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07】堕月魂笛

帝医醉妃 【007】堕月魂笛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哪怕是大供奉,此刻也是露出了凝重之色。最新更新:苦丁香书屋

    药神阮傲苍可不是善茬,那家伙的实力深不可测。

    不过好在药神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他只要下手干净利落不留痕迹,就不用担心会被发现。

    到时候得到《天地纪年》之后,参悟天地大道,那时候还用得着怕他药神不成?

    “火已经烧起来了,现在想要捂住已经来不及了,这两个一个都不能留。就算没有拿到天地书卷,也绝不能放虎归山。”

    大供奉脸上露出了阴狠之色,手中的冰刃银丝破空而来,想要将她们两人灭口。

    “乖乖认命受死!”

    “你脑袋进水了吧!打不过你们,我们还不会躲吗?蠢货!”

    韶音拉住紫阡陌的手,手中浮起了一方晶莹如雪的小塔,塔光闪烁,宛如一轮白色月亮,一缕缕仙光瑞霞自塔内喷薄而出,笼罩在她们的身上。

    原本才巴掌大的玲珑白塔陡然变大,飘浮在半空之中,光芒万丈,将整个祭水海城照得分外明亮。

    那一刻,祭水海城之中的人,全都抬起头朝着这个方向望去。见到柔蓝色的海光辉映着雪白的玲珑塔,五光十色的鱼儿穿梭在无数屹立的通天水柱中,那画面叫人震撼不已。

    “该死的!这狡诈如狐的女人,竟躲进玲珑药塔里面去了。”

    大供奉气急败坏的说道,他手中无坚不摧的冰刃银丝连玲珑药塔的一点玉屑都没有弄出来。

    最糟糕的是玲珑药塔的光芒,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

    随着飞过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根本没有办法下手。

    如果是其他的塔,他们还能蛊惑大家一起轰碎。可惜这是紫樱殿的药塔,紫樱殿的背后是荒泽遗海的大势力在撑腰。但凡是有点头脑的人,都不敢跟那庞然大物公然叫板。

    “现在怎么办?”

    长老们小声的问道,看着那玲珑白塔飘浮在空中,嘴角狂抽不已。

    “她们不过一介凡人,在塔中不吃不喝一定会饿死,我们就在外面守着,看她们能不能在里面呆上一辈子。”

    大供奉咬牙切齿的说道,看着这个比乌龟壳还硬的玲珑白塔,他就气得七窍生烟。

    外面热闹至极,韶音和紫阡陌则是来到了另外一片截然不同的天地。这里面是一片充满生机的空间,灵气浓郁至极,许多灵花异草在这片土地扎根。

    仙泉流瀑曲折而过,碧藤绿叶犹如翡翠。芳草萋萋、花香幽幽。碧绿的草叶那么柔软,那么细弱,一阵风过,就会掀起层层波涛起伏。

    “我们过去吧!”

    韶音指着河边的一座竹屋说道,迈步踩着厚实的草甸走了过去。

    竹屋偎依在一棵古老的羽衣垂丝树下,一根根彩色的羽叶之上缀着晶莹剔透的菱形冰晶,仿佛孔雀开屏时的绚烂多彩。一簇簇密密匝匝的花朵,层层叠叠地压在碧色羽翼状的叶子中间。

    “这里真美!”

    紫阡陌看着这个仙境般的地方,惊讶的感慨道。抬头看到苍劲艳丽的花朵,红艳如火绚烂满枝,娇烂浪漫,万枝丹彩。美丽的沁羽花在半空之上,编织出一条梦幻般香雾空蒙的薄纱。

    脚边一株高约寸许的灵草,青光莹莹。千树琼花,兰馨蕙草,一派清幽灵秀。娇艳欲滴的花瓣布满了层层龙鳞,暗红色的光晕流动其间。

    “这里是历代药塔的塔主炼药之地。”

    韶音纤细的素手推开竹屋前落雪绿之铃的藤蔓门,触手润凉,一颗颗雪白的铃铛花朵,宛如美丽的珍珠项链垂坠而下。

    屋子里的陈设很简单,有竹桌竹椅竹榻,最为神奇的是这些竹枝并不是被砍下了做成家具,而是生长成各种形状,哪怕是这个竹屋都焕发着浓郁的生命气息。

    “音音,我们呆在这里不是长久之计,这里没有粮食,我们支持不了几天。”

    紫阡陌坐在竹椅上,两人暂且是躲过一劫了。

    “不用怕,有我在不会让你饿死的!你看这满地的琪花瑶草,随便吃一点就能够保持体力,而且还能强身健体。我给你把把脉,配几个药膳方子。”

    韶音不慌不忙的说道,这屋子里东西一应俱全,屋后还有炼药室,里面有着药神留下的药鼎。

    以灵药滋养身体,比起普通的粮食效果好上百倍。不过这要是被外面的人知道了,一定会吐血至极,一个个眼红不已,大骂她败家到极点。

    这些在外面价值连城的绝世宝药,居然被她当作饭来吃了!

    “嗯,那我们可以好好想想要怎么脱身,他们这么想要《天地纪年》说明此书藏着很大的秘密,我再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紫阡陌取出了《天地纪年》在桌子上展开,古老的书页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万年不腐,也没有一丝损坏的痕迹。

    上面写满了繁复的文字,让人完全看不懂。

    “如果师兄在这里,说不定能看懂。”

    她看了半天,还是没有发现什么端倪,想起她那个精通上古文字的师兄。

    “你师兄?你还有师傅吗?”

    韶音好奇的看着紫阡陌,不知道她的师傅是谁?师兄又是谁?

    “其实我师傅就是我义父,他传授我各种学识,也算是当之无愧。至于我师兄,他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自小不能视物,却能够学习各种上古文字,还能和鸟兽沟通,双目失明也能画得一手丹青。”

    紫阡陌提起她的师兄,眼底也泛起了佩服的光彩。她师兄算是她最佩服的人了,模样绝美妖孽,极其好看。

    他的才智谋略比起她更胜一筹,只可惜他并无意为官,不然他当丞相再合适不过了。

    “你师兄是不是叫雪?”

    韶音的心底微微一颤,脑海中仿佛飘浮起了一瓣瓣彼岸花,红艳的河流奔腾不息,朝着她汹涌而来。

    那一道孤寂落寞的忧郁目光,永远温柔,永远深不可测。

    原本她以为最简单的一个人,却是最复杂的一个!

    “你知道我的雪师兄?”

    紫阡陌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韶音。

    “嗯。”

    韶音点了点头,清丽绝伦的玉容,透着一丝复杂的神情。他一开始就是怀着欺骗她的目的接近她,对她好,然而,她却感觉到他是真心为她着想,保护她,才会让她信任他。

    是他的演技太好?还是假戏真做了?

    想起他的时候,她的心隐隐的有些疼。

    “对于他,你知道多少?”

    韶音开口问道,她想知道韶乐的事情,那些她不知道的过去。

    “雪师兄很神秘,我见他的次数其实不算多。我听义父说过,他之所以会收雪师兄为徒,是因为雪师兄的娘亲,曾经有恩于他。”

    紫阡陌缓缓说道,她对于雪师兄的来历也很好奇,所以旁敲侧击的问过兰梦柯,也知道了一些。

    “雪师兄的娘亲雪如云是雪族人,听说雪族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古老家族,他们饮雪水,食灵果,懂得神奇的上古医术,能够与虫鱼鸟兽交流,拥有着驾驭风灵的力量。他们与世无争,爱好和平,从不杀生。他们一族隐于十万大山之中,族人非常稀少。雪族人天生奇美无比,肌肤如雪,而且一辈子都不会衰老,直到死的一刻,也保持着年轻时候的容颜。”

    韶音听着她的讲述,仿佛见到了一张张画面,充满了美好祥和。

    “只可惜,美好的东西总是易碎的,雪族世代的使命就是镇压堕月魂笛。然而堕月魂笛在雪族的秘密被发现,引来了雪族的灭顶之灾。雪族中人几乎全被杀了,只剩下几个人逃了出来。”

    紫阡陌叹惋的说道,听兰梦柯说是因为雪族人太过善良,哪怕拥有巨大的杀伤力,也不懂得如何杀人,最终一个个族人惨死。

    “那堕月魂笛最后落到谁的手里了?”

    韶音开口问道,脸上露出了遗憾之色。

    “最终雪如云在族人鲜血的刺激下,吹响了堕月魂笛,带着仅有了几个族人杀出了重围。堕月魂笛便是落在她的手上,她想要为族人报仇,手握堕月魂笛夺大杀四方。后来她遭到了各方的围剿,听说被人所救。”

    紫阡陌知道的并不多,至于是谁救了雪如云,她也不清楚。

    “当初是什么人灭了雪族?”

    韶音猜到了雪如云被谁所救,很可能就是韶乐的父亲陌长歌。

    “义父说是天曜曾经叛乱而死的月王爷陌长歌,他觊觎堕月魂笛的魔力,所以暗中勾结高手去夺取堕月魂笛。”

    紫阡陌气愤的说道,当年月王爷丧心病狂,联合了幽隐殿,造成江山血流成河,民不聊生。

    最后陌长歌是自作自受,死在了自己用来害人的毒上。

    如果不是蝶后凤魅雪力挽狂澜,怕如今的天曜皇朝早就是人间地狱了。

    “月王爷陌长歌是灭雪族的幕后真凶!”

    韶音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原本有些不明白的地方,如今豁然开朗,全都理顺了。

    当初雪如云一心想要为族人报仇雪恨,被仇恨完全蒙蔽了双眼。在她被人围杀的时候,陌长歌设计让她走进圈套,误以为他是好人,信了他的花言巧语,芳心错付于仇人。

    当她怀了孩子之后,偶然间发现陌长歌竟然就是她找寻已久,恨到骨子里的灭族仇人。想起她惨死的爹娘,想起雪族那一道道死不瞑目的亡魂,她犹如在油锅之中煎熬。

    她积蓄已久的恨意爆发,对自己的亲骨肉也下了毒手。在陌长歌死后,她没有了复仇的对象,便逼着自己的孩子发毒誓,让他一辈子都活在窒息的黑暗之中,受尽生不如死的折磨。

    韶乐并不知道,他的失明是因为有人在他出世的时候就对他的眼睛做了手脚,才会让他一出生就看不到任何东西。而那个人,很可能就是他的亲娘!想要用他作为复仇工具的女人!

    韶音想通了一切,鼻子一酸,对于那个笑得温柔如风的优雅男子,充满了心疼。

    爹爹是被万人唾骂的叛贼,哪怕是死也没有人同情。娘亲是丧心病狂的女魔头,对自己的儿子恨之入骨,哪怕是死,也要让仇人的子嗣一生痛苦。她也许早就不记得,那孩子也是她的亲生骨肉!

    他是如何隐忍着心中的痛,蹒跚着成长起来的?

    他自小就被灌输了报仇雪恨的思想,没有感受过一点点的温暖,他的童年是怎么过的?

    小小年纪就城府深沉,懂得韬光养晦,步步为营。他活得有多累?

    想起他对她露出温暖的微笑,想起他宽厚的手掌,曾经为她撑起一片小小的天地。哪怕他是有私心,却是韶府中唯一对她们母女伸出援手的人。

    他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是她的哥哥。

    他现在身处何处?一个人过得可好?可有人陪他看雪?

    “音音,你怎么发起呆了?”

    紫阡陌伸手在韶音的眼前挥了挥,望见她的秋水灵瞳之中笼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她心里有些担心。

    “没——没事,只是想起一些事情,有些伤感。”

    韶音摇了摇头,目光落在她放置在竹屋内的精致药箱上面,那是韶乐送她的新婚贺礼。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有着一种很不安的感觉,似乎是与韶乐有关。

    他会不会出事了?

    “也不知道这天地书卷到底要怎么看才对?这文字太奇怪了。”

    紫阡陌还在琢磨《天地纪年》的奥妙,这也关系着她的身世。她的爹娘是什么人,为什么把她丢下?

    义父不要她了,她如今只剩下一个人了。

    想起兰梦柯那冷漠的眼眸,她就感觉天地一片黑白。

    “咦?这上面的文字很眼熟,好像不是一般普通的文字!”

    韶音用落雪绿之铃大大的花朵,盛了两汪泉水走进来,将其中一个递给了紫阡陌。余光恰好瞥到了天地书卷上,看到上面纵横交错的符号。

    “那是什么文字?”

    紫阡陌看向韶音,眼里充满了期待之光。

    “我曾经见过这种文字。”

    韶音坐下来,仔细打量了《天地纪年》一番,这一个个繁复的字符,是由无数的符号和线条组合在一起,字符的线条地依随图形起伏变化、圆润流畅。

    “对了,这是象形文字,图形上一部分是意符,一部分是音符,属于意音文字。这是非常古老的文字,也可以说是文字的起源。”

    她伸手轻轻触摸了天地书卷,还能够感觉到这些文字的起伏,这些字符分为主字与接字,用于古代历法记录。她在爸妈的考古研究所里见到过类似的文字,似乎那时候他们在研究神秘消失的玛雅文化。

    “那你能看得懂吗?”

    紫阡陌听韶音说得肯定,连忙开口问道。

    “我试试看能不能译解,这种文字艰深晦涩,需要从上至下,两行一组,从左到右读。”

    韶音学习过象形文字,勉强能读懂一些内容。她轻灵的嗓音,缓缓地念出上面复杂古老的文字。

    “灵空幻界天地混沌初开,在混沌化为世间万物之时,天地间形成六个界面:仙界、灵界、凡界、魔界、妖界、冥界。仙灵凡三界与魔妖冥三界以流云海相隔,六界交汇之处是一个**于六界之外的空间:曼珠沙华。六界之上还有更高的空间,被称为九天神境。创世女神留下一枚凝聚万物精华的至尊神格,它是天地本源,日月伊始,蕴含着天地元素、创世神力,让轮回的转盘周而复始的转动,万物生生不息。任何拥有至尊神格的人,都是神眷之人,必将会受到创世女神的祝佑,一统六界成就千载霸业,成为天地的主人,屹立在最高的六界之巅......”

    她看了一下此段文字的记录时间,竟然是数万年前。这部天书是一本编年史,记录数万载时光,乃至天荒地老的未来。由天地初开,一直演化到天地崩塌。

    韶音将扉页的文字翻译完,就感觉脑袋发晕,耗费精神力太大,让她几乎没办法再看下去。

    “上面有没有记载是何人保管此书?”

    紫阡陌见到韶音居然看得懂上面的文字,激动的问道。

    “我看看。”

    韶音将天书翻了一面,忍着晕眩的感觉,努力译解起背面的文字来。

    紫阡陌看到她面色不大好看,有些过意不去。

    “是我太心急了,你先休息一会儿再看。”

    “没事,天书背后的文字没有那么复杂,译解起来容易很多。”

    韶音微微一笑,继续看了起来。

    此时祭水海城之中飘浮起药塔的消息,犹如旋风般席卷整个神上天界。很多人都以为是药神亲至,打算前去求药。

    韶乐和青绾行走在荒夔之地,听闻药神出现在祭水海城,他们看这里距离祭水海城也不远,便朝着那边出发。

    一道黑色霸气的身影,也在得到消息的时候,十万火急地赶赴祭水海城,一刻也不敢耽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