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60】心直口快

帝医醉妃 【160】心直口快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木芙听到木棉的撕心裂肺的声音渐渐远去,心中有了几分不忍。

    在她看来木棉也只是一个可怜而可悲的女人,处心积虑步步为营多年,最后竟然是栽在了当年抱回来的男婴手中。当手中的棋子,不再受控制,那这场棋局,便就一团混乱了。

    “音儿——”

    她想要开口让韶音想办法救木棉,只是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再度闭口不言。

    “我们回去再说。”

    韶音不想让木芙身份暴露,低声叮嘱了一句,就在禁卫军的护卫下离开了凤仪宫。

    这些禁卫军名为护送,其实是监视众人的举动。

    那些官员和各家族的重要人员全都被安排住下,以往如果能够留在宫里,他们都要烧高香感谢皇恩了。但是现在这情况,他们一个个都是提心吊胆,生怕梦昙此刻排除异己,将他们一举歼灭。

    此刻这些人在皇宫之中作为人质,梦昙想要扫清障碍,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韶音和陌紫皇回到长恩宫之中,宫里的宫女们都是战战兢兢,外面驻守的侍卫比平日多了好几倍,哪怕是不知道宫里发生什么事情的人,也都感觉到了宫中不太平。

    陌紫皇并不知道韶音才是真正的朝音公主,所以对于云梦皇朝的皇权交叠变化没有放在心上。

    其实他觉得如今的云梦皇朝和天曜皇朝非常相似,帝君都是不情愿登上帝位的人。无论是风帝风云华还是雾帝梦夕雾。两个人都有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不得不肩负起一个王朝的重担。

    两个帝君都是无心于权势,一心想着隐退,只可惜膝下孩子成长得太慢,叫他们无**成身退。

    梦夕雾原本还有一个盼头,梦昙绝对是帝君之材,奈何只是空欢喜一场。

    “我们稍后动身离宫。”

    陌紫皇开口说道,这些守卫他不曾放在眼底,要带韶音和木芙出去不是难事。更何况梦昙也不希望在帝位还不稳的时候,就与天曜皇朝交恶,那对他是非常不利的。

    朝中反对梦昙的声音还是存在的,毕竟他不是梦族的血脉,在等级分明重视血脉的云梦皇朝,许多老顽固都不会认可他。梦族中人更不会坐视帝位落入外人之手,在得到消息之后必定会采取雷霆手段。

    接下来的事情也与他无关,他不希望韶音受到什么波及。

    “我还有一件重要东西要取。”

    韶音明白陌紫皇在这个时候离开是为她着想,只是很多事情不是想要远离就可以的。她早就已经被卷入了这场斗争之中,无论她身处何处,都逃离不了。

    “什么东西?非要现在取不可吗?”

    陌紫皇疑惑的问道,心中有些不解。

    “嗯,是有缘人的眼泪。”

    韶音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却让陌紫皇误会了她的意思。

    “那个雪太危险了,你不要接近他。我宁可不要那眼泪,也许还能找到其他的办法。”

    陌紫皇想到那个雪侯爷就是七个有缘人之一,他也颇为头疼。

    “我说的人不是他。”

    韶音平静的说道,玉容之上透着几分浅笑。

    “难道这宫里还有另外一个有缘人?”

    陌紫皇倒是不曾留意过这一点,比不上韶音心思细腻。他最关心的人是她,对于自己的事情反而没有那么关注。

    “嗯。那个人就是梦昙!”

    韶音没有再卖关子,直接告诉陌紫皇,免得他瞎猜。

    “昨日你就是发现了他是有缘人,所以才答应他出去救人的!”

    陌紫皇恍然大悟,原本一点点的酸楚醋意,也尽数消散,只剩下浓浓的感动。她原本可以拒绝梦昙的请求,但她却答应了,为的就是那滴眼泪。

    虽然只是七滴眼泪,但搜集这七滴泪,韶音却是花了很多的心思。

    “只是现在这情况,这滴眼泪怕是没办法取了。”

    他分析了一下局势,他们现在最好不要和梦昙接触,否则就会让原本就混乱的局势,变得更加错综复杂。

    他们两人的一举一动,如今都代表着天曜皇朝。

    “可是时间只有半年不到了。”

    韶音咬了咬红唇,不想在这个时候放弃了大好的机会。下一次要再见梦昙,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没事的,如今情况还不算糟糕,你也不必为我操心。”

    陌紫皇握住韶音的手,话音也充满了温柔。

    只要他心情平静,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如今的局势尚未明朗,我们再等一两天再走。这两天找机会,把眼泪拿到,最好是两滴眼泪都拿到手。”

    韶音拿出寒玉玲珑球,眼中有着期待的神色。

    “你有什么好办法?”

    陌紫皇想到这些眼泪并不好拿,无论是梦昙还是雪侯爷,两人都是那种钢铁硬汉,肯定是哭不出来的。

    “动之以情肯定是没有用的,所以我最近在研究一种催泪雾,管他是谁,只要他的眼睛正常,被这种催泪雾熏一熏就会泪奔。”

    韶音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瓷瓶,脸上有着满意的笑容。

    “那好,梦昙的眼泪我去取,我先秘密安排你出宫。”

    陌紫皇拿过韶音手中的瓶子,没想到她居然研制出了这种东西,看来她真的是费了很大的功夫。

    “我还有一件事要去做,事成之后宫外汇合吧!我手里还有这个,可以自由出入皇宫。”

    韶音将梦昙借给她的王者之石手串拿了出来,她还没来得及把这个还给梦昙,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这是王者之石!”

    陌紫皇也知道王者之石,只是没想到梦昙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韶音,看来那家伙肯定是对她有什么企图。

    “那个臭小子要是敢打你主意,看我不熏死他!”

    他握紧手中的瓷瓶,语气带着几分恶狠狠的意味,让韶音哭笑不得。

    “呵呵!你想多了,他只是把这个借给我而已,还是要还的。”

    韶音见到他吃醋时候可爱的模样,好笑的说道。

    两人商量了一些细节,没过多久,他们就听到木芙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陌紫皇对于木芙在这种风声鹤唳的时候还能打听到消息感到惊讶,只是看韶音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奇怪的神色,他就知道她们应该是知道些什么。

    “木棉皇后疯了!”

    木芙脸色复杂的说道,眼底里滑过了一抹哀伤。

    听说木棉皇后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在冷宫之中疯了。

    “其他人的情况如何了?”

    韶音的眼底滑过凝重之色,接着开口问道。

    “梦慈皇子被软禁,倒也没有受什么虐待。就是梦白花公主,似乎是得了一种怪病,一直在喊痛。听人说她全身都发痛,不管碰到那块肉,都疼得要命,但外表却看不出异样,御医也没有看出任何的问题。”

    木芙将自己打探的消息,一一说了出来。听到那个骄横的梦白花倒霉,她心里也是一阵快意。

    谁让她之前一直为难韶音的,现在报应到了吧!

    木芙不知道梦白花为何会突然生病,但在暗中守卫的隐卫却知道。昨夜他们爷可是发火了,如果不做点什么,怎么能平息爷的怒火?

    爷出手肯定不会让她死得那么痛快,有的人活着比死还难受。

    “阿慈没事就好。”

    韶音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梦慈,他太过单纯,根本不是梦昙的对手。

    “梦慈不会有事。”

    陌紫皇知道韶音和梦慈关系很好,便开口安慰道。

    “他是那位护着的人,身边自有高手保护。”

    “那位?”

    韶音不明白他说的那位是指什么人,她对云梦皇朝的情况并不熟悉。

    “不是你想的那位,而是另外一个神秘高人,也算是梦慈的爷爷吧!”

    陌紫皇想到那个人,神情透着几分古怪之色。

    “呵呵呵,小皇皇,没想到你还记得人家!人家真是好开心哦!”

    一道妖娆入骨的嗓音,从远方天空飘了过来,瞬息的功夫,一个面容艳丽妖娆的美人,就神奇地坐在了椅子上。

    韶音根本没有看清楚这个人是怎么出现的,那速度快得宛如闪电。

    美人有着一张无懈可击的倾国容颜,面若凝脂,白玉无瑕。丹凤眼张扬地勾挑而起,银月色泽的眼瞳就像是一个漩涡,眉梢眼角都流露着媚笑。眉心点缀着一颗粉红色的珍珠,流转着柔和的光彩。

    那一头银红色的发丝,宛如流瀑淌下,滑过那巴掌大的小脸。一袭火红的狐裘,松松垮垮地披在美人的身上,狐毛的尖端有着亮金色的色彩。一股似花飞花的香味,随着美人的到来,泛滥开来,味道很淡,并不难闻。

    “好漂亮的大美女!”

    韶音见到如此妖娆的美人,忍不住开口赞叹了一句。

    “人家的确是大美人,但不是美女啦!小紫皇,你说对不对?”

    东方云楼笑得格外灿烂,扑闪的银眸,看向了陌紫皇。

    “我们阿音一向是心直口快,说的都是实在话,东方姑娘不要介意。”

    陌紫皇面不改色的说道,让东方云楼的笑脸实在是挂不住了。

    怎么能用东方姑娘这个称呼,来称呼他这个大男人呢?太伤他自尊了!

    “你和你爹一样毒舌!”

    东方云楼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但配上他那妖娆的脸庞,一点威慑力也没有。

    木芙在见到东方云楼的时候,眼底露出了震惊之色。

    没想到这位如此快就到了!这样一来,梦慈肯定是不会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