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最新章节 - 第七十五章 初见项燕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 第七十五章 初见项燕

作者:御风九天书名: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三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

    如今秦国与楚国之战一触即发,项氏一族却在此刻遭遇如此变故,希望这满门忠烈早rì从这悲伤气氛之中脱出才好。

    “子弘。我们是否应该去吊唁。毕竟经过昨rì一事···”之后的话苏瑾并没有说完,但其中含义三人是心知肚明、昨rì与项家有救命之恩,今rì若是再去项家尽到晚辈之礼节,想来着项氏一族对三人的评价又将会高上一分,这对今后的运作又多了一份筹码、“呵呵,苏瑾这话倒是说得蜻蜓点水,却又丝丝入扣,项家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绑上战车的,yù要取之必先予之,这是人尽皆知的道理。

    微微一笑,三人对视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苏瑾与皇甫明嘉径自离去,准备一切,燕弘看着素犒飘飘,嘴角荡起了一丝完美的弧度,【西楚项氏一族,筹划多时如今天赐良机我可不会在错过,这条船上与不上可就由不得你们了。呵呵】、自从听到两个姓田的人提起针对蜀中明月山庄的计划,燕弘的心中就多了一丝牵挂。明月山庄嫡系一脉在此刻来到楚国,可谓是让这一锅本就浑浊的水,变得更加乱了,一切的计算,已经渐渐超出的预计,尤其是这突然出现的田氏一族,到底是何来历,是化名,还是真如苏瑾所推测的真的是齐国王室的所属,不论是哪一种,都需要小心应付,蜀中两大势力,自己是势在必得,就算将来不能休戚与共,也要签订一个互不侵犯条约,燕弘可是清楚的知道,蜀中的两个宗派可不是小蚂蚁,那可是巨无霸一级的超级势力,若是与自己为敌可就难办了。

    所以燕弘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拉拢到自己的战车上,但相比于知之甚详的项氏一族,蜀中势力相对于此刻的燕弘却还是蒙着一层淡淡的迷雾,两大宗族传承千年,为何在后世没有一丝一毫的记载,就连神话传说也没有哪怕一星半点流传下来,这实在是有些蹊跷,想到这里,燕弘的眉头也是微微皱起,不管如何既然知道了有人要谋害明月山庄的嫡系血脉,那就想办法帮助一二,与明月山庄结下善缘,将来若是要结盟也会方便的多。

    思绪万千之中,燕弘也不禁叹息一声“哎!看来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我真的变了,变得如此的······如此的不像我自己,原来的那个快意恩仇,任意逍A遥的丛林战争之王,却变成如今这般心机深沉,步步为营,这不同的世界,不同的身份,造就了完全不同的人生,都说时势造英雄,可我终究成不了英雄,呵呵——”

    一阵呢喃,心中惆怅自生,乱世是英雄的赞歌,却是枭雄的舞台,自嘲的小声在空旷的房间中响起,这一刻的燕弘似乎又有了一丝变化,原本牢不可破的前生烙印,似乎从这一刻起,逐渐的消失在这万丈红尘之中,剩下的只有一个信念,在这动荡的世界中勇敢的活着,用自己的双手为自己的身边人撑起一片安宁,祥和的世界。

    抬起头,看着这娇艳的阳光,好像正预示着自己的人生,虽然一路走来荆棘遍地,却终究会有如rì中天,功成名就之时。

    ————————————————————————————————————————————————————————————————————

    七rì后rì,三人一声白衣素镐,来到上将军府,门庭庄重大气,自然不必细说,只是此时却透着一丝难言的哀伤之气,{PS:没有查到战国秦汉的丧葬礼制,此处将一笔带过。}举步上前,修长的手指扣住铜环在门上轻轻敲击,神sè肃穆。

    片刻之后,缓缓开启了一条缝隙,一身麻衣的仆从伸头想门外看来,只见得三位白衣少年神情肃穆立于门前,发带与腰带皆是黑带,想来想小声问道。

    “三位来此,所为何事?”

    燕弘郑重的对来人一拱手道“劳烦通秉项梁少将军将军,就说寿chūn城外故友,前来祭拜老夫人。”

    仆从眼神微微停滞,接着便一一打量着三位年轻人,见三人皆是双目清亮,身姿修长挺拔,眉宇间英气勃发,仆从久项家达官显贵见过不少,识人眼力还是有的,只一眼就知道这三位少年不凡,在着三人称是少将军项梁之故友,那人不敢再有怠慢,对着三人还礼道。

    “三位公子稍候,小得这就去通报。”

    片刻之后,忽闻大门内脚步频频,在下一刻,却是中门大开,一白衣素服大汉出得门来对着三人道“子桓,子嘉,子谨到了,项梁有失远迎啊!”

    “不敢当项将军大礼!”三人异口同声道。

    “三位贤侄,莫要在这门庭之外呆着了,里面请。”

    “请——”

    入得中厅,果然见得一个棺椁静静的放在当中,一众项家子侄,女眷,尽皆守候在一旁,女眷人人泪流满面,嫡长媳姜氏身旁跪地痛哭的少年,正是小小项少羽,看来这项羽对祖母的感情很是深厚。

    在看中厅之中唯一一位端坐着的五旬老者,剑眉入鬓,目若星辰,面sè虽悲伤,但依旧不是刚毅,身长八尺一身血煞之气含而不露,显然是楚国一代名将项燕无疑。

    “晚辈赵桓【苏瑾,皇甫明嘉】。见过项老将军。”神sè肃穆,礼数周全,一举一动都显示了对这位项老将军的尊敬之意。

    沉寂的脸sè在这一刻,微微有些松动,一开口声音却略有些沙哑“三位公子不必多礼,二郎【项梁】已将诸般事项告诉我了,三位既然是项家恩人,理当受我全家礼遇,呵呵。”

    一声轻轻的笑声,就像是是一位慈祥的祖父对待自己的三位出类拔萃的孙子一半,眼中更是流露出一丝发自内心的赞赏,看的三人心头一暖。

    一番对答,三人心头了然,知道自己等人已经得到了项家的认可,之后自是三人已晚辈之礼祭拜项家老夫人。

    待到一切事了,三个却是被微笑的项燕待到了书房之中,随行而来的项梁与项超。

    ————————————————————————————————————————————————————————————————————

    宾主落座,项燕坐主位,右手边是燕弘等三人,左手边则是项梁与项超。

    微微押了一口茶,淡淡的道“子弘啊,此次你们来老夫府上不只是为了,为了祭奠我那亡妻而已。”

    一句话,没有一丝拖泥带水,单刀直入,直入主题。

    此话一出,三位少年皆是一愣,心中暗道一句,姜还是老的辣,目光如炬,洞悉如火,一针见血。

    三人快速交换了一个眼神,都看出彼此眼中的一丝赞同,于是不再犹豫,燕弘开口道“老爷子说的不错,此次来,子桓还有一事向老爷子禀报,就是此时此刻,明月山庄之人在楚国之地,正处在万分危急之中!”

    一句话,项家三父子眼中尽皆惊讶之sè,蜀中巨头与楚国高层接触,这件事属于国家一级机密,三人这样说明显是知道了这件事,而且还点名了明月山庄之人正处在极度危险之中,一句话,项家三人心中自然是思绪万千。

    “你们到底知道什么?”

    淡淡的一句话,却是充满了杀伐果断的大将风度,但是右手微微握紧却透露出项燕心中的焦急。

    毫不避让,淡淡迎上了项燕锐利的目光,一派淡定,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