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46】握住幸福◆万更

帝医醉妃 【046】握住幸福◆万更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此刻的韶漫一脸的惊恐,她完全不明白为何自己的房间里会被搜出半包砒霜。

    “孽障,给我跪下!”

    老太君听到张银玲的话,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她的幼子英年早逝,留下唯一的儿子,她都没有照顾好他,反而在眼皮子底下,叫这些心如蛇蝎的人害死了!

    此刻,她不管眼前的是谁,只记得要为爱孙讨回公道。

    “奶奶!娘亲!爹爹!我是冤枉的!”

    韶漫见到老太君如此严厉,双腿一软,跪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她感觉自己好像是千辛万苦的爬上梯子的顶端,才发现梯子竟然搭错了地儿,把自己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悬崖边缘。

    “铁证如山,不容你狡辩!”

    老太君将血书抛向韶漫,那血书在半空中展开,醒目的血字,让她吓得忍不住颤抖起来。

    好似看到了一双不甘的眼,在怒瞪着她,要她偿命。

    “不是这样的!这绝对是陷害——”

    大小姐韶漫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房里会被搜出砒霜,她分明没有那么愚蠢的把砒霜收在房里。难道是之前狗肺偷偷放进来的?

    想到狗肺那闪躲的神色,她越发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眼睛一下子就喷出火来,没想到自己的计划,居然毁在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手上。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彻而起,伴随着鹅黄色的身影掠过,红色的掌印清晰地印在了韶漫的脸上。

    “落初来了!”

    韶音一看这熟悉的身影,目光露出了几分温柔之色。没想到展落初来得还是挺快的,看来是得到消息就匆匆赶来了。看她涨红着小脸,额头还沁着汗水,就知道她是一路狂奔过来的。

    与她一起到来的,还有那个宁静清雅的女子,兰沁妍。

    “展落初,你凭什么打我?”

    大小姐韶漫手捂着脸,愤怒的抬头,猛地站起来,怒气冲冲的尖叫道。她从小就被捧在手掌心,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今日居然被展落初当着众人的面打了!

    她这口气,如何忍得下去!

    “你真是贱人多忘事啊!你竟然要害我家韶乐哥哥,丫的,我灭了你!这该死的毒女!”

    展落初气得扑了上去,想起温润如玉的韶乐,那么善良,那么温柔,居然有人如此恶毒要害死他。

    她这就为韶乐哥哥报仇!

    她一把将韶漫推倒在地上,两个人扭打了起来。

    “你这个死肥婆!”

    “丫的,你真欠收拾了,活腻歪了!看姑奶奶我的厉害!”

    “我打死你!”

    “谁怕谁啊!”

    “......”

    “快!快拉开她们!”

    大夫人一看这画面,大叫起来,让侍卫将韶漫和展落初拉开。

    “这姑娘看不出还挺彪悍的!”

    韶音见到展落初给了韶漫几爪子,那一副为了韶乐不顾一切,不顾形象,率真而冲动的可爱模样,让她不由露出了会心一笑。目光浅浅的落向纱帐之后的韶乐,看来哥哥有一个很好的未婚妻呢!

    “对!就是这样!打她头!戳她眼睛!咬她耳朵!”

    她在一旁暗暗激动,看到完全是展落初压倒性的把韶漫给凌虐了一顿,心里说不出的爽快。虽然她很想亲自扑上去来几下子,但是碍于如今身份是一个低调的小婢女,只能一旁牙痒痒。

    “落落这丫头!还真是胆大妄为!”

    兰沁妍见到展落初的举动,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过去阻止,而是走到老太君的身边,跟她低语了几句,接着走向了躺在床上的韶乐。

    “她好像有几分医术,希望不会坏事。”

    韶音对兰沁妍不是很熟悉,只是有过一面之缘,但她闻得到兰沁妍身上那股药草的味道很浓。身上也透着书卷气,给人一种很宁静的感觉。

    这个时候韶乐身上的药性已经开始退了,如果被发现他没有中毒,那计划就功亏一篑了。

    韶乐是整个反击计划的核心人物,因为怕对他身体有所损伤,所以韶音下的药非常轻微,是那种能让人陷入假死状态的药。成功瞒过了御医韶普的眼睛,她还没安心,就见到兰沁妍过去了。

    兰沁妍伸手掀开床帐,伸手探了探韶乐的鼻息,她正要放下床帐就见到韶乐的手指轻微的颤了颤。

    她的眼底滑过一抹疑惑之色,抬眸看向床上的韶乐,缓缓放下了床帐。

    这时候韶漫和展落初已经被拉开了,两人都是头发蓬乱,看上去狼狈至极。

    “落初来奶奶身边!”

    纵然韶漫被打得鼻青脸肿,老太君也没有给她一个多余的目光,而是招了招手,让泫然欲泣的展落初坐到身边,软声抚慰起来。

    展落初自小就和韶乐定亲,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她也是老太君认定的孙媳妇,从来没有因为韶乐是瞎子,而有嫌弃怠慢的心。对于韶乐痴心一片,她都看在了眼里。

    “乐儿已经不在了,你们的婚约就不作数了,你以后还是找个好人家嫁了。”

    老太君声音颤抖的说道,没有霸道的要求她守活寡,而是祝福她找到良人,度过一生。她的韶乐没有这个福气,娶这么好的姑娘为妻。

    “不要!奶奶!落落这辈子生是乐哥哥的人,死也是乐哥哥的鬼!谁也不嫁,您不要抛弃落落!”

    展落初猛地摇头,眼睛里积蓄的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傻孩子!你这是何苦!”

    老太君抱着展落初一起哭了起来,看上去分外凄凉。

    韶音看到展落初对哥哥那么痴情,也不禁为之动容。

    “奶奶,乐哥哥尸骨未寒,您一定要为他报仇!不能放过这个毒女!”

    展落初充满恨意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韶漫,一字一句的说道。

    “落落好样的!”

    韶音在背地里给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有了展落初的介入,想必老太君纵然有几分不忍之心,为了公正无私的形象,也定然要把韶漫重惩。

    “韶安,把家法拿来!”

    老太君冷冷的声音落了下来,让大夫人夜氏马上跪下来求情。

    “娘,这事情一定是有人陷害漫儿!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您一定要明察秋毫啊!”

    大夫人夜氏呼天抢地的大哭起来,拉着老爷韶普一起跪下。

    见到他们跪下求情,其他的妾侍不管情愿与否,也都要做做样子,跪地求情起来。

    “奶奶,我也是您的亲孙女啊!您不能这样对待我!”

    韶漫见到这么多人求情,知道自己还是有一线生机的,立刻走上前,可怜楚楚的看向老太君。

    “我没有你这样不孝的孙女!”

    老太君一拐杖打了韶漫的腿,让她跪在了地上。

    “韶安!你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吗?”

    她怒瞪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韶总管,怒声喝道,可见这一次的事情,严重挑战了老太君在韶府的权威。她连孙子都保护不了,在韶府还有何颜面可言?

    “不敢!”

    韶总管哪里还敢迟疑,立刻就去取了藤鞭,放置于托盘之上。

    “娘,手下留情啊!漫儿可是定南候的外孙女啊!”

    韶普见到老太君动了真格,一下子就慌了。他的夫人夜丽藻,可是定南候的女儿,他们不能不给战功赫赫的定南候面子。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就是那个小丫头,由你来执行!傍我打一百鞭子!”

    老太君被他一提醒,也有了几分顾虑之心。但是说出去的话,总不能再收回去,伸手朝着躲在角落,看上去一脸害怕的韶音一指。

    “老太君叫奴婢?”

    韶音心里一阵激动,小脸却露出一副非常害怕的神色,想到要亲自替韶乐哥哥报仇,她也是非常乐意的。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否则岂不是自己露了马脚。

    “奴婢不敢!大小姐看上去好凶残!”

    她拍了拍胸口,弱弱的说道。

    “谁敢打我!我外公是定南候!”

    韶漫见到韶总管把藤鞭递给这个婢女,立刻怒瞪着她。

    “叫你打就打,不然你就替她挨打!”

    老太君气怒的说道,不容韶音反驳。

    “你给我下手轻点,不然仔细你的皮。”

    韶音路过大夫人身边的时候,就听到她威胁的话。韶音很想冷笑几声回应,不过她知道分寸,所以就露出了更害怕的神色。

    “你们不能打我!”

    大小姐韶漫见到韶音过来,吓得朝着外面跑去。

    “玲儿,去把这孽障给我绑起来!”

    老太君见到她居然敢跑,重重拍了桌子一下,气得身体发颤。

    “好的,交给我了!”

    张银玲一闪身,在韶漫的身上点了几下,她就定住动不了。

    她挥了挥手,侍卫就立刻拿绳子把韶漫给捆了起来,然后吊在梁柱上,让她没办法逃走。

    “开始执行家法!”

    老太君冷漠的说道,虽然韶漫是她的亲孙女,但是她真正疼爱的却只有韶乐。

    “大小姐,奴婢来啦!”

    韶音一脸害怕的说道,听在展落初的耳中,却有几分莫名的喜感。

    “你给我用力的抽死这丫的!打死不怪你!本小姐重重有赏!”

    展落初大声的说道,叫大夫人夜丽藻恨不得直接一刀子宰了她。

    “奴婢怎么敢下重手?”

    韶音怯懦的话音,让大夫人夜丽藻又得意了起来,连忙使眼色叫韶漫配合做戏。

    “啪——”

    一鞭子下去,韶漫立刻惨叫起来。

    韶音一脸的惊慌害怕,但是下手却是毫不留情。对于这个恶毒的要害死韶乐哥哥,要陷害她娘亲的女人,夺了阿九的心上人,践踏阿九的尊严,所有的账,她都在这里一次还清。

    一鞭子下去,没有皮开肉绽的惊悚画面,但她却是挑了人体最脆弱,痛感最强烈的地方下手。

    外表看上去,韶漫根本就是矫揉造作的瞎叫,但谁知道她现在是痛得恨不得立刻死掉。

    “啊——”

    韶漫鬼哭狼嚎的叫声,不绝于耳,让一旁的女眷面色发白。

    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幸灾乐祸的人,平日没有少被大小姐欺负,今天看到她挨打,多少委屈一下子被洗刷去了。

    “女儿!做得好!”

    大夫人夜丽藻见到韶漫如此入戏,叫得跟真的似的,不由对她满意的点点头。

    “娘——救——啊——”

    韶漫看到大夫人那满意的神情,一口血涌上喉咙差点直接喷出来。

    “十五,十六,十七......”

    韶总管在一旁非常尽职尽责的数起来,不过没有三十下,韶漫就已经晕了过去。

    “泼冷水!”

    老太君一声令下,展落初立刻积极的飞奔出去,提了一个尿壶泼了过去。

    “还好我闪得快!”

    韶音握着藤鞭,看着被泼了一身臭熏熏的韶漫,庆幸自己躲得远,没有被殃及。

    “呕——”

    韶漫被熏得醒来,就闻到了令人作呕的臭味在她的身上,马上就干呕起来。

    “继续打!狠狠地打!”

    展落初立刻指挥起来,打死韶漫也不能让她开心几分,但是至少为韶乐哥哥报仇雪恨了。

    “是!”

    韶音捏着鼻子,对展落初的举动是好气又好笑,气的是她这泼尿的雷人举动让她也要被熏死了,笑的是她一个千金大小姐做得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叫她大开眼界。

    当然,要捏着鼻子的人不仅仅是韶音,还有在场的所有人。

    在处置完韶漫之前,谁也不能离开。

    “胡闹!”

    老太君也被熏得头晕,想要走又不能离开,只能不悦的骂了展落初一句。

    “落落这鬼丫头,实在是太恶心人了!”

    爱洁的兰沁妍连忙走到窗户旁边,让自己透透气,实在是无法想象,事情会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她看出韶乐的毒似乎另有玄机,但是她看韶漫不爽很久了,自然没有这时候揭破。

    “啪!”

    “啪!”

    “八十八!”

    “八十九!”

    一声声鞭子落下的声音与惨叫声以及管家的报数声,交织在了一起,颇有节奏感。

    “一百下!”

    当韶漫感觉自己痛得不能再痛,恶心得不能再恶心的时候,终于听到了一百,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老太君,家法执行完毕。”

    韶音打到手软,这才低眉敛首的说道,将发烫的藤鞭交给韶总管。

    大夫人夜丽藻想要扑上去狠狠收拾韶音,但是老太君在这里,她只能暂时按捺下来,想着等明天再整死这个丫头。算她倒霉,被老太君看中去执刑。

    “好了,你退下。”

    老太君看到韶漫一点伤势都没有,还假装晕倒,立刻让人把她弄醒。

    韶漫好不容易歇了一口气,就再度被弄醒,差点就想直接撞死得了。至少可以一觉不醒,不要再闻到这恶心的臭味了。

    “这孽障竟然对自己的兄弟下毒手,我们韶府不能再留她了,从这一刻起,韶漫不再是我们韶府的人,剥夺她嫡女的名分。”

    老太君痛心疾首的宣布道,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

    韶漫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一身荣华富贵,就这样被剥夺。

    还没等大夫人开口求情,老太君紧接着就再度开口。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用砒霜毒死了我的乐儿,这半碗砒霜就留给你和乐儿在黄泉相会吧!”

    老太君冷漠的看着韶漫,让韶管家去喂她喝下毒药。

    “不要啊!韶乐是你孙子,我难道就不是韶家的血脉吗?你太偏心了!韶乐只是一个瞎子!你这个老太婆不公平!我不要死!”

    韶漫没有想到一个瞎子,竟然会对老太君那么重要。

    “谁也不许伤害我大姐!”

    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子冲了过来,看他双眼浮肿,脚下无力的样子,显然是流连青楼花丛的浪荡子。

    这个人就是韶府的二少爷,韶茂,与韶漫一母同胞。无心学医,而是流连在烟花之地,十足的败家子。

    但这个败家子,却是韶家的嫡孙,韶家的继承人。

    “谁这么大的狗胆,敢这样对待我大姐,你们是疯了吗?”

    二少爷韶茂大吼道,完全是一副二世祖的模样,以后这韶家都是他的,他有什么好顾忌的。

    他之前还在青楼里享受温香软玉,得到了花烛的通知,才急急忙忙赶回来。

    “我姐姐毒死一个瞎子又怎么了?反正留着也是浪费口粮!”

    “放肆!”

    老太君见到韶茂将韶漫解开,还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火冒三丈的怒声喝道。

    “老身还没死,这韶府还没轮到你们做主!”

    “我大姐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韶茂认定了老太君不会拿他这个嫡孙怎么样,不可一世的说道。

    “把这两个孽障都给我拖下去,关进水牢,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得看望!”

    老太君威严的声音落下,侍卫们立刻将韶漫和韶茂关了起来。

    韶音见到韶茂的突然出现,让老太君没办法下狠手,这样的处置,看来已经是最大的惩罚了。还好她刚刚没有留手,否则韶乐哥哥不是白白受苦了。

    这些狼子野心的威胁不除去,韶乐随时有可能再一次被毒害,但最重要的根本在于韶乐自己。他看不见东西,毫无自保的能力,才给了这些人可乘之机。

    “韶安,你去安排乐儿的后事。”

    老太君疲惫的说道,一下子似乎老了很多。

    “且慢!老太君,韶乐公子似乎还有微弱的气息,说不定还有救。”

    这时候兰沁妍缓缓走了过来,水绿色的长裙,睡着她走动而摇曳起来。

    听到兰沁妍的话,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望了过去。

    韶音见到有人替她开口,也省得她多言,引人怀疑。

    “你怎么不早说!”

    大夫人夜丽藻听到韶乐还有救,顿时气到了极点。韶漫被打了一顿,连累韶茂被关进水牢,她这时候才说韶乐有救,她早点说的话,那他们哪里还用受罪。

    “大夫人莫激动,沁妍医术浅薄,自然不敢妄下结论,还请见谅。”

    兰沁妍不疾不徐的回应道,说得滴水不漏,让大夫人没办法再说什么。

    “真的吗?韶乐哥哥还有救?”

    展落初听到这个消息,脸上的愁云,一下子就散开,第一时间跑向了韶乐的床边。

    “韶乐公子还有一息尚存,想必只要救治得当,还有一线生机。”

    兰沁妍开口说道,让一旁的御医韶普脸色青红交加。

    “不可能,他刚才明明已经没有脉搏了。”

    韶普大步上前,脸上的面子有些挂不住。再次探测了一下韶乐的脉搏,还真的有些微弱的迹象。

    “咦?奇怪了,真的有脉搏!”

    “快去请大夫!”

    老太君怒瞪了韶普一眼,不相信他的医术,开口吩咐道,紧绷的脸,也化开了寒冰。

    “老太君不必舍近求远,奴婢听说九姨娘那里有一种能解百毒的神药,如果找到九姨娘,乐少爷肯定有救的。”

    韶音开口说道,知道这是救娘亲的最好时机。

    “那还等什么!快请九姨娘过来!”

    老太君激动的说道,知道爱孙还有救,她说什么也不能再一次失去他。就像当初她失去爱子一样的痛苦,她不想再经历一次。

    失而复得的珍宝,越发叫人珍惜。

    “老太君,九姨娘不知道去了哪里。”

    韶总管开口提醒道,先前他们就已经派人找过了。

    “奴婢见到早上九姨娘是和大夫人在一起的,大夫人好像是请九姨娘去做客。”

    韶音淡淡的话音,让大夫人面色再度一阵变化。

    “哦?原来是这样!”

    老太君多么精明的一个人,听到韶音的话,立刻就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现在不是追究大夫人的时候,救韶乐是最重要的事情。

    “一炷香内,要是木芙没有完完整整的出现在这里,那韶茂就去陪乐儿吧!”

    老太君冷漠残酷的话音,吓得大夫人夜丽藻浑身发抖,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不顾亲情。

    但是,尽避大夫人非常生气,却也不得不去命人将木芙带出来。她不能拿自己的儿子冒险,将来她要做当家主母,还是要靠儿子。

    她可以失去女儿,但儿子却是她的心头宝。

    “我不知道木芙妹妹在哪里,不过我会派人去找的!”

    她干笑的说道,也是这时候才注意到这个不起眼的小奴婢,竟然才是她最大的克星。

    她看似一句不经意的话语,往往都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这也坚定了她要弄死这个贱婢的决心!

    “不要给我耍小心眼!”

    老太君已经完全没有耐性跟她们玩这些阴谋诡计,下了一个通牒。

    “不敢!”

    大夫人夜丽藻脸颊僵硬,挤出了一丝笑容。

    没有多久的时间,木芙就一脸苍白的被带到了房间里面。大夫人想活活饿死她,所以没有对她施刑,加上她脸上的刀疤,让那些看守的人,对她毫无兴趣,所以才躲过一劫,等到了重见天日的时候。

    韶音见到木芙慌张的出现,仔细的打量了一遍,没有哪里受伤,她才松了一口气。

    “木芙,听说你有一味可以解百毒的神药,快拿出来!只要救活了乐儿,你开什么条件都可以。”

    老太君见到木芙出现,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样。

    “什么神药,我——我没有啊!”

    九姨娘木芙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于老太君说的神药,更是一无所知。

    “嗯?莫非你是不肯交出来!神药虽然珍贵,但是老身保证,只要你拿出神药,以后就保你在韶府过上好日子。”

    老太君听到她没有交出神药的意思,越发觉得她有这个东西,立刻开口保证起来。

    “我不要什么好日子,只求老太君救救我可怜的女儿韶音,她是冤枉的啊!”

    木芙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想着救韶音,立刻跪了下来。

    韶音见到她这样子,心底也涌起了莫名的柔软。见到娘亲一心只想着女儿,她如何能够不感动。

    她很想告诉木芙,她就在这里,好好的在这里,不过她什么也不能说。

    这一刻,她的身份是逃犯,不能暴露出来。

    她在心中默默地说道:娘亲,女儿一定会光明正大的回来,你一定要等我!

    “你要什么都以后再说,先拿神药救我的乐儿!”老太君不悦的说道。

    “说不定是这贱婢撒谎,我看木芙妹妹根本救没有什么神药吧!”

    八姨娘开口说道,脸上露出了讥讽之色。

    “我——”

    九姨娘木芙刚要说自己没有神药,就听到韶音开口。

    “九姨娘,你不是每日都会起早搜集珍贵的神药吗?你快别藏私了,救乐少爷要紧啊!”

    韶音眨了眨眼睛,提醒木芙这件事情。那纳兰神医给她开出的药方,那可真的是一味珍贵的神药。哪怕材料很简单,却是非常有效的。

    “好吧,那我去取药过来。”

    九姨娘木芙想起她早上为女儿准备的药,若是真能够救韶乐少爷,那她也愿意去拿来试试。韶乐少爷是她们母女的恩人,有报答的机会,她自然是义不容辞。

    “她果然有神药!希望这神药有效!”

    老太君见到九姨娘在侍卫的陪同下,回去取神药,一下子救眉开眼笑起来。

    “药来了!”

    木芙端着药走来,韶音立刻接了过去,经过张芷婧用银针试毒之后,韶音就喂韶乐喝下去,同时悄悄拔掉了扎在他身上的一根银针。

    “咳咳!”

    韶乐喝完药之后,轻咳了几声。

    “这真的是神药啊!能够起死回生!”

    展落初惊讶的说道,见到韶乐虚弱的坐起来,但脸色明显已经变好了,立刻开心的笑出声来。

    “这一次木芙立了大功!将浮梦苑赐给她作为新的居所,每个月的月银都加倍,由韶安亲自发放,另外,再让人给她裁几件新衣裳。”

    老太君心情大好,打赏完木芙之后,就把众人赶出去,留下展落初照顾韶乐。

    “老太君,我女儿——”

    木芙见到韶乐真的恢复了,还没来得及为韶音求救,就被韶总管叫了出去。

    “九小姐的事情是刑部受理,如果查实之后,无罪就会被释放。九姨娘随奴才搬去新的住所,还请宽心。这个月的月银,稍后奴才会送到浮梦苑。”

    韶总管开口说道,让木芙安心了几分。

    她相信女儿是清白的,所以一定会被放出来的。

    韶音见到这一次因祸得福,让娘亲得到了老太君的庇护,脸上也不由露出了几分笑容。只不过,家中的危机暂时解决了,但她自己的危机却没有解除。

    她没有随着人流走出去,而是找了个地方,换回了衣裳,拿了她的那些药瓶,然后匆匆的赶到了厨房。

    恰巧因为韶府戒严,厨房中的很多人都被带去问话了,这时候才被放了回来。

    “糖糖姑娘,你等了很久吧?真是不好意思,刚刚府里出了点事情,我这就带你出去。”

    先前带韶音进来的小厮,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我们出去吧!”

    韶音摇了摇头,跟随着小厮出了后门。

    而在仙云居外面等着抓人的大夫人,等了大半天,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瞧见。

    送菜的张大婶,从巷子里醒来,就大呼着跑向韶府。

    “我的菜被偷了!有偷菜贼啊!”

    “张大婶,你莫不是病得脑袋出问题了吧?你不是叫你隔壁的糖糖姑娘把菜送来了吗?”小厮疑惑的问道。

    “什么糖糖?我隔壁明明住着盐盐姑娘!你才脑袋有病!”

    张大婶双手叉腰,喷着口水说道。

    韶音远远的听到他们的对话,唇角勾起了一抹愉悦的弧度。

    在城外跟了半天被韶音甩到十万八千里外的凤曦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找到了韶音,上气不接下气的坐在屋顶上。

    “这姑奶奶实在是太折腾人了!总算是找到你了!”

    他在饿狼岗的时候就跟丢了韶音,因为她为了防止有人找到那些官兵,顺手在树林里洒了些迷幻粉。恰巧凤曦泽就那么倒霉,被困在里面大半天,好不容易才清醒了。

    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接到了武尊王的命令,找到韶音的踪迹。

    听说他跟丢了人,就被爷的冷眼给冻了个够呛。

    不过他现在倒是对这小丫头越来越有兴趣了,能够轻易制伏那几个官兵,并且审问出了来由,实在不像是那些深闺之中的花瓶。

    最重要的还是他居然两度栽在这鬼灵精的手中,跟丢了她两次。

    他的面子早就已经丢得不能再丢了,这次要不是靠着云上强大的眼线网,他也不会这么快又锁定了任务目标。

    来到街道上之后,韶音先是上街买了一些日用品,还有被褥和衣裳,然后雇了一辆马车送到了奈何巷附近。这一次她有了经验,只让人送到附近,剩下事情都是她亲力亲为。

    将东西都搬到门口之后,她耐心地将东西一一搬进房子里面。

    这个时候天色也有些晚了,梦慈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有些害怕,听到外面的声音,立刻跑了下来。

    “音姐姐!是你回来了吗?”

    “阿慈,我回来了,你怎么起来了?快回屋子!”

    韶音见到梦慈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就爬起来,立刻让他回去。

    “音姐姐,阿慈来帮你!”

    梦慈嘴甜的叫道,动手帮忙把东西搬进来。

    “我靠!居然还鬼屋藏娇!”

    凤曦泽在远处的屋顶上望过去,原本还疑惑韶音为何经常晚上过来,见到梦慈的身影之时,立刻有了某些邪恶的想法。

    “我得马上回去告诉爷!”

    他奉命找到韶音的落脚点,看样子她今晚是不会离开的,所以他也该回去复命了。

    “刷——”

    风一般的身影,几个跳跃,就消失在渐渐黯淡下来的夜幕之中。

    金秋时节宁静的夜晚,月如银盘,花如仙子,轻舞摇曳,淡淡的月色,给这破败的小屋披上了一层银色轻裳。

    在梦慈的帮助下,这些日用品很快就被搬进来了。

    “我们先把屋子整理一下,不然没法住人了!”

    韶音看着这里积了这么多的灰尘,在院子里的井里打了水,开始清洗起来。

    “音姐姐,阿慈来扫地!”

    梦慈将灯盏点燃,挂起来之后,就积极地开始扫地。虽然动作看上去很不熟练,但是却扫得很认真。

    韶音见到他那么热心,点了点头,同意让他帮忙。

    “音姐姐,阿慈是不是你们家第一个客人啊?”

    梦慈边扫地边问道,看这里好像是很久没有住人了,还是音姐姐最好了,特地为了他整理屋子。

    “是啊!”

    韶音把桌上的灰尘清理干净,她也是刚刚成为这屋子的主人,严格说来,梦慈的确是第一个客人。

    她当然不知道梦慈一直记得她要请他到地下做客,而且,还天真的认为她是女鬼姐姐。

    “阿慈好幸福啊!”

    梦慈一脸满足的笑容,动作也更加麻利起来,争抢着帮忙做家务。

    这个屋子除去大大的前院和后院之外,也就剩下厨房和四间屋子,她只收拾了两间屋子,一间给梦慈,一间给她自己住。另外厨房她也重点清理了一下,不然煮饭烧水都不方便。

    收拾完之后,已经完全可以住人了,房间虽然破旧,但却可以避风雨。

    “阿慈,来把被子搬进去,这一张是你的,还有你的衣裳,等会儿记得换一下。”

    韶音将被褥给梦慈,自己也搬了一张新被子到自己的房间里面。从那些官兵那里白得了一袋钱,让她手头也宽裕了不少。

    “嗯嗯!音姐姐对阿慈真好!”

    梦慈感动的抱着被子和新衣裳,脏兮兮的小脸上,笑容却是那么明媚。

    他感觉自己握住的不只是一张御寒的被子,而是暖暖的幸福。

    这样的幸福,让他非常想珍惜。

    “快进去吧,别告诉我你不会铺被子哦!展开放床上就可以了!”

    韶音笑着说道,被他真诚的话弄得有些脸红。将日用品都放置好后,她烧了水,倒入了洗干净的新浴桶里面。

    接下来,她就要开始为自己解奈何毒了,虽然药还差一味菩提子,但是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她将几个药瓶拿出来,将药粉倒入热水之内。

    她试了试水温,褪去被树枝勾得破烂的衣裳,露出了姣好的身材,伸脚踏入了浴桶之中。

    肌肤浸泡在热水之中,她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比起她的轻松,武尊王府之中,一道焦躁的身影却在来回踱步。桌面上一大堆的公文,他看也不想看一眼,脑海中一直残留着那双倔强的眼眸。

    一旁的软塌之上还叠着整齐的衣裳和首饰,那是韶音托雪芍送还给陌紫皇的。

    她没有要这些东西,让他感觉更加烦躁。

    “爷!”

    凤曦泽刚刚出现,还没来得及说话,陌紫皇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拎起了他的衣领。

    “找到了!人在哪里?”

    陌紫皇见到凤曦泽回来,就知道他一定是找到她的落脚之处,否则哪里敢回来见他。

    “找到了,就在城北。”

    凤曦泽开口说道,见到爷这么紧张,不禁有些好奇。

    “爷,紫衣侯和上官大人来了!”

    没等他继续禀报消息,一个婷婷玉立的少女就走到陌紫皇的身边,开口说道。

    她望着陌紫皇的时候,眼底有着深深的爱慕之色。但是她隐藏得很好,没有表现出来。

    “鱼戈,你去请两位大人过来。”

    陌紫皇点了点头,他今晚要等的人已经来了,他立刻开口吩咐下去。

    “泽,你继续说。”

    “九小姐现在落脚的地方是城北的一座破屋,就在奈何巷旁边,那座传说中的鬼屋。”

    凤曦泽特地提醒了陌紫皇那里的危险,奈何巷那种地方,可不是好玩的地方。

    “嗯!”

    陌紫皇闻言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声,那镇定的态度,让凤曦泽有些摸不清头绪。

    到底爷在不在意韶音那丫头?

    他还有话要说,就见到鱼戈已经把两位武尊王夜见的大人带了进来。

    这两人他都很熟悉,可以说是朝堂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紫衣侯紫阡陌和刑部尚书上官玮!

    “不知武尊王深夜将我们叫过来,有何贵干?”

    率先开口的是身着一袭紫色绫锦朝服的紫衣侯,紫阡陌,也是皇朝最年轻的丞相。

    大气耀眼的丹顶鹤图案,用金色丝线绣成,透着一股浓浓的尊贵之气。镶嵌着紫色宝石的玉质腰带上,一条黄色的流苏垂坠而下。

    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容颜之上,一双大大的丹凤眼,流露出震慑天下豪杰的威严。

    “听说这一次处理芙蓉宴上各族小姐离奇死亡案件的是两位大人,本王今日就是要和两位谈一下此事。”

    武尊王陌紫皇稳坐在书案前的椅子上,伸手邀请两人坐下。

    “武尊王莫非是有什么线索?”

    这一次出声的却是一道清幽的娇软嗓音,听得出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坐在紫衣侯身边的一个面若莲花的女子,同样身着紫色的朝服。只是图案却是大朵簇拥的团花,看得出等阶不同。

    女子挽起的流烟玉环髻上点缀着紫色的水晶花朵,素齿朱唇,眉目秀洁,一双透着灵气的眼眸,闪着星辰般的光彩,凝向了武尊王陌紫皇。

    此女正是刑部尚书,上官玮。

    年纪不过二十出头,却屡破奇案,虽是女儿身,却也被提拔为刑部尚书。

    “线索没有,不过本王要保一人。”

    陌紫皇没有拐弯抹角的习惯,霸气的开口说道。

    “哦?不知道谁有此等荣幸,能得武尊王亲自作保?”

    紫阡陌唇角勾起一抹叫人疯狂的浅笑,动听的嗓音,徐徐落下。

    “韶府的九小姐,韶音。”

    陌紫皇斩钉截铁的声音,让凤曦泽也愣了愣。

    心中仅存的一丝疑惑,马上就烟消云散。看来爷是很在意九小姐的,那么,有件事情就必需说了。

    “爷,那鬼屋里不只九小姐一人,好像还有一个男人!”

    凤曦泽附耳在陌紫皇的耳边说道,他的话音才刚落下,再看过去,哪里还能见到他们家爷的踪影。

    “武尊王人呢?”

    紫阡陌和上官玮都是面面相觑,好像刚刚一阵风过,就没见到他人了。

    “我们爷有要事,就由我送两位大人出府吧!”

    凤曦泽张了张嘴,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