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56】子女血脉

帝医醉妃 【156】子女血脉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公主殿下!鲍主殿下——”

    背后传来了焦急的声音,见到梦白花积郁到了极点晕了过去,宫婢们都慌了手脚。

    “快把公主送御医苑去!”

    伺候梦白花的一名姑姑,连忙开口说道,众人这才手忙脚乱地将车驾朝着御医苑的方向驶去。

    天空之中清清冷冷的月华,好似薄如蝉翼的纱曼笼罩在这片终年落雪不化的暮雪城,让夜色也显得格外明亮。

    两道身影行走于青色的宫道之上,背影被月光拉长,铺展在地面。

    “刚才的事情,谢了。”

    韶音薄唇动了动,轻灵的嗓音溢出唇畔,打破了这深夜的宁静。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雪侯爷温润的嗓音,充满了温柔。妖孽俊颜之上,一双沉郁的眸子,写满了难以诉说的柔情。

    “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韶音淡淡的说道,话音有着难得的平静。

    他本应该是她的敌人,但她却总是觉得他的身上充满了亲切的气息。

    “呵呵,我很好奇你说的是谁?”

    雪侯爷微微一笑,神情却是有一瞬间的惊慌。

    “他是我哥。”

    韶音的目光凝视着雪侯爷,似乎要把他的所有神情变化观察清楚。

    “本侯爷也不介意多一个像你这样惹人怜惜的妹妹。”

    雪侯爷笑着说道,眼底有一缕浅浅的苦涩。

    “我希望我们不是敌人。”

    韶音听到他滴水不漏的话,知道这个人藏得很深很深,她无法从他的身上找出什么破绽。

    她站在月下的分叉路口,停驻脚步,仰起头看着雪侯爷,清晰的话音,落在他的耳畔。

    随后,她优雅地转身,长裙飞舞,背对着他渐行渐远,好似雪花精灵般消失在一片素白的月光尽头。

    “小傻瓜,无论我变得多强大,你永远是我的弱点。”

    雪侯爷站在原地,忧郁的目光,追随着韶音消失的背影,哀叹的嗓音,在唇畔呢喃。

    明明知道他精心布置的棋局,因为她的介入,变得满盘皆输,他却没办法对她发怒。

    他以为再见到她的时候,自己一定会很生气,但看到她被人为难,他几乎没有一秒钟的考虑时间,就站了出来为她出头。

    他无奈地笑了笑,栽在她的手里,输得不冤枉。

    谁爱得深,谁就输得毫无悬念,败得毫无反击之力。

    “像我这样的人,本不该有爱这种奢侈的感情。”

    他伸出手,看着手掌心一朵盛开的血红彼岸花,目光再度恢复坚毅之色。

    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的计划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他怕有生之年,都无法兑现自己在娘亲陵前许下的誓言。

    他迈起步伐,朝着皇宫之中灯火辉煌的宫殿走去,身影融入了黑暗中。那孤寂的背影,悲伤得让人几乎要窒息。

    沿途的宫灯,在寒风中摇曳,好似随时都可能熄灭。

    韶音忽然感觉到一阵寒风呼啸而过,一道黑影从宫殿的琉璃瓦上飞掠而过,快得让她以为那是眼睛的错觉。但她感觉到空气中的杀气,宛如尖锐的刺扎到皮肤里,让她心中生起了警觉。

    她走的是一条花园石径,这里已经可以看到长恩宫,直接从这里穿过去可以节约不少时间。

    这条石头小径曲曲折折地蔓延向花木深处,积雪未曾扫开,说明这里平时很少人经过。

    她踩着积雪,借着月光朝着前面走去。

    这时,她发现在黑暗中竟然有一处明亮的地方,那是她必经之路,她没有停留,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走近之后,她才看到那是一个八角亭,飞檐上的瑞兽图腾,充满了庄严之气。

    一道儒雅的男子身影,出现在凉亭之中。男子身着一袭寻常的衣裳,浑身却透着掩饰不住的尊贵气息。

    突然,一个飞镖从黑暗中朝着那正在看书的男子背后飞射而去,飞镖破空的声音,在夜里显得分外清晰。

    “刷——”

    韶音来不及考虑,一根银针就飞了出去。

    “啪——”

    银针将飞镖打飞,发出了一声脆响,惊动了那个专注看书的儒雅男子。

    与此同时被惊动的还有四周暗中保护男子的护卫,一名护卫捡起了毒飞镖,面色冷凝地朝着那中年男子走去。

    “有刺客!”

    四周的护卫立刻以最快的速度飞奔而来,将韶音团团围住。

    “你们都退下。”

    儒雅男子这时候才注意到韶音,挥了挥手,让护卫退下。

    “是。”

    护卫们得令,立刻退开一条路,但目光依旧警惕地看着韶音。

    “你是什么人?”

    儒雅男子目光平静地看向韶音,好像早就见惯了这种事情,所以没有一点惊慌。

    “我只是一个路人,你不用知道我是谁。”

    韶音不卑不亢的说道,她只是想走个捷径罢了,没想到会遇到这种刺杀的事情。这个中年男子气度不凡,应该是个地位高的大人物。

    “大胆!”

    一旁的护卫怒声喝道,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和谁说话!

    “呵呵呵!”

    儒雅男子闻言朗声笑了起来,笑声充满了豪爽正气,并没有不悦之色。

    “真是个有意思的小丫头,你可是第一个这么对我说话的人。”

    “如果身边连一个正常说话的人都没有,那也活得太悲哀了。”

    韶音淡淡的话音,清晰地落了下来,让所有护卫的脸色都变了。

    在他们以为主子会勃然大怒的时候,让他们意外的一幕再度出现了。

    “是啊!总算有人知道我这个老人家的悲哀了!”

    儒雅男子自嘲的说道,身边都是一些不敢说真话的人,他活得确实很悲哀。

    “如果没有事,那我要走了。”

    韶音看了他一眼,对于这么一个萍水相逢的路人没什么兴趣。

    “让她走。”

    儒雅男子温和的说道,语气有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说不定她就是刺客!”

    一名护卫大胆的说道,刚才她就在这里,嫌疑是最大的。

    “她不是刺客。”

    儒雅男子的话音很肯定,让韶音高看了一眼。

    他的目光落在韶音的手上,那里戴着蓝色虎睛石手串,那可是梦昙最心爱的东西。如今出现在这个小泵娘的手上,说不定这小泵娘还是那小子的心上人。

    听到他的话,护卫自然不敢拦韶音,只能让她过去。

    待到韶音离开之后,护卫才继续问了一句:“陛下,是否要去查一查她的身份来历?”

    “不必了,她不像是坏人。”

    儒雅男子开口说道,眼里带着几分笑意。这个小丫头让他觉得非常亲切,叫他没来由的喜欢。

    他并不知道,那是他的亲女儿,哪怕是第一次见面,血浓于水,亲情如何也割不断。

    “陛下,太后娘娘那边出了点状况。”

    一名内侍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紧张的禀报道。

    听到太后娘娘那边出事了,夕雾帝君立刻赶了过去。

    此刻,韶音也没意识到那个人就是夕雾帝君,因为他实在不像是一个帝君,更像是一介书生。

    走了一会儿,韶音就回到了长恩宫,还没进入宫殿,她就看到了陌紫皇手中握着一盏纱灯,站在夜风之中,等待着她的归来。

    “欢迎回家。”

    冰冷的嗓音,有着火山般炽热的温度。

    一瞬间,温暖的感觉就涌上她的心头,这么一个男人,纵然霸道至极,却不会限制她的自由,让她可以放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问理由。

    明明是一个钢铁般的人,却有着绕指柔的细腻体贴。

    她快步跑向他,脸上难以抑制地浮起明媚的笑容。

    “我回来了。”

    韶音来到陌紫皇的身边,第一时间将寒玉玲珑球拿了出来。里面三滴眼泪,宛如晶莹的琥珀,折射着璀璨的灯光,迷离了眼眸。

    陌紫皇见到第三滴眼泪的时候,心口猛地一震,没有说什么,只是将她紧紧地拥进怀里。

    他不知道她为了自己默默付出了多少,她从来没有索求回报,这样的傻傻的爱,让他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一生,能够拥有她,他真的很满足。

    哪怕只是这样安静地相拥,那画面也美得惊天动地。

    “等了很久吧?”

    韶音靠在他的胸口,感受着这一刻平凡而纯粹的幸福,玉容上沁着浅浅的笑。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既是心疼他,又觉得有种被人捧在手中在乎的幸福,非常矛盾,却又是那么自然而然。

    “没有很久,我刚刚出来,你就回来了。”

    陌紫皇磁性的嗓音,缓缓地落下。

    韶音听到他的话,自然是知道他在撒谎,他的衣角都被夜雾濡湿了,可见一定在这里等了很久。但他不说破,她也假装不曾发现。

    “外面天冷,进去吧!苞我说说这第三滴眼泪的事情!”

    陌紫皇伸手包裹着她的小手,用自己的温度,温暖她的手。

    “嗯。”

    韶音点了点头,与他一同走进了长恩宫。

    她边走边说了自己今天发生的事情,没有提小六的病情,只是告诉他这第三滴眼泪的主人是君拂莎,而且这是一颗喜悦的泪水。

    寒玉玲珑球内集齐了思念之泪,愤怒之泪,喜悦之泪。

    韶音仿佛有些明白了这七滴泪是什么!

    两人吃过晚膳,准备休息的时候,就见到木芙行色匆匆地站在门口。

    “音儿,你出来一下。”

    韶音见到木芙的神情,就知道一定是出什么事情了,便跟陌紫皇打了声招呼,就走到了门外。

    “娘亲出什么事了?”

    “出大事了!”

    木芙的脸色格外凝重,还透着一股隐隐的愤怒。

    “听说今夜太后娘娘的宫里出现了一个女子,自称是皇族真正的血脉,流落民间的朝音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