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59】火焰之心

帝医醉妃 【159】火焰之心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雪,这次你能来,真是让我意外。”

    梦昙见到红衣男子到来,冷酷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罕见的笑容。

    他不知道陌紫皇跟雪师兄有什么过节,便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昙师弟亲自邀请,为兄自然要来。”

    名为雪的红衣男子,朝着梦昙太子点了点头,温润的嗓音,清晰地落了下来。

    “我也是遵照父皇的命令,如果不把你这个大神医请来,那我就要被念叨了。”

    梦昙的神情透着几分柔和,能够见到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兄,实在是意外惊喜。

    他虽然不是皇族中人,但因为救过太后的性命,被封为异姓侯爷。他的医术是非常高超,哪怕是他也不得不佩服。

    他认识的人之中,也只有韶音能与雪的医术相提并论。只是谁的医术更高一筹,他也不能确定。

    “可惜渊清没有过来,不然我们师兄弟便可以畅饮一杯了。”

    雪听到他的话,神色平静,昨夜他进宫就直接去了太后那边诊脉,听太后说过这件事。

    “不要跟我提那个人!”

    梦昙听到月上渊清的名字,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他这一辈子都不想听到关于月上渊清的事情,也不想再见到他。

    “昙师弟还在为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渊清他不是故意的。”

    雪见到梦昙的反应如此之大,无奈地摇了摇头。

    “雪,你再提他,休怪我翻脸了。”

    梦昙不悦地甩袖回到自己的席位之上,并非对雪师兄生气,而是只要听到月上渊清的名字,他就忍不住心头的仇恨。

    哪怕是过去了这么久,他依然还记得当初发生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月上渊清,他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人不会死。

    他紧紧地握住拳头,努力压抑着燃烧着火焰的心。

    韶音听到他们的对话,心中也暗暗惊讶,没想到那个神秘的雪侯爷居然是梦昙的师兄!

    陌紫皇冷冷的目光,防备的看着雪,已经将他划入了危险敌人的阵营。

    雪似乎没有看到他一般,自己喝着美酒,似乎与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

    “皇后娘娘驾到!”

    随着内侍的通报声落下,众人都看向了主座。一道华丽威严的女子身影,出现在视线之中,凌厉的眼眸扫过在座众人,没有人敢出声。

    皇后娘娘身边跟着梦慈,因为在母后的身边,梦慈显得有些拘束。看到韶音的时候,想要跟她打招呼,但是看到母后严肃的脸,他只能朝着韶音眨了眨眼睛。

    韶音好笑的看着梦慈,没想到他见到木棉皇后就跟老鼠见了猫儿似的。

    木棉皇后在宫中经历了风雨沉浮,依旧屹立不倒,如今的她早已经褪去了曾经的青涩,举手投足尽显皇后的威严。

    她的目光扫过韶音身后站着的木芙之时,停顿了片刻,眼底浮起了一抹疑惑之色。

    “这个人的眼神为什么会给我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

    她在心中默默地说道,时隔多年没有认出易容之后的木芙,但她却记得那一双眼睛。

    木芙看着木棉,原本她以为自己会害怕得发抖,但真正面对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竟然不害怕了。

    她突然发现木棉也是个可怜人,为了权势牺牲了自己的亲生女儿,终日要强颜欢笑,在三千佳丽之中抢夺着一个男人。

    她的身边还有韶音这个女儿,但木棉有什么?

    因为有韶音在身边,所以木芙觉得自己充满了勇气。她要坚强起来,才能够保护自己的女儿。

    每一个母亲在要保护自己的孩子的时候,都会超乎寻常的勇敢!

    韶音淡淡的看了木棉一眼,她坐的位置就在主座下位,所以可以看清楚木棉的模样。她看上去很憔悴,似乎是一夜没休息。眼角已经有了一些鱼尾纹,似乎透着几分苍凉。

    皇后娘娘的生辰,许多妃子也亲自过来道贺,其中长得最出众的就是梦白花的母妃韵贵妃。

    “祝皇后娘娘福寿安康,万寿无疆!”

    “祝皇后娘娘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

    妃子们率先开口祝贺,贵重的贺礼被一一送上。

    木棉皇后只是得体的笑着收下,但笑容却没有抵达眼底。看到这些妃子她就心烦,哪里还笑得出来。

    妃子们送完礼之后,各地的来使也将贺礼送上,其中天曜皇朝的珊瑚玉树惊艳了所有人的眼。

    “武尊王有心了!”

    木棉皇后朝着陌紫皇道了一声谢,武尊王能够亲自过来,让她感觉很高兴。

    她心中最敬重的人就是蝶后凤魅雪,如今能见到她的儿子和儿媳,她也觉得很欣慰。

    “今日是母后的好日子,儿臣特地准备了一支舞,为母后祝贺。”

    梦白花走出来,朝着木棉皇后行了个礼。

    木棉皇后点了点头,哪怕她不喜欢梦白花,但面子上的功夫也要做足。

    “儿臣听说武尊王妃才艺双绝,想请王妃一起跳舞,王妃一定不会扫了皇后娘娘的脸面吗?”

    她转头看向韶音,将矛头指向韶音,让她没有办法拒绝。否则,就是不给寿星的面子,有损两国的邦交。

    她早就打听过了,武尊王妃原本是韶府的庶出九小姐,一个没有任何地位的小姐,就会几分医术。除此之外,就是一无是处的草包。

    她就要韶音当场丢脸,在所有人的面前抬不起头来。

    “本王妃并不精通舞艺。”

    韶音淡淡的说道,早上环月已经回来禀报了消息,昨夜那个宫女去了梦白花公主的宫殿之后就再也没出来了。看来没有完成主子的命令,那宫女已经被处理掉了。

    “堂堂武尊王妃居然是一个草包,那你如何配得上武尊王殿下?”

    梦白花嗤笑的说道,尖锐的话音,让木棉皇后皱了皱眉头。

    “本王的王妃还轮不到你评头论足!”

    陌紫皇一拍桌子,冷漠的声音,霸气十足的落了下来,吓得梦白花面色一阵惨白。

    “咔——”

    一道裂缝从桌子上裂开,然后整个桌子顿时化作两半,再度叫梦白花本就难看的脸色化作煞白之色。

    全场陷入了一阵死寂,谁也没想到武尊王竟然会这般维护他的王妃,连一个不字都不许其他人说。

    梦慈见到韶音被梦白花为难,一脸的焦急,想要替她说话,但被其他人抢先了。

    “王妃姐姐不会跳舞,花妹妹就不要为难她了,要不我替她跳吧!”

    马小花柔弱的身影站了起来,开口弱弱地说道。

    韶音听到她的话,秀眉一蹙,她这是要让众人坐实武尊王妃连舞都不会跳的事实。在看重女子才艺的大家族之中,倘若无才便会被人耻笑。

    这个女子很有心计,看上去是为了别人好,其实却是在给自己出风头找机会。

    “你算什么东西?”

    梦白花冷笑的说道,对于马小花充满了敌意。因为害怕武尊王,所以连忙退后一些。

    “白花,不许无礼。”

    韵贵妃立刻出声阻止,她已经见到木棉皇后的脸色很难看了,梦白花再这样娇纵下去,必定会受罚。

    “让大家见笑了,是本宫没有管教好女儿,回去之后,本宫定要好好教训她。”

    韵贵妃将梦白花拉到身后,当众教训她,其实是为了她好,省得皇后兴师问罪。心里对于梦白花的话,也是深表赞同。

    “武尊王妃一定是太谦虚了,有什么本事,也让我们大家开开眼界。能够当上武尊王妃,怎么可能会是草包呢?”

    她笑着说道,语气很温婉,但却封住了韶音的退路。她听梦白花说过武尊王拒绝了她的和亲要求,让她在夕雾帝君的面前丢尽脸面。

    “呵呵,有什么精彩的事情,我这个老太婆应该没有错过吧!”

    一阵笑声从宫门口传了进来,太后红睿敏和帝君梦夕雾在前呼后拥中来到这里。

    “参见太后娘娘!”

    “参见陛下!”

    大小辟员连忙下跪行礼,唯有几个特许无需行礼的人没有行大礼。

    “各位爱卿都平身吧!”

    梦夕雾儒雅的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让韶音愣了愣。

    昨天的那个中年男子,居然就是云梦皇朝的夕雾帝君,也就是她的亲爹!

    另外那个仪态万方的女子,便是她的亲奶奶。

    梦夕雾和太后娘娘坐上座位,木棉皇后的脸上也浮起了喜悦之色。

    她还以为梦夕雾要处理政务不能过来了,没想到他还是抽空来了。

    “刚刚韵儿说是谁要让大家开开眼界的?”

    太后娘娘脸上有着慈祥之色,开口询问道。

    “皇奶奶!您就别瞎搀和了!”

    梦慈听到太后开口问这个,拉了拉她的衣角,脸上写着几分焦急。

    “皇奶奶,是武尊王妃要展示才艺让大家看看呢!”

    马小花找到了机会,立刻开口说道,想要引起太后娘娘的注意。要是没有引起注意,那她不是白来了?

    “哦?那可真是让人期待了!”

    太后笑着点了点头,对于武尊王妃充满了期待。

    她跟凤家交情很好,听说武尊王娶妃,她也是真心高兴。

    梦白花得意洋洋的看着韶音,看她这一次如何推辞。

    “既然太后娘娘有此兴致,那小女子就献丑了。”

    韶音伸手拍了拍陌紫皇的手,朝着他摇了摇头,缓缓站起身来。

    她的目光平静地望了梦白花一眼,就让梦白花觉得如坠寒冬,每一个毛孔都像是被细细的冰针扎入,没来由哆嗦了一遍。

    “阿音,你不必逞强。”

    陌紫皇传音对韶音说道,他指的不是韶音的才艺,而是韶音的身体。她这几天身体不适,实在不宜跳舞。

    韶音感受到他的关怀,知道他可以保护她,但她却不能因为自己让他蒙羞。这些人既然有胆子挑衅,那就要有接受惩罚的觉悟。

    “方才白花公主和那位姑娘说了要跳舞为皇后娘娘助兴,韶音今日身体不适,但也不好扫了大家的兴致,就为两位奏乐一曲。”

    她淡淡的说道,说出来的话,让众人挑不出一点毛病来。

    人家都说身体不舒服了,再逼迫她跳舞,那也太为难人了。况且,她也没有说不展示才艺,只是换作弹琴助兴。这样一来,谁也无话可说。

    “那今日我这个老太婆可有耳福了!”

    太后娘娘听到她的话,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本公主才不和那个不知道什么来历的蚁民一起跳舞。”

    梦白花听到韶音的话,立刻不高兴的说道。

    “放肆!”

    木棉皇后脸色一沉,威严的凤目,冷睨向梦白花。

    “皇后莫要动怒,白花她还小,不懂得说话。”

    韵贵妃连忙上前,对于梦白花这样容易闯祸的性格,她也只能出面替女儿说话。

    “和谁跳舞不都一样吗?别让让皇后不高兴了。”

    “好吧!”

    梦白花想了想便答应了下来,听说武尊王妃以前也不过是一个没地位的小庶女,比起这个乡野村姑马小花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倒要看看韶音能弹出什么来,至于那个马小花,看她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来人,把本宫最爱的古韵琴拿上来。”

    韵贵妃开口说道,要将自己端庄大方的形象表现出来。

    “快去吧!误了武尊王妃弹琴,就拿你们问罪。”

    梦白花对韵贵妃身边的柳姑姑使了个眼色,让她在琴上动点手脚,到时候不管韶音会不会弹琴,都要倒霉丢脸。

    “奴婢这就去!”

    柳姑姑明白梦白花的意思,立刻飞快地去取琴过来。

    韵贵妃的寝宫距离这里很近,所以没有让众人多等,柳姑姑就捧了韵贵妃的古韵琴过来。

    琴架摆放整齐,偌大的舞台也已经布置好,就等待主角们粉墨登场。

    马小花和梦白花已经换了一身舞裙,站上了高台。

    “早就听说韵贵妃的琴艺一绝,今日这样的良辰吉日,不如就请韵贵妃与武尊王妃合奏一曲,那必定是一段两国联谊的佳话。”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梦昙太子,突然开口说了一句。

    众人愣了愣,也想起了韵贵妃当年就是因为弹琴弹得好,才引起了夕雾帝君的注意,心中也是向往不已。

    木棉皇后听到梦昙的话,不知道他有什么打算,只是皱了皱眉头,却也没说什么。

    她心里对韵贵妃是讨厌至极,但作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她不能将讨厌表现在脸上。

    “韵妃,你就弹一曲吧!朕也好久没有听你弹琴了!”

    梦夕雾儒雅的声音,清晰地落了下来,让韵贵妃只能遵从。

    “那臣妾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韵贵妃对自己的琴艺有自信,所以一口应了下来。

    “那奴婢去取琴。”

    柳姑姑开口说道,这里只有一柄琴,自然是不够两个人合奏的。更何况这柄琴可是被做了手脚的,是要给武尊王妃用的。

    “不必麻烦了,我们王妃的琴在这里。”

    木芙见到了她们的小动作,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将韶音的影落月心琴拿了出来,让人取来琴架,小心翼翼地将影落月心琴摆放上去。

    “我们娘娘宫里还有各种的好琴。”

    柳姑姑开口说道,心急如焚。

    高台上的梦白花吓得脸色一阵煞白,冷汗从额头上滚了下来。

    “本王的王妃用得琴,是绝世名琴影落月心,你们娘娘宫里可还有更好的?”

    陌紫皇冷漠的嗓音,让柳姑姑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们娘娘的琴虽然好,但却不知道绝世名琴,那些绝世名琴都是传说中的存在,除非是有通天的本事,不然谁能得到!

    其他人听到那柄琴是绝世名琴,全都瞪大了眼睛,羡慕地看着韶音。

    韵贵妃也是两眼放光的看着影落月心琴,恨不得把它据为己有。

    这柄琴单单是外表,就已经美得惊人,不知道弹奏出的音色如何?

    这样的绝世名琴,就应该是自己这样的弹琴高手所有,给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实在是太浪费了。

    “不知道贵妃娘娘可会弹奏三生莲曲?”

    韶音优雅地坐在琴后,瞥了韵贵妃一眼。

    听说《三生莲》是风靡大陆的名曲,想必懂琴的人都会弹。

    “自然会。”

    韵贵妃点了点头,虽然看到了柳姑姑在扯着她的衣角,但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

    她在柳姑姑和梦白花惊恐的目光中,走到了古韵琴之前。

    “那开始吧!”

    韶音纤纤玉指抚过琴弦,动人心扉的绝美琴音,瞬间弹奏而出。天籁般的琴音,好似可以抚平人们心底的一切烦躁戾气,美得宛如大自然清晨雾海之上那一抹柔和的曦光。

    她弹琴的模样极美,玉颜之上的轻纱在风中飞扬,让她看上去宛如仙女。

    世界陡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的身上。

    高台上的两人卖力的跳舞,但却发现没有一个人的目光落在她们的身上,她们仿佛就是空气,彻底被无视了。

    韵贵妃听着韶音弹奏出的琴音,有种无力弹琴的感觉。韶音是用灵魂在弹奏,弹出的也是震撼灵魂的琴音,跟她一比,韵贵妃觉得自己弹出来的就是靡靡之音。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根本没有可比性。

    只是两人合奏,自然不可能韶音一个人弹奏。

    当到了韵贵妃弹奏的地方,韶音便停下了弹奏的动作。

    韵贵妃连忙弹奏起来,只是巨大的落差,让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那种感觉犹如从天堂堕入了地狱,众人埋怨的目光,让韵贵妃的脸猛地涨红起来。就连梦夕雾此刻也是皱着眉头,显然还想再听到韶音的琴音,而不想听这样空洞的琴音。

    以前他觉得韵贵妃弹琴很好听,如今却是根本听不进去。

    木棉皇后见到韵贵妃出糗的模样,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扬。受了韵贵妃这么多年的酸气,一下子就抒发了出来!

    她看向韶音的目光,顿时柔和了许多。

    似乎是感受了大家的怨气,古韵琴如愿以偿的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断裂声,琴弦断了好几根。

    全场哗然!

    看来传言真是不可信啊!

    弹琴技术烂到把琴弦都给弄断了,这要多没水准!

    韵贵妃看到眼前的琴弦,就明白了柳姑姑之前想说什么了。这一刻,她的脸已经丢到家了!

    在她的琴弦断裂之后,韶音再度弹奏了起来,起伏澎湃的琴音,叫人听得热血沸腾。

    这首曲子最适合两个人弹奏,如今韵贵妃的琴弦断了,便只剩下韶音一人独奏。

    就在这时,清脆的笛音陡然响彻而起,好似一只青鸟振翅飞向天空发出高亢的鸣叫声。笛音和着韶音的琴音,配合得天衣无缝。

    陌紫皇见到坐在一旁的雪,手握着堕月魂笛,吹奏起来。只是这一次堕月魂笛没有发出攻击,而是在世人面前展示出了它绝美的天籁音色。

    无声的堕月魂笛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有声的堕月魂笛则是震撼人心的神器。

    见到他的动作,陌紫皇自然不甘落后,哪里容得别的男人跟自己的妻子合奏。他手中光芒一闪,九霄环佩古琴浮现于身前。

    他修长的指扫过琴弦,弹奏出的琴音,完美地跟韶音的琴音交融。

    梦昙看到他们三人合奏,取出了一个圆形的小蹦,雄浑的鼓声顿时让琴曲变得激情澎湃。

    江山万里,海阔天高,战马长嘶,刀光剑影的景象,浮现在人们的脑海之中。

    紧接着,鼓声渐渐放慢,笛声越发悠扬,琴音袅袅腾腾。在音浪澎湃之后,渐渐归为平静安祥。

    脑海中一幕幕往事,浮上人们的心头,许多人都忍不住潸然泪下。

    哪怕是坐在高位之上的木棉皇后,鼻子也泛起了酸涩,眼眶微微红润。她想起了自己这大半生,想起了曾经无忧无虑的豆蔻年华,一直到沾满鲜血的现在,她拥有了至高的权势,却再找不回最初纯真的笑。

    就连她最好的姐妹,都是因为她的自私惨死。

    她连家也不敢回,她害怕家人质问她关于木芙的只言片语,她远远的逃离木棉村,但那里却是她午夜梦回最留恋的地方。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一次,她当初会做什么样的决定?

    她擦去眼角的泪痕,听琴音渐渐停歇下来,但全场依旧是寂静无声。

    “太棒了!音姐姐太棒了!”

    梦慈激动地拍起手掌,小脸上写满了喜悦之色。

    “啪啪啪!”

    雷鸣般的掌声响彻而起,众人回过神来,自发地鼓掌起来。

    这是他们一生中听到最美的曲子,此生有幸听到这一曲,人生无憾了。

    原本对于韶音有所偏见的人,这一刻都说不出什么来。先前讽刺韶音的梦白花,感觉自己被狠狠地打了一个耳光。

    众人嘲笑的目光看向犹如小丑般无人问津的梦白花和马小花,让她们两个都无地自容。

    她们跳得那么卖力,但是没有人看,那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韶音转头朝着陌紫皇微微一笑,含笑的眼眸,充满了温柔。

    她抱起影落月心琴,向梦昙太子和雪侯爷点了点头,算是感谢他们一起合奏。

    这也许是他们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合奏的机会。

    因为他们注定是对立的一方,不论他们自己的内心愿意与否,现实早就在他们之间划开了一道天堑。

    梦昙也明白,因为命运作弄,她只能是他的敌人。

    “好!真是太精彩了!”

    太后娘娘毫不吝惜的夸奖道,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现在的年轻人,了不起啊!”

    梦夕雾也点头肯定道,没想到韶音小小年纪,就有了这样的琴技造诣。

    “你们的这份礼物,是本宫收到最好的礼物!”

    木棉皇后笑着说道,一直紧绷的脸上,绽放开了第一抹真实的笑容。

    韵贵妃和梦白花的脸色都很难看,如果不是因为她们身份特殊,恐怕早就被人笑死了。

    不过就算如此,以后所有人都知道了她们母女俩丢脸的事情,让她们没办法抬起头来。

    “另外本宫还有一件事情要宣布。”

    木棉皇后朝着马小花招了招手,让她走上前来。

    “本宫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女儿!”

    她的话音,犹如惊雷落下,让所有人雷得外焦里嫩。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木棉皇后的女儿?”

    “木棉皇后不是只有两个皇子吗?”

    “看她的年纪和梦昙太子一样啊!”

    “……”

    众人低声的猜测起来,对这件事并不知情。

    “大家应该都很疑惑,为什么本宫还有一个女儿。”

    木棉皇后早就料到了众人会震惊,拉着马小花的手,脸上浮起了一抹慈爱的笑容。

    “她就是本宫的亲女儿,朝音公主!只可惜当年被奸人所掳,一直流落在民间。”

    她开口说道,掀起了惊天的狂澜。

    “梦昙太子并非是本宫亲生,如今本宫要为朝音公主正名!废立太子!立皇子梦慈为太子!”

    木棉皇后斩钉截铁的话音,充满了肃杀之气。

    原本祥和的气氛,随着凤仪宫四周遍布的重重皇宫禁卫军出现,透着草木皆兵的杀气。

    “皇后,这件事你并未和朕说过。”

    梦夕雾听到木棉皇后的话,脸色也有些难看。

    太后见到凤仪宫的这阵仗,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木棉皇后显然是早就有所准备,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他们原本是要来责问木棉,那个女孩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没想到这居然是一个鸿门宴。

    “母后——这一定不是真的!”

    梦慈已经被木棉皇后说出的话吓坏了,脸上的笑容,僵硬在那里。

    他见到皇兄那冷漠的目光,无助的看向木棉皇后,希望母后可以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他还是以前那样,可以依赖太子皇兄,可以开开心心地当个无忧皇子。

    他从未想过要做什么太子,也没有想过要继承帝位。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叫他根本无法接受。

    “母后,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谢谢你这些年以来对我的栽培!”

    梦昙走了出来,脸上平静得叫人惊讶。

    “当年本宫的孩子被人掉包,本宫并不知情。如今才发现这个错误,你并非皇族子嗣,莫要怪本宫心狠逐你出皇籍。”

    木棉皇后早就已经为梦慈谋划了多年,只等找到亲女儿,就是废太子之日。

    梦夕雾太过敦厚,根本镇不住已经长大的梦昙太子,她只能自己动手!

    “我不会怪你!也请你不要怪我!”

    梦昙冷冷的话音,落了下来,让木棉皇后疑惑不已。

    韶音在听木芙说过马小花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料到宫中会有惊天巨变,只是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

    她能够猜测到,想必梦昙也早料到了。

    他能够这般淡定,必定是有了后手。

    相较于她的镇定,在场的其他人已经是吓软了脚。

    韵贵妃看到凤仪宫被手握刀剑的禁卫军重重包围,差点没晕过去。梦白花搀扶着她,两个人都在风中发抖。

    “自古皇图霸业,皆是有能者居高位,我是否是皇族子嗣又如何?今日这帝位,非我莫属!”

    梦昙霸气的说道,目光直视着木棉皇后,如果说没有恨是不可能的。他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不一样的,从未得到一丝母爱,她的眼里只有梦慈。

    如果不是需要他作为梦慈的挡箭牌,恐怕他这颗棋子早就被处理掉了。

    “大胆!你竟然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人!将他拿下!”

    木棉皇后开口说道,脸上露出了一抹冷漠之色。她一直告诉自己,梦昙不过是一个棋子,所以从未与他亲近,如今才能狠下心来。

    “母后,你别激动!”

    马小花关心的说道,脸上充满了担忧之色,转而手中握着的匕首已经抵到了木棉皇后的脖子上。

    “谁敢动手,你们的皇后就要人头落地!”

    她一改柔弱的模样,露出了狰狞的模样。

    凤仪宫之内的禁卫军见到木棉皇后受制,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为什么这样对我?”

    木棉皇后痛心地看着马小花,没想到自己最后会被亲女儿背叛。

    “想要你女儿活命,就不要负隅顽抗!”

    马小花得意的说道,事情能够这么顺利,也多亏了木棉皇后这么多年来思女心切,他们只是布了一个假局,就让她上当了。

    多亏雪侯爷写的一手好字,可以将其他人的笔迹模仿得惟妙惟肖,哪怕是最亲近的人,都分不清任何的差别。如果不是用海莲的字迹写了几封信,否则,他们怕是还要多费一番周折。

    “你是假的!”

    木棉皇后听到马小花的话,脸上露出了惊怒之色。

    “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要你的命,还是要你女儿的命,你自己选。”

    马小花在木棉皇后的耳边低声说道,脸上有着一抹得意之色。

    “你们赢了。”

    木棉皇后的脸上露出了颓败之色,她这一生的荣华富贵都是靠着牺牲女儿换来的,如今也因为自己的女儿一无所有,这就是因果轮回吧!

    “谁也不许动!”

    她开口下令道,自己的女儿性命掌握在其他人的手上,她不能冒险。

    她已经失去过女儿一次,如果那孩子还活着,一定已经长大了。她这一生没有别的愿望,只想再看女儿一眼。

    “来人,将太上皇扶回去!”

    梦昙挥了挥手,凤仪宫那批皇宫禁卫军之中,他事先安排好的人马立刻出现,将梦夕雾和太后围住。

    “叩见陛下!”

    一众甲胄森严的禁卫军,朝着梦昙叩首,将从御书房之中取来的玉玺捧到梦昙的手中。

    大臣们见到大势已去,如今梦昙强势夺位,已然没有人能够阻挡。

    大臣之中不乏太子的势力,一直拥护太子继位,他们自然是双手赞同梦昙继承帝位。

    “参见新帝!”

    半数以上的大臣都拥立梦昙,让木棉皇后看到了如今的梦昙不但是羽翼已丰,而且早就已经取代了夕雾帝君在朝中的影响力。

    梦夕雾根本不知道梦昙并非他的亲子,一直放权给他。如今得悉真相,他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待雪宫的那位是否知道此事?如果是那位的意思,那没有人能够撼动梦昙了!

    “将梦慈皇子请回天赐宫,没有朕的命令,不准出宫门一步。”

    梦昙挥了挥手,大臣们都纷纷起身。

    “太子皇兄!”

    梦昙泪汪汪的看着梦昙那冷酷的模样,一瞬间感觉这样的皇兄好陌生。

    韶音见到梦昙的举动,知道梦慈这是被禁足了。如果不是梦慈对梦昙的威胁不大,恐怕不是禁足那么简单了。

    多少皇权的争夺之战鲜血淋漓,兄弟相残父子反目。

    “带走!”

    梦昙没有理会梦慈的哀求,而是冷酷的下令让人带走他。

    “木棉皇后失德,围宫犯上,废其皇后之位,逐入冷宫。”

    他望了木棉一眼,冷冷的话音落了下来。相似的内容,只是说话的对象却是换了。

    “你这个叛乱孽子——还我女儿——”

    木棉红着眼睛,想要扑向梦昙,但却被禁卫军拉了下去。

    韶音看着木棉口口声声都在喊着女儿,心底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一阵酸涩交加。好似某个角落,莫名得疼了起来。

    木芙看着这一场闹剧这般收场,见到木棉得到了她应有的报应,她却没有一点开心。

    她不知道当年的事情是否还有什么隐情,但她感觉得到,木棉是真的很爱她的女儿。哪怕是过了十几年,她也没有放弃过寻找。

    皇宫内外全都是梦昙的人马,朝中的兵将都是梦昙的部下,这一场没有硝烟的夺宫之战,毫无悬念地落幕。

    “这几日还请诸位在皇宫之中小住几日,参加朕的登基大典。”

    梦昙威严的话音落了下来,手握着玉玺,脸上有着一股睥睨天下的神情。

    为了这个帝位,他默默地付出了多少,只有他才知道。

    这一次多亏了雪的帮助,他才能这么顺利的达到目的。

    至于如何处置宫中的那些人,他还要好好考虑一番。

    各国的来使也没想到参加木棉皇后的生辰宴会,居然成了参加鸿门宴。他们此刻只希望自己能够平安回去就好了,对于梦昙的话也不敢说什么。

    至于陌紫皇和韶音,以他们的本事要离开皇宫本不是难事,只是韶音却没有打算立刻离开。她心中还有许多不解的谜团,需要在这里解开。

    更重要的是,梦昙还欠她诊金没有付,她怎么能这么走了!

    只是现在肯定不是要诊金的时机,她只能暂且静观其变。如果她要离开,也要确保梦慈平安才行。

    她不希望那个可爱的大男孩,成为皇权争斗下无辜的亡魂。

    陌紫皇见到梦夕雾和太后被带走,心中也有着深深地不解。因为他知道梦夕雾有着强大的实力,不可能毫无反抗之力才对。

    他深思了一下,才明白了事情的关键之处。梦夕雾没有反抗,应该是因为待雪宫的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