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华宏

神箓 第一百七十二章 华宏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第三更!拜求收藏!靶谢老兄弟“醉青天”的再次捧场支持!

    ——

    想到这,陈汐禁不住叹了口气,有钱有权永远是践踏规矩那一拨人,而无钱无势,则永远享受不到规则所带来的公平,反而会被欺压,成为规矩的牺牲品,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这是世间每一个地方都默认的潜规则,改变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自己变强!

    此刻,在众人怜悯、戏谑、幸灾乐祸的目光注视下,猎户少年祝寻黝黑的脸膛已是憋得涨红扭曲,双目中燃烧着愤怒的火焰,他坚厚的胸膛急促起伏着,死死攥紧拳头,略带锋利的指甲陷入肉中,划破出一丝丝的血渍,但他却像是毫无察觉。

    他只是个淳朴的山中猎户之子,哪想到这世上的人竟会如此反复无常?如此厚颜无耻?如此恬不知耻地剥夺自己通过努力获得的成绩?

    他想不通。

    所以他很愤怒,倔强的像一头牛犊,眼睛死死盯着案牍后边的那名内门弟子,他需要一个解释。

    那名内门弟子名叫付正,他原本心中还对祝寻有着一丝的怜悯,但是当接触到祝寻眼睛里的愤怒,他顿时也恼了,冷冷一哼,扭过头,再懒得理会这个傻乎乎的小乡巴佬。

    突然,又有一个身穿琉璃七彩裙裳,娥眉秀目,肌肤凝脂如雪的少女走了过来,漂亮脸蛋上一股透着浓浓骄傲之sè,就像一只骄傲的小天鹅,目不斜视,迈着莲步,款款走到案牍前。

    陈汐清晰记得,这少女名叫谢七巧,也是在玄岩幻魔阵开启时,就被淘汰掉的,此时她走至案牍之前,用意不言而喻。

    果然,看到骄傲少女谢七巧出现,除了祝寻之外,其他十二名通过意志测试的少年少女随之紧张起来。他们都看出,这少女恐怕也跟刚才那个柳晨一样,是要获得一个通过名额的,然而,若是被她得到一个名额,必然会在自己等人之中刷下去一下,谁会愿意拱手让出?

    悠悠闭目遐思的华宏长老再次睁开了眼睛,看到谢七巧,眼眸一亮,含笑点了点头,然后笑容一敛,目光朝那十二名通过测试的少男少女扫去。

    “你,测试不合格,退下吧。”华宏扫了一圈,目光顿时落在了沐瑶身上,他目光何其毒辣,单从气质、举止中就看出,这少女肯定没什么背景,当即决定把她的名额剥夺下来,让谢七巧顶上。

    沐瑶一怔,秀美的脸蛋顿时涌上一抹愤怒,她这次参加入宗测试,全凭自己的努力才走到现在,原本还想着通过之后,陈汐大哥会对自己另眼相看呢,哪会想到这种无耻的事情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换做还没来龙渊城前,沐瑶肯定会忍辱负重,乖乖退出,但这些年因为陈汐的关系,她见多了权柄滔天的大人物,就在昨天,她还跟流云剑宗太上长老北衡,掌教凌空子坐在一起聊天呢,虽然只有聆听的份,但谁又敢忽略了她?

    所以,有了这份沉甸甸的阅历在,沐瑶可谓是底气十足,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我不同意。”

    话音一出口,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似是没想到沐瑶竟敢如此大胆,当着面拒绝华宏长老,难道她不怕走不出这流云剑宗吗?

    “哼,哪里来的村姑,知道礼数吗?知道你面对的是何人吗?赶紧滚下山,别在这丢人现眼了。”还不等其他人开口,谢七巧一抬下巴,高傲不屑道。

    “真是无耻到了极点,意志测试刚刚开始,便败下阵来,资质差劲不说,如今又恬不知耻地索要我的名额,这天下哪有像你这样厚颜无耻的女人?”沐瑶丝毫不动怒,神sè平静,与之针锋相对。

    “你一个无权无势的下三滥女人,竟敢骂我厚颜无耻?”谢七巧顿时气得尖叫出声,漂亮的脸蛋yīn晴不定,扭头望向华宏长老,“华伯伯,难道您不管一管吗?”

    “好了,七巧,稍安勿躁。”华宏站起身子,挥了挥手,抬眼望向沐瑶,面无表情道:“小辈,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乖乖退下,否则……”

    “华师伯,我看此事还是算了吧。”便在这时,一个青裙女子分开人群,踱步而来,长发漆黑如墨,柳眉清眸,肌肤吹弹可破,美丽至极。

    “青霓姐姐?”沐瑶叫道。

    这青裙女子正是燕青霓,流云剑宗三十六真传弟子之一,她朝沐瑶含笑点头,便即把目光投向华宏。

    怪不得,原来这小妞也有靠山啊!

    旁观众人顿时恍然大悟。

    看到燕青霓出现,原本正待出手相助的陈汐暗暗点了点头,静观其变。非逼不得已,他也不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为难华宏,毕竟他这些年受到北衡的照顾太多,虽然把华宏厌憎到了极点,也不好强自干涉流云剑宗的事务,以免给人留下多管闲事,插手流云剑宗权柄的嫌疑。

    而此时,有燕青霓这个流云剑宗的真传弟子出面,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事情的发展,却并不以陈汐的意志为转移。

    只见华宏怒极而笑,yīn沉着脸,冷冷道:“哼,青霓,你只是真传弟子,而我是长老,这意志测试更是由我来主持,此地,有你插嘴的份儿吗?”

    他实在是太生气了,被一个无权无势的小丫头当众拒绝,已经令他很不舒服了,如今又多出一个真传弟子对自己呼来换去,若再不展现一下自己的强硬手腕,在这么多人面前,自己的颜面还望哪里搁?

    “华宏师叔,你真的要剥取沐瑶的名额?”燕青霓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

    她也是在人群中看到了陈汐,又恰巧见沐瑶身处困境,当即就决定出面相助,好卖陈汐一个人情,至于点破陈汐的身份,她却是不会这么做,因为她已猜出,陈汐躲在人群中,肯定是因为某种原因不愿现身,否则以他的能力,肯定早已摆平所有的事情了。

    “怎么,你还想质疑我的决定?信不信我把你驱逐至龙冥峰,充当三个月的下贱苦力?”华宏愈发恼火了,脸上却是面无表情,冷冷说道。

    “华伯伯说的好,真传弟子有什么了不起,等我通过宗门测试,定然是要成为真传弟子第一人,一举取代翡冷翠的地位。”谢七巧不屑地扫了燕青霓一眼,言辞之间透着一股无法言喻的优越感。

    燕青霓心中一叹,再不多说,人要寻死,拦都拦不住的。

    见此,谢七巧还以为燕青霓怕了,唇边不禁泛起一丝得意之sè。

    华宏也是脸sè一缓,扭头看向沐瑶,冷冷吩咐道:“付正,去把她擒下,废掉修为,驱逐龙冥峰,一辈子充当苦力劳奴,我要让所有人明白,得罪我流云剑宗的下场,注定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你真的要这么做?”就在这时,一道漠然的声音再次响起。

    闻言,华宏扭头望去,却一个峻拔清俊的青年踱步而来,脸皮不禁狠狠一抽,心中已是快要控制不住怒火,今天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些阿猫阿狗都要挑衅我的权威?

    那青年正是陈汐,这些年他一直枯坐在恪心峰,可以说出了北冥等寥寥几人,其他流云剑宗的长老和弟子,也只知道陈汐的名字而已,至于其样貌,绝大多数人都是没见过。毕竟,流云剑宗的内外门弟子加起来,可是足足有十万之数。

    华宏没认出陈汐,也是正常。

    “小辈,你是何人?竟敢插手我流云剑宗的事情,既然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把你和这个女娃娃一起驱逐进龙冥峰,为奴为仆,永生不得出来,来人!连这个小子也一起擒拿下来,送至龙冥峰!”华宏沉声大喝道。

    “喏!”付正等七个内门弟子,暴掠而出,兵分两路,三个朝沐瑶扑去,另外四个朝陈汐扑去。

    啪!啪!啪!啪!

    只一眨眼间,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朝陈汐扑去的四名内门弟子,一个个像被一柄巨大的铁锤砸了一下,齐齐飞跌出去几十丈,无不是右脸红肿,嘴中吐血,蜷缩在地上痛苦呻吟。

    而另一边,燕青霓也是悍然出手,挡在了沐瑶身前,她也是极为聪明之人,自是分得清利弊,此刻跟陈汐站一边,绝对是有利无害。

    燕青霓一挡在沐瑶身前,那三名内门弟子顿时不敢上前,毕竟身份摆在那里,他们仅仅只是内门弟子,而燕青霓则是真传弟子,他们哪里敢跟真传弟子动手?

    “好!擅自击伤我流云剑宗弟子,罪不可赦,我如今把你斩杀了,谁也都无话可说!”华宏冷冷一喝,脸上浓烈的杀机顿现,脚尖一踏地面,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朝陈汐暴掠而去。

    华宏身为流云剑宗的长老之一,一身修为也已前年突破至涅槃境界,此刻甫一出手,犹如雷轰电闪,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恐怖凶狠的气息,碾压得虚空都是嗡嗡作响,周围众人无不呼吸一窒,感觉就像被一座山岳碾压在身上,直yù吐血窒息。

    “蠢货!还不住手!”

    便在这时,一声带着无尽威势的沉闷暴喝,犹如滚滚雷霆一样,在天地之间轰然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