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18】不负相思

帝医醉妃 【018】不负相思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岁月安好,时光也放慢了步伐。舒悫鹉琻

    上官玮下朝之后,都会来藏书阁看书,陌海珀则陪在一旁,不需要太多的言语,这样的感觉就很好。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们两人的关系倒是颇为融洽。

    潋滟的阳光,好似薄薄的刀锋,穿过藏书阁的窗纱,在地上留下一道道长短不一的光影。

    藏书阁内摆放着一个个书架,墨香古韵,叫人心也跟着宁静下来。

    陌海珀和上官玮相对而坐,中央摆放着一方棋盘。黑白棋子犹如星辰错落,摆放于棋盘之上。

    这个棋盘一直摆放在藏书阁之中,始终没有人动过,还是他们今日意外发现的。

    他们都是爱棋之人,见到这一方精美的棋盘,格外动心,便扫开棋盘上的灰尘,对弈起来。

    然而,却发生了一件让他们都非常意外的事情,这个棋盘不是单纯的棋盘,在他们落子的一刻开始,他们就陷入了幻境之内。

    原本棋盘的厮杀,幻化成了真实的场景,千军万马于手中掌握。

    上官玮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陌海珀却知道,他们不小心动了生死棋盘。

    这个棋盘是禁物,原本是文人之间用来生死对弈的,一旦落子,下棋双方不死不休。如果是幻境之中死亡,那就等同于真正死亡,再也醒不过来。

    生死棋盘早被下令毁掉,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被人偷偷藏了起来,竟是藏在了藏书阁之内。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这个棋盘的不同之处,只觉得棋盘古朴精美,哪里想到一方小小的棋盘之内,暗藏杀机。

    陌海珀的额头流下冷汗,他是下棋国手,从无败绩。如今,与他生死对弈的人,是他的心上人。如果他赢了这一场棋局,那就代表她会死。

    他努力想要保持镇定,心神却大乱起来。

    上官玮不知道生死棋盘,只是被困于幻境之中,有些心急,一心想要离开,下棋的章法也有些混乱。

    如今两人都陷入了棋盘幻境之中,只能看到棋子变化,以及幻境中两军厮杀的画面。

    “我不能乱,玮玮现在肯定是六神无主,我要告诉她该怎么做。”

    陌海珀深呼吸了一口气,手中的棋子落了下来,开始和上官玮对弈起来。

    上官玮摸不透陌海珀的下棋路数,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直到她看到棋盘上出现一个和字,她明白了陌海珀的意思。

    陌海珀以棋子排列成了字,将自己的意思传递给上官玮。

    想要破生死棋盘,只有和局才行。

    这需要两人同心协力才行,否则有一方如果争胜,那就无法下到和局。

    上官玮此刻也有些佩服陌海珀,他竟然能够巧妙地一边下棋,一边用棋排列成字,而且还没有让棋局落下风。

    两人如今的棋局不分上下,只要稳妥一些,应该是能够下到和局。

    这一场棋局两人下了很久,每一步都要小心琢磨,下出和局的结局,不仅仅需要棋艺,还需要两人配合默契。

    陌海珀的棋艺本是胜过上官玮,要赢得胜利轻而易举,然而,他却是耗费了最大的努力,配合上官玮下完这一局棋。

    当棋局最终以和局落幕的时候,幻境消失无踪,两人的背后都是一身冷汗。

    “这一局棋真是惊险。”

    陌海珀心有余悸的看着这一方棋盘,抬头看了上官玮一眼,明白这个女子早就已经是他心中无法割舍的人了。

    他多怕会失去她!

    “多亏你处处让着我,不然我肯定输了。”

    上官玮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虽然只是一局棋,她却有种逃过一劫的感觉。

    她很聪明,自然知道在棋局中陌海珀一直都是让着她,否则以他那出神入化的棋技,她早就输得丢盔弃甲了。

    “只是一局棋罢了,没有什么让不让的。你常年在宫里,应该很少出宫吧?我们

    出去走走怎么样?”

    陌海珀收起生死棋盘,免得再有人不小心碰到。

    他看上官玮一脸倦容,便开口提议道。

    “好啊!我也有些日子没出宫了!”

    上官玮点了点头,自从她代行丞相之职后,忙得天昏地暗,还真是没什么时间出去。

    两人身上都有出入宫门的令牌,换了一身寻常人的衣裳,一起走在人潮拥挤的杏花街道上。空气中有着湿润的花香,耳畔是小贩们的吆喝声,这是上官玮第一次和男子结伴出来逛街,脸颊透着红晕。

    “那边有家卖书画的店,我们去看看吧!那里的书画都挺不错的,还有很多上乘的笔墨纸砚。”

    陌海珀对神都很熟悉,不像上官玮终日忙碌,对这些都很少关注。

    “嗯,你对这里可比我了解多了。”

    上官玮温柔的笑着说道,秀雅的脸庞,在阳光下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辉。

    两人走进挂满书画的墨轩斋,看到一幅幅山清水秀的画卷。在众多画卷之中,上官玮看到了一排特别的画卷,画的都是同一个女子,只是姿态不同。那女子的眉眼,不正是她自己吗?

    她惊讶的看着这一幅幅画得栩栩如生的画卷,看到画卷上面的落款,皆是一个珀字。她的心中泛起了惊天浪花,红唇张了张,看着陌海珀那平静的俊颜,她却无法云淡风轻。

    “掌柜,这画怎么卖?”

    上官玮朝着那几副画指去,开口询问道。

    “姑娘,真是不好意思,这画不是拿来卖的,是有位公子托我们裱起来的。”

    掌柜解释道,他们这墨轩斋不仅仅卖字画,也有帮忙裱字画,当然会收取一定的费用。他们的手艺很好,所以很多文人墨客都是来他们店里裱框。

    “掌柜,帮我把画都包起来,我要带走。”

    陌海珀走过来,将剩下的钱付了。

    “好嘞!鲍子稍等片刻!”

    掌柜立刻叫伙计小心地将画取下包整齐,交给了陌海珀。

    “这些也替我包好。”

    陌海珀选了一些上好的文房四宝,让掌柜一起包起来。

    “玮玮,你有没有看中什么?”

    “没——没有!”

    上官玮听他这么称呼自己,脸瞬间就红透了。

    “那我们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陌海珀写了个地址,让掌柜将东西送过去,就带着上官玮出了墨轩斋。

    他想起上官玮是女孩子,应该喜欢买胭脂水粉和漂亮衣裳,所以带着她去了神都最出名的织锦楼。

    刚刚进门,他们就见到陌归墟和方绍锦的身影。

    “小锦,你喜欢什么尽避挑!”

    陌归墟挠了挠后脑勺,看着方绍锦,感觉特别不好意思。

    “随便什么都可以。”

    方绍锦温柔如水的嗓音,柔柔的落了下来。今日她穿着一身浅黄色的千水裙,外披一件纱衣,绣着草叶纹路,显得分外雅致。她的打扮中规中矩,不算华丽,却将她身上千金小姐的贵气衬托出来。

    “小锦的衣裳怎么可以随便,全部都要最好的。”

    陌归墟一听立刻就不同意,马上叫织锦楼的侍女将最好的衣裳和首饰都拿出来,让方绍锦挑选。

    “真不用!太破费了!”

    方绍锦知道织锦楼的东西都是价值不菲,她不想让陌归墟为她如此破费。

    “这些全都包起来,送到太师府。”

    陌归墟见她不肯选,直接将这些全部买下,让方绍锦哭笑不得。

    他一直都是这样大大咧咧的性格,偏偏又特别固执,憨厚木讷得可爱。

    “我看我们也没什么东西可挑了,改天再来吧!”

    &n

    bsp;陌海珀好笑的看着陌归墟,他这大手笔把织锦楼的上品都送给方绍锦了,那他也没什么拿得出手送给上官玮了。

    不过看陌归墟和方绍锦的样子,应该是有戏,一切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时辰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上官玮点了点头,看看天色已经晚了,她还有公务要处理,不能在外面逗留太久。

    “我送你。”

    陌海珀叫了一辆马车,将上官玮送到紫菱宫前面才离开。

    上官玮朝着他挥了挥手,依依不舍地走进紫菱宫。回到住处的时候,她看到门口堆放着画卷和包好的文房四宝。

    这些都是陌海珀之前挑选的,没想到是送给她的。

    她将这些东西抱进屋子里,打开一封信笺,看到信上的一行字,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甜蜜的笑容。

    “卿可愿执手一生,画眉相伴,共剪红烛?”

    她想自己似乎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有那么一个清隽的男子,像清风般飘入她的心中。

    他在危险的时候保护她,就像是天神一样,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他也会静静地陪着她,替她分忧解难,为她出谋划策。

    她以前没有想过自己会有归宿,因为像她这样的女官,几乎没有人敢靠近,大家对她都是望而生畏。

    只是,缘分就是那么奇妙的一个东西。爱情来得悄无声息,在她察觉的时候,发现那个人其实一早就住进了她的心中。

    也许,打从第一次,他吹着长笛为她伴舞的时候,就已经随着那动听的笛声,驻入她的心扉。笛声中传递而出的温暖,充满了悠然信步的闲适自在。青山绿水,笛声清亮。

    她还清晰地记得,那安静立于飞雪琼华台后白玉石桥上的男子,翩翩玉立,充满了谦谦公子的隽秀飘逸之气。

    那如画的身影,她从未忘记过。

    她以为他只是她生命中的一场梦境,却没想到他会来到她的身边,离她这么近。

    她拿出信纸,写下一行娟秀的小字。

    “比翼连理,不负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