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42】民不聊生

帝医醉妃 【142】民不聊生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守财奴?”

    花眠忧身体猛地一僵,停下了脚步。

    快步朝着旁边的房间走去,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伸手欲推开门。

    “这位公子,里面是我们的客人,你不能进去!”

    老鸨伸手拦住花眠忧,阻止她推门入内。

    “让开!”

    花眠忧伸手推开老鸨,眼底里透着一簇怒火,好似点点火星,随时会爆发成熊熊烈焰,燎原之势。

    “这位公子不要太过分了!”

    老鸨见到有人敢在她的弄情阁动手,一双圆亮清澄的蓝眸,冷冷地瞥向花眠忧。

    花眠忧不想跟她废话,直接一脚朝着大门踹去。

    “哼!”

    老鸨要踢出脚,挡下了花眠忧。

    花眠忧皱了皱眉头,没想到这个老鸨武功比她还好。

    两人动起手来,情急之下,花眠忧将老鸨的面纱扯了下来。

    韶音一直站在旁边,见到那面纱下隐藏的是一张端庄的面容,一袭素净的蓝莲色长裙,看上去温柔闲逸。一头直顺的水蓝色发丝,绾起一个梅花髻,点缀着晶莹灿亮的白银莲花步摇,长长的银链流苏,垂坠而下,尾端镶嵌着雨珠般的蓝水晶。

    “这位公子实在无礼!”

    老鸨慌乱地将面纱戴起来,花眠忧已经趁着这个机会,一脚踹开了大门。

    下一刻,里面衣衫不整的两个人,就刺眼地闯入了花眠忧的眼中。凤曦泽光着上身,错愕的看向花眠忧,似乎是想要解释什么。

    在床榻的里侧躺着另外一个人,露出了白花花的肌肤,看不清那个人的模样,但却可以叫人想象出他们在做什么事情。

    那一瞬间,她只觉得震天的狂怒涌上心头,极怒之下,她感觉眼眶猛地湿润起来。

    陌生的泪水,从她的眼底滑落了下来。

    晶莹的泪珠,好似是蚌壳里的珍珠,经历了痛苦的酝酿,才磨砺出剔透的结晶。

    韶音手掌心上握着的寒玉玲珑球闪了闪,那颗泪珠就融入了玲珑球之内,并未与之前的泪珠融合在一起,而是飘浮在一个角落。

    “眠忧,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凤曦泽见到花眠忧怒气冲冲地转身离开,连忙抱着衣裳,想要追出去。

    只是还没追出去,花眠忧早就气得直接飞走了。

    “呃——走得这么快!”

    韶音也是目瞪口呆,还没跟花眠忧说清楚,她都没影子了!

    “这次我惨了!”

    凤曦泽苦着一张脸,有些无力的说道。

    “没事,我去跟眠忧解释一下,你们两个先把衣裳穿好吧!”

    陌紫皇从旁边房间走出来,伸手挡住了韶音的眼睛,不让她看那两个家伙衣衫不整的模样。

    “环月的身材不错!”

    韶音抿嘴笑了笑,让陌紫皇的脸直接就黑了。

    “咳咳咳,绝对没有这回事!属下蒲柳之姿,哪里比得上爷啊!”

    环月从床榻上爬下来,连忙穿戴整齐,惊恐的说道。

    这姑奶奶不知道他们爷的醋意有多大,他可不想被爷给分尸了。

    “得了,眼泪已经拿到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跟忧儿解释,不然曦泽就要倒霉了。”

    韶音听到环月那害怕的声音,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等到他们两个穿戴整齐,陌紫皇才松开手。

    “我的身材难道不好?她怎么就看到你这臭小子了?”

    陌紫皇见到韶音赶去追花眠忧,冷飕飕的眼刀,飞向了环月。

    “爷,不要担心,我这一次跟汐姐求了两本神书,绝对能够让你魅力倍增。”

    凤曦泽肉疼地塞给陌紫皇一本春宫画册,本来他是想要独享的,不过看爷好像很需要的样子,他只能忍痛割爱了。

    他觉得爷应该不会收下,到时候两本都是他的。

    “这两本我都要了,算是替你解释的跑腿费。”

    陌紫皇从他怀里抽出另外一本,直接霸占了他的两本春宫画册,让他呆若木鸡。

    “没有这么狠的吧?”

    凤曦泽苦逼的说道,看到手上空空如也,差点都快哭了。

    他容易吗?就是想取蚌经,结果还得摊上这场戏,结果倒霉的都是他!

    “节哀!”

    环月拍了拍凤曦泽的肩膀,一定是他之前没有整理好衣裳就跑出来了,被主母给瞥到了。

    “你才要自求多福吧!”

    凤曦泽踹了他一脚,没好气的说道。

    见到他们几个都离去了,他琢磨着再去跟老鸨念汐求一份房中秘术画册。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上官念汐就转头走了。

    “弄情阁不欢迎你!快给老娘滚出去!”

    “汐姐,别这样啊!你给我条活路吧!求秘籍!”

    凤曦泽欲哭无泪,他今天是倒了什么血霉啊?

    上官念汐已经甩袖走了,她可不招待这样麻烦的客人,否则她的弄情阁以后还怎么做生意。

    韶音和陌紫皇离开弄情阁之后,就朝着樱落楼走去。人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会忍不住掉眼泪。花眠忧的泪腺不够发达,只能靠怒气来刺激。看来他们所预料的没有错,凤曦泽在她心中的份量非常重,所以她才会被气哭了。

    这件事原本只要解释一下就没问题了,但他们回樱落楼的时候,花眠忧早就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

    “这下事情可乌龙了!”

    韶音看到花眠忧没有回来,看来只能修书一封,让她的属下转交给她了。

    “希望她可以及时看到书信。”

    她写下了事情的始末,让叶卷碧务必想办法转交给花眠忧。

    如今已经集齐了两颗眼泪,还剩下五个有缘人。其中一个比起花眠忧更叫韶音头疼,那个红衣男子的眼泪,肯定没那么好拿。

    不过她也没有放弃希望,如今只能一步一步走下去了。

    夜色已经深了,房间内的烛火泛着橘黄色的光晕,照在两人的脸上。

    “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如何了?”

    韶音开口询问道,换了一身红梅寝衣,看上去艳丽迷人。

    陌紫皇已经摘去了人皮面具,露出了那张好看至极的俊脸。他沐浴了一番,换上了黑色丝绸寝衣,充满了尊贵的气质。

    “烟火凡世之中有一些珍珠,但数量不算多,怕是无法达到你说的数量。我让云上的人打听过了,没有哪个店铺能够调取如此多的珍珠。”

    他充满磁性的嗓音,缓缓地落了下来。

    “至于兰香子,似乎没有人听说过。”

    “如今百姓们的情况怎么样?”

    韶音见到陌紫皇将云上搜集的数据拿过来,眼中也浮起了一丝无奈之色。这些珍珠的数量,就和药材一样,远远无法满足需要。

    “如今药店的药材数量本就不多,加上其他城池也是一片混乱,药材更是匮乏。情况很不乐观,如果再这样恶化下去,必定是民不聊生。”

    陌紫皇凝重的说道,他这一次不仅仅是前去云梦皇朝祝贺木棉皇后生辰,他还有着秘密任务在身,就是微服私访,替风帝巡视天曜皇朝的民生民情。

    很多事情,他站在高处没有办法了解,只有走进人群之中,才能够知晓。

    就像是花神的事情,如果不是他亲自来到了这里,也不会知道有一个暗中势力已经发展得那般可怕。

    “你要我找珍珠和兰香子是为了解这一次的花神祭水?”

    “嗯。兰香子是一种珍贵的草本植物种子,被称为神圣的香草之王。能够清热解毒,能够从体内将花神祭水的余毒温和的驱除。而珍珠的功效也是排出体内的毒素,但不需要服用,只要佩戴在身上就可以了。”

    韶音对陌紫皇解释了一下,彼岸花的毒需要内外一起解,才能够根治。

    “我已经取了一些珍珠让海莲试试效果,明天就知道有没有用了。海莲中的毒并不深,一夜足以见分晓。”

    韶音开口说道,兰香子不是药材,但却有着非常温和的驱毒效果,不会伤到身体,泡在水中加些蜂蜜服用就有很不错的效果。只是没有找到兰香子,所以先试试珍珠的效果。

    “你先休息,这两样东西我去找,我知道有一个地方肯定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这两样东西。不过那个兰香子我没有见过,你最好画一张给我。”

    陌紫皇听韶音的语气,不用看明日的效果,他就知道她已经有了很大的把握。

    “行。”

    韶音拿起自制的笔,在纸上很快就画出了一张素描,递给了陌紫皇。

    “你要去什么地方呢?”

    她好奇的问了一句,哪个地方有这样的本事,可以集齐整个天曜皇朝需要的珍珠和兰香子?

    看陌紫皇的样子,似乎对那个地方也颇为忌惮。

    “落仙阁。”

    陌紫皇开口说道,他曾经听玄天说过他去过落仙阁,只是寻常人根本都不知道落仙阁在何处,玄天既然去过一次,必定知道落仙阁的所在。

    听说没有落仙阁找不到的珍宝,只要出得起价钱,什么都能找到。

    “那你多加小心,这个你戴着。”

    韶音取出了那条名为君临天下的帝王血龙木手链,戴在了陌紫皇的手上,希望他可以顺利找到救百姓的东西。

    珍珠本不罕见,只是他们所需要的数量太多了。除了富贵人家有珍珠首饰,普通的百姓哪里买得起珍珠。

    相比珍珠而言,最重要的药引兰香子,却是如今最难找的东西。她最担心的是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兰香子,那她还得再想办法如何不伤害到他们的身体,将他们体内的毒清除。

    其实她也有些佩服那个研制出花神祭水的人,绝对是鬼才!

    白天的时候,陌灵轩也试过给一些发狂的人服用清毒丹,清毒丹会跟花神祭水融合成毒药,会直接让人休克。这样的结果令所有大夫都束手无策,最后还是韶音出手,用银针暂时稳定了情况。

    如今陌紫皇不能随意动武,所以韶音让九影和霄落暗中保护陌紫皇。

    她没有睡觉,而是坐在窗户旁边,认真地写着药方记录。

    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病症,而且病患数量超乎想象,她不得不谨慎处理。

    突然,她感觉到一阵冷风吹袭而来,在暗处保护她的佩心立刻拔剑挡下了飞过来的暗器。

    “咔——”

    一枚圆形的黑色珠子,镶嵌进了桌子之中,那颗珠子的模样,让韶音想起了那颗让佩心受尽折磨的暗器。这两者似乎有着什么联系!

    “鬼鬼祟祟不敢见人,想必也是鼠辈。”

    韶音淡淡的说道,嗓音依然充满镇定。

    “哼!你就是那个多管闲事的女人吧!”

    一道冷漠傲娇的女子嗓音,从窗外传了进来。

    韶音还没有见到人,就闻到了一阵浓浓的麝香飘了过来。

    紧接着,她就见到了一男一女出现在视线之中,看到那个男人的脸,佩心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浓浓的敌意。

    当初就是这个人,埋伏围杀他们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