

    她将碧玉菩提子放进了浴桶之中,关紧窗户,再度踏入了浴桶之中。想到之前陌紫皇那目瞪口呆的表情,她的唇角不由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夜色漫漫,这个晚上有人欢喜有人愁,月上渊清在镜雪楼中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却不知道那姑娘是何时离开的。

    看到桌上留下的字条,他不禁露出了一抹兴趣浓浓的神色。

    “这丫头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只是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

    他在惊讶过后,也有些担心韶音的身体情况。

    遂即牵着墨烟离开了镜雪楼,去查探起关于那位九小姐的事情。

    不知不觉之间,他没有发现自己竟然对一个其貌不扬的小丫头,产生了特别的兴趣。

    谁也不知道,有一个人在这个月夜化蛹成蝶,褪去了丑陋的外壳,蜕变出最美的蝶羽。

    当一丝丝金色的阳光,刺破了晨雾阴霾,散落在床帐之上。

    韶音睫羽轻颤,缓缓睁开了秋水分明的眼眸。清晨凉凉的空气,让她的睡意很快就消散了。她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好似重生一般,呼吸都畅快了几分。

    她起身梳洗,水盆映出她的脸庞,光洁无暇,那狰狞可怕的黑斑,已经完全散去。

    这一张脸,美得叫她自己也晃了晃神。虽然料想过这张脸褪去黑斑之后应该有几分姿色,但是却没想到会如此明媚动人。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与先前的样子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如果她不说的话,想必没有人猜得到她就是那个丑名远扬的韶府九小姐。

    “奈何毒已经解了,但是这脸比起之前那张还要招摇!”

    韶音看着自己的脸,不禁也有些无奈。相对于人们不屑一顾的丑颜来说,这张绝世容颜更加吸引眼球。

    “算了,只要自己低调一些,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她换上昨夜买的衣裳,很朴素简单的蓝裙,没有多余的点缀,穿在她身上却显得雅若幽兰,清若芙蕖,叫人移不开眼。她将一条面纱蒙在玉颜之上,叫人看不清楚她的模样。

    做完这些她才迈步走出大门,刚刚走出去,就闻到了一阵烧焦的味道。

    她连忙快步走向厨房,就见到原本就破旧的厨房,此刻更是一团糟。

    梦慈正苦着小脸,泪汪汪的瞅着那冒烟的炉灶,看上去苦恼得很。

    “音姐姐!”

    看到韶音过来,他小脸充满了委屈,但又有些挫败,只能可怜兮兮的瞅着她。

    “你在煮饭还是烧厨房?”

    韶音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再让他烧下去,这厨房可以彻底报废了。

    “音姐姐,阿慈想煮饭给你吃!”

    梦慈不好意思的说道,红着小脸,有些局促不安。

    “好了,还是让我来吧!等会儿有力气好干活!”

    韶音动手扑灭火焰,拿出了煎药用的小型炉灶,将昨天置办的食材放进去,煮了一锅香喷喷的面条。

    她将面条夹起来,放上几片青菜,递给梦慈,自己也盛了一碗坐在一旁的矮凳上大口吃了起来。

    “吃吧。”

    她见到梦慈腼腆的模样,明明肚子已经饿坏了,还在那里害羞什么劲儿。

    “那我就不客气了!”

    梦慈甜甜的笑着说道,手握着筷子,夹起面条,大口的吃了起来。

    他已经饿了很久,闻到这碗香喷喷的面条,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想到这是韶音姐姐亲自煮的面,他吃起来特别的香。

    哪怕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也是他吃过最美味的东西了。

    韶音揭开面纱一角,慢条斯理的吃起面来。看着他吃得那么欢乐,几乎要让她以为自己的厨艺大有长进了。不过她自己尝了尝,味道还是一般,谈不上难吃,但也不是特别可口,只能说可以饱腹。

    “对了,音姐姐,你说吃完饭之后要干活?阿慈可以帮忙做什么呢?”

    梦慈对于自己什么都做不好感到非常羞愧,吃完一碗面,开口问道。

    “我们要去找东西。”

    韶音没有说是什么,因为她自己也不清楚。

    “找什么?”

    梦慈听得云里雾里的,疑惑不解的问道。

    “等找到了你就知道了,你等会儿看到什么奇怪的就告诉我,这样就可以了。”

    韶音没有让梦慈一个人留下,而是带上这个小迷糊一起,免得他出什么事情。跟他相处越久,就越发觉得他是个很单纯的孩子,好像从未涉足红尘,特别的干净。

    他有一颗赤子之心,让她也忍不住放下防备之心。

    “哦哦!阿慈明白!”

    梦慈点了点头,乖巧地跟上了韶音。

    今日的阳光很晴朗,也让这个破败的院子看上去增色不少,尤其是这里种满了大片的芙蓉花,开得好生灿烂。这个时节百花凋零,芙蓉花成了一道靓丽的色彩。

    “音姐姐,你们家的这些花好好看!”

    “不要去摘这花,花粉有毒。”

    韶音的目光没有流连在芙蓉花之上,这些花虽然好看,但花粉却有毒,是只能远观不可触碰的东西。

    “啊!这么漂亮的花居然有毒?”

    梦慈把手缩了回来,着实是吓了一跳。

    “越是美丽的东西,毒性越强,不能被美丽的表象所迷惑。”

    韶音淡淡的话音,有几分严肃的味道。

    “嗯,我以后会小心的。”

    梦慈点了点头,他记得那日闯入这院子的时候,好像不小心抓到了这花瓣,难道就是因为这花粉所以才中毒了?

    韶音见到他还懂得小心,说明他至少不笨,只是经历得太少罢了。

    她开始专心地在院落里面寻找起来,也不知道以前住这里的人怎么想的,在这里种了这么多的芙蓉花,只要一阵风吹过,地面就会积累上一层花粉。长此以往,肯定对身体很不好。

    追求美丽固然没错,但是超过那个度,反而会把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地。

    “音姐姐,这里好像有一个窝。”

    梦慈眼尖的看到后院的草丛里面,有一个地方像是什么动物的窝,故而开口说道。

    “在哪里?”

    韶音听到他的话,连忙问道。

    “就在墙角那边,你仔细看就会发现啦。”

    梦慈以前在宫里没有什么玩伴,只有他的小白驴陪在他身边,所以他也很喜欢小动物,对找动物窝什么最在行了。

    “你退后一些。”

    韶音见到了那草丛里面的确有一个不起眼的窝,但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窝,她让梦慈退后之后,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个小窝。

    一双眼睛在小窝里面,充满了戒备,凝视着韶音。

    “唰——”

    在她靠近的时候,就见到一抹雪白的影子,宛如雪球一般滚了出来。

    “唰唰!”

    韶音手中银针飞快的发出,朝着那抹白影射去。

    然而那道白影动作灵活至极,韶音的银针虽快,却也没有打中它。

    白影滚到草丛之中,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韶音。

    “这是一只雪貂。”

    韶音见到这雪貂纯白的毛发,以及可爱的模样,不禁露出了几分惊讶之色。这只雪貂似乎是幼崽,看上去还特别小,应该是没断奶多久。

    “这雪貂的眉心还有一撮火红的毛发,好像是月牙的形状,难道这是罕见的火月雪貂?”

    她仔细看着这只小小的火月雪貂,看到它的双腿还在打哆嗦,显然刚刚学会走路。

    这个地方为何会出现这种火月雪貂?

    她曾经在古医典籍上看到过关于这种火月雪貂的记载,听说只有最毒的貂,才会被称为火月雪貂。这种雪貂极其珍贵,很通灵性,它的血是所有毒物的克星,但是却有一口毒牙,能够轻易叫人死亡。

    她想到这火月雪貂既然是幼崽,那应该还有母亲才对,只不过她靠近那个小窝的时候,却没有见到其他雪貂的踪迹。

    “呜——”

    小小的火月雪貂,又害怕又警惕的盯着韶音,好多天没有吃东西,它早就饿得双腿发软。

    看着韶音走近,它立刻龇牙咧嘴,发出警告的声音。

    “好像是只孤儿!”

    韶音见到小貂儿防备的模样,也没有用强,而是从怀里拿出了一个药瓶,在窝前面洒了一些毒药粉。

    火月雪貂的食物就是毒药,越毒的东西它越喜欢。她配置的防身毒药,对这饿坏的小貂儿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它先是抗拒了一下,然后见到韶音走开,身体就化作一道流光,扑到那些药粉前面。伸出粉嫩嫩的舌头,开始吃起它最喜欢的食物。

    韶音看到它那满足的模样,就猜到它的母亲可能就是看中这个地方有很多芙蓉花粉末,所以才把家安置在这里。

    当初离奇死亡的人,说不定是被火月雪貂袭击,而后毒发身亡。

    这个让人畏惧的火月雪貂,却让韶音喜欢的不得了。她以前就很想养一只这种貂儿,可惜始终找不到。这一次,大好的机会摆在她的面前,她决定要慢慢的把这小貂儿引诱上钩。

    “好可爱的小萌宠!”

    梦慈两眼发光的看着那小貂儿,想要伸手去摸,立刻就被韶音给拍了回去。

    “这貂儿咬你一口,保准你马上毙命。”

    韶音没好气的说道,这家伙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当初就是因为不小心,所以才中了毒,现在居然想摸火月雪貂。看来他能平平安安活到这么大,家里人一定把他保护得很好。

    “这小萌宠那么厉害?”

    梦慈滴溜溜的眼眸,瞅着那只正在专心舔着叶子上粉末的小貂儿,看上去完全无害至极。那犹如绒球一般圆滚滚的身体,漂亮至极的圆眼睛,像是海水一样闪闪发光,叫人一眼就喜欢上了。

    “那是当然。不然你可以去试试,我可不会救你哦!”

    韶音笑着说道,见到这只小貂儿,她就知道那时不时出现的眼睛是来自何处了。想必就是这小家伙在偷偷的张望着他们,但是又不敢靠近。

    “那还是不要了!”

    梦慈连忙摇头,小脸上也有些害怕的神色。

    “要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我要出去一趟,你在这里好好看家,记得不要去招惹那小貂儿。”

    韶音开口说道,既然知道了这鬼屋的秘密,那她也可以放心去解决那件攸关她清白的案件了。

    原本她还有些地方不大确定,但刚才灵光一闪,福至心灵,她顿时就想通了关键的地方。

    但是到底是谁筹划了这一次的事情,她却还不清楚。

    敌人在暗处,她在明处,显然情况对她还是很不利的。

    “音姐姐要早点回来哦!”

    梦慈依依不舍的说道,第一次有了朋友,他好喜欢这种感觉。

    “嗯!”

    韶音微微颔首,迈步朝着门外走去。

    她走出去的时候,那只小貂儿还跳到了墙头,水滴似的大眼睛,瞅着她的背影。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巴,似乎还意犹未尽。

    繁华的紫阙城,永远都是热闹喧嚣,只是今日竟然是万人空巷。

    韶音走出来的时候,还以为走错了地方。

    但是看这街道还是以前的样子,唯独那拥挤的人潮,不知蒸发到了何处?

    “难道一个活人都没有吗?”

    她刚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了回应声。

    “踏踏踏!”

    一阵马蹄声响彻而起,迎面而来的墨色骏马,以及马背那意气风发的俊逸男子,立刻叫韶音黑了脸。

    “小泵娘,我们真是有缘啊!”

    月上渊清笑得云淡风轻,看上去让人赏心悦目。

    “缘分没看出来,我倒是觉得我们是冤家路窄!”

    韶音冷冷的说道,看着他笑得那么灿烂,就觉得这家伙不安好心。

    “冤家就冤家吧!今天你是劫财?还是劫色?或者劫马?”

    月上渊清听到韶音的话,越发觉得这丫头好玩得很,太有个性了!让他忍不住想多逗逗她!

    “你没事送上门来给我抢劫,有神经病啊?”

    韶音看他笑得不怀好意的样子,就没有什么好脸色给他。

    “非也,非也,本公子虽有神经,但是绝对没有病。”

    月上渊清坐在马上,一袭华裳玉立,配上他那戏谑的笑容,让韶音看着格外欠扁。

    “懒得跟你废话。”

    韶音还要找马车,没闲工夫跟他浪费时间,直接迈步走向前方。

    “我还没跟你说,你的字挺漂亮的呢!昨天不辞而别,这可不是大家闺秀的作风哦!”

    月上渊清见到她跑得那么快,连忙跟了上去。好不容易遇到个有趣的小家伙,可以打发一些无聊的时间,他可不想这么快就放过她。

    “我本来就是女土匪!谁知道你无事献殷勤,有什么阴谋诡计!”

    韶音听到他的话,就确定之前救她回城的人确实是这个男子。

    “好黑心的女土匪!”

    月上渊清被她说得不由张了张嘴巴,半天只能说出这么一句感慨。

    “今日天朗气清,听说刑部那边正在审案子,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看看啊?大半个神都的人都闻风过去了,你在街上晃悠也没意思,不如和我一起去凑热闹?”

    “刑部审什么案子?引起全城轰动?”

    韶音原本迈开的步子,又停了下来,抬眸看向了月上渊清。

    “由丞相大人紫阡陌和刑部尚书上官玮共同主审的芙蓉宴案件,要是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月上渊清开口说道,相信大家都会对这个大案有兴趣的。

    “那再借你的马一用!”

    韶音将月上渊清拉下马,然后跳上了墨烟,朝着他挥了挥手。

    “墨烟,我们走吧!看热闹去!”

    “喂!墨烟!你主人在后面!别丢下我!”

    月上渊清吐血的追了过去,看着韶音的面纱在风中飞扬,晨光落在她的身上,那画面看上去竟然那般唯美。

    ------题外话------

    恭喜妞儿宝贝成为帝妃的第三名状元!仙儿非常荣幸也很感动!欢迎妞儿进入仙粉最高荣誉之地:神殿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