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49】份量轻重

帝医醉妃 【149】份量轻重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来人除了云梦的皇子梦慈,还能是何人?

    “阿慈,许久不见,你长高了不少。”

    韶音微微一笑,淡淡的嗓音,柔柔的落了下来。

    “音姐姐,阿慈好想你!我想去找你,但母后不让我出去。”

    梦慈委屈地瘪了瘪嘴,可怜兮兮的诉苦起来。

    “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

    韶音被他那小可怜的模样逗乐了,开口安抚道。

    木棉皇后对于梦慈是真心疼爱,把他保护得特别好。只是身为皇室子弟,太过单纯天真,也不是一件好事。

    “嗯嗯!音姐姐难得来一次,阿慈带你到处玩玩!”

    梦慈开心的说道,能够见到韶音,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那也得等你音姐姐休息好了再说。”

    陌紫皇冰冷的嗓音,清晰地落了下来。

    “嗯嗯!”

    梦慈有些怕陌紫皇,听到他的话,连忙点了点头。

    “那音姐姐先休息,我先回去啦!我是偷偷溜出来的,等会儿被太傅告一状,那母后肯定要罚我了。”

    梦慈吐了吐舌头,跟他们道别了一声,就赶了回去。

    “阿慈还是跟孩子一样。”

    韶音感慨的说道,明白没有谁可以永远不长大,有时候长大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随着一个人渐渐长大,心中的梦想也会变得沉重。年少时候会记得一朵花开的美丽,然而,长大之后更在意的却是果实的大小。

    “我们进去吧,明日就是木棉皇后的生辰,今晚应该会有一场夜宴。”

    陌紫皇开口说道,他们因为在路上耽搁了几日,所以晚了一些。不过好在他们还是及时赶到了,没有让天曜丢了脸面。

    木芙没有多说话,安静地跟在韶音的身边。

    方才她见到了梦慈,那孩子长得和夕雾帝君很像,听说的木棉的亲儿子,也就是韶音的亲弟弟了。

    他们姐弟二人虽然没有相认,但感情看上去却是那么好。看来血浓于水,有些亲情不是可以想要抹杀就抹杀的。

    两人走进休息的寝宫,这里打扫得很干净,布置得格外雅致。

    宫婢们已经把寝宫打点好了,见到他们进来,立刻端茶递水,分外殷情。

    “阿音累不累?”

    陌紫皇关心的问道,这一路他们都是风尘仆仆,在他的印象中韶音身体很不好,所以他分外留心。

    “不累,这一路我也没走路,哪里会累,闷在屋子里反而不舒服,想出去透透气。”

    韶音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为何越来越好了,似乎在她从九华山昏迷离魂之后,再度醒过来,她的身体就开始渐渐变好。体内有一种暖融融的气流包裹,让她觉得浑身都很舒服。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体内有一颗千年鲛珠,那可是一件神物,如今千年鲛珠正散发着温和的力量,滋养着她的身体。

    那颗千年鲛珠是落仙阁主给她的,只是那时候她已经没有了意识,所以根本无从探知原因。

    “那我们就出去走走,听说云梦御花园的香雪梅海可是极美的!”

    陌紫皇来到云梦皇朝也没有觉得拘谨,两人吃了点东西,就出去散散步。

    木芙原本想要阻止,但看他们兴致颇高,就没说什么,只是跟随在他们身边,有什么事情,她也好出出主意。她的地位不高,但起码对云梦皇宫非常了解,给他们指路是绰绰有余了。

    “其他人就不要跟着了。”

    他们出行不想带着一大帮的宫女,所以没有让她们跟上。

    木棉皇后早就有交待,一切都以武尊王的意见为先,所以只能听命。

    木芙对皇宫的路很熟悉,带他们走了一条人迹罕至的捷径,没有遇到什么人。御花园距离他们所住的长恩宫不远,所以没有走多远,他们就抵达了偌大的御花园。

    韶音未见花海,就已经闻到了花香伴随着雪香扑面而来。

    走过一条堆雪的长桥,眼前的梅花海洋就闯入了眼帘,无数梅花好似飞舞的蝶儿,翩跹于枝头之上。只要一阵风吹过,这些蝶儿就会振翅落下。

    他们只是出来透透气,找到了这么一处寂静又美丽的地方,心里也很高兴。

    “咦?好浓的酒香!”

    陌紫皇闻到了空气里浓浓的酒香,这酒香很熟悉,让他马上就想到了是出自镜雪楼的美酒。

    韶音也判断出对方的酒是她酿造的,没想到这里还能遇到一位雅人。

    “什么人?”

    一道透着霸气的嗓音,从花树之后传来,显然是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

    韶音和陌紫皇也不好在这里不出现,否则就要被人当作是偷窥的了。

    木芙站得比较远,没有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他们走出来,目光与对方碰撞了一下。

    没想到饮酒的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两人坐在梅花树旁下棋。一旁的美酒看上去则是他们下棋的战利品,谁赢了就可以喝。

    这两个人陌紫皇都认识,其中一人也是韶音所熟悉的。

    他们正是云梦的太上皇梦君临和梦昙太子,看他们两人在一起下棋的画面,说明他们的感情很深。否则以梦君临的冷血无情,怎么可能跟梦昙一起下棋。

    “紫皇,你来了也不吭声,快过来坐!”

    梦君临的俊颜上浮起了一抹惊喜之色,显然没有料到会在这里与陌紫皇偶遇。

    “王爷好兴致。”

    梦昙太子的目光也扫过了韶音,看到她来到云梦,他的心情非常复杂。

    他早就得到消息她会过来,他一直在想见到她的时候,该如何面对她。云梦这边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她如今送上门来,怕是有来无回了。

    江山美人份量轻重,他在心中暗暗衡量。

    她依旧是那么宁静,宛如天端的一丝流云,不着痕迹地掠过他的心,触动了他心底最柔软的一抹。

    看到她和陌紫皇站在一起,想起她如今的身份,是陌紫皇的妻子,他蓦然觉得一阵怅然若失。

    当初他们大婚的时候,他想过要阻止,但却没有办法阻止。眼睁睁看着她嫁为人妻,他却无力挽回。

    他的眼底滑过一抹暗暗的失落,只是一闪即逝,没有让任何人看出端倪。

    “这棋局快要到尾声了,只是僵持在了此地,看来是无解了。”

    梦君临的注意力回到了棋盘之上,两方的棋局都是势均力敌,下到最后竟然是一场死局。

    “紫皇,你也来帮我看看,这棋局要怎么破?”

    他的目光扫过韶音,朝着她淡淡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若要有所突破,就必需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陌紫皇看了一眼棋局,简单地说了一句,就让梦君临和梦昙都露出了明悟之色。

    两人都是聪明人,这棋局要是再继续下去,也是两败俱伤。

    所以干脆不下了,邀请陌紫皇和韶音一同对饮,就权当是给他们接风洗尘。

    几人只是小酌了两杯,梦昙太子身边的司徒就一脸凝重的走了过来。

    “司徒,有什么事情直接说。”

    梦昙太子见到司徒一脸焦急,瞥了他一眼,大气沉稳地说道。

    “罗公子病危,御医去了好几拨,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司徒开口说道,反正也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要是瞒着太上皇梦君临,反而会让他对梦昙心生嫌隙。

    “已经这么严重了?浮春前些天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一回罗家就病危了?”

    梦昙太子的神情有些冷,罗浮春是他为数不多的好友,前些天他回来把大婚办了,之后就一病不起。

    如今有传言说罗浮春娶回的妻子是扫把星,非但没有冲喜成功,反而让罗浮春的情况更加严重了。罗老如今都大发雷霆,看来张银玲的日子如今也不好过。

    “听说武尊王妃医术高明,不知可否移步与我一同去一趟罗家?”

    梦昙太子想起韶音的医术,当初他那么严重,都被她救活了。说不定谁也看不出的怪病,韶音就有办法。

    “本王的王妃哪里有闲工夫去跟你到处瞎逛!”

    陌紫皇警惕的看着梦昙,没有给他机会和韶音相处。谁叫梦昙长着一副祸国殃民的脸蛋,偏偏有是有才多金的黄金单身汉。

    他不防梦昙,那还防谁去?

    “治病救人应该要看大夫愿不愿意,我没有问武尊王的意思。”

    梦昙瞥了陌紫皇一眼,不急不缓的说道。

    “帝医大人可愿意帮忙?”

    他连称呼都改了,显然对陌紫皇没什么好态度。

    “我可以去看看,只是不能保证一定能够治好。”

    韶音淡淡的话音,让陌紫皇露出了惊讶之色。

    他没有注意大,韶音手心握着的寒玉玲珑球正闪着紫蓝色的光芒。她低头的时候就发现了寒玉玲珑球发起了光,为了不引人注意,她才将玲珑球握在手心。

    “你要把人带出去,可得好端端的带回来,不然我可没办法跟老朋友交待。”

    梦君临开口说道,声音中透着几分威严。

    “义父放心。”

    梦昙点头应了下来,听到韶音答应,他的心里也浮起了莫名的喜悦。

    “紫皇既然来了,就和我去一趟御书房,夕雾可是念叨了许久,你不去一趟也说不过去。那丫头有我的人照看着,不会有事的。”

    梦君临站起身,开口对陌紫皇说道。

    听到梦君临亲口保证,陌紫皇也没有怀疑,叮嘱了韶音几句,才与梦君临一同去见夕雾帝君。

    云梦真正的霸主,依然是梦君临,如果韶音在他的地盘出了什么事情,他哪里还有脸面去见凤魅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