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神箓最新章节 - 第七百三十章 得理不饶人【第二更】

神箓 第七百三十章 得理不饶人【第二更】

作者:萧瑾瑜书名:神箓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陈汐现在,其实和白顾南一样,都仗着背后的势力向对手施加压力,不过唯一的不同就在于,陈汐并没有白顾南那么的跋扈和嚣张。

    他的神情冷静、从容,声音也并不大,但却带着一股独有的力量,让陶震天这位渡过七重雷劫的地仙老祖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两人的对话,云山雾罩,换做其他人,绝对听得一头雾水,只有那些饕餮一族的长老听出,自己的族长已开始打算和解了!

    这种感觉让他们感到莫名的憋屈,一个冥化境的小家伙而已,在饕餮城惹是生非不说,如今还威胁起自己等人了,他难道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憋屈归憋屈,他们却不得不承认,陈汐的存在绝对是一个异数,不能以常理度之,一旦杀了他,只怕整个九华剑派都会发疯不可。

    再加上他身旁还有个神秘莫测的少女相护,令他们愈发感到忌惮起来。

    这就是“势”,陈汐虽然孤身一人,修为也并不高,但其背景,以及潜在的威望,却已经形成气候,再不是谁想杀就能杀的。

    陶震天沉默许久,终于作出决断,挥手道:“老三,把二长老和坤儿压下去,关入天牢,有我在位的一天,就不允许他们踏出一步!”

    “这……”三长老犹疑,感觉这样的处罚未免太过严重了。

    “去!”陶震天沉声道。

    三长老再不敢怠慢,转身带起陶卢霄和陶坤,飘然离去。

    见此,其他长老都面面相觑,心中的憋屈愈发强烈,因为一个外来年轻人,却处置掉自己族长一个地仙老祖和一个青年强者,这样的代价,太过惨重了!

    可形势不饶人,他们也只能干瞪眼睛。

    做出这个决断后,陶震天反而恢复了冷静,抬眼望着对面的陈汐,沉声道:“小友,这样的处置,你可满意?”

    陈汐点头:“前辈英明。”

    陶震天嘴角禁不住又抽搐了一下,英明?这是在讽刺自己吗?

    心中虽如此想,他心中还是松了口气,只要能彻底平息此事就行了,他可真担心陈汐再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然而,让陶震天愕然的是,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下一刻,陈汐已开口道:“不过,此事是否就此过去,晚辈还得回去听听宗门长辈的意思。”

    “小友!”陶震天彻底不淡定了,冷眸如电,皱眉沉声道:“这么做,未免就欺人太甚了吧?”

    “前辈误会了。”陈汐平静答道:“晚辈只是禀明此事经过,陶坤所作所为若真和饕餮一族无关,我九华剑派自不会冤枉好人。”

    “怕就怕你小子添油加醋,故意抹黑我饕餮一族!”一名长老再也看不下去,厉声说道。

    “我陈汐一路修炼至今,还从未干过违心的事情。”陈汐淡淡道,“更何况,只是一个陶坤而已,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我大师兄不利,这样的角色,有什么资格值得我去抹黑他?”

    闻言,这些地仙老祖一个个又瞪大了眼睛,气得火冒三丈,这小家伙说话未免太刺人了,陶坤可是自己一族的天纵奇才,怎么在他嘴中,就被贬低得这般不堪?

    陶震天深吸一口气,缓缓点头道:“好,就按你所说。”

    “多谢前辈成全。”陈汐拱手,心中却是长长松了口气,极为清楚,这一场言辞上的交锋,已达到了最满意的结果,再纠缠下去,就过犹不及了。

    他正打算带阿秀离开,却听陶震天突然问道:“小友,敢问你这次前来我饕餮城,又是所为何事?”

    陈汐站住脚步:“自然是参加灵厨金榜大比来了。”

    此言一出,不仅陶震天一呆,就连那些长老都愕然不已,这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的混蛋,竟然要参加灵厨金榜大比?

    太意外了!

    如今的修行界,都早已清楚,陈汐是个战斗力惊人的顶尖级冥化境强者,天资过人,惊采绝艳,俨然已可以称得上是绝代天骄。

    谁能想到,这家伙前来饕餮城,居然是为了参加灵厨金榜大比?

    难道……这家伙也是一个灵厨师?

    众人面面相觑,感到无比的荒谬。

    其中一位长老似意识到什么,怫然不悦道:“哼,虽然之前之事,的确是我饕餮一族有错在先,但你可别指望我等就会因此让你蒙混过关!”

    “不错,灵厨金榜大比,乃是我族盛事,绝对容不得任何破坏规则的事情发生,若没了公平,我饕餮一族还如何在玄寰域立足?”其他长老也纷纷道。

    一旦说及灵厨金榜大比,包括陶震天在内,无论是神情,还是气度,都发生了一种惊人变化,变得坚定而执着,不容任何质疑。

    这是一种烙印在饕餮一族每个族人骨子中的精神,一种天生对美食,对厨道的捍卫!

    陈汐也不由感到惊奇,突然明白,这饕餮一族对厨道的狂热追求,恰似那睚眦一族对搜寻剑器的追求一样,同样的坚定和执着,视这一切如自己的生命。

    或许,这也正是荒古万族每一个古老族群的立身之本,有所追求,方能执着,有所执着,方能成器!

    见此,陈汐却是笑了,他要的就是公平和公正,否则,灵厨金榜大比就失去了其意义所在,也根本不值得自己去参加了。

    ……

    庭院中,陈汐的房间。

    火莫勒的声音低沉,透着一抹深深的悲怆和痛恨。

    “前些日子,我和二师弟他们接到宗门命令,要我等去执行一个任务,没想到,刚离开宗门不久,我们就被抓了起来,原本,我们以为是落入了敌人之手,哪曾想……”

    说到这,火莫勒那一对虎目中不可抑制地浮现一抹惘然和仇恨,“哪曾想,凶手居然是东华峰岳池师伯,当时,我和二师弟他们都懵了,还以为宗派嫌弃我们不务正业,要把我们驱逐出山门呢……”

    陈汐抿嘴,双拳不自禁悄然握紧,手背青筋暴起,指尖深深陷入肉中,也浑然不知,他知道,这一切和自己肯定也脱离不了关系。

    上一次,就是因为自己的原因,青雨师弟被黑雉七妖抓走,差点丢掉性命,而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岳池为了对付自己罢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我至今还清晰记得,岳池师伯把我们带进了天衍道宗,当着冰释天的面,禁锢了我们的修为,更命令杜轩和杜冠对我们百般折磨……”

    火莫勒目光空洞,声音像从牙缝中一字一字挤出,虽然这件事已过去不少日子,可至今想起,依旧让他浑身发抖,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耻辱和愤怒。

    咔咔咔!

    陈汐的双拳发出一阵骨头声,清俊的脸颊已是冰冷铁青一片,双目中像燃烧两团汹汹的仇恨火焰。

    当着冰释天的面,来羞辱和折磨自己的门人!?

    该死!

    真是该死啊!

    陈汐牙齿都快咬碎,双目充血,他完全没想到,岳池身为九华剑派一位长老,竟然会做出如此卑鄙的事情。

    “也是在那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岳池师伯和冰释天早有勾结,他们想用我和其他师弟的命,来威胁小师弟你,可是,我们怎会让他们如愿呢,自然是誓死不从。”

    火莫勒的声音很平静,可陈汐听得却是心中一颤,又是愤怒又是感动,他知道,自己这些师兄落入冰释天手中,必然吃了不少苦头和折磨,这让他心中极不是滋味,胸中像塞了一块块垒般难受。

    半响,他抬起头,问:“其他师兄师姐呢?”

    “他们还活着,不过也和我一样,沦落为阶下囚,被冰释天派人带去了不同地方,说要让我们一辈子受折磨而死。”

    说到这,火莫勒一把抓住陈汐,虎目中流露出一抹哀伤:“小师弟,一定要救救他们,我身为大师兄,却太过无能,无法照顾到师弟师妹,我……该死啊!”

    陈汐心中一痛,毫不犹豫点头,斩钉截铁道:“师兄放心,我一定把他们救回来!”

    说罢,他暗自施展了一个养神安魂的法诀,令大师兄很快陷入了梦乡。

    大师兄的伤势太严重,经脉几乎全部断裂,状态极为糟糕,若再不好好修复,不出数天就会殒命。

    这让陈汐的脸色愈发铁青,甚至有些扭曲狰狞。

    冰释天!

    又是你!

    修行至今,陈汐从来没有如此仇恨过一个人,从来没有!

    ……

    深夜,陈汐从房间中走出,神色已恢复平静,只不过浑身的气息却有点冷,令人感到心悸。

    他抬头,就看见身穿青裙的少女,正坐在一个由鲜花编制的秋千中晃悠,黑宝石似的眼睛望着苍穹,正在一颗一颗数星星,一副百无聊赖的娇憨模样。

    此时,苍穹繁星点点,月亮清辉四溢,这座修建于苍穹之下的城池,早已被各种璀璨灯火照亮,远远地,还有一阵阵喧嚣的声浪传来。

    清冽的月光洒在少女身上,沐浴上一层圣洁的光辉,恬静而秀美,像翩然坠落凡尘的仙子,不食人间烟火。

    “阿秀。”陈汐开口。

    “啊?”阿秀扭头,清眸流光,灵气逼人,有点搞不懂陈汐为何主动跟她说话。

    “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陈汐招了招手。

    阿秀一呆,很不淑女地蹭地一下从秋千中跳下,一溜烟跑到陈汐身前,小手抓住他的衣袖,像一只小兽在撒娇似的,欢喜道:“太好了,太好了,我要大吃三天三夜!”

    陈汐这一次没有皱眉,很平静地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