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12】雪海迷影

帝医醉妃 【012】雪海迷影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一时间,陌紫皇也分不清心中是什么滋味,韶乐是他为数不多的好友,如今却发现他并不是那么简单。舒悫鹉琻他的心不由一沉,有些怅然若失。

    他一直觉得雪给他的感觉很熟悉,但又始终找不到头绪,如今听到韶音的话,他才明白原来雪是乐。

    只是乐为何是雪?他到底藏得多深?这么多年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的破绽!

    他知道韶音一定知道内情,如今最紧要的是找到韶乐,其他事情晚些时候再去追根究底。

    生命轮回不可逆转,一旦魂灭身死,那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他很清楚韶音和韶乐兄妹感情深厚,所以没有再阻止。他原本以为自己得知雪的身份会狂怒,然而此刻他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

    他经历过生死,也明白了许多事情。怒火不能帮助他解决事情,他选择冷静地探知答案。

    “寻人的任务就交给小萌萌和小胧胧,它们两个寻人的本事可是一流的!”

    他摸了摸小胧胧的脑袋,看到它浑身银辉灿烂,透露着不凡之气。

    “主人放心,胧胧一定完成任务!”

    小胧胧举起爪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毛茸茸的小圆球,窝在陌紫皇的怀里。圆溜溜的水灵大眼睛,泛着水波光彩,晶莹剔透。

    “就你这小样,也好意思在主人面前显摆!到时候找不到人,不要哭鼻子!羞羞羞!”

    小萌萌雪白无暇的小脸上,露出了高傲的神情,不屑地瞥了它一眼。

    “那我们就比一比谁更快找到!”

    小胧胧不甘示弱的说道,两只小萌宠战意浓浓,都在想主人的面前争得宠爱。

    “阁主可有我哥的贴身之物?”

    韶音知道它们两个找人的本事厉害,但也要有味道可追寻才行。

    “你们与乐儿同辈,叫我念姨就可以了。乐儿的贴身之物,我还真没有。不过他曾经随身携带的药箱,倒是在你那里。”

    上官念汐温和的说道,她之前就注意到韶音随身携带的药箱,那可是雪族流传下来的古老药箱,韶乐几乎从不离身。如今在韶音的手中,说明韶乐将自己最喜爱的东西送给了她。

    这既是一种祝福,也是一种托付。

    他希望在他离世之后,韶音可以为他保管好这件雪族先祖流传下的东西。

    看来他一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或者说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跨过这一劫。

    “是这个吗?”

    韶音之前放医书的时候就将药箱拿了出来,如今放置于玲珑白塔之中。她发间斜插着一柄琴状凤尾的簪子,正是影落月心古琴幻化而成,里面藏着的惊天宝藏,足以让举世震惊。她从玲珑白塔内取出药箱,让上官念汐确认一下。

    “就是这个!”

    上官念汐点了点头,除了无尽的黑暗与痛苦之外,这是韶乐的娘亲唯一留给他的东西。

    小胧胧和小萌萌立刻围过去,闻了闻药箱的味道,将上面特别的气味记住。

    一行人便踏上了寻找韶乐的路途,他们并不知道韶乐来过神上天界,所以回到凡界寻找他的踪迹。

    小胧胧和小萌萌凭借着自身的天赋,为他们指路。

    他们朝着云幻大陆的北方前进,层层林海覆盖着十万大山,在大山的尽头,白雪皑皑,千里飘雪,终年不化。

    韶音记得韶乐的梦想,就是看雪。他所说的雪,很可能是他梦中的故乡,雪族的祖地。

    荒凉的雪崖一端,放眼望去尽是冰雪的世界。

    一道柔弱的身影,手中握着一方罗盘,在雪海中艰难前行。身上的衣裳,抵御不了刺骨的寒风。她瑟瑟发抖的身子,似乎随时可能撑不住倒下,然而她的目光却充满了坚毅。

    “乐哥哥!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展落初手里握着从娘亲蓝镜月那里偷来的罗盘,寻找着韶乐的踪迹。

    她在这雪海里已

    经走了好久,身上带的干粮都吃光了,她只能喝点冰冷的雪水充饥。清秀的小脸,在寒冷中冻得发青。

    在她意识快要陷入昏迷的时候,她见到了一处柔和的光晕,在白雪的尽头浮现。

    她咬牙迈着灌铅的步伐,在淹没到大腿的深雪中缓慢挪动。

    她终于看到了那团光晕是由一株苍天大树散发出来的,那是一株很特别的树,每一片叶子都像是仙鹤的羽翼,纤细,轻薄,朦胧。

    “方向明明没有错,但乐哥哥究竟在何处?”

    展落初见到这株雪海羽丝古树,植根于冰崖之上,好像一片月光瀑布从天际落下来。

    然而,这路已经走到了绝境,前面是一片高耸如云的冰崖,根本无路可走了。

    她如溺水之人握着救命稻草,紧紧地握着手中的罗盘,见到它指示的方向就是这冰崖,她心中犹豫不定。

    “难道乐哥哥在这冰崖之上?”

    她想到韶乐,心中就鼓起了无限的勇气,她捧起白雪,用自己的温度融化冰雪,喝了几口雪水补充体力,便收起罗盘,手握着垂落的羽丝往上攀爬。一根根羽丝冰寒刺骨,好似无数根针扎入她的掌心,她险些从上面掉下来。

    “我不能放弃!”

    她忍住刺痛,努力朝着上方爬去。

    只是她的体力已经完全耗尽,她再也支撑不住,从高高的树上倒了下去。

    这时,一道青光掠过,将她坠落的身体接住。

    展落初再度睁开眼的时候,就见到自己身处于一座雪屋之中,冰雪雕铸的屋子,里面所有的摆设都是由冰雪做成。她躺在冰床上,并不觉得冷,反而感觉身体暖融融的。

    她目光巡视了一周,在见到门口站着的韶乐之时,她的眼眶瞬间就湿润了。

    眼前的男子与她记忆中的韶乐长得不同,但那一身温润如玉的气质,却是她最熟悉不过的。从他的眉眼间,她还能看出韶乐熟悉的影子。

    如果说谁是这世界上最熟悉韶乐的人,那一定是展落初。

    对于自己深爱的男子,他的每一个细节,每一次皱眉,每一道脚步声,甚至连呼吸的频率,身上的气息,她都当作最重要的宝藏,深深地记在心中。

    “乐哥哥!是你吗?”

    她激动的声音,让韶乐皱了皱眉头。看到她狼狈的模样,他责备的话没有说出来。

    如果不是青绾救了她,她怕是就冻死在冰雪里了。

    她对他的情意他明白,只是他的心门已经冰封起来,里面住着的人,并不是她。

    “你好好休息,等身上的寒气散去之后,便离开这里。”

    韶乐没有承认自己的身份,放下手中的篮子。篮子中呈放着火红的果子,看上去娇艳欲滴。这是冰雪中蕴育出的火灵果,吃下它之后,便能驱散身上的寒气。

    “乐哥哥,这是哪里?你怎么会来这么远的地方?”

    展落初连忙起身,假装没听到韶乐要赶走她的话,脸上挂着勉强的笑容问道。

    “姑娘,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你认错人了。”

    韶乐温润的嗓音,缓缓地说道。她错爱了他,他不是她要寻的良人,他无法给她幸福。他选择冰冷的拒绝,假装他们只是过路人,好让她安心离开这里,去追寻她真正的幸福。

    “对不起——真是打扰了!”

    展落初眼眶泪水止不住滴落下来,伸向韶乐的手,停在了半空,僵硬地收了回来。她转过身子,不想让他见到她的泪水已经覆满了腮畔。

    他不要她,她早就知道了,可是见到他假装不认识自己,她的心还是好痛好痛。她的心在他的手中,他轻轻一握就会碎。

    韶乐默默地看了她颤抖的肩膀一眼,叹了一声气,走了出去。

    青绾站在窗外看着他们两人,眼里也透着深深地无奈。

    “如果主人喜欢的人是落初小姐,那该有多好!”

    她一直在暗处

    默默地见证着展落初对韶乐的付出,可是韶乐他看不到。

    一个他不喜欢的人,为他做得再多,他也没有感觉。

    他心中的那个人,哪怕只是对他微微一笑,他都会心花怒放,满心欢喜。

    爱,便是这么不可理喻的一件事,不是付出多少就能回报多少,它根本没有道理可言。

    “乐哥哥,你不认识我没关系,只希望你好好照顾自己。”

    展落初擦干眼泪,看着韶乐走出去的背影,柔声说道。

    只是当她见到韶乐晕倒在雪地上,她的心顿时一凉,忘记了刚才的痛心,失态地飞奔向她。

    有人比她更快赶到,青绾扶起韶乐,朝着最近的一间冰屋走去。

    青绾将韶乐放置于冰床之上,翻开他的掌心,见到他手上的彼岸花已经化作浓黑之色。他的脸上腾起了象征死亡的黑雾,让她的心猛地一沉。

    “主人!你不要死!”

    她跟随主人这么多年,保护主人就是她一生的使命,如今见到主人奄奄一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是血咒!”

    展落初看到韶乐掌心的彼岸花,感受到他周身笼罩的死亡气息,她就猜到了缘由。

    她的娘亲是蓝族少司命,她从小耳濡目染也知道诅咒之力的存在。听说以血为咒,乃是一种非常恶毒的诅咒,无破解之法。除非下咒之人执念消除,方可获得解脱。

    韶乐的娘亲一生的执念就是复仇,如今韶乐未完成此愿,他的死期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