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最新章节 - 第23章 封眠咒印【求票】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 第23章 封眠咒印【求票】

作者:御风九天书名: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静!

    屋子里只听得到燕弘与端木蓉细细的呼吸声,两人这么拥抱在一起,端木蓉未有言,燕弘不曾语,十年的光yīn纵然是彼此之间情义相许,却难免有一丝隔阂,着一丝丝的隔阂看似无形无质,但就是如此反而压在两人的心头重若千钧。

    端木蓉芳心怯怯,有话而不曾言,燕弘更是心有愧疚如鲠在喉,不知如何说起,刚才那一句话本是两人定情之语,燕弘原本以为端木蓉会接过话头,却不想换来的仍是一片沉寂,燕弘的左手松开那柔软的腰肢,缓缓的移动到端木蓉轻柔的秀发上,将垂落额前的几缕碎发轻轻束拢到耳后贴着端木蓉的耳垂,燕弘终于忍不住轻声道。

    “一别十年,是我负了你……”

    十年,这对于人生而言是一段极为漫长的时间,更何况红颜若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女子一生能为一个男儿等候十年而心不变,足见其坚贞。

    十年,她变了,变得有些认不得燕弘都有些认不得她了,活泼,灵动的她已不见,如今看见的却是刚强,冷傲,也许正是用这刚强与冷傲来掩饰她心中的思念。

    “你放开我吧,班大师他们还在外面等,时间久了,大家都会担心的。”没有愤怒,没有怨恨,端木蓉给予的回答依旧是那么平淡,十年了,她对任何人都是这样。

    燕弘左手猛然停了停,似乎有些僵硬,低下头,看着那一双清澈的美眸,其中不带一丝情绪。

    “扶我起来吧,我没事了。”

    没有言语,端木蓉只是依言将燕弘扶起,而她自己却忍着双腿的酸麻。

    “哎呀……你做什么……放我下来……”

    哪想到燕弘刚刚站稳却反客为主,左手缠着端木蓉的腰肢,右手穿过她的膝弯将她抱到床榻上躺好,自己则顺势坐在床边。

    “蓉儿,莫恼……看你的脸sè也有好几rì没休息了吧。”

    嘴里轻轻呼唤着曾经的昵称,手上却按住了端木蓉腿上的穴位,轻轻的按摩起来,燕弘本身也是医道高手,按摩刺激穴位的事情自然不在划下,随着手上的动作端木蓉腿部的酸麻感觉逐渐消退,原本有些僵硬的娇A躯也渐渐放松下来,燕弘也不曾与她对视,只是一心一意做他的按摩师,十年的分离,需要一些时rì来慢慢弥合。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这一作就是半个时辰,辰时初刻,燕弘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微微的笑了笑眼中闪过丝丝温情,看着端木蓉恬静的容颜“既然累了就好好睡会儿吧。”轻轻的呢喃,唯恐惊醒了睡梦中的伊人。

    起身来到屋外,却看见大火都在外头候着,眼神中带着关切,当然天明这调皮孩子此刻却是在对着一堆干柴加班加点。

    班大师见燕弘出来不经有几分感叹“恢复的速度很快啊,普通人受这样的伤,恐怕这辈子只能在榻上躺着。”

    对班大师笑了笑,却向一旁的盖聂问道“大师哥,你的伤如何了。”

    “多亏了墨家高明的医术,已经没有大碍了。”

    三人都心知肚明没有大碍只是说明脱离了生命危险而已,至于愈合那还早得很呢。

    “大哥哥,蓉姐姐在干什么,怎么不见她出来呢?”

    “你蓉姐姐累了,所以在屋里休息一会儿。”

    “哦!”

    月儿也放下手中捣药的活计走过来问道,身边却是跟着两个白衣女子,正是十八人中仅剩的两名银狐卫士,。当年这十八个人都是不燕弘派去保护燕丹与燕妃的,所以他们的资料燕弘熟记于心。

    “显儿(晓梅)参见公子。”

    “恩,起来吧。”徐徐运转内力燕弘将两位银狐卫士扶起“多年来辛苦你们了。”

    “不敢当公子称赞,这是属下的分内之事。”两人同时答道。

    晓梅与苏显儿自然不会闲着,墨子定下的规矩一rì不作一rì不餐,她们还是要遵循的。

    班大师却将目光转向了天明道“很有活力的小子,不过他看起来有点奇怪啊,似乎体内有隐藏的疾病?“目光来回于盖聂与燕弘之间显然是在等待着答案。

    “果然瞒不过前辈的眼睛。”盖聂不禁恭维了一句。

    “其实蓉姑娘早就看出来了,但她判断这不是寻常的疾病。”班大师道。

    “这个孩子身上被人下了一种yīn阳咒印。”

    “yīn阳咒印?古老的巫祝术似乎有很多种类,他遇到是哪一种?”

    “封眠咒印,又被称为催眠禁术,是一种非常高深可怕的yīn阳术,据说会使人陷入癫狂状态,作出不可思议的事情。”

    班大师皱了皱眉头对着盖聂继续问道“不同的施咒法结果也不一样,他的症状是什么?”

    “还没发作出来,所以还不清楚。”

    “原以为yīn阳术在上百年前就失传了,想不到居然还有人会使用。”

    “正是因为失传了百年,所以能够诊断和解开这种咒印的人也几乎找不到了。”盖聂的回答似乎带着丝丝惆怅。

    “但你知道,还是有这样的人是不是啊?”

    “多年前,我曾受过道家一位高人的点拨,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够解开咒印应该就是他了。”

    “这是你,这次来开秦国的目的?”班大师心中似有所悟。

    “我受朋友之托,一定要保护这个孩子。”

    “据我所知,除了公子以外,你好像没有什么朋友。”看了看正从庖厨里走出来的燕弘,班大师试探xìng的问道。

    “除了子弘以外,就只有这一个。”

    “你在秦国的时候六国就有很多人想要杀你,而为了这个朋友之托,你又与嬴政和整个秦国作对,你知不知道你接下来的每一步都会很艰难。”班大师好意提醒道。

    端着一个小巧的砂锅来到两人面前,燕弘笑着问“班大师,你们聊什么呢?”

    “呃,没什么,就是了解一下这个小子身上咒印的事情,难道连公子你也没有办法吗?”班大师好奇的看着燕弘手里的砂锅,闻着诱人的香味有些意动,嘴里却好整以暇的解释道。

    燕弘也为答话,看了看不远处那个看上去活力四shè的孩子,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怜惜,“命运多舛,却依旧如此乐观,真是难为天明……”说完便往房里走去。

    “公子……这粥……就不能分我老头子一碗?”班大师鼻子灵得很,一闻着味道就知道燕弘做得是药膳,嘴里的馋虫不禁蠢蠢yù动。

    “您老人家要喝粥,自己倒腾去,我啊这是给蓉儿做得,没您的份,对不住咯。”

    说完也不停留,推门就进屋了,只留下班大师在那干瞪眼,盖聂却是就这么好整以暇的看着,嘴边不禁荡起一丝细微的弧度,有时候他倒是有些羡慕这位小师弟的畅然与洒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