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20】完美圆满

帝医醉妃 【020】完美圆满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暮雪城的深夜,月色清冷,皇宫之外一处高塔,在月光里静静的散发着光芒。舒悫鹉琻

    这座白塔四周守卫森严,皆是一流高手,一个个深藏不露。

    塔外有着层层结界,让塔中之人无法离开。

    “开门,我来送饭菜。”

    一道婷婷的身影,手中提着一个篮子,走到了白塔之前。

    “不要逗留,送完马上出来。”

    守塔的老者,睁开眼看了女子一眼,看到熟悉的面孔,便打开了塔门。

    “是,谢谢柳老。”

    女子提着篮子,迈开步伐,走进冰冷的塔中。

    这一座巨大的白塔,囚禁着一个人。

    外面所有的高手,皆是为了防止此人逃走。

    “吃饭了。”

    女子身着一身黑色斗篷,脸庞被覆盖在黑暗中,让人看不清楚。

    她将石桌上的碗筷收拾好,将热腾腾的饭菜摆放整齐。

    她的目光带着丝丝心疼,凝视着那个紫色的背影,看着他那落寞的背影,她感觉心中泛起了酸楚的疼惜之情。

    他这样的天之骄子,最终却是被囚于塔中,这对于他而言,是多么大的打击。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他犹如月亮闪耀世人。然而,他终究如他的名字一般,梦中昙花,一现而逝。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每天都会来这里。”

    梦昙看向她,如今他被义父梦君临囚禁于白塔之内,作为对他夺位的惩戒。

    原本以梦君临的性格,得知梦昙做了这样的事情,必定会杀一儆百。然而,他看在父子情义之下,留梦昙一命。

    如今他的娘家公孙家族已灭,他不知道自己的亲爹到底是何人,所以无家可归。在这白塔之内,他倒是难得平静。他半生为了皇位处心积虑,想要一统天下,成就不朽霸业。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他一步走错满盘皆输。错只错在,他不是皇族血统,否则根本不需要费那么多的心机,最终却是一无所有。

    “罗浮春是我的表哥,我叫姜莉,茉莉花的莉。”

    姜莉揭下斗篷,露出了一张雪白粉嫩的玉颜,一双水灵的杏眸,秋水分明。她就像是一朵雪白的小茉莉,娇小玲珑,楚楚动人。

    “司徒大哥曾经来找过我表哥,希望他可以相救。可惜表哥心有余而力不足,最后只争取到让我来为你送饭。”

    她开口解释道,原本她是千金大小姐,但却主动接下了这个送饭的活,只是希望每天有见他一面的机会。

    “原来你是师弟的表妹,替我谢过他了。义父的性格我很了解,让浮春不要再奔波了。”

    梦昙靠在椅子上,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眸里写满了淡淡的寂寞惆怅。

    “也谢谢你每日不辞辛苦地过来。”

    他看了姜莉一眼,记忆里对她并没有什么印象,她亲自送饭菜过来,日复一日,从未敷衍了事,他心中也感到有些暖意。

    现在的他,什么都没有。雪中送炭的人,才是最可贵的。

    曾经他的高高在上的梦昙太子,对他献殷勤的女子无数,可到了他最落魄的时候,只有一个他素未相识的姑娘照顾她。

    “不用谢,这是我心甘情愿的。”

    姜莉将碗筷收拾好,脸上浮起了怀念之色。她儿时因为贪玩,所以在雪中迷路,误闯狩猎场,险些死在狼腹之中。在她绝望害怕的时候,一道箭羽飞射而来,精准无误地将饿狼射杀。

    她那时候惊慌地抬起头,看到的是梦昙耀眼的身影,他是那般耀眼,叫她一生都无法忘怀。

    她被送出狩猎场,他不记得她,但她却将他深深地记在心中。

    她原本不知道那个少年就是梦昙,直到表哥罗浮春不经意地提起,她才知道救她的人是谁。

    所以得知梦昙被囚于白塔之

    内,她主动请缨照顾他。幸而看守白塔的柳老跟罗家有几分交情,在罗浮春的安排下,她才能进出白塔。

    “我该出去了。”

    姜莉算了算时间,也该离开了,不然会叫柳老不悦。

    梦昙看着她的背影,眼中滑过一抹温和之色,原本想送送她,但眼前却是一片晕眩。

    “嘭——”

    一阵倒地的声音响彻而起,姜莉就见到梦昙倒在地上,她连忙跑上前。

    “你怎么了?”

    她伸手拍了拍梦昙的身体,心急如焚的叫道。

    “好烫!”

    她碰到梦昙的肌肤,感觉一阵滚烫,她吓了一跳。

    “他一定是发烧了!这下子该怎么办才好?对,去找大夫!”

    她将梦昙扶起来,艰难地将他弄到床上,提着篮子跑向外面。

    不多时,她就带着大夫,匆匆忙忙地跑到塔前。

    “你怎么又来了?老夫不是说过,这个地方,外人是不能来的吗?”

    柳老皱了皱眉头,沉声开口说道。

    “柳老,请您通融一下,梦昙公子他发高烧了。”

    姜莉开口恳求道,脸上神情焦急。

    “不行!这不合规矩!”

    柳老摇了摇头,一口拒绝,没有商量的余地。

    “求求您了!如果您不答应,我就长跪不起。”

    姜莉看到柳老不同意,便跪在冰冷的地上,小脸上浮起了一抹坚定之色。

    “那你就跪吧!老夫倒是要看看你这个千金小姐能有多大的耐性!”

    柳老不近人情的说道,坐在塔前,闭目养神。

    姜莉跪在冰冷的地上,夜风吹过她单薄的身子,她跪在地上,双腿渐渐开始发麻,但她却仍旧长跪不起。

    脸色一阵苍白,看上去分外憔悴。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救他?他只是一个祸乱江山的乱臣贼子。”

    柳老看到姜莉摇摇欲坠,依旧不肯离开,便开口问道。

    “无论他做错了什么,他曾经救过我的性命,我都要回报他。”

    姜莉咬了咬唇,清脆的嗓音,缓缓的说道。

    “报恩也讲究一个义字,若是你为了报恩救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那岂不是让更多人因为你而受苦?”

    柳老淡淡的说道,话音中透着几分试探。

    “我——”

    姜莉张了张红唇,双腿都已经跪得发麻,但如果她无法说服柳老,一切都是枉然。她想起梦昙此刻还在发高烧,容不得她犹豫。

    “他是我喜欢的男人,哪怕他罪孽深重,我也要救他。”

    “小泵娘,早就该说实话了。老夫也曾经年轻过!这次就破例一回,你可以进去,但其他人不行。”

    柳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和煦的笑容,看着姜莉小脸上含泪带笑,似乎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大夫,麻烦你在外面煎药了,他的症状是”

    姜莉开口讲述起梦昙的症状,大夫已经收了姜莉的钱,看到她如此痴情,也打算帮帮她,所以就回去抓药,拿到塔外来熬药。

    姜莉端着热腾腾的药汤进了药塔,用调羹喂梦昙服下。

    梦昙身上的灵力被梦君临封住,此刻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他不知道多久没有生病饼,但在他难受的时候,有一双温柔的手,拂过他滚烫的额头。一阵阵清凉的感觉,让他从火海之中挣脱出来。

    这一夜格外漫长,姜莉衣不解带地忙了一整晚,他的烧才退下来。

    姜莉不能在这里逗留,见到他好转,就离开了白塔。

    梦昙醒来的时候,只看到床边的脸盆,并没有见到什么

    人。

    “难道只是一场梦?”

    他看着空空如也的白塔,自嘲的笑了笑。

    姜莉因为受了寒气,所以一病就是好几日,只能由其他人送饭过去,与梦昙错过了见面的机会。

    白塔冷寂,皇城热闹。

    比起木棉皇后的生辰,夕雾帝君的生辰则要低调很多。因为之前的风波刚刚平息不久,夕雾帝君也不喜欢铺张浪费,所以只是举国同庆,生辰宴会只是在宫里举办一个皇族家宴,另外邀请了几个平日难得一见的友人。

    梦慈和圣伊帆姗姗来迟,还好赶上了夕雾帝君的生辰宴会。他们送上木棉亲手做的鞋子,让夕雾帝君欣喜不已。木棉始终是他心中最爱的女人,哪怕她变了,在他心中的她一如从前。

    他们也将木芙和木棉带给韶音的礼物转交,韶音笑着收了下来。

    一家人在一起吃饭,宴席也很简单,但却让他们觉得很温馨。

    梦君临也出席了这次的宴席,他并未提及梦昙,夕雾帝君也没有提起。他的义子,他自然会处置妥当,夕雾帝君虽有不忍,但只能以大局为重,以天下为重,这便是帝君的悲哀。

    宴席散后,韶音接到宫女传来的消息,说是北宫家主请她过去一趟。

    “北宫老爷子可有提起何事?”

    韶音许久没回来,刚到皇宫没多久,就接到北宫家的邀请,足以证明北宫家族的实力强大。对于皇城的风吹草动,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北宫老爷子只是让公主过去一趟,没有说是什么原因。但奴婢倒是听其他人提起过,北宫家的小少爷,似乎是得了怪病,北宫家族正在四处寻找神医。”

    宫女开口说道,她知道的事情也不多,如果不是因为这事情闹得满城人尽皆知,连宫里的御医都跃跃欲试,她也不会知道。

    “嗯,知道了,让人备车。”

    韶音想起北宫镜城那可爱的小脸,就对这多灾多难的小娃娃感到疼惜。听说北宫家族是被诅咒的家族,嫡系男丁都活不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她这一次过去,如果有能力,一定帮小镜城一把!

    “阿音,披上外衣。”

    陌紫皇知道韶音很喜欢小镜城,如果没有去看一看,她怕是不会安心下来。他没有阻止她,陪她一同前往北宫家。

    有他陪伴在她的身边,没有人能够伤害到她。她成天闷在屋里也无聊,出去透透气也好。像老三陌焚焰天天游山玩水,过得别提多逍遥了。

    北宫家的使者已经等候多时,见到韶音出宫,就带着他们前往北宫家族的族地。

    韶音坐在马车之内,直接从北宫府邸的大门入内,直奔北宫镜城的住处。

    他们老夫人交代过,这次请来的可是的贵客,要以最高礼仪接待。

    其他人见到有人乘着马车进了北宫府邸,都在猜测来人的身份。

    “到了。”

    韶音在万众瞩目中走下马车,北宫婆婆立刻激动的走上前来。

    “好孩子,谢谢你能过来,城儿他快不行了,求求你救他一命!”

    北宫婆婆的眼中充满了哀伤,她苦命的孙儿,命运多舛,如今却不知道能不能过这一劫?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她无法再承受一次。

    “婆婆别急,我先去看看镜城。”

    韶音朝着她点了点头,让她安心下来。

    “唉,你们跟我来吧!”

    北宫婆婆的情绪很低落,找了很多大夫,全都看不出一点病症来由,小镜城却是一天比一天虚弱,原本很漂亮的一个小娃娃,如今已经是皮包骨了。

    北宫镜城住在北宫府邸之中最尊贵的地方,就是空中阁楼。

    “北宫家这处空中阁楼可是非常有名的!”

    陌紫皇开口说道,几人沿着天阶一路往上。

    “的确很神奇!”

    韶音看着这座飘浮在半空的楼宇,环顾了四周一番,眼底滑过一缕沉思之色。

    “这里只有北宫家族的嫡系才能入住,其他人都没有资格进来。”

    北宫婆婆自豪的说道,能住在此处,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以前北宫老爷子也是住在这里吗?”

    韶音好奇的问道,迈步走进空中阁楼。

    “老头子年轻的时候遭人陷害,所以没有住在此处,后来当上家主之后才搬进来。不过他住不惯这里,所以我们是住在其他的地方。”

    北宫婆婆回答道,带着他们走到了屋子内。北宫镜城正躺在床上,小脸显得格外憔悴,原本还会因为难受而哭闹,如今却是连哭泣的力气都没有了。

    “可怜的孩子!”

    韶音替北宫镜城诊了诊脉,感觉到他的脉搏非常微弱,整个人也是虚弱至极。如果再恶化下去,真的会一命呜呼。

    北宫家族的男丁,大多数死因蹊跷。唯有北宫老爷子如今活得时间比较久,其他人都是早夭。

    然而,旁系和支系的血脉,却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思来想去,感觉有一种可能性。

    “婆婆如果信得过我,就让镜城跟在我身边,等到他恢复健康,再接回来。我猜到了一些原因,但却不能确定,在这段时间内,不要让其他人靠近这个地方。”

    “好!那我的宝贝孙儿就交托给你了!”

    北宫婆婆看了北宫镜城一眼,留在这里他也是没救,倒不如赌一次。

    “婆婆如果思念镜城,可以过来陪他。”

    韶音开口说道,她知道北宫婆婆和镜城感情深厚,故而让她也可以一起走。

    “那老太婆我就厚颜打扰了!”

    北宫婆婆惊喜的说道,当下就命人收拾好行囊,跟着韶音和陌紫皇离开。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北宫镜城的气色开始渐渐恢复。在韶音的调理下,他已经越发健康起来,看得北宫婆婆高兴不已。

    “音音,你的医术真是太高明了!”

    “其实我只是带他远离病源,他才会好转起来。他会恢复,就说明我的猜测没有错。”

    韶音坐在椅子上,手中把玩着帝王血龙木手链。她先前将这条手链放在北宫镜城贴身之处,他恢复得更快许多。

    “到底什么是病源?难道真的是诅咒吗?”

    北宫婆婆满眼痛苦的说道,如果是诅咒,如何能够逃得过?

    “这虽然像是诅咒,但实际上却不是诅咒。镜城的身体之所以变得非常虚弱,那是因为住在那座空中阁楼的关系。”

    韶音淡淡的话音,让北宫婆婆张大了嘴巴,震惊的看着她。

    “那座空中阁楼能够浮在半空之中,想必应该是由天外陨石支撑而起。这一颗天外陨石,有着一种无形的力量,会对人体造成伤害。长期住在空中阁楼的人,就会被这股力量夺去性命。”

    她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北宫老爷子之所以活这么久,就跟他很少住在空中阁楼有关。另外,他已经佩戴着帝王血龙木,这种神木也对辐射有着很强的抗性,故而他如今还是老当益壮。

    至于其他人,享受高处的时候,也承受着陨石辐射的侵蚀。

    “我知道了,多谢你对我们北宫家族的大恩。如果不是你点出来,我想诅咒还会一直延续下去。”

    北宫婆婆恍然大悟,明白了真正的关键。

    “镜城会健康长大的!”

    韶音微微一笑,让人送走了他们。

    只要日后不要再靠近那座空中阁楼,相信北宫镜城会平安长大的!

    “阿音,你知道吗?原来梦昙竟然是纳兰师傅的侄儿,乃是纳兰云凉的孩子。”

    陌紫皇将刚刚得到的消息告知韶音,听说是纳兰风吟亲自出面,带走了梦昙。原来梦昙是纳

    兰风吟的兄弟纳兰云凉失踪多年的孩子,这还和上一辈的恩怨情仇有关。

    听说当年纳兰云凉喜欢上了木棉,然而木棉已嫁给梦夕雾,故而纳兰云凉只能默默地将这一份爱意藏在心中。梦昙的娘亲,趁着纳兰云凉伤心失意的时候,对他下了药,与他发生了关系,怀了身孕。

    只可惜,纳兰云凉的心中只有木棉,以至于梦昙的亲娘为了报复他们二人,将无辜的梦昙卷入争斗的漩涡之内。

    纳兰云凉一直不知道梦昙是他的孩子,直到司徒找到了公孙老爷子的一封密信,得知了真相。为了救出梦昙,司徒找到了纳兰云凉,请他出面。

    纳兰云凉跟梦君临没有什么交情,故而拜托了兄弟纳兰风吟,最终将梦昙从白塔之中带出,重获自由。

    “他也是一个可怜人。”

    韶音淡淡的说道,如果不是那一场偷龙转凤,也不会有后面那么多的事情。

    梦昙得知自己的身世之后,没有回纳兰家,而是前往罗府。

    因为他从守塔的柳老口中得知,那夜是谁救了他。

    他赶到罗府的时候,并没有见到姜莉,她已经被她的父亲带回去了。听婢女说她病了好久,他就知道是自己连累了她。

    “如若有缘,我们会在见面的!”

    梦昙坐上离开皇城的马车,开口淡淡的说道。

    浩浩荡荡的车队,远远的消失在地平线。

    若干年之后,紫阙城皇宫禁地内,沉寂无数年的九色祭坛亮起了夺目的光彩。

    一对神仙眷侣出现在祭坛之中,男子宛如谪仙,女子容颜倾城。他们从遗失大陆而来,带来了小九的消息,小九如今与心爱的女子夜幽璃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少司命蓝镜月等待了无数年,终于等到了要等的人。

    这一切是终结,也是一个起点。时光还在流动,未来还很精彩。

    ------题外话------

    感谢宝贝们陪伴仙儿走到最后,番外到此结束,留下一些悬念。结束,也是开始。欢迎亲们来看仙儿的新书《战妃狂帝》不一样的精彩哦!欢迎亲们光临仙儿的落仙阁!爱你们!

    军火女王紫鸾,天才不凡,狂傲霸气。一袭白衣,一柄紫玉鸾萧,倾城无双风华绝代。

    她从画中走出,穿越时空,落入龙榻火爆降临。

    “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当本王的女人!”

    邪魅腹黑的他,冷觑着她,神情高高在上,透着丝丝讥讽,不可一世。

    “我选第三个!你给本宫死一边去!”

    轻狂如风的她,不屑睥睨,魅惑红唇一勾,一抹傲岸笑容,霸气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