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01】精心谋杀

帝医醉妃 【001】精心谋杀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天曜皇朝紫阙城曾经出了两个惊才绝艳的旷世人物,蝶后凤魅雪与天策帝君陌烟华,故而被誉为神都。

    岁月辗转,时光变幻。当年的风云人物渐渐淡去人们的视线,有人说他们这对神仙眷侣是归隐山林,也有人说他们一直都在神都,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哪里。

    如今在神都街头巷尾叫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是丑名远扬的韶家庶出九小姐。

    听说韶家的庶出九小姐,神都第一丑女,疯狂迷恋定南候府的小侯爷,此事早就闹得人尽皆知。韶家九姨娘花了全部的钱财,才在神都的最高楼镜雪楼借得一席之地,让无人问津的女儿阿九可以在这里抛绣球,求得有缘人托付终生。

    原本是人潮汹涌最繁华的地段,却在韶家九小姐手握绣球站上楼的一刻,空空如也。

    见过九小姐真颜的人,都吓得半死,一时间无论男女,全部一哄而散。

    传言那韶家九小姐受不了这样的屈辱,竟从镜雪楼之上一跃而下,落进了秋日冰冷湖中,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抛绣球无一人敢在场,这件事情叫韶家沦为整个神都的笑柄。韶府表面上似乎没有因为此事出现变化,实际上却是暗流汹涌。

    清秋时节韶府的芙蓉园中临水的醉芙蓉开得正灿烂,红艳如火的花瓣,好似美人初妆的酡颜,在风中展颜欢笑。

    芙蓉园内的波光花影与园中那座破败的屋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缕酒香,自屋内飘了出来。这座破败的屋子,是古医世家韶氏府邸中废弃已久的酿酒房,已经鲜少有人进入。屋檐下的蜘蛛网,密密麻麻地攀附于被虫蚁啃噬得看不出原来模样的雕梁上。

    “救命啊!你们是谁?快——放我出去——”

    一声微弱的女子嗓音,从捆绑的麻袋中传了出来,还有一丝丝的血迹,洇染在了麻袋上方。

    一群家仆闷不吭声,抬着麻袋,匆忙朝着那座破屋子走去。不管麻袋里的人,如何挣扎,也无法出来。

    覆满灰尘的石径,曲折地蔓延到破屋前的杂草堆。凌乱的脚步,清晰地留在石径之上。

    “快进屋!”

    “别让人听到她声音了!”

    “磨蹭什么?把麻袋搬进来啊!”

    屋子外的夕阳,将天地渲染得一片晶灿,然而,屋子内却是黑暗得叫人几乎要窒息。一个巨大的酒池,就藏于这座破败的屋子之中,在黑暗中看不出这酒池到底有多深。

    “动作都麻利一点,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本夫人打断你们的狗腿!把这丑鬼放出来,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没死透,真是贱人命长。”

    尖锐的嗓音,划破了宁静。

    黑漆漆的屋子内,一个衣鲜靓丽的妇人,正指挥着仆人将麻袋解开。妇人脸型圆润,细长的眼角有一颗醒目的黑痣。脸上涂抹着胭脂水粉,看上去风韵犹存。梳得光亮的发髻上点缀着碧玉棱花双合长簪。丰腴的身材,被一袭金银如意云纹缎裳包裹。

    麻袋中面目露惊恐的少女,被五花大绑,额头上还有着血痕,像是被石头砸出来的。一双大大的水灵眼睛里,写满了惊惧,泪汪汪的瞅着众人。然而少女的脸上一块块黑斑,让她的模样看上去格外可怕。

    “大娘——你——你要做什么?”

    少女害怕的叫道,她记得自己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从镜雪楼上掉下湖中,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却被人救了。她再度清醒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置身于麻袋内,如今才知道是大娘把自己绑了过来。大娘平日就经常欺负她们母女,这下子又不知道要怎么虐待自己!

    今日抛绣球,没有一个人愿意来接绣球,她心中充满了苦涩。万大哥明明说了,只要她可以登上镜雪楼抛绣球,就会接下绣球迎娶她过门。但她左等又盼,却没有见到他的人影。他是出事了?还是生病了?

    “做什么?你这贱蹄子还有脸问?你和那个贱妾做过的蠢事,让我们整个韶府成为一个笑话,还敢问本夫人要做什么?”

    大夫人夜氏吐了一口唾沫,尖锐的声音,让少女吓得缩成了一团。

    “你不是想死吗?那当大娘的,自然要帮你一把!”

    “大夫人,她毕竟是九小姐......”

    一名仆人有些担心的说道,这九小姐虽然是韶家的耻辱,但她的名声再不好,那也终究是一个主子。

    “你们没有听到我们家夫人说的话吗?我们夫人好心好意,是帮助九小姐完成未了的心愿。”

    趾高气昂的婢女花烛,指着家仆的鼻子斥骂道。在韶家之中除了老太君和老爷之外,就属大夫人夜氏地位最高了。这个九小姐无权无势,娘亲也只是一个卑贱的丑妾,根本就不足为惧。

    说得好听,她是韶家庶出九小姐。说得难听,就是一个拖油瓶。连名字都没有的小小庶出小姐,她根本就不放在眼底。

    “她不过是一个野种,根本就不是什么小姐。只要这个贱人多活一日,我们韶家就要脸上无光一天!嫁不出去的拖油瓶,留着何用!”

    大夫人夜氏一脸恶毒,想到自己每次出去,都会被其他的贵妇嘲笑,她就越发怨恨眼前这个面容如鬼的少女。在神都之中,也许有人不知道她这个韶家的大夫人,但却没有人不知道第一丑女是韶家九小姐。

    “不是这样的!万大哥说了,会迎娶我的,今天他一定有事情,所以才没有来......”

    阿九猛地摇头,她声泪俱下的解释道,心中还对爽约没来,叫她在全城百姓面前贻笑大方的男人心存希望。

    “哈哈哈,你也太天真了!小侯爷他确实有事,今日他可是陪我的漫儿去游湖了,自然没有时间去看你这个丑女。”

    大夫人夜氏嘲讽的说道,眼中是浓浓的轻视。这个蠢货还真以为自己有人喜欢,也不看看她长得什么鬼样子,居然妄想小侯爷夜立万会迎娶她,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不可能——万大哥说过的,他说过的——”

    阿九睁大了眼睛,不愿意相信心仪之人,抛下她的终身大事,去和美丽的大姐韶漫游湖,冷眼看她在高高的镜雪楼之上无助垂泪,丢尽颜面,无地容身。

    昔日的温柔话语,她还清楚的记在耳边。他说喜欢她的温柔体贴,喜欢她的善解人意,喜欢她的单纯......

    他说待伊人长发翩然,他便会鲜衣怒马长街铺锦来迎娶她。

    如今,她一头青丝及腰,却不见当初信誓旦旦的人兑现诺言。

    “万大哥,万大哥,你真以为自己是哪根葱啊!他不过是耍你玩的罢了,你还真是蠢得无怨无悔。怪不得他老跟我说,你就像块狗皮膏药似的,甩都甩不掉,烦死人了。”

    大夫人夜氏无情地打断了阿九的话,涂抹着殷红胭脂的唇,不屑地上扬。颇为享受的看着阿九煞白无血色的脸,额头上的血迹,还没有完全干透,看上去落魄到了极点。

    阿九的心,越来越冰寒,像是置身于冰窖之内,连一点温度也没感觉到。

    “你们这些饭桶站着当死人啊!傍我把石头捆紧了!”

    大夫人夜氏怒声呵斥道,声音犹如地狱催命的鬼厉,仆人们吓得连忙动起手来。

    “大娘,求求你——饶了阿九吧!”

    阿九听到她的厉声,全身瑟瑟发抖,只觉得通体冰冷。她刚刚死里逃生,却是出了虎口又入狼窝。她不想死,她想亲口问问小侯爷,是不是真的欺骗她的感情,是不是真的只是玩弄她的真心,将她付出的一切,践踏到尘埃!

    她想问一问,自己这些年来对他一片痴情,到底算什么?

    她真的不想死,她还有太多未了的心愿。

    阿九看着眼前那恶毒的娇颜,心中说不出的害怕,挣扎着努力靠近大夫人,向她求饶。她的双脚被绑上大石,绳索紧紧地勒住她纤细枯瘦的脚,几乎要嵌入她的肉中。她慌张的看着四周,乞求有人会来救她逃离魔爪。

    上天似乎没有听到她的乞求,除了耳边讥笑声外,就只剩下头上可怕的阴霾,将她重重围困。

    一阵劲风扫过,她最后看到的画面,是夜氏那涂抹得鲜红似血的指甲,冰冷地滑过她的脸。

    “啪——”

    一巴掌打得阿九耳朵轰鸣,眼冒金星,她重重地跌在了地面之上。还没等她起来,就被仆人抓住。

    大夫人夜氏挥了挥手,婢女花烛就将一叠淡黄色的桑皮纸拿了过来。

    “哗啦——”

    大夫人伸手捏着桑皮纸在酒水中浸泡了一下,就覆上了阿九不足巴掌大的小脸。桑皮纸受潮变得极软,完全贴在她的脸上,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阿九绝望的挣扎着,但只能看着眼前一片黑暗,一层层将她完全笼罩。当越来越多张桑皮纸覆盖下来,在她的脸上刻画出一个凹凸如面具的轮廓,让她陷入了完全的窒息。

    耳畔,还有一句话,淹没在她的耳中。

    “没有人会来救你的,你这身贱骨头将永远醉死在这里!谁叫你千不该万不该,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噗通——”

    见到阿九已经没有了动静,大夫人用力一推,她的身体落进那深不见底的酒池,快速朝着下面沉去。

    一个妙龄少女被推进酒池之内,站在一旁的男男女女却是满脸笑意,俱是看戏一般。

    酒池的水面平静无波,只有非常细微的波澜,片刻之后,水面化作了一片死寂。

    ------题外话------

    久违了一个半月的时间,仙儿很想念亲们!喜欢帝妃的亲们,别忘了把帝妃加入书架哦,这对仙儿来说,非常重要,万分感谢!

    新的开始,邀大家与仙儿一路同行,相伴走下去!仙魅出品,坑品保证,可以放心跳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