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三十二章 青铜之棺【第三更】

神箓 第六百三十二章 青铜之棺【第三更】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感谢兄弟“牛大湾的鱼”“123vs321”“身如不系之舟”“yi黄”“nsky702”投出的宝贵月票支持!

    ————

    冰云阁最高层大殿中。请使用访问本站。

    龙振北和安薇的抵达,受到了在座各方强者的瞩目,反倒是陈汐,由于面孔陌生,成了无人关注的角色。

    不过他并不在乎,挑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一边饮酒品茗,一边打量着大殿内的众人。

    他关注最多的,还要属那个来自十大仙门之一抱真观的青年——赤阳子。

    此人一袭杏黄道袍,风骨清奇,相貌俊雅,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一股返璞归真的气息,孤身坐在那边,宛如鹤立鸡群,极为抢眼。

    而陈汐之所以关注此人,乃是因为云空风氏的风剑白,在太古战场时,风剑白便是被抱真观的一名地仙老祖收为弟子的。

    如今距离进入玄寰域才只过去不到半年时间,他很好奇,风剑白这家伙如今又修炼到了哪种地步,又是否会前来这苍梧之渊?

    想到风剑白,陈汐又想起卿秀衣、甄流晴、梵云岚、赵清河等人,他们各自都被一方大势力的高手带走,音讯全无,如今,又过得如何了?

    唰!

    就在陈汐沉思之际,一道如电目光倏然扫来,落在他的身上,登时就将他惊醒过来,抬眼一看,原来是那赤阳子。

    “看来我频频打量于他,反而引起了他的注意……”陈汐心中哂笑不已,饮了一杯酒,将目光投向窗外。

    另一边,赤阳子眉头一皱,旋即也收回目光,心中却是升起一缕疑云,这陌生年轻人出身九华剑派,又跟随在龙振北和安薇身边,莫非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大殿内,龙振北和安薇各自在与一些青年才俊交谈,言笑晏晏,两人一个是拥有“烛龙灵瞳”的强大人物,一个是宛如仙子般的天之骄女,自然不乏与之亲近者,显得颇为热闹,只有陈汐独坐案牍之前,看在外人眼中,就显得有些落寞了。

    不过,陈汐倒并不这么觉得,他在九华剑派呆了许久,可以说十分的宁静,甚至有点冷清,现在突然进入这红尘世界,反倒觉得颇为舒坦。

    “修士厌倦了红尘喧嚣,进入名山大泽中静修是一种享受,可在那等与世隔绝的灵山福地中呆久了,来到这繁华红尘中,却别有一种感悟。”

    陈汐遥望窗外那一株茂盛的冰灵神树,耳听大殿内那一阵阵热闹喧嚣,心中触动颇深,一时间有些发怔。

    这就像两种人生,一种是闭关深山中的苦修士,一种是游历在红尘万丈中的奇人,体悟不同,心境自然不一。

    “嗯?”

    就在陈汐有所体悟,心境变得清宁剔透的时候,突然感觉到,那远处的冰灵神树上,竟传出一丝晦涩的大道气运。

    很不同寻常的感觉!

    他甚至模糊察觉到,那冰灵神树仿若有一种生命力量在律动,只不过极难察觉到,仔细感知时,却有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个时候,龙振北已停止了和其他人交流,施施然坐在了陈汐一侧,而安薇则跟陈汐交代了一声,和一个貌美女子一起离开了冰云阁,要去街上购置一些物品。

    安薇一离开,龙振北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不见,他唇角微翘,带着一丝傲然,自顾自悠悠说道,“陈师弟,近日会有一些厉害人物赶来冰霄城,其中不乏有咱们九华剑派的敌人,你可要小心些,以我的手段,也只能维护得了安薇师妹的周全。”

    言外之意,就是说,若遇上危险,他只会优先照顾安薇,而不会去照顾陈汐。

    陈汐默然,置若罔闻,他此时所有心思,都落在了窗外那一株冰灵神树上,哪有时间去理会龙振北。

    更何况,龙振北都如此“表示”了,他也懒得再跟对方磨嘴皮子,反正他也从没指望龙振北会大度到会照顾自己了。

    “那……我就当你默认了。”

    见陈汐居然无动于衷,无视了自己,龙振北不禁一怔,眸中不经意闪过一丝愠怒之色,说实话,若非碍于安薇的颜面,他根本就不会和陈汐这样的小角色为伍。

    虽说陈汐在宗派中干出了一件件惊动门派的大事,更是击伤了王重焕这等凶横人物,但在龙振北看来,也是不值一晒,完全引不起他的兴趣。

    他所看重的,无非是两样东西,一个是自己的实力,一个是他钟意的美人,其他任何事情对他而言都无足轻重。

    如今,他已经傲立在九华剑派种子弟子的巅峰行列中,名震天下,走到哪里都会受到众人的礼待,身旁又有安薇这等天之骄女陪伴,可谓是踌躇满志,无限风光,又哪会把陈汐放在眼中了。

    “真是个不可理喻的家伙啊,等麻烦找上门来,看你还不乖乖地来求我出手帮助!”龙振北瞥了一眼陈汐,心中冷笑不已。

    在这期间,陆续又有几批各地域强者进入这层楼阁,引来阵阵喧哗声,都在议论有关苍梧之渊的事情。

    不过这一切,都被陈汐忽略了,因为他再次有了惊人发现!

    他的眉心悄然裂开一道竖目,凝视窗外冰灵神树,顿时就看见,在那神树主干内,居然流动着一股柔和的神性光辉!

    尤为令他吃惊的是,神树主干内犹若被人开辟了一个独立世界般,浩大无比,处处密布着古老晦涩的道之痕迹,而在那片空间中央,赫然有着一个古老祭台漂浮。

    除此之外,祭台之上,还有一口青铜棺,棺身锈迹斑驳,依稀可以看到花鸟虫鱼、日月星辰、先人祭祀等等图案,散发出一股冰冷、古老、神秘之极的气息。

    “独立空间、大道痕迹、古老祭台、青铜之棺……这冰灵神树内,果然另有玄机,若非依仗神谛之眼,自己只怕也难以发现。”

    陈汐心中暗自震惊不已,不曾想发现这样一个惊人秘密。

    他竭力运转“神谛之眼”,眼睛都一阵剧痛,几乎要淌血般,终于看清了青铜棺内的景象,里边空荡荡一片,但在角落内,却有一块极其不起眼的焦木。

    这块焦木,只有巴掌大小,通体黝黑,仿似受到雷击了一般,表面隐隐有着丝丝裂痕,而在其中一道裂痕上,竟然生出了一个纤小无比的嫩芽,莹嫩青碧,流转丝丝柔和光晕,那光晕飘洒而下,似濛濛细雨般,滋润着整块焦木,极为神奇。

    “这焦木难道就是安薇所说的,苍梧神树留下的一缕神魄所化?”陈汐心中一颤,心脏都禁不住砰砰直跳起来。

    若真如他所推测那样,那一根蕴生于焦木上的嫩芽,就代表着苍梧神树的一缕生机了。

    简直太神奇了!

    谁能想象到,冰灵神树内,居然会出现这等近似神迹般的物品?

    陈汐深吸一口气,这才缓缓平复了激动的心情。

    “这株冰灵神树很不一般,屹立无尽岁月以来,每当苍梧之渊将要现世,就会发出一缕缕大道之音,像是在召唤什么东西一般。”

    “可惜,这冰灵神树的存在,早已受到天道法则的笼罩,一旦破坏,就会引起诸多大能者的瞩目,若非如此,我真恨不得劈开了它,看一看其内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是啊,古往今来也不知有多少超凡入圣之辈,前来冰灵神树一探究竟,欲要推演出它和苍梧之渊的关系,可至今也无一人能窥破其中奥妙。”

    大殿内,一些各大势力的强者在议论,并不忌惮什么,因为有关冰灵神树的一切,已成了公开的秘密。

    陈汐却是心中一动,从这些人的话中,隐约感觉到,自己之前所见到的一幕幕,或许就是冰灵神树真正的秘密所在,只要将其彻底弄清楚,或许就能探索出更多有关苍梧之渊的奥妙。

    此时,又有一些强者展开了议论,但所说的却截然不同。

    “我看,冰灵神树再神奇,也只不过是苍梧神树的一片叶子所化,之所以能够发出大道之音,完全是因为其和苍梧神树一脉相承的关系,至于其中还藏有其他秘密,那完全是无稽之谈,即便有,只怕也和苍梧之渊没什么关联。”

    “哈哈,的确如此,若有秘密,只怕早被各方大能者所窥探,又岂会留给咱们这些人去费劲探索。”

    这些话话语同样有一定道理,赢得了在场不少人的同意。

    陈汐却是皱了皱眉,深吸一口气,全力催动神谛之眼,再次朝那冰灵神树窥察而去,目光如梭,穿过那独立空间、古老祭台、青铜之棺,最终落在那一块焦木上。

    这一次,他开始静心体会那块焦木所散发的气息,结果令他吃惊,因为那焦木嫩芽上所焕发的一缕濛濛绿意,居然就像大道本源一般,蕴含着诸天大道的气息!

    虽然微弱渺小到了极致,可陈汐却清楚,自己的感知绝对不会错,那肯定就是大道气息,绝不会有假了。

    “不会有假了,那的确是苍梧神树的一缕神魄所化,我帮你搞到它,不过你却必须答应我一件事,作为互换的条件。”

    便在这时,沉寂许久的小鼎突然传出一缕声音,简直如同一道惊雷般,直接将陈汐给震惊住了。

    ——

    ps:继续呼唤月票,明天元宵情人节,但月票只要给力,依旧加更!兄弟姐妹们,用你们的热情让俺的码字**彻底燃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