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001】天地书卷

帝医醉妃 【001】天地书卷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一轮金黄色的明月,高悬于寒枝,仿佛凝聚着一方清冷的迷梦,点点华彩诉不尽旖旎缠绵。舒悫鹉琻一簇簇秀雅的兰花叶子,宛如滢滢绿钻镶嵌于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之间。

    一道紫色的身影,独坐于朱漆斑驳的栏杆之畔。一头如墨的青丝,垂泻而下,薰衣紫的雪锦之上,星星点点的雪白鹤羽,透着一股飘逸的味道。

    此刻,紫阡陌陷入了沉思之中,愁眉深锁,眼中辗转流露出一丝恍惚之色。

    脑海中中浮现起泪昙花盛开的一幕,整片天地都璀璨起来了。一滴滴清泪洒向泪昙花,淡远的清香,一缕缕弥散开来,伴随着一瓣瓣半透明如丝绸的泪昙花绽放开来,七彩的流光闪动不息。

    下一刻,陌紫皇被虹光包裹住,无尽的生机涌入他的体内,让他看上去犹如无暇美玉明珠生辉。天地灵气凝聚成龙形,飞舞在他的身边,君临天下霸气无双。

    那浩大壮观的画面,让紫阡陌感觉格外震撼。

    白日在城楼之上,她站在一角,凝视着陌紫皇与韶音在空中相拥的绝美画面。那一瞬间,她觉得也被那种穿越生与死至死不渝的爱情所感染,眼眶微微湿润。

    “原来美丽的爱情,并不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梦。”

    她朝着那轮明月伸出柔荑,勾画出一抹爱心的弧度。

    “只是,我永远也不可能得到爱,我们之间这辈子都不会有结果。”

    她转过头,目光的尽头望着对面烛光摇曳的窗户中一道冷漠的背影,美丽的玉颜上透着忧郁的失落神色。

    她的心中一直都住着一个人,那个人始终对她冷漠严苛,但却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是他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收留了她。

    是他教会她经国纬论,让她学会了如何生存下去。

    哪怕朝堂诡谲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哪怕她只想要当一个普通的女子,哪怕她连穿女装的机会都没有。再多的苦累委屈,因为是那个人想要的,所以她无怨无悔,从来没有露出软弱的姿态。

    她是紫衣侯,也是天曜皇朝最年轻的丞相,外人只见到了她权倾天下的光鲜亮丽,谁知道她内心的凄凉寂寞?

    她只是一个女子,只是一个想要温暖的女子。

    刀光剑影暗流汹涌的争斗,她早就厌倦了。她心中只有一个梦,就是与心上人执手画眉,弹琴赏月,宛如星月相伴,山河相依。

    纵然寂静无声,也能够温暖彼此。

    可是,这只是她心底永远不敢说出口的秘密,在那个人的眼里,她什么也不是。

    “侯爷,兰二爷到了。”

    一名侍女婷婷走来,朝着紫阡陌行了个礼。

    “知道了,本侯这就过去。”

    紫阡陌点了点头,起身朝着曲折的回廊走去。一路上草木枯败,透着冬日的荒凉气息。

    “吱呀——”

    她素手推开镂空花纹的门扉,走进雅静的室内,便见到了兰溪正焦急地坐在兰梦柯的身边替他诊脉。

    兰梦柯双眸紧闭,脸色透着苍白之色,看上去分外憔悴。他坐在轮椅之上,面容平静,但额头的冷汗却出卖了他此刻的痛苦。

    “哥,你的腿伤旧疾复发,切莫再忧思劳神了。”

    兰溪语重心长的说道,看到大哥这一双腿,心中就特别难过。当初大哥被人冤枉,历尽坎坷,最后还失去了站立起来的机会。

    “如果要想保住性命,这双腿怕是留不住了。”

    他下了诊断的结论,语气格外沉重。

    听到他的话,兰梦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缓缓睁开眼睛,示意他知道了。

    紫阡陌早就听众多名医说过这个办法,但想到义父要彻底失去这一双腿,她的心就猛地剧痛起来。

    这样一个如兰般清华高雅的男子,一直隐忍地承受着所有的痛苦,他内心的疼,她懂。

    她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无法如义父兰梦柯那样云淡风轻,她

    想要他有站起来的一天,而不是断绝所有恢复的希望。

    “义父!二叔!”

    “是阡陌来了,这些日子你辛苦了。为了大哥的病,到处奔波寻医,有你在大哥身边,二叔也放心多了。”

    兰溪语气和善的说道,开了一个方子递给她。

    “多谢二叔这么晚还赶过来,我送送你。”

    紫阡陌接过药方,看到众人开的药方都差不多,但却没有什么显著的效果。义父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到了现在连出门都没有办法。这一双腿,成了他致命的地方。

    “好孩子,你劝劝大哥,不然他撑不了多久了。”

    兰溪和紫阡陌走出屋子之后,忧伤的说道。

    “我会想办法保住义父的性命。”

    紫阡陌开口说道,她求了很多人帮忙,只可惜没有人能够治好兰梦柯。

    兰溪点了点头,坐上回去的马车离开此地。

    “只能去请帝医大人试试看了,如果没有办法,只能先保住义父的性命要紧,只怕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紫阡陌无奈的自言自语道,走到兰梦柯的屋外,看到他手中始终握着一本古老的书卷。这一本书卷他每日都要看上好几遍,听说是他当年收养她的时候,在她怀里的东西。

    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只知道自己是一个孤儿,没爹没娘险些饿死冻死在山林之中。如果不是义父,她怕是早就死了。

    “陌儿,进来吧。”

    兰梦柯温浅的嗓音,缓缓地落下。眸光清冽的望向紫阡陌,不带任何波澜,好似看着陌生人一般。

    “是,义父。”

    紫阡陌走进屋子,在一旁坐了下来。

    “义父的时日已经不多了,有件事也是时候对你说了。”

    兰梦柯放下手中这古老的书卷,这书卷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月,上面的字非常繁复,并不是他们大陆上的文字,看上去特别玄奥。

    哪怕他惊才绝艳,也耗费多年才参透了一二。

    但是仅仅是这一小部分的信息,就让他心神受损严重,身体每况愈下。如今腿疾复发,他自知时日无多,更是努力参悟起这个书卷。

    他希望可以在他走之后,给紫阡陌一个家,一个真正属于她的家,为她找到她的家人。

    这些年他从未给过她多少关心,早就准备好了离别的一天。

    她本就是上天送给他的珍宝,但终究会离他而去。既然早知道结局,何必倾注太多感情,等到分别的时候更加痛苦。

    “是关于你的身世。”

    “这书卷上有记载我的身世?”

    紫阡陌开口问道,听到自己的身世,她内心也有些激动。她的身世就像是一个谜,她根本不记得曾经发生的一切。

    从她开始记事起,就只有兰梦柯在她的身边。

    对于她的亲生父母,她完全没有印象。

    “这是一部非常神奇的书卷,名为《天地纪年》记载着从天地开辟以来,所有的一切事情。世间的种种事情,因果轮回,皆在此书之中记载。这部天地书卷不仅仅记录了过去,还承接着未来,倘若可以窥探其中奥秘,便能够改变未来。”

    兰梦柯语气非常严肃,对天地书卷充满了敬畏。《天地纪年》倘若被人发现,必定会引起无数人疯狂争夺。

    能够知晓前万年后万年的天地书卷,那将是多么逆天的神物。

    紫阡陌听到这里,也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完全没有想到义父平日在精研的竟然是这样一部神书,难怪他会耗尽心神,屡次看到吐血不止。

    有些神物不是凡人可窥探的,如果想要逆天而行,必定会遭到天罚。

    “我虽然未曾看懂《天地纪年》上的内容,但却可以感觉到它深不可测。当年我是在你的身上发现此书,说明你与此书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我查阅过无数古籍,最终发现此书乃是神上天界流落凡界之物,你应该是神上天界之人。”

    兰梦柯的声音有些虚弱,将手中的《天地纪年》慎重地交到紫阡陌的手上。

    “此书绝不能落入奸人之手,否则后患无穷。”

    “我明白。”

    紫阡陌接过《天地纪年》书卷,感觉到了此书的份量非常重。虽然很轻,但却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

    “孩儿先下去了,义父早些休息。”

    她关上窗户,手握着《天地纪年》书卷走出了屋子。

    “来人,备车去武尊王府。”

    她收起书卷,放在贴身之处,看了一眼天色,迎着夜风走向了外面。

    流风沁月花疏雪,寂寂寥落到天明。

    一抹皎洁的月华,洒在华丽的琉璃瓦之上,翘角飞檐镀上了明澈的碎光。鲜洁可爱的花儿,沐浴在月光下飘荡,好似俏丽的小泵娘在荡着秋千。

    玉皇阁之内,纱曼犹如云海缥缈。荷露滴落般轻灵的琴音,徐徐自纱曼之后透出。

    满室雪梅香气,让人闻而欲醉。

    一个清丽绝伦的女子,素手抚琴,低垂的睫羽浓密卷翘,好似绝美的凤羽。烈焰般红色绘鸾凤的广袖流仙裙,逶迤在五彩金丝交错编织而成的绒毯上。不堪一握的纤细腰肢上一条旭日金辉的彩纹腰带束住腰身,镶嵌着水钻,绚烂迷离。

    轻雪香云髻上斜插着一根星月发簪,长长的流苏垂坠而下,珠光灿漫。雪白优美的颈脖上,凤凰项链之上苍华云泪在温暖的烛火下,闪烁着明丽的光泽。

    小萌萌和小胧胧正窝在一旁的小窝里,半眯着眼睛,享受地听着这琴音。圆溜溜的漂亮大眼睛里,写满了灵动。

    另一个霸气俊美的男子,披着外衣从后面的温泉池走出来。他刚刚沐浴了一番,此刻肌肤看上去透着几分薄红,格外诱人。他走到女子的身边,听着这让人心神宁静的琴音,俊颜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他从女子的身后,伸手环抱住她,严肃冰冷的脸上,绽放出了一抹笑容。

    “阿音!你身上好香,让我想一口一口把你吃掉。”

    他靠在她的肩畔,热热的气息,喷吐在她玲珑可爱的耳垂上。

    “不许毛手毛脚!不然小心我扎你一针!”

    韶音嗔怒的说道,娇颜上浮起了淡淡的粉红晕彩,分外娇媚。

    “娘子好凶!那为夫就只好自己送上门,让你吃掉咯!”

    陌紫皇看着她那害羞的样子,深邃的眼眸里溢满了笑意。

    “紫皇,你——你做什么——快放下我!”

    韶音弹琴的玉手一顿,整个人已经被抱了起来。

    陌紫皇抱着她,大步朝着偌大的华丽床帐走去。

    “不放,这一辈子,我都不会放下你。”

    他霸气的话音,落进了她的耳畔,让她的眼眸涌起了一层薄雾。

    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另外一个女子,可以让他爱到连命都不要。再也没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叫他幸福得想要落泪。

    这一辈子,他只想拥有她,疼她,怜她,宠她。

    一层层纱曼垂坠而下,玉皇阁内烛火温暖,一室温馨。

    芙蓉帐暖,春色正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