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44】夺人所爱

帝医醉妃 【144】夺人所爱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银色的月光,好似无尽的雨滴,从水晶剔透的穹顶上流泻而下,耀眼得刺目。

    一阵动听若天音的箜篌声,宛如无数只蓝色的冰蝶,自从陌紫皇的目光尽头飞舞而来,传入他的耳畔。

    这熟悉的乐声,让他陡然想起了那日在九华山的时候,他在意识模糊间也听到了同样的乐声。这是一种能够抚平心底戾气的宁静琴音,让他浮躁的心,一丝丝沉淀下来,只剩下了一泓清澈的心泉,静静流淌。

    “这是吟凤!”

    陌紫皇看清楚了那柄凤首箜篌,竟然是冷月漓的心爱之物吟凤箜篌!

    难道落仙阁的主人是冷月漓?

    他这个念头刚刚生起,就被一张透着几分稚气的面容所打破。

    那是一个气质出尘的白衣少女,湛蓝的发丝,有着天空般纯粹的颜色。透明苍白的肌肤,白的纯粹,毫无杂质。脆弱的仿佛只要轻轻触碰,就会消散的无影无踪。

    她的目光冷冷地瞥向陌紫皇,毫无波澜,带着冰冷**的寒意与洞彻灵魂的睿智,完全不符合她那个年纪该有的疏离冷漠。

    这个少女为何会有冷月漓的心爱之物吟凤箜篌呢?吟凤是上古神器谱上排行第一的至宝,冷月漓绝对不会随意送出去的。

    她又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地方似乎只有她一个人,看上去寂静到了极点,那一抹孤单的身影遗世**,让他仿佛见到了一弯弦月,悬凝于长空。

    “把落仙令给我!”

    少女冰冷空灵的声音,冷得宛如数九寒冬的冰雪。

    陌紫皇将玄天给他的一枚雪白的冰雪令牌拿了出来,那令牌是一朵银色莲花的形状,上面雕刻着一个仙字,充满了仙灵之气。

    在他取出落仙令的时候,那块令牌就飞到了她的手掌心上。

    少女的脸上流露出了一抹哀伤的神色,这枚落仙令是娘亲生前送出去的东西。娘亲创下的落仙阁,如今只剩下她一个人,空守着这无人的玲珑阁宇,回忆着那些温暖她人生,支撑她走下去的美好时光。

    她从未走出那段刻骨铭心的伤痛,只是渐渐地学会了,如何带着这份伤活下去。

    没有谁能够永远都一帆风顺,生活也不会事事如意。每个人总是要穿过春冬烟水,看过沧桑变化,历经风雨磨砺,走过繁华荒芜,才会懂得生命的滋味,才会蜕变成蝶。

    “不知落仙阁是否有我所需要的东西?”

    陌紫皇开口问道,脸上透着几分凝重。这个少女不经意间散发出的威压,宛如天地之威。

    她的模样看上去也就七八岁的样子,但陌紫皇却一点也不敢小看她。因为他根本看不透这个少女的实力,只觉得她是那般深不可测。

    “落仙阁内没有你要找的东西,但我可以告诉你所寻之物的地点。”

    白衣少女手中浮起一面水镜,随着她素手一挥,水镜闪动着绚烂的光彩,显得如梦似幻。她所想知道的信息,一一浮现在水镜之上。

    “万斛珠位于宝山南麓百米之下,兰香子生于阴山之巅向阳处。”

    她冰凉的稚嫩嗓音,清晰地落了下来。

    “谢了。”

    陌紫皇知道这两个地方,距离武曲城不算远。

    “不送。”

    白衣少女收起了水镜,话音里已经有了逐客的意思。

    “上一次在九华山的时候,多谢这位小泵娘相救。”

    陌紫皇隐约间记得是这道琴音,让他平静下来,而后他才被冷月漓所救。

    他一直没有机会和这个神秘的恩人相见,如今却想不到在此见面了。

    “不用。”

    白衣少女神情清冷,若不是他提起此事,早就忘记了陌紫皇。她倒是对当时陌紫皇怀里的女子印象深刻,那个女子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妹妹韶音。

    见到对方不喜欢与人交谈,陌紫皇也没有再停留,而是赶去了白衣少女所说的地方。

    光阴似水流,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夜色已然一层层褪去,被白色的烟纱覆盖而上。

    韶音坐在轩窗之旁,目光眺望向楼下的竹林。大片竹叶晃动,发出了轻柔的声响,宛如一曲晨歌。

    她静静坐着的身影,好似一抹最美的剪影,烙印在别人的眼底。

    看着竹林中那一枝陡然出现的白梅,翘立于寒枝,那抹清冷让她想起了陌紫皇。

    只是短暂的分别,她就发现自己的心,有些空空荡荡的感觉。她不知道自己是何时明白对他动了心,平日总是能够见面,她还没有特别的感觉。直到分别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生命里已不能没有他。

    分开才发现,他在心底的份量,已经是那么重。

    她用整个世界,来换与他相濡以沫,共闻花香。携手看遍春花绚烂,感受夏风微醺,映着秋阳潋滟,凝望冬雪静羌。

    她取出了手中的寒玉玲珑球,那一颗小小的寒玉球,承载着两滴晶莹的泪珠,也寄托着她的希望。

    何时才能集齐七滴眼泪?她不知道!她只明白自己会一直坚持找下去,哪怕人海茫茫,她也不会有任何的迟疑。

    她不知道自己也有这样傻傻的时候,全心全意只希望他可以好好的。

    原来真的对一个人好,是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什么理智。只是满心为他着想,不求任何回报,简简单单,透明纯净。

    “九儿——”

    一道风般的叹息,自对面的弄情阁顶楼上飘逸而出。

    一抹翩然的身影,屹立于弄情阁的最高处,目光却是凝锁在樱落楼上那一道宁静的倩影身上。

    “乐儿,你有喜欢的人了。”

    上官念汐从后面走了过来,蒙着面纱的脸上,透着一丝忧愁之色。

    “师傅!徒儿没有!”

    韶乐温润的嗓音,充满了无奈与哀伤。

    “乐儿,你的嘴巴在说谎,但你的眼睛却藏不住你的爱。”

    上官念汐的声音,缓缓地落了下来。她如果连自己的爱徒都看不透,那也白活了这么久。

    韶乐的医术就是传承于被称为妙手鬼医的上官念汐,也是她最得意的徒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有了爱的人,就有了弱点,这一点为师很早就跟你们几个师兄弟说过,你忘了?”

    上官念汐眸光凝视着韶乐,没有错过他的任何神情。

    “我从来都没有忘记师傅说过的话,只是对她的爱就如同空气,叫我如何停止呼吸?”

    韶乐的眼底流露出忧郁的黯然神伤,他明明知道爱上她会伤痕累累,明明知道绝对不能对她心动,明明知道自己必需忘记她。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他爱的人不爱他,爱他的人他不爱。

    爱得痛了,他却偏要固执地不放手,哪怕注定要一生萧索寂寥。

    他相信,哪怕时光老去,他还能够清楚的记得她的面容,那如白雪般的清绝笑靥。

    时间不会叫他遗忘,只会让他反反复复,渐渐习惯了思念入髓的疼痛与甜蜜。

    “傻孩子!何苦呢?”

    上官念汐听到他的话,心口也有一股窒息的痛楚蔓延开来。

    “师傅,你又是何苦?十几年了,你不还是一个人?”

    韶乐温润的嗓音,缓缓地落了下来,让上官念汐无言以对。

    她在说自己的徒弟,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那个人不爱她,但她却只要能够远远看他一眼,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上次去烟火凡世拍卖下的那副画是赝品,当真让他看了笑话,但找了个借口见到他,她就已经特别开心了。

    “乐儿,师傅知道你一直很要强,凡事别太强求了,君子不夺人所爱。”

    上官念汐伸手拍了拍韶乐的肩膀,见到爱徒这副模样,她也是很心疼。她一直将他视若己出,这孩子命太苦了,承受了太多不该他承受的苦难!

    “另外,有一句话,师傅知道说了也没有用,但却不得不说。”

    “师傅,你不用说的,我不会收手的,血海深仇不共戴天。这样黑暗的人生,不是我的可以选择的,我没有后路可退。”

    韶乐看了上官念汐一眼,早已知道她要说什么话,挥了挥衣袖,转身绝然而孤寂地离去。

    “乐儿,收手吧!不要一错再错了!”

    上官念汐孤身一人站在弄情阁顶楼,伸出的手,终是无力地落了下来。

    她看着宁静的晨曦,韶乐渐行渐远地背影,眼眶有些湿润。

    他一直只看到自己面前的阴影,却忽略了他背后的阳光。

    韶乐的身影消失之后,她才将目光落向方才他一直眺望的地方。她见到了一抹模糊的倩影,坐在轩窗之畔,好似花间精灵。

    韶音坐在窗边,手中捧着一杯热茶,冰凉的小手也暖和了起来。室内充满了清茶的香气,沁人心脾。

    “小姐!我可以进来吗?”

    海莲的声音从屋外传了进来,带着询问的意思。

    “莲儿进来吧!”

    韶音看向海莲脸上带着喜悦的笑容,小跑了过来充满了青春活力。

    上一次的事情让她有了一段不愉快的记忆,但她生性开朗乐观,如今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小姐,我的身上好像没有那股香味了呢!”

    海莲第一时间就跑过来告诉韶音这个消息,她昨晚一直佩戴着珍珠睡觉,今早起来沐浴之后,发现身上已经没有那股特别的味道了。

    “嗯!”

    韶音见到海莲已经无碍了,也证明了她的方法没有错。因为海莲喝下的花神祭水不多,加上她身上佩戴了特殊的香囊,所以比起其他人症状轻了很多。

    如今她散发出来的香气都被珍珠吸收了,只要再找到兰香子为药引,就能够清除体内的余毒了。

    这个地方的医药典籍上似乎都没有任何关于兰香子的记载,想必人们还没有发现它的神奇药用。

    她昨夜让叶卷碧找来一些医书,认认真真地找了一夜,没有看到关于兰香子的只言片语。如果只是没有人发现还好,那还有希望。

    “你们爷还没有消息吗?”

    韶音看了佩心一眼,听说他们爷一个人去了落仙阁,九影与霄落并没有跟上他。

    他们两人把陌紫皇给跟丢了,如今正在找寻他的踪迹。

    此刻,陌紫皇已经出了武曲城,买了一匹马,朝着落仙阁主所说的地方赶去。

    他知道如今已经没有时间再耽搁,所以一路上快马加鞭。

    “踏踏踏——”

    马蹄扬起一片尘埃,让在城外的北宫冠和罗小葵一脸灰尘。

    他也没有细看他们两人,就策马绝尘而去。

    “这个混蛋!咳咳咳!”

    北宫冠吐了一口黑血,气得直跳脚。如果不是他们两个人如今是暗中过来,不想惊到北宫老爷子,所以只偷偷在他们营地躲过风头,就不得不趁着天没大亮,马上离开。

    他们刚出城,居然就遇到了这么个走路不看路的混蛋!

    “这个人的身影,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罗小葵看着陌紫皇离去的身影,喃喃自语的说道。伸手擦去脸上的尘土,显得特别狼狈。

    “下次再叫老子见到他,一定要把他活剥了!”

    北宫冠恶狠狠的说道,眼睛里落进了沙子,疼得他直掉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