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最新章节 - 第17章 子明子羽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 第17章 子明子羽

作者:御风九天书名: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丁胖子提着食盒,身边跟着少羽和天明,穿梭在大街的人流中。请记住本站的网址:n。

    “丁前辈,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小圣贤庄。”

    “那里可是天下读书人都景仰的地方。”

    “是吗,我只是个厨子,这些和我没关系。”

    “儒家没有自己的厨房吗?”少羽说出心里的疑惑,“难道每次吃饭都是从山下送上去的?”

    丁胖子笑了笑,说:“可不是吗?整天念叨什么君子远庖厨,所以小圣贤庄里面是不开灶的,他们倒是做君子了,我这给他们做饭的就变成小人了。”

    天明上下打量丁胖子,说:“就你这块头,还叫小人哪?”

    丁胖子白了天明一眼,说:“这两个小人不一样的,懂不懂啊?”

    少羽也是一笑,说:“听说丁前辈手艺高超,小圣贤庄的ri常饮食都由您包办?”

    丁胖子哈哈一笑,说:“也只有我才能应付他们,你不知道这些儒家的人,一个个口味那个叫挑剔啊,还不是给他们的孔老夫子给带坏了。”

    少羽说:“是啊,子曰:食不厌in,脍不厌细。”

    “我看他们学问比不上孔老夫子,但是这些吃喝的本事,倒是一个比一个强。”

    “有美食家,才有好厨师嘛。”

    “哈哈,那倒也是,我看他们不要叫儒家,还是叫美食家。”丁胖子随即严肃起来,说:“这里人多,你们跟紧点。”

    “放心。”少羽说。

    “少羽,我才不担心你,我是担心那小子……”说到这里,回头一望,天明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可怎么办?”丁胖子急的额头冒出了冷汗。

    “要不我们分头找一下,天明应该不会走远。”少羽提议。

    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少羽和丁胖子兵分两路,沿途找了过去。

    街上行人拥挤,少羽一路寻找,却没有见到天明的影子。忽然听见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心念一动,朝前看去,果然见一队秦军徐徐走了过来,一路走一路盘问行人,显然是在寻找什么人。

    少羽吃了一惊,这些秦军一定是冲着他们来的,趁着街上人多,急忙挤到人堆里。

    忽然听到耳边有人说:“这些匪徒的赏金这么高啊。”

    另一人又说:“他们可不是普通的匪徒,这些人都是墨家的叛逆分子,非常可怕。”

    少羽听到“墨家叛逆分子”几个字,不由得心中一震,抬头一看,原来前面就是一方告示,上面贴着墨家众人的头像,正在悬赏抓人。

    画像上赫然有前任墨家巨子燕丹在列,少羽心里沉吟:“看来墨家巨子过世的消息,还没有散播开来。”

    “这个人是谁啊,居然比墨家匪首的两万赏金还要高?”一人指着第一张画像,惊异地说。

    少羽闻言看去,原来是盖聂。

    “我听说盖聂这个人就更厉害了。”

    “怎么说?”

    “他可是号称帝国第一剑客,皇帝陛下身边的大红人。当年杀死此刻荆轲的人就是他。”

    “那他怎么也被通缉了呢?”

    “这个……那我就不知道了。”

    少羽看着众人的画像,心里暗想:“很多人都被重金悬赏通缉,这样对大家的行动可是非常危险呢。”

    “最近桑海可真是不太平啊,又是通缉匪徒,又是闹海怪。”

    “海怪?”

    “这事现在传得可邪乎了,我亲眼看到过,被海怪攻击逃回来的海船,那景象的确可怕……”

    “这世上哪有什么海怪?我看秦军封海是真,海怪不过是他们为了封海编造出来的理由……”

    少羽还想多打听点消息,没想到秦军又向这里巡逻而来,少羽只好悄悄遁走。

    又找了一阵,少羽终于看到天明的背影,原来他正在一家卖烤山鸡的小摊前流着口水。

    “小子,我说你跑哪里去了,原来是看望熟人来了。”少羽拍了一下天明的脑袋,说。

    天明转过头来,一脸懵懂,说:“熟人,谁啊?”

    “不是他们几位吗?应该快熟了?”

    天明看着滋滋冒油的烤山鸡,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想不想吃啊?”

    天明点点头。

    “叫我一声大哥,就买给你。”

    “大哥!”天明想也没想,立即脱口而出。

    少羽没想到天明叫的这么利索,到有些意外,说:“小子,看来只要给你买山鸡,让你喊大爷也不是难题?”

    天明脸se一变,说:“我已经叫过你了,快点给我买啊。”

    少羽无奈,只好给天明买了一只鸡腿,两人正想回去找丁胖子,忽然背后一阵呼喝声传来,又有一队秦军已经过来。

    两人只好站在一旁,见到丁胖子就在对面,于是向他招了招手,丁胖子见了两人,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松了口气。

    “看来秦军果然大大增加了兵力,事情很不简单。除了本郡守备军力,单单这个早上,我就看到了秦国龙虎骑兵和安西镇军这两支in锐的旗号。”

    “龙虎骑兵?嗯,好吃,好吃……”天明听了少羽的话,全都当成耳边风,眼中只有美味鸡腿。

    少羽扫了天明一眼,摇摇头,说:“真是无知无畏。”

    “不对,是有滋有味!”

    少羽心中暗想:“龙虎骑兵是嬴政直属的咸阳禁军中,最in锐的一支,号称大秦第一骑,而这个安西镇军则更是深不可测,常年负责河西对匈奴一线的防御,极少在中原出现。而这样的两支in兵居然同时出现在了桑海,此事绝对非同小可。”

    正在揣度间,突然秦军中的一架马车里面传出一个声音:“停车。”

    天明和少羽吃了一惊,这个声音……很熟悉。

    “这不是我的老朋友,天明兄和少羽兄么?”

    一只机关手从车里伸了出来,紧接着车门打开,一张丑脸出现在两人眼前,竟然是公输仇!

    “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你们。”

    “坏老头,是你?”

    “嘿嘿,原来你们都还惦记着我呀,”公输仇yin笑着,看看周围,问:“那个如花似玉的小泵娘呢,怎么没看见她呀?”

    这时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将领过来,问:“公输先生,请问有何指示?”

    公输仇指着天明和少羽,说:“这两个小孩是叛逆分子,快把他们抓起来!”

    那将领一听,脸上立即变se,对左右说:“抓住他们!”

    丁胖子见势不好,将手上食盒往天上一抛,随即重重落下,围观的百姓吃了一惊,随即听见丁胖子说:“不好,要出人命啦!”

    众百姓一听,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纷纷四散奔逃。

    少羽抓住机会,和天明转身急奔起来。

    身后的秦军分成几路,赶了上来。

    两人慌不择路,也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忽然听见喊声四起,原来秦军已经将他们包围。少羽看了看周围,见有一个大大的废弃酒桶摆在路边,急忙和天明躲了进去。

    众秦军找寻不到,只好悻悻离去,天明从酒桶里爬出来,不断喘气,说:“我们为什么要逃,以前不是跟他们动过手的吗?”

    “大家到桑海是有行动计划的,如果我们被秦军抓住就会被影响到所有人。”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天明看着眼前的路,一点也不认识。

    “我也不知道,反正不能回去。”

    两人走在一片树林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渐亮。

    “好像要出树林了。”天明说。

    少羽挡在天明面前,说:“别急,先看清楚外面的状况,不要贸然行动。”

    “让我也看看。”天明说着踏上一步,没想到脚下被树根一绊,朝前扑倒。

    少羽吃了一惊,伸手去拉,没想到天明这一摔之力不小,少羽被他拖着一起滚下了一道斜坡。

    滚了一阵,天明感觉到似乎是撞上了坚硬的石头路面,揉了揉手臂站起来,却见前方是一座富丽堂皇的房子,一个大门足足有丈宽,两丈高,在大门之前,两列手执武器的秦军正站得整整齐齐的。

    两人一见,都不由得暗叫一声苦。

    “你们是什么人?”一个将领模样的人走了过来,面若冰霜。

    “怎么办?”天明悄悄问少羽。

    “看来只有动手了,我数一二三,就动手!一、二、三!”

    “子明,子羽!”

    两人正想动手,忽然听见有人叫喊,循声望去,一人正站在大门之前,风流倜傥,正是张良。

    “你们两个跑到哪里去了,找了你们半天。”

    “他是在叫你们两个吗?”那将领问。

    两人心思一转,连连点头。

    “你们两个是儒家弟子?”

    “是的是的,不用怀疑,我们绝对是真的儒家弟子。”

    说话间,张良已经走了过来,对着两人就是一阵喝骂:“两个不肖子弟,客人马上要到了,你们还在胡闹,给将军添麻烦,还不快赔不是?”

    那将领说:“子房先生,这倒不必了。只是大人马上就要莅临,我也是怕忙中出错。”

    张良点点头,转过来说:“叫你们办的事情完成了吗?”

    少羽不知道张良指的是什么事情,只好硬着头皮说:“我们……完成了。”

    “那东西呢?”

    “东西……”

    “就是客人要用的茶点呐。”

    两人正不知道如何应对,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喊道:“丁胖子茶点来了!”一个矮胖身影出现,手中提着一个食盒,正是丁胖子。

    “丁掌柜,你很准时哦。子明子羽,把茶点搬进府。”

    少羽率先反应过来,说:“啊,是。”

    丁胖子说:“哎哟,这两位小扮一表人才,儒家果然是不同凡响啊。”

    天明正想丁胖子的演技原来这么好,忽然听见那将领说:“大人已经到山下了,各位,请回避。”

    张良一拱手,说:“将军,丁掌柜,多谢了。”转头对两人说:“子明,子羽,走。”

    天明转过身,见正中间的大门缓缓打开,正想走过去,却被少羽一把拉住。

    “笨蛋,不是那里,是边门。”

    “大门不是在那里吗,你为什么要拉我过来走这个小门?”

    “这是规矩,你懂不懂啊?”

    张良微笑说:“大门是给大人走的,小门是给小人走的,所以,你要走小门。”

    “小人?”天明不服气地说:“什么意思啊,是说我年纪小吗?”

    “意思嘛,以后你自然就会明白了。不想被秦军逮住,就跟我来。记住,这是你欠我的第一个人情。”

    “第一个人情……”天明回过神来,说:“好像我会欠你很多人情一样。”

    “回答正确,孺子可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