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53】老有所终

帝医醉妃 【153】老有所终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神医!接下来要做什么?是不是要用雪水外浴?”

    张银玲开口询问道,见到罗浮春的呼吸平稳有力,情况向好发展。

    “他的身体如今太虚弱,先调养几日再以雪水沐浴。”

    韶音淡淡的说道,对于自己用药的结果,早就已经预料到了,所以没有任何意外的神色。

    “地上寒凉,扶罗公子去榻上吧!”

    她提醒了一句,众人连忙将罗浮春抬到软塌之上。

    罗浮春在软塌上躺了一会儿,就睁开了沉重的眼皮,他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冗长的噩梦,在梦里始终无法挣脱出来。直到一阵冰凉,让他的意识渐渐清晰。

    “玲玲!”

    他刚刚恢复意识,就看到张银玲的面容渐渐清晰,他开口唤了一声。

    听到他的声音,张银玲的眼泪顿时决堤,扑进他的怀里。

    刚才她差一点就永远失去他了!

    “我在这里!”

    她紧握着他的手,颤抖的声音,充满了激动。

    “小春!”

    罗老看到罗浮春已经恢复清醒,气色虽然不好,但比起之前已经好太多了。

    “爷爷!”

    罗浮春看到爷爷,再环视一周,就看到房间之内站了这么多的人,当下心中充满了疑惑。

    “快来谢谢你的救命恩人!”

    罗老听到罗浮春这一声叫唤,激动到了极点。

    他率先转过身来,感激的看着风轻云淡的韶音。

    “多谢这位神医妙手回春!”

    “是你!”

    罗浮春看到韶音就认出了她,就是当日为他开方子的神秘女子,没想到如今她又救了自己一次。

    张银玲已经言简意赅地对他说了自己的病情,他可以想到这些天张银玲必定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多亏韶音今日仗义相救,才让他渡过了这个生死大关。

    “两次相救的大恩,浮春真是无以为报。”

    罗浮春的眼里写满了感激,想要起身下来感谢。

    “罗公子坐下休息,感谢的话,等痊愈了再说,另外这一次我是受人之邀才会过来。”

    韶音轻灵的话音,透着几分淡然。

    如果换做其他人,能够得到罗家的感谢,早就已经喜不自胜了,哪里还能够淡定。

    罗浮春循着韶音的目光看到梦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梦昙请来韶音,这样一来也说得通了。不然他心里也有些奇怪,为什么在他病危的时候总是会遇到韶音。

    第一次是意外,第二次说不定就是早有预谋了。

    “其他无关紧要的人,就先出去吧!不要影响小春休息!”

    罗老沉声说道,不想让人打搅罗浮春,另外他也有话想问问韶音。关于罗浮春的病情,说不定韶音能够找出原因。

    否则,难保下一次,罗浮春不会再病倒。

    “告辞!”

    众人原本还想问问罗浮春的病因和治疗的原理,但罗老都下了逐客令,他们也不好留下。

    罗葵和北宫冠站在屋子里没有走,脸色都不大好看,显然是没有见到他们想要的结果,所以心中不痛快。

    “你们两位有病要看吗?”

    韶音见到他们两人没动作,淡淡的问了一句。

    “你才有病!”

    罗葵原本还想要保持冷傲高贵,但听到韶音的话,忍不住骂了一句。

    “没病呆在这里做什么,你们也给我出去。”

    罗老瞪了罗葵一眼,还在为她之前的表现感到不悦。

    他虽然是罗家的老家主,但他也是一个普通老人,只是想老有所终,儿孙满堂。只是他这样一个愿望,却总是有人破坏。

    “是,爷爷。”

    罗葵脸色很难看,握了握拳,要不是罗老在这里,她就上去教训韶音了。

    因为小萌萌窝在韶音的怀里睡觉,没有露出头来,所以他们两人都没有认出韶音是那个多管闲事的女子。

    即便如此,他们对韶音的厌恶却是没有丝毫减少。上次韶音救了北宫镜城,害得他们计划落空,破坏了北宫冠的好事。这一次,罗浮春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回来,也是韶音出手的缘由。

    要是他们知道两件事都是同一个所为,肯定要跳脚了。韶音简直就是他们的克星,叫他们的幻想破灭。

    其他人都出去了,梦昙和君拂莎也不好意思呆在屋子里,就走到屋外等韶音。

    他们都懂得察言观色,看出罗老有什么话要单独和韶音说,他们这些外人不方便听。

    “为何小春的病能够用雪水治疗?神医可否告知原因?”

    罗老捋了捋胡须,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张银玲和罗浮春同样是不解的看着韶音,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雪水虽然很普通,但确实是一剂天赐良药。医书上记载:腊雪甘冷无毒,解一切毒,治天行时气瘟疫。水为阴,雪性寒。雪为阴中之阴。寒能清热祛火,且有解毒排毒之功。雪色洁白无瑕,入肺经,善解肺经毒火邪热。雪化为水,水入肾,又有益肾养阴的作用。清温热、醒头目、安心神,妙不可言。”

    韶音引用医书上关于雪水的记载回答他们的问题,雪水甘洌清甜,不含杂质,是一切生物的宝水。踏雪寻梅,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还能叫人神清气爽。

    “另外以雪水沐浴,以活气血,清爽神志。分别加入五香,白芷、桃皮、柏叶、零陵香、青木香,对罗公子的身体大有裨益。”

    她将雪水的功效说了一遍,东西虽不起眼,但却刚好对症。

    她开方子不在乎药物是否名贵,而在于是否有效果。

    能够用最简单的办法,解决问题,她没必要用复杂的。

    “没想到雪水还有这般功效!真是长见识了!”

    张银玲感慨的说道,脸上写满了崇拜之色。大雪年年都在下,但他们却不知道雪水还能够治病。

    “雪水不仅能够治病安神,还能够美容养颜。以雪水煎花瓣洗脸,能让肌肤白里透红。”

    韶音见到张银玲的面容格外憔悴,便给她开了一个美容的方子。

    “真的吗?那我一定要试试了!”

    张银玲开口说道,没有哪个女子不希望自己容颜美丽,她也希望在夫君的面前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

    “神医能否告知小春的病因?”

    罗老听韶音说得头头是道,想来她是真有本事的,故而慎重的问出这个问题。

    “罗公子的病因,想必罗老已经知道了,何必问我?”

    韶音面纱下的神情依旧,在罗老把其他人都叫出去的时候,她就明白这个老者眼花心不盲。

    “罗公子身体欠佳,何不让他搬去罗老的住处,这样罗老也放心。”

    “嗯,神医说的有理。”

    罗老听韶音的意思是这屋子有问题,搬到他的眼皮底下,看谁还敢妄动。

    “你们怎么看?可愿意去陪陪我这个糟老头?”

    “能够陪着爷爷,那真是太好了!”

    罗浮春握住张银玲的手,心中暗暗发誓,绝不能再让她受委屈。

    张银玲也知道有罗老坐镇,其他人想必也不敢乱动手脚。

    “这杯子倒是精致。”

    韶音突然走到一旁的桌子上,颇有兴致的看着那个酒杯。那是一个缠绕着雕龙图腾的酒杯,看上去格外霸气。

    “这是小叔送给我们的新婚礼物,是一对龙凤酒杯,只可惜我不小心把凤凰酒杯打碎了。”

    张银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看到韶音似乎对这个雕龙酒杯很感兴趣,便开口介绍道。

    罗家是个大家族,他们新婚自然是收到了很多礼物,其中当属这个龙凤酒杯最为珍贵。罗浮春受到罗老的影响,最爱的就是美酒。他的名字,都是罗老亲自起的,取的就是酒名。

    有了这个雕龙酒杯之后,罗浮春可是爱不释手。

    “如果神医喜欢,那浮春可以让人去寻一样回来赠予你!”

    罗浮春以为韶音是看上了这个酒杯,只是这酒杯他已经用过,所以不好说直接送给她。

    他知道韶音是镜雪楼的醉仙格外爱酒,美酒自然要有上乘酒杯相配。他见她不愿意露出真容,就知道她不想暴露身份,所以没有说破。

    “酒杯虽好,但我却是消受不起。”

    韶音拿起桌子上的一个酒壶,往酒杯之中斟满酒,取出了一根银针,朝着酒杯之中探去。

    只是片刻的功夫,原本银白色的银针,瞬息间就化作了浓黑之色。

    这美丽的酒杯,其实是一个魍魉酒杯,以掺杂着毒液的水融合铸造而成。加上酒水的催化,会让毒性一下子就爆发出来。只是这种毒融于酒水之中,味道被酒水冲散,根本是难以察觉。

    罗浮春本就爱酒,必定是经常用此杯饮酒,故而才会那么严重。

    这是一种非常阴险的毒,会影响人的神经,激发出人内心最深的恐惧,永远活在惊惧之中,自己把自己弄疯。

    “我还有事,就告辞了。”

    韶音已经替他们找出了原因,没有打算再逗留。

    罗老和罗浮春夫妇已经被那黑色的银针震得目瞪口呆,心底狂涌着滔天怒浪,连韶音出去也没有发现。

    只是等他们反应过来,韶音已经出了门,他们连感谢的话都来不及说。

    梦昙和君拂莎看到韶音出来,便和她一同朝着罗府外面走去。

    “小嫂子,罗少为什么会突然得这种病呢?”

    君拂莎开口问道,对于罗浮春的病因非常好奇。

    “万丈深渊终有底,唯有人心不可量!”

    韶音淡淡的说道,没有直接说清原因,却让君拂莎和梦昙都明白了。

    “人我已经治了,梦昙太子的诊金可是要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