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37】子虚乌有

帝医醉妃 【137】子虚乌有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月上云州是一块得天独厚的风水宝地,恢宏壮阔的武曲城,好似一头昂立的雄狮,盘踞于这片苍莽的大地之上。g

    要前往紫薇皇州必定要经过月上云州,这里是一道重要军事防卫线,一旦被攻破,敌人便能够长驱直入,荡平神都。

    故而此地戒备森严,重重守卫皆是身着甲胄,手持锋利兵刃,目光警惕地扫视过每一个入城之人。

    这时候,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出现在城门口。彩色的旌旗飘扬,大批的军队护卫左右,武曲城的守卫连忙下跪行礼迎接,这支队伍在无数人目送中进入了武曲城。

    “什么人好大的阵仗?居然有军队护送!”

    一旁入城的百姓,不解的说道。

    看到军队开道,华丽的车驾,全都彰显着皇家的气派与尊贵。

    “这都不知道,你真是太落伍了!”

    另一旁有人颇为无语的说道,觉得对方没见识。

    “这位兄台可否告知一二?”

    “没看到那偌大的武尊二字吗?武尊王携王妃亲临,这种阵仗有什么好奇怪的!”

    “嘶——”

    听到武尊王这几个字,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敬畏之色。

    武尊王可是天人一般无上的存在,在百姓的心里是无冕之帝,不需帝王之位,却有帝王实权。

    但即便如此,百姓们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因为武尊王功劳极大,是整个帝国的顶梁柱。说不上爱民如子,却能够让社稷安定,百姓安居乐业,享受清平盛世。

    抵御外敌,平定内乱,治国安邦!

    这便是人们心中的武尊王!

    百姓们纷纷跪地,送走武尊王的队伍。

    凤曦泽坐在华丽的大马车之内,算算日子,爷他们也应该是抵达武曲城了。

    看着一路上万民膜拜,凤曦泽知道爷这么多年的辛苦没有白费。

    人在做,天在看,功过赞罪人们心中自有定论。

    他接到爷的消息,要查一查花神的底细,看来在武曲城还要逗留一日。

    随着大军离开之后,其他入城的人才纷纷进去。

    韶音掀开车帘一角,看到百姓们对武尊王的车驾有着发自内心的尊敬与爱戴,脸上也浮起了一抹温柔的笑容。

    “最近来武曲城的人越来越多了!”

    “是啊!都是为了花神而来的!”

    “许多病人都来求花神赐予神水,队伍都从姻缘庙排到城主府了!”

    “花神不是主掌姻缘吗?什么时候还能治病了?”

    “所以才说花神善良啊!”

    “听说花神赐福,让整个武曲城的桃花在冬日盛放,那画面可壮观了!”

    “那我们快进去看啊!”

    “......”

    韶音和陌紫皇坐在马车上,就听到同样入城的百姓们议论的声音。

    没想到花神的影响力已经如此之大了!

    他们两人不约而同皱了皱眉头,春花宫的崛起速度太快,这个势头不妙。

    他们和北宫家族道别之后,就乘着马车进了武曲城。

    寒冬季节的武曲城,充满了热闹的气氛。大片的桃花,在冬日里开得艳丽。一大片粉红的桃花,好似薄薄的红雾笼罩在武曲城。

    浓浓的桃花香,充满了旖旎的味道,营造出一种浪漫的气氛。

    原本武曲城之中孔武有力的男子数量最多,女子的数量很少,如今被花神吸引来大批如花似玉的女子,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姻缘庙更是香火不断,聚集了无数的香客和花神信徒。

    “我们先找地方落脚,稍后去姻缘庙看看。”

    韶音淡淡的说道,她对武曲城并不熟悉,所以就交给陌紫皇来安排。

    “好。”

    陌紫皇点了点头,吩咐了赶马车的九影一句,马车就继续前行。

    韶音戴上了面纱,免得容貌引人注意。

    素手扬起车帘,可以看到风中飘飞的桃花瓣,落在了斑驳的街道上。

    武曲城的茶馆酒楼,近日全都是客满为患,如今许多人都找不到住处。陌紫皇他们不打算去城主府下榻,所以没有往城主府的方向走。

    他们的马车一路朝着武曲城最繁华的地段行驶,穿过重重人潮,来到了一片竹林前停了下来。

    “到了。”

    九影开口说道,提醒陌紫皇和韶音可以下马车了。

    这几日他们一路都是露宿在外,倒是没有好好休息过,终于抵达了城池,可要好好洗洗风尘。

    “坐马车坐久了,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

    韶音带着两只可爱的萌宠跳下马车,伸展了玉臂。

    “看你精神头还不错,一点也不像是散架的模样!”

    陌紫皇打量了她一眼,磁性嗓音,动听地落了下来。

    “我那是内伤,哪里是肉眼看得出的!”

    韶音一本正经的说道,让众人都啼笑皆非。

    “这樱落楼的风格倒是颇为素雅!”

    正对面就是一座雅致的楼宇,飘荡在风中的青色纱曼,高高地漾起波浪,风姿招展地迎来送往。大片的竹子围绕着樱落楼,满目的翠**流。叶片摩挲着清风,飘来一阵阵竹叶清香,会叫人浮躁的心都变得宁静下来。

    “小姐,我们今晚住樱落楼吗?”

    海莲站在木芙的身边,见到樱落楼的匾额,小脸陡然涨红了起来。

    “看样子其他地方也没空房间了,住这里也不错。”

    韶音点了点头,既然陌紫皇让人到这里,想必就是要住宿樱落楼的意思。

    “这里可是烟花之地耶!”

    海莲红着小脸,听说樱落楼里的小倌都很帅气,美男如云,各有千秋。她从来都没有到过这种地方,只是听说就已经让她觉得害羞了。

    “进去吧!”

    陌紫皇面无表情的说道,带着韶音走进樱落楼。

    “几位客官欢迎来到我们樱落楼!保准叫你们满意而归!”

    年轻漂亮的男子,柔弱地朝着他们抛了一个媚眼,热情地招呼他们。

    “我和你们少楼主有约。”

    陌紫皇冰冷的嗓音,让人听着格外有压迫力。他出示了一下信物,让他们知道这些人是和楼主认识的。

    “几位这边请,我们去禀报一下。”

    男子将他们带到一处水榭雅阁,准备好茶水点心,就去通报消息。

    “没想到樱落楼里面的环境这么好!”

    韶音也是第一次来樱落楼,早就听说樱落楼是名动天下的青楼,不过这里不同于其他青楼,里面接客的都是俊美的男子。而且,他们接的都是人命买卖。

    在一些不了解情况的人看来,这里就是一个寻常的青楼,但行内的人都清楚樱落楼里的美男,都是有毒的花,一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这里的茶水也是上乘的,堪比贡品,你也喝喝看。”

    陌紫皇倒了一杯茶,喝了起来,樱落楼可是销金窟,每一单买卖都是巨额生意。他替韶音倒了一杯茶水,茶汤就在雪白透亮的杯盏之中荡漾开来。

    韶音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这清香怡人的茶,感觉回味无穷。

    不多时,就有一个中年男子走到他们所在的雅阁,听说有人持着楼主令牌到来,他便过来核实一下真伪。

    “在下叶卷碧,樱落楼的负责人,我们少楼主出门了,如今还没有回来。”

    “既然少楼主不在,那就麻烦叶堂主安排几间客房,我们要在这里借宿一夜。”

    陌紫皇冰冷的嗓音,缓缓地落了下来。知道叶卷碧来此的目的,所以他将令牌放在桌上,并未收起来。

    “贵客驾临,我们樱落楼自是欢迎。”

    叶卷碧看到对方手持的令牌是楼主花冷醉亲自送出的令牌,代表着对方和楼主关系很密切,他自然不敢怠慢。

    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安排好了房间,让他们入住。

    韶音让木芙和海莲留下来休息,她和陌紫皇则出了樱落楼,打算去姻缘庙一探究竟。

    姻缘庙前热闹非凡,比起神都的场面更加壮观。

    “这个花神鬼鬼祟祟的,连面也不敢露,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庙前的桃花开得特别繁茂,一个女子坐在姻缘庙神前,穿着一身花叶制作的衣裳。莲台四周都有纱曼垂坠下来,遮挡住了女子的面容。那坐在莲台之上的女子,便是信徒口中的花神。

    此刻有很多人朝着她膜拜,乞求姻缘美满,遇到如意郎君。

    许多来祈福的人都是妙龄女子,充满了青春气息。

    “花神赐神水了!”

    一道声音落了下来,众信徒纷纷激动得涌上去,将带来的香火钱,全部投入善缘箱之中,然后领到一碗所谓的神水。

    韶音趁着混乱,也去拿了一碗神水。还好她的仙踪云步练得不错,否则这么疯狂的场面,她也没办法拿到这神水。

    她拿到花神祭水之后,闻了闻味道,判断出了一部分的药材成分。只是对于这神水的主要成分她还是没办法找出来,那是非常特别的味道,她从来都没有接触过。

    陌紫皇看到韶音从混乱的人群中出来,用眼神询问了她结果,她摇了摇头,表示还没有查到。

    “花神祭水的成分我没有弄清楚,不过功效我已经知道了,这是一种迷幻药,会让人意识陷入错乱之中,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喝下这种神水之后,还会上瘾,越来越无法离开神水。”

    韶音开口说道,神色有些凝重。

    “不能让他们这样猖狂的蛊惑人心!”

    陌紫皇见到这些信徒疯狂崇拜花神,就知道事情已经非常严重了。

    百姓为水,君为舟。水可载舟,亦能覆舟。

    这些人迷惑老百姓,必定想要通过这些老百姓的力量来做什么事情,看他们的手段如此阴暗,可想而知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倘若百姓们发动内乱,那些兵士根本都无法对自己的父老乡亲动手。

    “紫皇,你现在的状态还能射箭吗?”

    韶音开口问道,附耳说出了她的计划。

    “好计划!就按你说的办!”

    陌紫皇听完她的计划,眼中也露出了一丝赞同之色。他让几名隐卫做好准备,几人到了姻缘庙远处的屋顶之上,手中握着弓箭。

    “射箭!”

    几人皆是拉弓,将涂抹了火油的箭羽射向那花神所在的地方。

    此刻众人都忙着去求神水,只有那个花神装模作样的坐在那里。

    “唰唰唰!”

    飞射而来的箭雨,将花神身前的纱曼烧了起来。

    趁此机会,韶音大声喊了一句:“这个花神是骗子,遭到天谴啦!大家快跑啊!”

    她搅局完毕,就马上躲进人群之中。

    听到这么一句话,原本忙着求神水的人,全部都愣了愣,见到花神身前的纱曼都着火了,也没有弄清楚情况,全都吓得到处逃窜。

    纱曼烧起来之后,那所谓的花神也坐不住了,连忙跑了出来,让韶音看到了她的模样。

    妩媚白皙的面容,画着梅花妆,点缀着花钿,看上去艳光四射。

    这个女子她见过,还曾经打过交道,就是弄情阁的花魁曲荷风!

    她竟然就是所谓的花神!

    韶音着实是惊讶了一把,原本以为曲荷风不过是一个花魁,如今看来她有着多重身份。

    曲荷风隐藏在弄情阁必定是想要获取情报,青楼一直都是情报最多的地方。

    见到那些信徒轰然逃窜,曲荷风气得脸色发青。她处心积虑才招来了这么多的信徒,没想到竟然就这样被破坏了。

    她想要让人拦住这些被吓跑的人,但根本拦不住。

    她可以想象,今日的事情,必定会传出去,到时候对她的声誉极其不利。

    “大家不要跑啊!”

    曲荷风连忙开口说道,让四周的绿叶卫严加看守,搜寻是什么人捣鬼。

    “花神是女神转世,水火不侵,大家不要被某些有心人欺骗了!”

    她大声的开口说道,想要挽回她的声誉,继续欺骗这些纯洁的少女。

    听到她的话,也有一部分人停下了脚步,看到曲荷风并没有受伤,对她的话也有些相信。

    曲荷风看到大家还是愿意相信她,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打算继续普渡众生。

    “轰——”

    一个巨大的火球,破空而来,精准无比地朝着她砸去。

    “花神水火不侵,一定不需要躲避的!”

    韶音站在人群之中,非常坚定的开口说道。

    “是啊!是啊!”

    大家也非常坚定的说道,对于花神充满信心。

    曲荷风看到那火球,脸色都绿了。她又不是傻子,这么大个火球掉下来还不跑!

    她当下撒腿朝着旁边跑去,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切!骗子!”

    韶音不屑的说道,鼓动这些留下来的信徒,不再相信她。

    果然有人见到曲荷风跑了,立刻失望至极,当下就把那碗神水给砸了。

    原来她们信仰的花神,不过是子虚乌有的!

    “骗子,快还钱!”

    韶音再度换了个位置,气愤填膺的说道。

    “对!还钱!”

    群情激奋的众人,朝着姻缘庙冲过去,将那募集香火钱的箱子抢了过来。

    “怎么会这样子?”

    曲荷风张了张嘴巴,不明白好好的一场戏,为什么会演变成这种地步?

    看到人群冲过来要找她算账,她连忙撒腿就跑,赶紧叫手下从密道撤退。

    韶音原本还想等陌紫皇过来汇合,只是突然发现腰间的寒玉玲珑球亮起了雪白的光芒。

    她连忙握着寒玉玲珑球四处寻找起来,接近姻缘庙的时候,那颗寒玉玲珑球就越发璀璨。她悄悄进入姻缘庙,看到一大片的绿叶卫,正在将喝过花神祭水昏迷过去的女子抬走。

    寒玉玲珑球光芒灼亮,代表着有缘人就在此地。

    对方人多势众,还有几个高手助阵,让韶音没办法下手。她没有时间等陌紫皇过来,便让小胧胧去传信,自己带着小萌萌,偷偷地跟在他们的后面。

    这些人走进了姻缘庙背后的神像之中,原来巨大的神像内部,就是密道的入口。

    见到他们已经进入密道,韶音也跟了进去。

    密道里面非常潮湿,也没有火把,她借着寒玉玲珑球发出的光芒,一路往前走。

    这条路不知道是通往哪里,很可能是他们的老巢。

    她手里紧握着防身的银针,准备随时出手。黑漆漆的甬道,给人一种未知的恐惧。

    经过一个转角,她就发现那些人竟然消失了!

    “这里一定有机关!”

    韶音看到手中的寒玉玲珑球还在发光,就代表对方距离自己不是很远,她当下摸索了起来。

    突然,她感觉到一阵危险的气息传来,小萌萌反应很快,立刻飞掠过去。

    “吱吱!”

    “啪嗒——”

    一条细小如手指的毒蛇,就落到了地上。

    韶音拿起手中的寒玉玲珑球,就见到满墙壁挂满了小小的毒蛇,如果没有仔细观察,怕就会命丧蛇口。

    小萌萌邀功般跳到她的肩上,让她哭笑不得。

    她见到这里没有其他人,就将火折子点了起来。

    四周的墙壁上雕刻着蝎子的图腾,那是她曾经见过很多次的神秘天蝎图腾。

    她找出了一块天蝎令牌,那是她很早之前从皇宫里得到的,有可能是丽妃夜丽水的东西。

    她发现在图腾的中央,有着一个小小的凹槽,便尝试着将这块令牌推了进去。她转了转令牌,就听到“咔”的一声。

    脚下出现了一个圆形的洞口,但里面全部都是水。

    韶音想到一会儿陌紫皇会追过来,便没有取下令牌,而是做了一个记号,走下了水中。

    原本她以为这里会是冰冷刺骨的冰水,没想到却是融融的热水。

    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那些桃花会在这个季节开放,想必是这条地下热河的原因。

    她屏息潜入水中,潜了一段深度,她就见到水底出现了一颗颗亮晶晶的贝壳。这些贝壳好像是指路灯,指引着人们前进。

    水中飘浮着一朵朵透明的花,泛着浅浅的光芒,照亮了水下的路。

    这条路并不算长,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她就沿着水下阶梯从水底冒出头。

    接下来还是一条长长的甬道,不知道通往哪个方向。无数甬道错综复杂,好似一个巨大的蜘蛛网笼罩下来。

    就算有人找到了这里,怕也会被困死在这个巨大的迷宫之中。

    她手中握着寒玉玲珑球,用光芒的黯淡与明亮来判断方向。很快,她就确定了方向,不忘做好记号。

    她一路上远远的跟着这一行人,见到甬道的墙壁上,皆是画着天蝎图腾。

    随着甬道里出现灯盏,时不时还有人巡逻,她就知道自己离目的地近了。

    小心地避开巡逻卫队,她发现越走,巡逻的人越多。这样下去,她迟早会被发现。

    “踏踏踏!”

    又是一队巡逻卫队走过来,韶音站在一个拐角处,见到最后一个巡逻的卫兵经过身边,她直接一道银针飞过去,在他倒下的时候,将他拖了过来。

    巡逻卫队的其他人并没有发现少了一个人!

    韶音直接将那卫兵的铠甲扒了下来,穿戴好头盔和铠甲,将这卫兵踹到小角落,等待着下一支卫队到来。

    “踏踏踏!”

    果然,没有一会儿的功夫,又有一队巡逻兵到来。

    韶音算了算他们的步伐速度,非常灵敏地跟在最后一个人的身后,对方显然也没有感觉到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这里是重要禁地,所以五步一哨,十步一卫,就连巡逻的卫兵都是身穿刀枪不入的铠甲。

    不是谁都有韶音那样精准的银针手法,能够巧妙地以一根小小的银针扎中穴道。

    韶音跟随着巡逻卫队将这个禁地走了一遍,脑海中浮现出了此地的地图,她悄悄的加入不同的巡逻卫队,又悄悄的离开,神不知鬼不觉地靠近了这个宫殿的最中心。

    她再度躲到一个拐角处,拿出了被她藏好的寒玉玲珑球,就见到原本泛着雪白光晕的寒玉玲珑球,不知道为什么又发出了冰银色的光泽。

    难道是随着时间不同,寒玉玲珑球的光芒颜色也不一样?

    “不管这么多了,先找到那个人再说!”

    她借着寒玉玲珑球,确定了方向之后,拐出了甬道,就见到一大片血红的彼岸花,盛开了满园。一株株彼岸花,诡艳热烈的红,绚烂怒放,惹眼至极,生生夺了人的呼吸。如血,似火,在绝望之中凌舞出凤凰涅槃的风姿。如梦,似幻,在期盼之中完成轮回的缠绵悱恻。

    韶音脱掉了笨重的铠甲和头盔,走进这片宁静至极的花丛。

    她从未见过如此多的彼岸花,她屏息走进花丛深处。彼岸花卷曲的花瓣,犹如龙爪一般,尖端清亮的露珠,在宁静的光芒照耀下,熠熠生辉。

    这里没有任何的守卫,让她感觉有些疑惑。

    只是寒玉玲珑球指引的方向就是此地,她没有找错方向。她定下心神,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眼前除了彼岸花,就没有其他的东西。

    花开彼岸本无岸,魂落忘川犹在川。一**花海浪花,携着一缕缕迷离的香味,映衬花影炫彩婆娑,刻下一笺幽幽心语。

    这是黑暗的精灵,地狱的接引之花,承接着被遗忘的前世记忆。

    置身于这一片无人的花境之中,她感觉脖子后有些发凉的感觉。

    她握着寒玉玲珑球,看着它的光芒越来越亮,才坚定走下去的心。

    如果不是寒玉玲珑球的指引。想必她不会走这条诡异至极的道路。那红得刺眼的花丛,让她看到了血流成河的画面。

    “哗啦啦——”

    一阵水声传到耳畔,韶音踮起脚尖,步伐轻盈的靠近。

    当她走近的时候,还没有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就感觉到一股凌厉的风刃扑面而来。

    在生死关头,她下意识闪避开来,脚下踩到青苔,直接栽进了温暖的水中。

    这是一个天然的温泉池,温热的水流,瞬间就将她包裹。

    她的脸色微微一白,知道自己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是惊动了里面的人。

    她擦去眼帘上的水珠,就看清楚了面前的人!

    一头泼墨的长发,沾满了水汽,披散在光洁的肩头。白皙的肌肤,好似最上乘的瓷器,无暇美丽。一滴滴水珠,点缀在男子光洁的身上,平添了一股致命的诱惑。

    韶音看到他没有穿衣服,立刻打住目光,不再往下看,转而看向他的脸庞。

    看清楚他那张妖孽至极的面庞之后,她感觉脑袋被石头重重地锤了一下。

    “怎么会是你?你——你是谁?”

    她连忙退后好几步,玉容之上难得露出了慌乱之色。

    “哦?你来偷窥我沐浴,还问我是谁?”

    迎着男子那似笑非笑的神情,韶音感觉自己实在是太丢人了!

    “抱歉,你继续洗,我不打扰了!”

    韶音想要择路而逃,但对方没有给她这个机会,鬼魅般来到她的身前。朝着上方翘起的唇角,似乎写满了愉悦。

    这个男子正是那晚他们见到的红衣男子,她居然误打误撞跌进了他沐浴的地方。

    “小坏蛋!你觉得我现在还洗得下去么?”

    男子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性感的薄唇上还有着水珠,看上去晶莹剔透。

    原本因为有人闯入禁地,他动起的杀意,在看清楚韶音之后,瞬间就如烟尘般消失无踪。

    “我都说了抱歉,你还想怎么样?”

    韶音见到他那一副调戏良家妇男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偏偏他那目光太过温柔,叫她几乎忘记他是敌人。

    她之前感觉到强烈可怕的杀气,如今却是一点也感觉不到。

    这个男子,对她并没有敌意,她感觉得很清楚。

    “你是第一个看了我身体的人,要负责才行!”

    男子一脸认真的说道,让韶音感觉一阵晴天霹雳。

    “负责你个大头鬼!老娘就是流氓,怎么了?”

    韶音连忙跳了起来,差点没被这家伙的话给呛到。跳出水里之后,她感觉冷得哆嗦。

    “你真的很流氓!”

    男子听到她理直气壮的事情,也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还有更流氓的!”

    韶音趁着他在感慨,一把将他的衣裳抱走,连浴巾也不忘掠走。抱着一堆衣裳,飞奔进了花丛,踩着仙踪云步,逃得无影无踪。

    “你——你!你这女土匪!”

    男子被她的举动气乐了,偏偏身上没有穿衣裳,让他想要追韶音,也没有办法拉下脸来。

    难道要让他光溜溜地luo奔不成?

    因为他沐浴的时候,不让任何人靠近,所以这附近都没有人。

    他现在还不知道要怎么出去才好,这个小坏蛋实在是太土匪了!

    把他看了一遍还不算,居然把他衣服都给拿走了!

    韶音身上的衣裳都湿透了,她用浴巾擦干衣裳,直接披上那一件妖娆的红衣。手中拿出了一个随身携带的小药瓶,倒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在脸上涂抹了一番。

    片刻之后,一张与那神秘男子一模一样的脸,就赫然出现在她的脸上。

    她的易容术也不差,虽然比不上老八陌海珀,但要骗骗其他人不成问题。

    她又吃下了一颗药丸,这是她研制的变声丸,试了试音色,已经没有问题,她便大大方方地走向外面。

    “参见主上!”

    见到她出现,所有人都不敢直视她,而是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

    他们不知道主上刚刚才进去沐浴,怎么如此快就出来了?但是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开口问啊!

    韶音听到他们的称呼,自己也吓了一跳。没想到她假扮的人,居然是这些人的主子!

    她心中按捺着惊诧,不动声色地继续先前走。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那个家伙一会儿估计就追上来了,到时候被人发现她是冒牌货,一定会死得更惨。

    她自知不是那男子的对手,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她朝着来时的路走去,打算原路折回。

    然而,在她走了一半的时候,她发现寒玉玲珑球闪起了雪白的光晕。

    这次的光晕颜色又不一样了!

    “难道是两个人?”

    韶音想起当初兰沁妍碰到寒玉玲珑球的时候,发出的光芒是水绿色!

    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大,但她却不能错过。

    她放弃了离开的大好机会,朝着寒玉玲珑球指使的方向走去。无论怎么样,她都要赌一次!为了陌紫皇,她没有别的选择。

    当她穿过一片宫殿,就听到一阵打斗声传来。

    一道倩影手中握着一柄软剑,对上了一大批绿叶卫。

    “给我把她拿下!”

    曲荷风怒声开口喝道,脸上的神色特别难看。

    她没想到这一次带回来的女子里面,居然有人这么快清醒过来,而且还动手放了这些被关起来的女奴。

    “呜呜呜——”

    “不要杀我们!”

    “放过我们吧!”

    “......”

    一大片的哭啼声浪,让韶音注意到了被绿叶卫拦住的一群少女。这些少女的脸色都非常苍白,看上去似乎是经历了可怕的事情,让她们的眼中都透着惊恐慌乱。

    “你们这些畜生也想拿下我!”

    一道脆生生的嗓音,透着一股凌厉的怒气。

    韶音看到说话的女子,就是花眠忧,曾经被陌紫皇派到她身边保护她的人。

    花眠忧飒爽英姿地挥舞剑芒,但凡的靠近的人,全都倒了下去。

    只是她中了花神祭水的毒,如今浑身都没有力气,否则这些人她根本就不放在眼底。

    她没想到自己也会着了道,不就是想求一段美好姻缘吗?竟然被骗了!

    想到这里,她就一肚子的火气!

    她堂堂樱落楼的少楼主,金牌杀手,居然栽到了这些小人的手上。还好花冷醉从小就让她们在各种毒药里面淬炼,她对任何毒药迷药都有着很强的抗性,所以才那么早就清醒了过来。

    只是这药的效力太过霸道,哪怕是她也有些吃不消,如果再打下去,她很快就撑不住了。

    最重要的还是这药里面有着媚药的成分,原本不运功还好,如今打斗起来,让药效发作得更加厉害。

    “哼,等会儿你就知道哥几个的厉害了!小美人倒是挺辣的!”

    绿叶卫见到花眠忧如此美丽动人,尤其是她此刻身上媚药开始发作。脸颊宛如桃花,看上去妩媚动人,叫他们更加激动。

    花眠忧看到他们那yin邪的目光,玉颜含煞,手中紧握着软剑,更是不留情。

    韶音环顾了一周,看到那个神秘男子并不在这里,当下就确定了她的猜测是对的。

    那个有缘人,就在这些人当中。

    但是,到底是哪一个姑娘呢?

    她现在根本没有办法一个个去验证,所以只能铤而走险了!

    “都给我住手!”

    冷漠的声音,从韶音的口中发出。吃过变声丸之后,她模仿那个男子的声音,倒是有七八分相似。

    见到韶音走过来,他们都以为是主子来了,立刻诚惶诚恐的停手,只是将花眠忧和一众女子包围起来。

    “风儿见过主上!”

    曲荷风眼睛含春,激动的开口说道。脸上的爱慕之色,完全无法掩饰。

    “把这些女人押上,跟我走!”

    韶音冷漠的说道,看也没有看曲荷风一眼,将冷傲高贵的姿态做得十足。

    她的这副样子,让曲荷风完全深信不疑。平日主上就是如此冷漠对待她,让她又爱又恨。

    “是!是!”

    曲荷风连忙点头,恨不得马上做到主上吩咐的事情。

    “只是这个女人太过强悍了!我们一直拿不下她!”

    她为难的看了花眠忧一眼,拿她没有办法。

    “没用的东西!”

    韶音骂了她一句,感觉心里一阵爽快。她动起手来,假装和花眠忧打斗,暗中传音告诉她自己的身份。

    花眠忧原本还怒气冲冲想要跟这个人拼了,就听到韶音的话,当下配合她的动作,被她轻易制伏。

    在众人的眼中,主上本就是无敌的存在,如今看到她轻易拿下这个彪悍的女人,他们觉得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韶音特地垫高了一些,身高也没有露出破绽。里面又穿了两件衣裳,所以身材看上去也更大了几分。

    “呜呜呜——”

    一种的女子还在哭哭啼啼,花眠忧跟在韶音的身边,两人开始计划着如何逃离。

    因为韶音顶着那神秘男子的俊脸,所以一路上畅通无阻。

    没有任何人敢阻拦她,为她打开一道道关卡的门。

    韶音原本想要从原路返回,但看到这么多的人要带走,如果和陌紫皇他们遭遇到,那就糟糕了。

    她只能改变策略,从另外的出口离开,先把这些人都带出去。

    陌紫皇那边则由小萌萌去传信,让他不必再进来,她安然无恙。

    “开门!”

    一行人走到了最后一道关卡,一扇巨大的石门屹立在前面。韶音一声令下,那些看守的人,马上把重重的石门开关拉起,一点点将石门打开。

    石门打开到一半的时候,一道少女的声音就陡然响彻起来。

    “住手,快关门!那个人是假冒的!”

    青绾见到韶音的时候,冷厉的说道。

    她和主人是有着彼此感应的,她一眼就认出了韶音是冒牌货,当下眼底涌起了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