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复仇

神箓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复仇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第二更!拜求收藏。

    ——

    大楚王朝地广物博,坐拥四海,南疆,北蛮、东海、中原,四片区域加起来足足有亿万里之遥,不知有多少门派盘踞其中,多少修士潜修于此,身为大楚王朝的统治者,皇甫仲陵称得上是至高无上,权柄滔天。

    北衡只是南疆第一宗门流云剑宗的太上长老,论及地位,却是拍马都不及楚皇的千分之一。此刻听闻如此惊人的秘闻,心中之震惊就可想而知了,在他眼中,白婉晴三人的形象,瞬间变得高大无比,尊崇无边。

    “待他醒来时,请把这枚玉简交给他。”在北衡震惊无语时,白婉晴已制作好一个留音玉简,递了过去。

    北衡岂敢怠慢,连忙双手接过,小心放入储物法宝中,笑道:“道友放心,此事就交给北某了。不知道友还有别的吩咐吗?”

    白婉晴想了想,再次摸出一枚令牌,递给了北衡,“这是我的信物,不论是你,还是陈汐,遇到麻烦,尽可以来玄寰域白家来找我。”

    玄寰域!

    北衡心中再次一震,脑海中浮起一个传说中的瑰丽世界,那个世界锦绣之极,雄浑壮阔之极,是一片拥有着无数传奇,无数巨擎强者的神奇地方,那里……

    当北衡清醒过来时,白婉晴三人已消失不见,他低头看着手中令牌,似玉非玉,通体莹白如雪,烟霞流转中,一个古sè古香的“白”字在其中若隐若现,寥寥一个字,纵横如剑,磅礴万钧。

    “这枚令牌一定得收好,说不定就是我的一个大机遇。”北衡小心把令牌收起来,这才松了了口气。扭头看向陈汐时,脸sè已是变得温煦和蔼之极,心中,更是把陈汐的地位提升了一大截。

    北衡知道,自己今天是沾上了陈汐的大气运,才获得了这神秘的白氏家族的青睐,哪还敢把陈汐当做寻常人看待?

    嗖嗖嗖嗖……

    便在这时,无数道破空声在陨星山四周此起彼伏地响起,几乎是瞬间,数千数万道绚丽的遁飞掠而至。

    北衡目光一扫四周,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星罗宫刚才启动九宫星煞灭仙阵,动静实在太大了,那万雷倾泻而下的天地异象,只要不是瞎子,都能注意的到。

    “乖乖!陨星山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

    “好恐怖!整个星罗宫竟然化作了满目疮痍!谁干的?难道是天仙?要知道那九宫星煞灭仙阵,威力可是足以灭杀地仙大修士的啊!”

    “一夜之间,鸡犬不留,星罗宫这是惹了多么恐怖的敌人?”

    密密麻麻的修士,驾着遁光,漂浮在陨星山四周,这些修士,皆是来自龙渊城各大势力,有六大家族的,三大学府的,也有来自除星罗宫外的其他七大宗门的。此刻,望着那宛如废墟的一切,每个人的神情都是震惊之极。

    星罗宫,那可是底蕴雄厚,道统延续数万年的大势力,其门下弟子数万,更有柴绍这等冥化境修士坐镇,鼎盛强大,处于南疆修行界的一流地位。然而如今,却在一朝一夕之间悉数化作废墟、死地,谁能不震惊?

    “咦?快看那边,好吓人的黑白漩涡,竟然全都是星煞雷霆汇聚,这若是炸掉,恐怕连地仙都得身死道消!”

    “啊!那里还有人!”

    “那是……”

    一瞬间,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向那足有千丈范围的黑白漩涡,投向陈汐和北衡身上。

    “太上长老!”

    “陈汐!”

    看到北衡和陈汐,数声惊呼骤然响起。

    北衡抬眼一看,却见掌教凌空子和其他流云剑宗长老也在人群中,当即大声道:“原来是凌空子,你们来的正好,如今星罗宫覆灭,你就带着宗门长老和弟子一起,搜刮其内宝物和物资,全部送回宗门。”

    “啊!太上长老,这星罗宫该不会是您……”凌空子愕然道。

    “让你做你就做,哪来如此多废话?”北衡眉头一挑,大声呵斥道。

    “弟子遵命!”凌空子连忙领命,他这次带了十七位宗门长老,至于弟子,却是一个没带,毕竟星罗宫这场恶战太恐怖,极容易遭遇不测,他这么做,也是为门中弟子的安全着想。然而现在,他却后悔了,恨不得把宗门内所有弟子都喊来,一起动手,狠狠搜刮,彻底把星罗宫留下的各种宝物搬空。

    要知道,星罗宫可是龙渊城八大宗门之一,底蕴雄厚,如今覆灭死光,其留下的宝物又该有多少?

    当即,凌空子吩咐一名长老回去搬援兵,然后带着其他十六位长老,落入陨星山废墟中,开始搜刮起来。

    身为流云剑宗的掌教,凌空子也不止一次地来星罗宫拜访过其掌教铁云子,对星罗宫的藏宝楼、武藏殿、灵药园一类的布局也是极为清楚,甫一进入陨星山,就按着脑海的回忆,直奔这些藏着各sè宝物的地方奔去,简直就跟一群打家劫舍的土匪一样,经验那叫一个丰富,深谙快、准、狠三味。

    这一幕看在四周各个势力的修士眼中,心头也顿时变得燥热起来,星罗宫灭亡了,可其留下的家底可是一块肥肉啊,谁不想吃上一口?

    然而就在这时,北衡冷冷一哼,声音之大,就跟在天地间响起了一声炸雷,震得周围修士顿时从贪yù中清醒过来。

    当看到北衡那杀气腾腾的眼神,所有人都不自禁心中一紧,彻底放弃了分一杯羹的打算。

    北衡是谁?

    那可是流云剑宗的太上长老,地位超然的地仙境大人物,有这一位实力恐怖的老怪物坐镇,谁还敢轻举妄动?

    更为重要的是,周围修士在心中已认定,星罗宫的灭亡跟北衡肯定脱不开关系,甚至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想一想吧,连整个星罗宫都葬送在这个老怪物手中,谁还敢老虎嘴上拔虎须?那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既然分不到肉,周围修士纷纷扭头离开,一是害怕引起北衡误会,二是他们要早早地把星罗宫覆灭的消息传回背后的势力,这可是个天大的消息,星罗宫覆灭,关系到以后龙渊城势力的布局和利益,没谁敢怠慢了。

    “哼,算这些家伙识趣。”

    北衡冷冷一哼,抬眼望向陈汐,却见他头顶上的黑白漩涡,已从千丈范围缩小至百丈,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汲取一空。

    “怪胎啊,那千丈范围的黑白漩涡内,涌动的星煞雷霆之力简直就跟张江大河一样,他瘦小的身体,怎可能容纳这么多星煞雷霆?”北衡又是一阵惊叹。

    轰!

    片刻后,陈汐头顶的黑白漩涡只剩下磨盘大小,被他巨鲸吞水般汲取一空,而他紧闭许久的眼眸,也在此刻缓缓睁开。

    噼里啪啦!

    一抹蕴含着雷霆、飓风、星辰、五行、yīn阳道意的漩涡,在其双眸中一闪而过,重归寂静。

    这是怎样一双眼眸啊?

    深邃、清澈、仿似世上最璀璨的星辰,带着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神秘吸引力,仿似能把人的魂都吸进去!

    而陈汐整个身躯,历经太yīn、太阳、风、雷霆四种巫力的淬炼,变得越发完美,浑身肌肤晶莹剔透,光滑细腻,简直比水还柔软,比玉还白净,一头长发漆黑飘洒,泛着丝丝亮泽,整个人宛如涅槃重生、脱胎换骨一般,完美异常。

    这副身躯别看瘦削峻拔,仿似弱不禁风,但却坚硬得堪比玄阶法宝,随手一捏,就能捏爆黄阶法宝,强悍之极。

    “炼体和炼气皆已达到紫府圆满,只差一步便可进入黄庭之境,很快,就有可以进入洞府了,季禺前辈再见到我,恐怕会吓一跳吧,毕竟距离上次见面,也才刚刚过去几个月,他怎可能想到我会修炼的这么快?”

    陈汐似是想起季禺惊诧的模样,唇边不由浮起一抹微笑,然而当他抬眼一扫四周,却不由一怔。

    原本山清水秀,一派仙家气象的陨星山,如今却化作了一片焦土,断壁残垣、满目疮痍,宛如废墟一般,一片凄惨死寂的景象。

    在那废墟深处,流云剑宗掌教凌空子等十几个人,正在挖掘着什么,神sè兴奋,却已没了白婉晴三人的身影。

    “这才过去多长时间,这陨星山怎会变成如此模样?星罗宫覆亡了吗?白姨他们呢?”陈汐惘然四顾,心中升起种种疑惑。

    “就在你修炼的时候,星罗宫被那位白藤长老所灭。”北衡似看出陈汐疑惑,感慨道:“衍存数万年的大宗门,却在一朝一夕之间悉数化作焦土,世事之变化无常,的确是令人唏嘘啊。”

    “那他们三人呢?”陈汐对星罗宫的灭亡不感兴趣,他很早就认为,星罗宫拥有柴绍这样的跋扈弟子,灭亡也是迟早的事情。

    “这是那位女修士留给你的。”北衡递给陈汐一枚玉简,正是白婉晴留下来的,“他们三人刚才已离开,前往苏家府邸,打算为你除掉心腹之患。”

    什么?

    白姨要帮我灭掉苏家?

    陈汐刚接过玉简,还没来得及看,便被北衡的话打懵了。

    苏家,可以说是陈汐最为痛恨的仇人,婚约被撕、爷爷的死、弟弟的右手被废……他自幼到大所遭受的种种羞辱和折磨,几乎出自苏家的示意。

    可以说,他这些年来刻苦修炼,努力变强的最终目的便是报仇,如今李家已被他灭掉,而苏家也已元气大伤,距离复仇的目标也越来越近。

    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他的实力,还无法撼动苏家的根基,所以他才会躲在流云剑宗,等待着有朝一rì实力变强,彻底摧毁苏家,哪里会想到,就在刚才,白婉晴已经前往苏家,要为自己复仇?

    “她……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陈汐的心情已复杂到极致,当下再不犹豫,施展神风化羽遁法,朝苏家暴掠而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纯粹是心中的冲动,无法遏制的冲动,仿似只有亲眼见到白婉晴,才会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小子!”北衡摇了摇头,旋即一愣,“对啊,苏家一灭,其留下的宝物可也都成了无主之物,可不能便宜了其他人……”

    当即,北衡一招呼凌空子,令其回宗门调遣弟子,前往苏家,而自己则快速朝苏家飞掠而去。

    没多久,他隐隐看到,一抹汹汹火光直冲苍穹,赫然是苏家的方向!

    ——

    PS:热感冒了,眼泪鼻涕直流,头昏脑涨,这章码得极为吃力,若有纰漏,请大伙担待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