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15】断情纸伞

帝医醉妃 【015】断情纸伞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不知不觉间,时光流转,一冬的沉郁冰冷,被湿润的春风吹散。舒悫鹉琻

    三月春雨绵绵的夜,细嫩的雨丝潜入夜色,轻盈地洒落在碧绿的嫩叶上。叶儿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好似春蚕在咀嚼着桑叶。打开窗户,扑面而来的是空气里湿润的泥土芬芳,透着几分温润、几分沁凉。

    韶音和陌紫皇两人一路南下,沿途察看民情,放松身心地游走于大江南北。看冰雪化作小溪,看桃花灼灼开满枝头。

    两人结束了漫长的旅途,回到了神都紫阙城。听说自从紫阡陌离开之后,前丞相兰梦柯消沉至极,在某一天独自离开了紫衣侯府,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但陌紫皇得到情报,有人见到他与紫阡陌在神上天界出现。

    因为韶音托冷清欢帮忙,紫阡陌如今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家人,一家团聚。她的娘亲原来是重族中人,父亲是紫族人,由于当年护送《天地纪年》的途中遇袭,他们才会与紫阡陌失散,他们一直在神上天界寻找,却不知道紫阡陌因缘际会到了凡界,所以迟迟未找到她。

    直到冷清欢亲自去了一趟重家,才让失散多年的亲人相聚在一起。

    如今丞相之位空缺,上官玮代行丞相之职,朝堂内外还算安稳。天曜皇朝难得平静,民富国强,百姓安居乐业,一派太平景象。

    一汀烟雨,飞花似梦。屋檐底下的燕子巢中,栖息着灵动可爱的几只小燕子。静静聆听,百花在春雨夜里摇曳的声音,湿润的花瓣,点缀着晶莹的水珠,绽放妍丽的姿态。

    韶音躺在软塌之上,手握医书看得出神。小萌萌和小胧胧偎依在她的身边打盹儿,画面看上去格外唯美。

    “阿音,天色晚了,明天再看吧!”

    陌紫皇走到她的身边坐下,伸手轻轻抚了抚她的肚子。这里已经蕴育着一个小生命,在他们回来的路上,韶音就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因此他们并没有继续旅行,而是回来养胎。

    “我还不累,妙手鬼医的医书让我收益良多,我还想多看一会儿。”

    韶音柔声说道,脸上有着清甜幸福的笑容,透着母性光辉。

    “你现在可是孩子的娘亲,别太劳累了。”

    陌紫皇不放心的说道,得知韶音有了身孕,他惊喜不已,同时也陷入了为人父的紧张焦虑。

    “我是大夫,懂得分寸,我只看完这一页就休息,可以吗?”

    韶音无奈的笑了笑,对于他的紧张,哭笑不得。

    “好吧,只能看一页。”

    陌紫皇点了点头,动作轻柔地将她揽在怀里,他不敢太用力,生怕会不小心伤到她和腹中的孩子。

    “嗯。”

    韶音淡淡的应了一声,将没看完的药方看完,便阖上医书。

    “西凉如今已经进宫成为医女,以她的天赋,想来以后会有一番成就。”

    她站起身来,走到窗前,外面的春雨朦朦胧胧,夜色格外宁静,让她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她的醉仙殿如今已经遍各地,迅速壮大起来,醉仙殿很低调,但却能够为她带来许多秘密的消息。同时她还用影落月心中的那笔巨额财富,在各地创立了济世医馆,教授人们医术,为穷苦百姓与偏远地方的百姓义诊。

    “听说灵轩最近闭门不出,就连风帝身体有恙他也没过去,最后还是君叔去了一趟皇宫。”

    她记起这件事,总觉得陌灵轩应该是发生什么事了。

    “明早我们过去看看小五。”

    陌紫皇进宫的时候也听唐柒柒说到这件事,心里也有些担心小五陌灵轩。小五一直都是沉稳睿智,很少会沉闷在家中,也许是受了什么打击。

    “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只要养好身体,其他要烦恼的事情都交给我。”

    他充满磁性的嗓音,温柔地响彻在韶音的耳畔。

    韶音自从有身孕之后格外嗜睡,感觉有些困乏,便与他同去休息。

    翌日清晨,他们早早就去了凤府,这里是陌灵轩在神都之中的落脚处。每次他回来,都是住在这里。

    楼前的梅花已经凋谢了,大片的绿叶从遒劲的枝干中抽出,叶尖上点缀着晶莹的玉露,在初升的晨曦中发光。

    一道落寞的身影站在树下,手中撑着一柄天青色的油纸伞,似乎是在昨夜的雨中站了一整夜。靴子已经沾染了雨水的痕迹,他原本一丝不苟的形象,如今看上去有些狼狈。

    “小五,你傻站在这里做什么?”

    陌紫皇皱了皱眉头,见到陌灵轩目光飘忽,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到来。他走上前,来到陌灵轩的面前,他才缓缓回过神来。

    “大哥,大嫂!”

    陌灵轩的嗓音有些沙哑,似乎是一直没有好好休息,俊颜也透着几分憔悴。

    “你的衣裳都湿透了,先进去换一件,不然会着凉的。”

    韶音注意到陌灵轩始终握着伞,哪怕如今雨已经停了,他也依然不放手。这样的举动,让她感到很疑惑。

    “我没事。”

    陌灵轩摇了摇头,固执地不肯离开。

    “雨已经停了。”

    韶音注意到这把伞,一颗颗晶莹的水晶点缀成伞鼻,看上去犹如晶莹的泪珠,在阳光下显得极美。只是那滴滴泪珠,透着丝丝忧伤之意,好似表达着欲诉无言的悲哀。

    “外面的雨停了,但我心里的雨,却始终停不了。”

    陌灵轩明朗如星的眸子里,写满了忧伤。

    “这伞?”

    陌紫皇也注意到陌灵轩一直握着这把伞,心里担心弟弟,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有些焦急。

    “这是临别之时,霓尘给我的东西。她告诉我,以后再也不要替她复诊了。”

    陌灵轩握着纸伞的手有些颤抖,伞代表着离散。他从未想过会有那么一天,她会告诉他,没有再见的日子。

    从前她总是用依恋不舍的目光望着他,叮嘱他别忘了回来复诊。

    然而这一次,她却是那般绝决转身,没有再看向他。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他只知道世界一团混乱。原本有她在身边的时候,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当他失去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心痛得撕心裂肺。当她离开他的视线,他觉得自己在一瞬间就一无所有。

    陌紫皇听了他的话,心里不禁在想,是不是陌灵轩做了什么事情,惹得月霓尘生气了。他们两人感情素来深厚,虽然并没有捅破那层纸,但明眼人还是能够看出他们之间的关系不简单。

    韶音玉手置于下巴,在思考着陌灵轩的话。男子的心思没有女儿家那般细腻,也很难理解女子心中的想法。她懂得月霓尘的心意,她坚守了这么多年,从未放弃过,如今断然不可能会与陌灵轩决裂。

    除非是发生了特别的事情,让她不得不以决裂来保住陌灵轩的性命。

    “灵轩,告诉我,你还想不想见她?”

    韶音看向陌灵轩,清艳绝伦的玉容上,秋水明眸泛着温和的光芒,让人感觉特别亲切。

    她就是这样一个叫人如沐春风的女子,并没有锋利的尖刺,不狂妄,不傲气,宛如天山瑶池中的一汪清泉,一丝丝滋润人们的心田。

    “想。”

    陌灵轩没有一丝迟疑,坚定的说道。

    这个答案早就在他心中盘旋了百转千回,他想她,所以才会如此痛苦。

    “为什么想见她?”

    韶音的问题很简单,却叫陌灵轩愣在原地,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他为何想见月霓尘?

    为什么因为她的一句话,感到失魂落魄?

    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他这几日浑浑噩噩,自己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如今被韶音这么一问,他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这样的感觉太过陌生,让他惶惶不安。

    “笨蛋,你连自己的心都看不清吗?你是

    爱上她了。”

    陌紫皇看到陌灵轩迷茫的模样,没好气地敲了敲他的脑袋。枉他聪明一世,竟是糊涂一时。

    陌灵轩感觉一道雷电劈下来,原本萦绕在心头的迷雾,豁然散开,一缕阳光透进他的心扉。

    他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喜欢上了那个外表冰冷如霜,内心温暖柔软的女子。

    “可是,她说叫我不要再去替她复诊了。就算我明白自己的心意,也终究是晚了。”

    陌灵轩眼神黯然,眼底浮起的光芒,再度熄灭下来。

    “她只是说不需要替她复诊而已,又没有告诉你不能再见面。你没有问过她,怎么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韶音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她觉得月霓尘是下定了决心赌一次,就看陌灵轩会怎么做了。

    “陌家儿郎没有一个是孬种,就算是输也要输得磊落,不然就算你在这里站成石雕,也改变不了结果。”

    陌紫皇开口鼓励道,他相信陌灵轩会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只是如今天下城的界门已经封闭,我就算是想找她,也没有办法进去。”

    陌灵轩想到了天下城只在特定的时间开启,如今已经关闭,下次开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你忘记你大嫂的身份了吗?她如今随时可以进出天下城。”

    陌紫皇缓缓说道,韶音可是天下城之中药塔的塔主,要带人进天下城有何难?

    “那就麻烦大嫂走一趟了。”

    陌灵轩诚恳的说道,眼中有着一股坚定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