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73】大结局下

帝医醉妃 【173】大结局下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帝医醉妃,【173】大结局下

    随着韵贵妃被关入天牢之中,一只黄鹂鸟飞出了宫墙,落在了一个庄严肃穆的书房之内。ai緷赟騋

    “老爷子,宫里的那颗棋子已经没用了。”

    毒蛛站在一旁,低着头不敢直视座位上的那位老者。

    “既然是无用的棋子,就没有留下来的意义了。”

    老者手中握着一张老旧的残图看得出神,他对于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没有一丝感情。一句简单的话,就判定了无数人的生死。

    他正是公孙家族的掌权人公孙横,也是云梦皇朝的三朝元老,在朝中地位很高。

    “遵命。”

    毒蛛得令立刻去处理,确保干干净净不留活口。只要死无对证,他们就拿公孙府没辙。

    “上次大闹公孙族地的两个混蛋找到了没有?”

    公孙横放下了手中残破的画像,抬头看向了坐在一旁的梦昙。他的眼睛有一边瞎了,唯独一只眼睛看得见。但仅仅是一只眼睛,就透出了剑芒般凌厉的感觉。

    “启禀老爷子,人还没抓到。那两个盗匪非常狡猾,作案手段格外老练,偷了宝库就逃得无影无踪了。但我们的人还在一寸一寸的找,迟早会把他们给找出来。”

    司徒开口回答道,看着公孙横的笑脸,他感觉到了浓浓的杀气。

    “听说他们将各大家族搞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要他们的命的人那么多,他们也活不了几天。”

    梦昙冷冷的说道,脸色并不好看。如今到处都是缉拿他,原本他是云梦皇朝最尊贵的人,如今却连门都不能出,人人喊打,躲在这里求庇护。这让他感觉特别屈辱,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他们盗取的宝物上有着我们公孙家的印记,派出天级高手,务必要取回那两个贼人的脑袋。否则,我们公孙家族颜面何存?”

    公孙横沉声说道,马上下了一道追杀令。

    “听说皇宫里在准备迎接朝音公主,这一次你亲自动手,除掉后患。”

    他对梦昙下令道,他得知如今韶音已经是药塔的新塔主,这么小的年纪就有这样的成就。如果再放任她成长下去,将来必定是心腹大患。

    趁着她如今还没有成大气候,他先将这苗子给掐死。

    “爷爷,她不过是一介女流”

    梦昙听到公孙横要他去杀韶音,心中并不情愿。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韶音死,他一直都记得在翡滟大草原发生的事情。

    “啪——”

    清脆的耳光声落了下来,梦昙的脸颊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掌印。

    “妇人之仁!什么一介女流?她如今已经羽翼渐丰,再给她一些日子,这云梦哪里还有你我容身之地?”

    公孙横声音透着杀伐之气,他看得很远。别人或许以为韶音不过是个小泵娘没有任何威胁,他却闻到了危险的味道。

    他能够带着公孙家族越来越强盛,就是因为他够心狠,够果断。

    “你也下去吧。”

    他挥了挥手,让梦昙离开,留下司徒,给了他一个锦囊。

    梦昙看着公孙横完全不考虑他的想法,独裁地决定一切,眼底滑过了一抹冷色。他瞥了一眼从外面袅袅婷婷走进屋的妖娆身影,不愿再呆在这个地方一秒钟。

    那个女人是他的亲娘,但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就将他送进皇宫之中。

    他转身走出屋子,目光定定地看着天空。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对他最好,不求任何回报,全心全意地对他好。可惜,那个人已经死了!他这辈子都见不到了!

    那个人是他的师傅,他小时候迷路,误入了一片世外桃源。在那里遇到了他的师傅和师兄,师傅温柔善良,教会他许多本事。那是他一生也无法忘记的回忆,师傅比他的娘亲对他更好。

    师兄弟几人情同手足,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他以为可以永远跟随在师傅身边过一生,师傅让他感觉到了久违的母爱,他很珍惜那份感情。然而,发生了一场剧变,改变了

    他和师兄弟的人生。

    “主子,我已经准备好车驾,随时可以出发。”

    司徒走过来,递给梦昙一个人皮面具。

    “我知道了。”

    梦昙收回心神,不管怎样,他都要去一趟神都。否则爷爷还会派出其他人,到时候韶音反而更加危险。

    司徒替他易容之后,两人就离开了暮雪城。

    在他们离开云梦的时候,赌城泫暝城的南湖之中,迎来了一道倩影。

    南湖的水格外的晶莹,一叶扁舟荡开一层层波光湖影。南湖的水草,攀满了湖底,茵茵碧透,随着暗流摇曳出最美的舞姿。

    一旁是精致的阁宇,高低错落,粉墙青石,倍显幽雅。琉璃顶上朦胧昏黄的光,绰约美丽,像是一方安祥的梦境。

    兰沁妍手握一卷书籍,坐在扁舟上徜徉。

    她的目光充满了怀念,脑海中时不时会记起那一道温柔的目光,落在眉间心上。

    “他也许永远都不会记得我了。”

    她低声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书卷,伸手掬起一捧清冽的湖水。

    扁舟朝着湖边荡去,在她走下扁舟的时候,忽然见到了一抹飘逸的身影。

    “渊清哥哥!”

    她惊讶的看着月上渊清,有些不知所措。

    “你叫我什么?”

    月上渊清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看着她一袭蓝裙,衬着滢滢水色。他记忆中那稚嫩的面容,渐渐于眼前之人重叠在一起。

    “渊清哥哥。”

    兰沁妍泪眼朦胧,手中的书卷落在了地上。

    月上渊清捡起那卷书,正是他平日写的诗词。

    “你是妍妍?”

    他的声音透着一股难言的激动,眼里也流露出了喜悦之色。

    “我是妍妍,我等了你好久好久,你一直没有来。”

    兰沁妍目光湿润的凝视着月上渊清,鼻子一阵泛酸,心中无限柔情与辛酸交织在一起。

    “妍妍别哭,当年我本来是要赴约的,只是有事情耽搁了。等我回来的时候,你们早已经离开了。每一年我都会来这里,始终不曾见到你。”

    月上渊清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当年如果不是师傅出事了,他也不会没有来找她。

    那一次错过,再相认都已经是许多年之后了。

    “你记得我就好。”

    兰沁妍破涕为笑,脸上露出了喜悦之色。

    “我当然记得,你还欠我一个回答呢。”

    月上渊清想起儿时的承诺,缓缓地开口说道。

    “渊清哥哥,我会在这里等你,答案还用说吗?”

    兰沁妍脸上露出了红晕,转头朝着外面跑去。

    “别走,以后再也别走了。”

    月上渊清拉住她的手,将她轻轻揽入怀中。他已经失去她太久了,这一次再也不会把她弄丢了。

    兰沁妍靠在他的肩头,幸福的泪水,积蓄在眼眶。

    “我们一起去个地方。”

    “去哪里?”

    “见我爹娘。”

    两人的身影,从南湖之中消失,只剩下一叶扁舟见证了这段情。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日子,凤曦泽好不容易追到花眠忧,想方设法叫她原谅,然而却被她拒之门外。

    他意外发现花眠忧有了身孕,原本还有些动摇的心,顿时再度坚定起来。于是,花眠忧在的地方,总是能够看到凤曦泽的身影。

    北部寒潮爆发,南方疫病肆虐,东部大水决堤,边境小柄动乱,当一封封急报如飞雪般传到神都,风帝忙得焦头烂额。

    在这种人心惶

    惶的时刻,到处都流传着武尊王已死的消息,让民心越发不稳起来。

    武尊王是天曜皇朝的中流砥柱,他在这里,哪怕有再大的灾难,大家都觉得一定有希望。但是这尊神邸一旦轰然倾塌,伴随而来的是江山基座的动荡。

    “不好了,许多难民涌向神都了。”

    “那些难民说不定还有瘟疫,如果他们进来的话,我们都要死。”

    “快关闭城门!”

    “”

    四处天灾**,让天曜皇朝疲于解决。无数受灾的难民,涌在了神都之外。一个个面容憔悴,衣着褴褛,看上去格外狼狈。

    由于丞相目前不在神都,武尊王也未露面,所以由曲尽欢负责掌管神都的守备。

    陌归墟负责皇宫内的安危,不能插手城门守卫的事情。得知曲尽欢将城门关闭,把所有难民拒之门外,他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如果这数万难民没有得到安置,一定会发生暴乱的。

    可是眼下的情况,无论是放与不放都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如果放他们进来,整个神都怕是会陷入危机。如果把他们阻止在外,就会民心尽失,同时导致无数难民被冻死饿死。

    他将此消息告知风帝,风帝束手无策,朝堂上下没有人能够想出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

    就在众人束手无策的时候,武尊王身着官服出现了。

    “王爷,您总算回来了!”

    “我们盼星星盼月亮,只盼望您归来啊!”

    “有王爷在这里,一定渡过难关的。”

    “”

    群臣纷纷激动的说道,武尊王许久没有上朝,但一出现,就立刻引来了许多人的瞩目。

    外面都在传武尊王和王妃都已经死了,如今他的出现,叫众人心中生起了希望。有了主心骨,他们感觉底气都足了许多。

    风帝见到这一幕,却也没有生气,而是朝着来人点了点头。这个人虽然是陌紫皇的模样,但实际上却是由老八陌海珀易容而成的,为的是稳定民心。

    “难民之事,全权授予武尊王处理。相信只要我们君臣同心,没有什么困难解决不了。”

    “陛下圣明!”

    众臣山呼起来,脸上的愁容减少了许多。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开了,众人知道武尊王回来了,民心一下子就稳定了下来。

    原本还有人将信将疑,但见到武尊王和王妃一同出现,全都顶礼膜拜起来。

    “王爷回来了,我们有救了!”

    “是啊!有王爷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

    百事通等人马上依照计划行事,把消息传递到了大街小巷。许多人围到街上看武尊王的车驾,脸上都露出了敬畏之色。

    随着无数人潮聚集在中央,韶音站在高楼之上,对众人说话。

    “我知道大家现在心里一定很担心也很着急,想要知道外面是否有大家的亲朋好友,同时也害怕一些难民身上的瘟疫会传播到这里。我们明白大家的想法,但无论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们也是天曜的百姓,其中说不定还有大家远方的亲人,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冻死。”

    韶音的话引来了大家的点头,他们如今就是又担心又害怕。

    “因此我们打算在城外建造临时的避难处,派出大夫前去治疗。大家如果愿意伸出援手,救救那些无辜受难的人们,可以捐献衣物和食物。捐赠事宜将会由定国侯负责,城外将会设立一个功德碑。每一位捐赠物品的人,你们的名字将会被刻在功德碑之上。”

    她的声音传彻到很远很远,让每个人都听得到。

    “我愿意捐出一床棉被。”

    “我家有余粮,愿意捐献给难民。”

    “行善积德,以后会有好报的。”

    “我家里有木头,愿意捐出来

    替难民盖临时避难处。”

    “”

    在几人带头之下,万民纷纷响应。

    看到大家纷纷捐献自己家的东西,定国侯风踏月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这一次安置难民最困难的是国库因为赈灾拨出了大量的资金和物资,如今国库空虚,一时间根本没办法拿出安置难民的物资来。

    救人如救火,等到物资从其他地方调过来,那些难民怕早就死了。

    韶音此番举措,让百姓的力量得到了发挥,同时一些家境好的人,也想趁此机会让自己好好表现一番。捐献财物多的人,排名在功德碑前面,令许多人都动了心。既能行善,又可流芳百世,这样的好机会,自然没有人愿意错过。

    “侯爷,城内就交给你了,我去城外安定民心。”

    韶音朝着风踏月说道,看到百姓们积极响应,她也松了一口气。

    如今有了物资基础,她要去做外面那些难民的工作就容易了不少。

    “我派一支军队保护你们。”

    定国侯风踏月说道,心里对韶音颇为佩服。

    这个时候大家都生怕外面的难民会做出疯狂的举动,没有人敢出去安抚。韶音却有这个胆魄,前去安抚难民,真是女中豪杰。

    “不必了,军队出现,只会让难民害怕。”

    韶音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

    她没有耽搁,马上动身前往城门口。

    “武尊王妃驾到!”

    车驾在城门处停了下来,城门守卫纷纷戒备。当听到是武尊王妃到来,他们连忙行了个礼。

    “开城门。”

    韶音淡淡的声音,铿然有声的落了下来,吓得城门守卫差点脚软。

    “王妃娘娘,如今外面暴民情绪激动,您千万别出去。”

    雕龙军师曲尽欢得知韶音过来,马上走了过来,开口说道。

    “我说开城门,你们没听到吗?”

    韶音冷声说道,目光扫了曲尽欢一眼。也不知道曲尽欢安的什么心,所作所为明明是故意激起民愤。

    “开城门。”

    曲尽欢皱了皱眉头,对韶音的态度很不满意。但她既然要出去送死,那他就送她一程。他向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城门守卫就将城门缓缓打开。

    “城门开了,大家快向里面冲啊!”

    有人带头喊了一句,难民人挤人,人踩人,拼了命要向城门里挤进来。

    看到那黑压压的一大片,城中的守卫都吓得双腿打颤,握紧了手中的长枪。

    “大家静一静,我是武尊王妃,也是当朝一品帝医,大家先听我说几句话。”

    韶音孤身走向城门口,手中握着一个自知的扩音器,让她的声音可以清晰地被所有人听到。

    “是帝医大人!”

    “帝医大人是好人呐,我们先听听她要说什么。”

    “我家妹妹就是帝医大人救好的。”

    “帝医大人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

    听到韶音的声音,难民都安静了下来。帝医在民间威望很高,虽然不是战功,但她济世救人的声名,早就传到了百姓们的耳中。

    “谢谢大家相信我,愿意听我说话。我知道大家来这里是想活命,这一点错也没有。不过希望大家可以把身边摔倒的人扶起来,大家都是逃难来的难兄难弟,更应该相互扶持。”

    韶音看到许多老弱妇孺跌倒在地上,开口提醒了众人一句。

    大家这才注意到许多人被推倒在地上,脸上也露出了羞愧之色,连忙扶起那些受伤的人。

    “陛下已经知道了大家的处境,特命本官来此解决大家的困难。”

    “帝医大人要怎么帮我们解决困难?

    我们连城门都进不去,许多人都快饿死冻死了。”

    有人开口问道,声音充满了凄苦。

    “大家不要着急,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食物和御寒的衣物。我们将会派出军队,替大家在城外盖好住处。有病的人,会有大夫看诊。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可以在吃饱之后,一起帮忙动手在城外建起一处村落。”

    韶音不急不缓的说道,充满亲和力的嗓音,让人感觉特别可信。

    大家的心情都平静了许多,如果真的如帝医所言,那他们就有活路了。

    “相信大家也不想沦为乞儿,在神都之内看人脸色。城外有一处风景秀丽的地方,陛下已经批准,在那里为你们重建家园。只不过在建成之前,还要委屈大家一些时日。人多力量大,我相信大伙一起努力,家园会重新建造起来的。”

    她的话音落下之后,难民们都红着眼睛点头,原本绝望的心,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现在请大家先散开一些,我们好将物资运送出来。”

    韶音开口说道,大家马上配合的行动。

    定国侯那边的速度很快,马上就有人将物资运了出来。军队亲自发放食物,确保众人都能吃饱。韶音亲自留下来,为重症患者治疗,每每都是药到病除,让众人称为神医。

    曲尽欢见到原本要暴动的难民,居然一个个对韶音感激涕零。没有出现他想象中的流血画面,顿时恨得牙痒痒。

    只可惜如今他不方便对韶音下手,他的妹妹曲荷风还不知道被关在什么地方,他只能暂时隐忍下来。

    难民之中不乏年轻力壮者,大家齐力在城外建造起新的家园。老弱妇孺帮忙做饭洗衣,村落很快就有了一定的规模。

    风帝派出了军队帮忙建造房子,没有让难民们露宿太久,他们的新家就陆续落成。

    丞相紫阡陌从天下城赶回来的时候,难民已经住进了新居之内,城外也立上了一面巨大的功德碑。上面镌刻着一个个名字,看上去特别壮观。这个功德碑算得上是万民碑,象征着百姓同心。

    难民虽然已经安置好了,但是边境的战火却燃烧了起来。

    以往这个时候,都是骁勇善战的武尊王带兵出征。然而,武尊王如今还昏迷不醒,韶音便自动请缨,前往边境平乱。她将寒玉玲珑球留给凤魅雪,临走之前,她特地去看了陌紫皇。

    他依然在沉睡,身畔的泪昙花静静地紧闭着花瓣,等待泪水的浇灌。

    “紫皇,你一定要醒过来,我会等你!”

    她温柔的话音,落在他的耳畔,然而他却无法回应她。

    在她率军离开之后,陌烟华的消息正好传回了神都。凤魅雪看到纸上写的名字,脸上露出了意外之色。

    “紫阡陌。”

    她得知紫阡陌刚刚回神都,立刻下令召她进宫。

    紫阡陌一回到神都,就接到蝶后的密令,当下没有犹豫,马不停蹄地进了皇宫。

    她此时并不知道,自己有多么重要。

    呼啸的风吹过高原,韶音率领着军队马不停蹄地赶赴边境。广袤的平原之上,两军对垒,地面被鲜血染红,风沙漫漫,草叶枯黄,充满了肃杀的感觉。

    随着援军的到来,天曜皇朝的势气大振。然而两军交战,哪怕是杀敌一千,也会自损八百。他们就算是战胜,也是惨胜。

    韶音分析了一下敌我双方的兵力,明白这战打下去对天曜皇朝很不利。

    深夜,她身着夜行衣,踏着仙踪云步,潜入敌营之中。灵巧的身影,穿梭于营帐之间,找到了敌军主帅的军营。

    她打晕一个守卫,将他身上的铠甲剥下来,换到自己的身上,然后朝着营帐内走去。

    营帐很明亮,挂着巨大的狼头,充满了塞外粗犷的味道。

    “刷——”

    韶音手中银针飞出,朝着营帐中的男子射去。

    然而对方的反应很快,及时地躲过了一击,身影如鬼魅般逼近。

    两人在

    营帐之中交起手来,男子的实力很强,而且对韶音身上的迷药没有反应,这让韶音感到有些棘手。

    韶音原本是打算将此人弄晕掳走,但看来不行了。她暗中运转起补天神针心法,将力量凝聚于银针之上,打算将其除去。只要群龙无首,必定军心溃散,不战自破。

    然而在她发出银针的瞬间,她看清楚了对方的脸,手中的银针一篇,射向了地上。

    “轰——”

    一声巨响陡然响彻而起,韶音却呆在了原地。

    “哥。”

    她淡淡的声音,让对方劈过来的手,停在了半空之中。

    “将军,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外面的守卫开口问道。

    “没事,你们在外面守着。”

    韶乐的声音透着威严,让韶音感觉特别陌生。

    他真的是她那个儒雅柔弱的哥哥韶乐吗?

    他是吗?

    韶音退后了一步,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却不得不接受。

    “你是雪侯爷?”

    她开口问道,直视着韶乐,让他无从躲避。他腰间的堕天魂笛,便是雪侯爷贴身之物。

    “是。”

    韶乐点了点头,俊颜上浮起了一抹无奈之色。他不想被她知道自己的另外一个身份,她终究还是知道了。

    “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韶音看着韶乐,声音平静至极,内心却早就波澜起伏。

    “我的父亲是陌长歌,曾经的月王爷,我的真名是雪韶乐。”

    韶乐温润的声音,落在了韶音的耳畔,犹如惊雷般响彻而起。

    “我自小家破人亡,娘亲死前让我立下毒誓,此生定要报杀父之仇,颠覆这片天下。”

    他缓缓地说道,似乎只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有多少苦有多少恨,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

    在他很小的时候,亲眼看着爹爹惨死。他的娘亲是雪国的公主雪如云,自尽死在他的面前,逼迫他立下毒誓,担负着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娘亲是恨着爹爹的,哪怕他的姓氏都不姓月,而是雪。也许娘亲也恨着自己吧,所以才会逼他一生活在黑暗之中,无法自拔。

    为了确保他的身份不被人发现,他的叔叔雪明祁将他安排在韶府。制造了韶御医夫妇死亡,将他送入韶府,由老太君抚养。

    他从小就学会了韬光养晦,也懂得隐藏自己。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身份了?”

    韶音听到韶乐的话,明白他在韶府不是偶然。

    “对,我早就知道你是云梦的朝音公主,在你和九姨娘进府的时候,我叔叔就已经查到了你们的身份。”

    韶乐点了点头,不想再欺骗韶音。他承认自己是用苦肉计接近阿九,想要在将来利用她的公主身份,助他颠覆这天下。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他算计来算计去,唯独没有算计到自己会爱上他手中的棋子。

    爱到心痛,爱到沦陷。

    爱,是这世界上最无法预料的意外。

    “原来我只是你的棋子。”

    韶音眼中充满了受伤之色,她最亲近的哥哥,至始至终不过是在利用她罢了。

    “九儿,你不是!”

    韶乐看到她伤心,心也揪痛起来。

    “对不起九儿,我不想伤害你,我只想保护你。”

    韶乐伸手想拉韶音的手,她却退开一步。

    “如果你想保护我,就不要再伤害我在乎的人。如果你还是我哥,不要再一错再错了。上一辈的恩恩怨怨,不要再牵扯到下一辈。”

    韶音转身离开,朝着外面走去。

    一道青色的身影想要出手阻拦,却被韶乐拦了下来。

    &

    nbsp;“青绾,给我退下。”

    “主人,您不能放她走。夫人在您身上下的诅咒,如果再不解开,您就活不过这个冬天了。青绾不怕死,只是不想主人死。”

    青绾从暗处出现,小脸上挂着泪痕。

    夫人为了逼主人复仇,在他的身上下了诅咒,如今主人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我这样的人,活着还有意义吗?”

    韶乐目光黯淡,生与死对他而言,如今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生命中的光明,已经离开了他。

    他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他这一生做了很多的错事。但纵然他再坏,却无法对她狠心。

    “下令,撤军。”

    他温润的声音,平静的落了下来。

    “主人!我们的计划——为什么要放弃?”

    青绾失控的叫道,不可置信的看着韶乐。

    “我想再听她叫我一声哥。”

    韶乐看着韶音消失的方向,怔怔出神,忧郁的目光,宛如外面的月光。

    他从来都不知道,她叫他哥的时候是那么温柔。他也不知道,原来能够当她的哥哥,被她放在心上的一个角落,就已经是他最大的幸福了。

    他一直恨着陌紫皇,直到这一天,她连哥都不愿意叫一声的时候,他才发现曾经的自己是多么幸福。

    “主人,您这是何苦啊!您会没命的!”

    青绾眼睛里的泪水滚落下来,看着主人这样子,她心里好难受。

    韶音走出营帐,还以为她是得到了主帅的命令,所以没有人阻拦她离开。

    在她离开这片营地的时候,一道灰色的身影,偷偷地潜入了天曜皇朝的营帐。见到床榻之上睡着的人,那人手中握着淬毒的利刃,朝着床上的人背后捅去。凌厉的杀招,要置她于死地才甘心。

    “看你这一次还不死!”

    曲尽欢蒙着脸,手中的刀刃,染满了鲜血。他得意的说道,脸上充满了报复地快意。

    他潜伏在军营里,为的就是这一刻。

    然而,当他看到床上女子艰难转过头,看向他的时候,他的脑袋“轰”地一声炸开。

    “荷风!怎么会是你!”

    曲尽欢脸上毫无血色,他以为那个人是韶音,却没想到竟然是曲荷风被带到这里来做替身。

    他想到了这一定是个圈套,抱着断气的曲荷风,想要逃离此地。

    然而,一瞬间,万箭齐发,将他射成了蜂窝。

    “还想刺杀王妃!不知死活!”

    佩心站在夜色里,收起了手中的长弓。他心中对韶音越发佩服起来,她怀疑军中会有内鬼,所以特地设下圈套,引对方自己送上门。

    果然,到了夜里,就有人急不可待地来送死了。

    “把这里清理干净!”

    他挥了挥手,立刻有人将尸体处理掉。

    韶音回来之后,住进了另外一个小营帐。营帐并不华丽,但却很温暖。

    她躺在床上,脑海中回忆起她来到这里之后发生的种种事情,一切都好像梦境一般。

    她缓缓闭上眼睛,隐约可以听到敌方的营地里传来了月琴的声音,一声一叹,让她好似回到了初至韶府的时候。

    第二日,天色还没有大亮,九影就将敌方退兵的好消息告知韶音,同时还有一份求和书。

    韶音看着天端旭日冉冉升起,云淡风轻的声音,犹如风般落下。

    “回朝。”

    “是!”

    边境战事平息的消息传回来,举国同庆,许多人都自发的在城外迎接。

    云梦皇朝向天下宣告了韶音是云梦长公主的消息,也让天下震惊了。

    没想到原来韶音还有着如此显赫

    的身份,配上武尊王,那可以说是门当户对了。

    原本还觉得韶音出身寒微的人,这一下子都没话说了。

    云梦皇朝派来迎接长公主的队列,也在神都之外等候多时。

    当韶音英姿飒爽地率军出现之时,万民齐齐欢呼起来。梦慈和圣伊帆在人群里探着小脑袋,滴溜溜的大眼睛闪亮亮的发着光。

    “恭迎王妃娘娘!”

    “王妃娘娘万福!”

    “”

    云梦的来使,也激动地迎了上来。

    “微臣参见长公主!”

    “陛下特命微臣来迎接长公主。”

    无数的声音,汇聚在一起,韶音却什么也没有听到。

    她这一刻只看到站在城楼之上那一道俊逸无双的身影,陌紫皇正在城头含笑地望着她。他已经醒来了,凤魅雪拿到了最后一滴眼泪,让泪昙花盛开,让他获得了重生。

    “欢迎回家。”

    他开口说道,双臂展开。

    韶音脚尖一点,朝着天空之中飞去。

    陌紫皇从城楼顶上踏风而下,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将她紧紧地揽入怀里。

    漫天的雪花飘舞在他们相拥的身边,画面美得叫人屏息。浓浓的幸福感觉,感染了所有人。

    “主子,你真的不打算动手吗?如今可是好机会。”

    司徒站在人群里,开口向梦昙问道。他得到锦囊,里面写着如果梦昙不动手,那他就杀掉梦昙。

    “她对我有恩,我怎能忘恩负义。”

    梦昙看着他们两人那幸福的模样,如果这辈子他也能够找到一个女子,生死相随,情深不移,那该有多好。

    “司徒,你不动手吗?老爷子不是让你杀我吗?”

    他冷冷的说道,那个爷爷只是把他当作工具罢了,根本没有任何感情。如今他没有利用价值了,他定然会像除掉韵妃和梦白花那样除掉他。

    韵妃和她宫里的那些人都已经被毒死了,就连梦白花也没有逃过一劫。

    “主子对我有恩,司徒又怎么会忘恩负义。以后主子去哪里,司徒就去哪里。”

    司徒忠心耿耿的说道,手中的锦囊,早就被他丢掉了。

    人群之中还有另外一道身影,在默默地凝视着天空之中相拥的人,妖孽俊颜之上露出了一丝祝福的笑容。

    “九儿,不打扰是我给你最后的温柔,我也不会让其他人打扰你的幸福。”

    韶乐默默地呢喃道,自人群之中消失无踪。

    在不久之后,听闻云梦庞大的公孙家族被灭,却不知道被何人所灭。

    那时,韶音已是云梦的长公主,皇子梦慈被封为太子,开始学习为君之道。

    在一处偏远的村落,人们的生活很简单,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最多是家长里短的琐碎叫人微微烦恼,每一天都是朴实简单。

    这个村子名为木棉村,村头有一株年头很久远的大木棉树,也是村里的姻缘树。许多年轻男女都来到这颗木棉树下许愿,希望老树祝福他们,让他们的感情如同这株大树,白首偕老,长长久久。

    白墙黑瓦的屋子,外面有一个院落,晒着白菜和笋干。非常朴素的屋子,没有任何奢华的装饰。院子里种了一株木棉花,开得一树灿烂,屋子的门扉上,挂着古铜风铃。

    此刻,木棉树下坐着两个女子,她们正坐在一起晒着暖暖的太阳,手中在绣着衣裳。

    “阿芙,听说他封音音为长公主了。”

    木棉看向身边的木芙,脸上没有了凌厉的神色,只有平和与安祥。

    “阿棉,你还想回去吗?”

    木芙手里做着小衣裳,微笑着问道。

    “不了,这里才是我的归处。”

    木

    棉宁静的说道,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

    “他们幸福就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