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医醉妃最新章节 - 【136】水中仙子

帝医醉妃 【136】水中仙子

作者:仙魅书名:帝医醉妃类别:穿越小说
    “让我想想。g”

    韶音开口说道,对于海莲身上的香味,似乎是一种非常特别的花粉,融入体内之后,会让身体始终散发着独特的味道。

    她不知道那是什么香味,只有知道那神水的原料,才能制出解药。

    “九影,你去附近找找看,有没有一种花朵圆形的洁白花朵,如果有看到就摘下来给我。试试看月光最浓郁的地方,说不定会有。”

    “是,主母。”

    九影恭敬的应了一声,出门在外,他们都是唤她主母,免得暴露身份。

    “小泵娘,你一定都没吃什么东西吧!快吃点!”

    木芙将一碗热乎乎的面条递给海莲,脸上充满了温柔的神情。

    “谢谢!”

    海莲伸手接过木芙手中的面条,手上一串晶莹剔透的蜜桃玉手链,就闯入了木芙的眼中,让她的神情微微一僵。但她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就掩饰了自己的异样。

    她拉了拉韶音的衣袖,借口要去方便,带着韶音去了远处。

    “娘,有什么事情要单独出来说呢?”

    韶音知道木芙肯定是要对她说什么,所以才特地出来的。

    “音儿,你知道那个姑娘的底细吗?”

    木芙面色凝重的说道,显然对海莲的来历有些怀疑。那串蜜桃玉手链她曾经见过,成色晶莹剔透,宛如春日桃花极其好看,所以名为桃花醉梦。

    那串蜜桃玉手链是木棉皇后年轻的时候最喜欢的东西,还是木芙亲自串好的。用的是非常珍贵的天蚕丝,经久不断。

    一个普通的姑娘身上不可能有这样罕见的手链,她怀疑海莲是木棉皇后的亲信。

    “海莲是我从宫里带来的,她的来历我也不是很清楚。”

    韶音听到木芙有所怀疑,便摇了摇头说道。

    “虽然我不知道海莲的来历,但我知道她是个好姑娘。”

    她微微一笑,并没有怀疑海莲来到她的身边有什么不好的动机。日久见人心,如果海莲要伤害她,那有很多的机会。在帝医府中负责做饭的就是海莲,但她一直都是尽心尽力。

    “可能是我认错了!你以后多注意她一点,别掉以轻心了。”

    木芙开口叮嘱了一句,决定暗中观察海莲的举动。

    那串桃花醉梦,是木棉皇后年轻时候的一场梦,期望能够遇到如意郎君,拥有美好的恋情。也像极了曾经的木棉,纯洁中透着几分怀春的少女情怀。

    如今的木棉想来已经不想要这份纯真了,所以才会赠予给别人。

    “嗯,我会注意的。”

    韶音点了点头,虽然不明白原因,但她相信木芙的话必定有所依据。

    “主母,属下找到你说的花了。”

    九影抱着一大盆雪白的花束,在月光下露出了一抹笑容。

    “辛苦了。”

    韶音接过雪白的花束,纤纤玉手摘下一瓣瓣洁白的花瓣,解开海莲腰间系着的香囊之中。这种花瓣有着浅浅的香气,将海莲身上的香味冲散了几分。

    “在知道那花神祭水是由什么材料制成前,只能先用这个办法了。这是一种翡滟大草原上常见的野花,有着淡淡的香味,能够掩去你身上的香气。”

    “谢谢小姐!”

    海莲点了点头,感激的说道。

    虽然只是治标不治本,但这就已经足够了。至少大家都可以睡一个好觉,不会被追上来的绿叶卫打扰。

    海莲心中已经暗暗决定,不能连累小姐他们,打算等恢复几分体力就暗暗离开。

    “今日忙了一天,早点休息吧!”

    陌紫皇充满磁性的嗓音,落在韶音的耳畔。

    “好,那今晚娘亲和海莲一起睡一辆马车。”

    韶音开口安排道,众人就各自去马车休息。四大隐卫则轮流守夜,确保他们的安全。

    见识过隐卫的厉害,哪里有人敢靠近他们一行人。

    北宫家族的老爷子见到了佩心一箭夺命,看到他对韶音和陌紫皇诚惶诚恐的态度,就猜到了他们的身份绝对不是普通人。

    “老婆子,看来对方的来头很不简单,难怪我们一直没查到他们的身份。”

    北宫老爷子开口说道,在人家的地盘查他们的底细,自然是无疾而终。

    他可以确定,这两人在神都绝对是风云人物。

    否则怎么会有这样的气度与本事?

    就连绿叶卫报出名号之后,还是被全部剿灭,足见他们所在的势力不比春花宫要弱。

    “我可不管他们的来头,能让我看对眼才是最重要的。”

    北宫奶奶怀里抱着小镜城,哄着他睡觉。

    “希望不要有太多人被你看对眼,老夫可就一条君临天下让你送的。”

    北宫老爷子现在还肉疼那条被送出去的君临天下,那不仅仅是一条普通的手链,还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只是他找了很多年,都没有发现君临天下中藏着什么秘密,所以就放弃了寻找。

    想来他不是这条手链的有缘人,所以才会始终参不透吧!

    “少来装穷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宝库里藏着多少宝贝!况且,要让我看对眼的人,能多吗?”

    北宫奶奶没好气的说道,生怕吵到快睡着的小镜城,故而压低声音说道。

    北宫老爷子闻言,只能苦笑以对。他只能庆幸,还好没几个人能让这老婆子看上眼的!

    夜已经越来越深,很多人都各自扎营睡觉。帐篷被冷风吹得发出“呼呼”的声响,似乎随时可能被吹飞一般。

    他们有些羡慕在马车内过夜的人,不用忍受着刺骨的寒冷。

    温暖的马车之内,韶音靠在陌紫皇的怀里,外面的冷风,丝毫影响不到里面。这里面依然是非常温暖,让人非常好眠。

    “一路奔波,累不累?”

    陌紫皇褪去了冷漠沉默的外表,柔声开口问道。

    “不累。”

    韶音淡淡的嗓音,轻灵地落在他的耳畔,好似温柔的清泉,让他听得格外舒服,怎么听也不会腻烦。

    “春花宫的事情,你怎么看?”

    陌紫皇在见识过韶音的能力之后,发现她其实比他想象中要强大得多。那一双纤纤素手,不仅能够救命,也能够夺命。

    她的医术更是超乎他的想象,每一次都能给他带来巨大的震撼。

    “春花宫不寻常,我有种很不祥的预感。”

    韶音的秀眉微微一皱,对于春花宫的存在,她总是觉得那是一种莫大的威胁。

    “我曾经让人调查过春花宫,那位花神行踪诡秘,叫人无迹可寻。”

    陌紫皇也感觉到了来自春花宫的威胁,这样一个神秘的势力在蛊惑人心,必定会造成江山动荡。

    他身为摄政武尊王,即使如今是称病版假,但与天曜皇朝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他们皇家的兴衰,与他有着最直接的关系。

    他身为定国的顶梁柱,也是那些反叛势力的眼中钉肉中刺。

    只要他武尊王一倒,天曜皇朝也要分崩离析了。

    “存在的事物便有迹可循,只是很多时候,人们常常忽略了一些细节。”

    韶音淡淡的说道,她以前接手查过许多惊天秘案,那些看上去完全没有踪迹的案件,其实都有一双无形的黑手在操控。只要用心去观察,总会有破绽的。

    “我们此行必经武曲城,到时候过去看看便知道了。”

    陌紫皇缓缓说道,没有让韶音为此事操心,他已经派人照着海莲提供的线索去查了。

    他要保的这片山河疆廓,任何人也别想篡改!

    “嗯,你不要想太多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顺其自然吧!”

    韶音手中握着那一颗寒玉玲珑球,希望它可以发出希望的光芒。

    茫茫人海之中,还有六个有缘人,究竟在哪里?

    她心里想着当日在烟火凡世的幽萝阁内,到底是什么人?

    她渐渐地睡下,呼吸也变得均匀起来。

    陌紫皇目光深情的凝视着她恬静的睡颜,能够拥着她在怀里,他就已经非常满足了。

    原本的他,心如止水,遇到她之后,他才发现生命是如此精彩。

    他伸手抚了抚额心的烈焰莲珠,这一颗带给他无穷力量的神珠,如今却时刻威胁着他的性命。他不怕死,只是害怕再也见不到她的容颜,只是害怕看到她的泪眸,只是害怕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加疼她宠她!

    如今的他绝对不能使用烈焰莲珠的力量,更不能动怒,必需要平静心神。否则,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没有睡觉,在翡滟大草原这个充满各种不安定因素的地方,他哪里能够安心入睡。

    他要保护她的安危,只是静静地躺着休息一会儿。

    突然,他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逼近,他悄无声息地掠出马车,细心地将门扉关起来,没有惊动睡着的韶音。

    “你们保护好主母。”

    陌紫皇一袭黑衣冷酷如神,冰冷的嗓音,传入四大隐卫的耳畔。

    “是!”

    四大隐卫皆是密音回应,见到他们爷亲自出来,全部都严阵以待。哪怕是在养伤的佩心,也不敢放松丝毫。

    他们爷出来,代表着对方的实力不是他们可以应付的!

    月光静静地洒落在草原之上,两道相对而立的挺拔身影,隔着一段距离,相互凝视。

    一道身影黑如浓墨,透着夜色的迷离。哪怕是不言不语,依然叫人感觉他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场。

    另外一道红艳的身影,好似一抹火烧流云,衣袂之上绣着大片的曼珠沙华图案。尽避那道身影不算魁梧,但他却带给了陌紫皇一股巨大的威胁。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子,有着一张绝魅的妖华姿容,身上的气息魔魅得好似妖娆的曼珠沙华,开满了黄泉彼岸,荼蘼了火照之路。

    男子有着一双勾人心魄的眼眸,好似雪莲在瞳仁之中缓缓绽放,叫人不敢直视。

    他一身优雅的气质,充满了尊贵无比的感觉。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对峙在原地,就有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席卷开来,惊动了不远处的北宫老爷子!

    他也从马车中走出来,感受到草原上两道对立的人影散发出的威压,让他都感觉有些难受。他的老眼之中充满了浓浓的惊骇,没想到现在的年轻人居然有这般实力!

    他完全低估了陌紫皇,见到他之前一直没有出手,还以为他不过是家族有些势力罢了。如今事实证明,他是大错特错。

    高手之间的对决,哪怕没有一丝动静,也一样惊天动地。

    在这个神秘红衣男子出现的时候,陌紫皇腰际悬挂的寒玉玲珑球,在月光下发出了耀眼的冰银色光芒,与当日在烟火凡世幽萝阁见到的一模一样。

    “你是当日在烟火凡世中幽萝阁中的人!”

    陌紫皇冰冷的嗓音,透着几分坚定。注意到腰间闪耀的寒玉玲珑球,他没想到那有缘人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看样子来者不善!

    “武尊王好记性。”

    红衣男子的嗓音,透着几分清风般的温润,不紧不慢地落了下来。

    眼波淡淡流转,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动作,就已经是倾国倾城。

    一个身着青色羽衣的少女,一直隐匿在不远处,见到陌紫皇已经认出了主人,这才现身走出来。

    “阁下好眼力。”

    陌紫皇冷漠的说道,对方这个时候出现在此处,必定是有所图谋。他认得易容之后的自己,想必早就把他的底细调查清楚了。

    “我今夜来此,不过是为了带走一个人。”

    红衣男子的目光,朝着韶音所在的马车望去,温和的话语好似在说着非常普通的事情。

    “滚你大爷!”

    陌紫皇见到他所指的人,原本平静的心绪,立刻激动了起来,直接爆了一句粗口。

    一双深邃的冷瞳之中,藏着汹汹怒火。

    “那只能动手了。”

    红衣男子惋惜的说道,手中握着一根通红的玉笛,笛身之上有着曼珠沙华的纹路。

    “堕月魂笛!”

    北宫老爷子见到红衣男子手中的赤红玉笛,老脸上露出了忌惮之色。

    堕月魂笛可是那个女人的东西,居然落在了这个年轻男子的手上,难道他是那个女人的子孙?

    红衣男子手握堕月魂笛,放置于水色纤薄的唇畔吹奏起来。

    然而,他吹奏的笛子,却是无声笛。

    堕月魂笛无声,却能够直接夺魄灭魂。

    陌紫皇见到堕月魂笛之上光彩流离,魂笛之上的曼珠沙华仿佛活过来一般,随着男子的吹奏,妖娆起舞。

    一**的红色光晕,就从红衣男子的身边蔓延开来。

    他四周的草木,瞬间全部枯萎成灰烬,青绾连忙退后,免得被堕月魂笛伤到。

    陌紫皇手中光芒一闪,九霄环佩就浮在他的身前。他修长的手,扫动琴弦,同样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是扫出了一片片音刃,将那红色的光晕粉碎。

    音刃所经之处,地面都裂开一条条深深地裂痕。

    他们两人似乎都有一种默契,都没有吵醒韶音的打算。

    两个男人之间的战争,他们都不希望韶音介入。

    他们之间无声无息的战斗,让围观的人全都暗暗冷汗直流。

    那股气息似乎要毁天灭地,叫人浑身汗毛倒竖。他们虽然刻意没有吵到韶音,但那股强大的气息,已然惊醒了韶音。

    她见到陌紫皇不在身边,心中一惊,披风也没有披,就穿着单薄的衣裳冲出了马车。小萌萌和小胧胧也感觉到了危险,睁开了大眼睛,利索地跳上了韶音的肩膀,小眼睛里写满了认真。

    出马车之后,韶音见到陌紫皇在和另外一个男子对战,她心底一颤。她很清楚如今陌紫皇是不能够随便动武的,见到他出手,她心急如焚。

    腰间闪耀的寒玉玲珑球,也让她明白了这个人是他们要找的人。

    只是如今,那个人却是敌人!

    她知道这样下去,对陌紫皇肯定是非常不利的。

    当下,她手中握着银针,朝着那红衣男子射去,但却被那红色的光晕震开,刺入了地下。

    “你这个卑鄙的女人,竟敢偷袭我主人!”

    青绾见到韶音出手帮陌紫皇,当下脚尖一点,身如青虹朝着韶音飞去。玉掌之中涌起了强大的力量,以迅雷之速朝着韶音拍去。

    别看她看上去小巧玲珑的模样,体内却蕴含着极其可怕的力量。伴随着她到来,一阵狂风呼啸而过。

    小胧胧和小萌萌感觉到这个少女的可怕,也没有畏惧,而是挥舞起了小爪子,要保护韶音。

    “轰!”

    巨大的声响,在草原之上响彻而起,宛如天空之中的雷霆声,格外惊人。

    许多睡着的人都被吓醒,见到外面有高手在打斗,全都不敢出来,连大气都不敢出。

    “嘭——”

    气浪散开,一道倩影重重落在地上,唇角溢出了鲜血。

    韶音已在那道掌风抵达之前,被陌紫皇带走,为此他因为没有抵抗堕月魂笛而受了不轻的内伤。

    而另外一旁,青绾倒在地面之上,小脸上透着几分委屈。

    主人竟然出手打她,还为了这个女人,生那么大的气!

    明明是这个女人要出手伤主人,她才会出手替主人出气的!她难道错了吗?

    “谁允许你伤害她?”

    红衣男子温润的嗓音,透着一股浓浓的阴霾寒意,让青绾吓得不敢出声。

    “没有下一次。”

    男子的警告声,充满了严肃。

    “是,主人。”

    青绾委屈的回答道,主人这是第一次对她这么凶,也是第一次打她,让她心里格外难受。

    “走。”

    红衣男子见到韶音靠在陌紫皇的怀里,玉容透着几分苍白,眼底滑过一抹心疼之色。看到她握着陌紫皇的手,查看他的伤势,她对他紧张关心的画面,刺伤了他的心。

    他衣袖之下的拳头握了握,终是拂袖而去。

    两人的身影,化作两道青烟散去,纵然四大隐卫想要拦截也拦不住。

    别说是那个红衣男子了,就算是他的小苞班,他们都感觉非常可怕。

    “没事了!”

    陌紫皇看到他们离去的身影,心里也是一阵后怕。见到韶音为了他,不顾一切的冲上来,他心里又气又感动。

    韶音根本不是那个少女青绾的对手,因为青绾并不是凡人,很有可能是化形的神兽青鸟。

    他的爹爹陌烟华身边也有化成人形的神兽冰羽仙鹤冰穹,娘亲凤魅雪同样有着紫焰朱雀舒翼和飞天神鸦夜翼保护。

    韶音并不知道,小七陌云鸾的夫君,也就是他的师傅圣冥,也是化作人形的轮回圣翼光翅**蝶。

    每个人一生之中都能契约一只本命幻兽,生死同命,祸福相依。

    这些神兽拥有着强大的力量,足以摧毁一座城池。只是因为凡界的盟约,所以他们平日都非常低调。

    这个红衣男子身边有着神兽保护,说明他的来历非常不简单。很可能是那些隐世古族的世家少主,不知道什么原因,要带走韶音。

    “我是没事,你自己却有事,一点都不懂得照顾自己,我提醒过你多少次......”

    韶音握着他的手,就是趁机替他诊脉,感觉到他受了内伤,气呼呼的开口说了起来。

    遇到危险的时候,他总是先保护她,也不顾自己的身体。

    她虽然打不过那个青羽少女,但她也不傻,会用仙踪云步逃开的。

    这家伙却冲了过来,要不是那个红衣男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将青绾拦下来,怕那一掌就会落在陌紫皇的身上了。

    她总是觉得红衣男子的眼神非常熟悉,她似乎见过他,但记忆里确实找不到关于这个男子的片段。

    她还想再说话,就被陌紫皇以吻封缄。

    她香甜的唇,让他留恋不已,只是他却不能深吻下去,否则一定会出事的。

    “好啦,不说你了!痹乖回去休息,我摘点草药。”

    韶音见到他公然吻了她,尽避跟其他人还有些距离,她还是红了玉颜。

    小萌萌和小胧胧则是各自窝在主人的怀里,好奇的看着他们。

    “我陪你去。”

    陌紫皇不放心让她去摘草药,特别是刚才出现了这个神秘而强大的男子。他伸手摸了摸小胧胧的脑袋,见到它刚才没有害怕危险,想要保护韶音,对它的表现很是满意。

    只是这小东西,如今还太小了。他感觉到小胧胧的不凡之处,不知道长大之后,会不会给他们什么惊喜!

    “你老实地呆着休息,我就在附近。要是你不放心,就让佩心跟着好了。”

    韶音看到他的面色很差,方才那个红衣男子的实力本就不弱,加上陌紫皇如今不能动气,更不能随意出手,便落了下风。若是他全盛的时候,对付那红衣男子,并不是什么问题。

    她扶了扶小萌萌的毛发,有小萌萌在身边,她感觉很温暖。哪怕是多么危险,这个小家伙都不会抛弃她。

    “吱吱!”

    小萌萌挥舞着毛茸茸的爪子叫了起来,好似在告诉陌紫皇,有它在没有人可以伤害韶音。

    “好吧,快去快回。”

    陌紫皇见状也露出了几分笑意,点了点头,让佩心跟随韶音去采药。等到她离开之后,他才吐出了一口鲜血。急得小胧胧慌张的叫了起来,水灵灵的圆溜眼睛,担心地瞅着主人。

    方才他不再吻她,也是因为喉咙处的鲜血翻涌,生怕被她发现自己压制住的伤势。

    “堕月魂笛重现人间,怕是要掀起一场惊天浩劫了!”

    北宫老爷子的面色格外凝重,那可是一件魔物。曾经堕月魂笛吹奏的时候,夺取了一整个城池,数十万人的魂魄。

    后来那个女人遭到了各方的围剿,但最终却是不知所踪,成为了一个不解之谜。

    谁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更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还会再度出现。如今,他再次看到了堕月魂笛,而且还在一个强大的神秘男子手中。

    看来,这天下当真要乱了!

    佩心远远的跟随在韶音的身后,见到她手中提着一个篮子,神情专注地采摘每一种药草。一袭纤薄的蓝衣,在月光下飞舞起来,裙裾点缀的星芒,闪着柔和的光彩。

    她看到不远处的湖面上,长着一株她需要的冰莲,眼中露出了一抹欣喜。脚尖一点,裙裾就像是蓝色的蝴蝶绽开羽翼,朝着湖中央飞去。

    她脚下点着水面上露出来的石头,采摘着美丽无暇的冰莲。

    夜雾笼罩在她的周身,让她看上去恍若水中仙子。

    一道颀长的身影,遥遥的立于远处,目光眺望着她所在的方向,叹息了一声,最终消失在了原地。

    一路平安,韶音没有遇到什么危险,顺利回到了营地。

    她回去的时候,见到旁边的那支商队,已然被之前的打斗吓得卷铺盖走人了。他们宁愿赶夜路,也不想跟这些煞星一起过夜,实在是太危险了。

    木芙和海莲也醒来了,见到韶音拿了药草回来,便帮忙烧火煎药。

    陌紫皇见到韶音回来,俊颜上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神色,担忧的心才放松下来。

    “喝药!”

    韶音将盛满药的碗递给陌紫皇,看到他憔悴的模样,心里分外难受。

    她也在想着自己要是能够更加强大一些就好了,这样才能够保护好他。

    他纵然再强大,也有需要被人保护的时候。

    “看上去好苦的样子!”

    陌紫皇让韶音坐在自己的身边,有些孩子气的说道。

    “给你准备了蜜枣,先苦后甜!”

    韶音见到他还耍小孩子的性子,好笑的说道。将准备好的蜜枣,拿了出来,然后一勺一勺喂他喝药。

    见到他心满意足的模样,她的神情也柔和了下来。

    “不知道刚才那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们会打上?”

    韶音看到他喝完药之后,气色好了几分,心里仍然有着隐忧。尤其是那个红衣男子,竟然是七个有缘人之一,这下子事情就不好办了。

    如何才能取到那个红衣男子的眼泪?

    她看得出那个红衣男子的性子非常冷漠,身上透着一股深深的阴霾,好似无尽的黑暗,叫人几乎要窒息。

    这样的人,心智坚毅如铁,要让他落泪,怕是极其困难。

    最重要的还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红衣男子是谁,连人都找不到,更何况要眼泪呢?

    自从顺利取得第一滴泪之后,她就发现剩下的眼泪遥遥无期。泪昙花蕾只剩下半年的时间就会化作虚无,她没有多少时间了。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自然是我的阿音太美了,才招惹来这么一朵大桃花!”

    陌紫皇提起这个红衣男子和他打起来的原因,就气得牙痒痒的。

    这混蛋居然想要带走韶音,谁知道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看韶音的样子似乎也不认识这个红衣男子,那他到底是谁?为什么看中了韶音?

    “你少开玩笑了,我根本不认识他好不好?是不是你在外面沾花惹草,把人家娘子非礼了,所以人家找上门来啦!”

    韶音没好气的说道,以为陌紫皇不过是在开玩笑罢了。

    “谁家娘子能有我家娘子这般好!我又不傻,怎么会做那么愚不可及的事情!”

    陌紫皇搂着韶音的腰肢,想起之前她冲过来的画面,他的心差点都吓停止跳动了。

    她明明不会武功,但却有着一股勇气!

    遇到危险不退缩,只为了和心爱之人共同进退。

    就算卑鄙又如何?就算是以多欺少又怎样?她不管人家怎么说,只要保护她心中最重要的人!不计手段!

    “不过我总觉得好像认识那个红衣男子。”

    韶音淡淡的说道,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那熟悉的感觉,她记得非常清楚。

    “我就知道一定是你惹得桃花债!”

    陌紫皇酸溜溜的说道,醋坛子瞬间就打翻了。

    之前那红衣男子将青绾打飞的时候,脸上流露出的紧张与关切之色,他看得分明,绝对不是作假。

    他不相信那个男子和韶音没有什么交集,一个陌生人不可能对她这般在乎。

    就是他那该死的在乎,让他的心更加酸起来。

    “以后想做酸辣粉不愁没有醋了!这里可有好几大醋缸!”

    韶音见到陌紫皇吃醋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调侃起来。

    “哼!人家为了你都找上门来了,你还笑得那么可爱!”

    陌紫皇伸手轻轻地捏了捏她那粉扑扑的脸颊,酸溜溜的话音,让韶音觉得他特别可爱。

    “我真不记得他是哪位,就是熟悉罢了。说不定你也见过,你好好想想,有没有熟悉感?”

    韶音喂他吃了一颗蜜枣,免得他把自己给酸死了。

    陌紫皇闻言沉默了下来,细细的回想起那个红衣男子的模样,那张出色到叫女人发狂的脸蛋,他绝对没有印象。这种妖孽的脸蛋,就算是他,也是过目不忘,简直是比女人都漂亮。

    但经过韶音的提醒,他压抑下心中的醋意和怒火,冷静下来之后,他才发现那个红衣男子好熟悉。

    那气质!那身形!那眼神!

    他感觉特别的熟悉,只是没办法把这种熟悉感和身边的人联系在一起。

    他身边似乎没有哪个人,与这个红衣男子实力吻合的。

    “好像我也见过他,而且他居然认识我。”

    陌紫皇严肃的说道,感觉这个红衣男子与他们两人都有着很深的牵扯。

    “到底是谁?”

    两人都陷入了这个疑惑之内,先前那个红衣男子似乎也没有出全力,似乎还有所犹豫。

    他们没有想到是什么人,但韶音心中隐隐有一个念头,猜测到了一个人。但闪过那个念头之后,她自己又否定了。一方面是觉得不可能,另外一方面她自己不愿意相信。

    天色快亮了,两人只是小憩了一会儿。

    另一旁的马车里,海莲见到木芙睡下,就偷偷地离开马车。

    木芙一直在留心海莲,只是假寐罢了。

    她掀开马车帘子,见到海莲一个人偷偷摸摸地朝着外面走去,似乎是打算独自离开。

    她想要离开的原因,木芙也猜到了几分,定然是因为她身上的香味有可能会引来绿叶卫,所以她才选择一个去面对危险。

    见到她走出一段距离,木芙确定她的目的,连忙下了马车,追上了海莲。

    “你一个孤身女子要去哪里呢?”

    “我——我回家。”

    海莲没想到自己被木芙发现了,有些慌乱的说道。

    “你现在离开,很可能再被抓走。”

    木芙见到她的模样,心里也软了下来。音儿说得没错,这姑娘是个善良好女孩。

    “我不能拖累小姐,她已经救了我一次。”

    海莲眼眶一红,有些哽咽的说道。

    “要走也等身上的毒解了再走。”

    一道轻灵的嗓音,缓缓地落下来。韶音已经起身,见到海莲要离开,便走上前来。

    “那花神祭水是一种慢性毒,你身上的那股香气就是毒香,如果你现在离开,就算不会被抓住,也会毒发。具体是什么毒,我现在还不清楚,需要取得花神祭水才知道。”

    “小姐!”

    海莲听到韶音的话,心里涌起了一阵暖意,没想到小姐还一直惦记着她的情况。

    “你是怀疑我不能治好你吗?”

    韶音见到海莲生怕连累他们,也没有说重话,而是软语说道。

    海莲急忙忙地摇头,她是非常信任韶音的,也就是她们云梦的朝音公主。她已经把消息传给了木棉皇后,说是找到了朝音公主,让木棉皇后派出护卫来保护公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回音,她便自己动身,想要回云梦看看究竟。

    她是一个弱质女流,在路上遇到危险,行程被耽搁了。

    她不知道自己传出去的消息,全部都被拦截下来了,就连她被骗进春花宫,都是有人刻意所为。目的就是让她永远封口,木棉皇后也永远不知道,韶音就是她要找的朝音公主。

    “既然信我,那就跟着我。”

    韶音淡淡的说道,目光透着几分柔和。

    “谢谢小姐!”

    海莲听到她的话,感动的落下眼泪。

    “莲儿去给你准备早点!”

    她抹去眼泪,笑着开口说道。她知道韶音的喜好,积极的动手用他们带来的食材做起早点。

    木芙见到她这么勤快,也一起帮忙。

    几人吃过美味的早点之后,就继续赶路。

    北宫家族也和他们同路,所以一行人倒是颇为热闹。

    小镜城总是喜欢黏着韶音,让陌紫皇再度吃起了干醋。他呆在马车内养伤,看着小镜城在里面爬来爬去,真想把他给丢回北宫家的马车。

    自从有了韶音陪伴小镜城,原本不爱笑的孩子,变得开朗起来。清脆稚嫩的笑声,回荡在路上。

    北宫老爷子和北宫婆婆见到小镜城特别喜欢韶音,他们二人也看韶音很顺眼。经过几日的接触,他们感觉韶音是个非常可亲的姑娘,心下也很是喜欢。

    转眼的功夫,他们一行人就抵达了月上云州的武曲城。

    ------题外话------

    帝妃角色的领养榜单,将在4月2日公布,1号仙儿会整理好滴!想要领养的亲们,果断留言!

    么么哒!爱乃们!月底亲们的月票记得要送哦!

    帝妃已经进入结局卷了,大结局倒计时中!

    谢谢亲们对仙儿的支持,谢谢每位亲送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