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最新章节 - 第六十六章 情殇-赤练!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 第六十六章 情殇-赤练!

作者:御风九天书名: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第六十六章情殇·赤练!

    “白凤,你退下,现在的你,还不是他的对手。”

    淡淡的一句话,语气平静无波,但却带着无尽的霸道,与无可抗拒的威势、——沙、沙、沙——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一个锦衣白发的男子,另一个却是一位绝sè佳人,一身血sè长裙,一柄软剑就如灵蛇一般缠绕在腰间,一头如丝缎般的长发飘然如瀑布般垂落,柔顺的黛眉,一双星眸勾魂慑魄,玲珑的瑶鼻,粉腮微红,点绛般的朱唇,如雪的瓜子脸晶莹如玉,细腻不带丝毫瑕疵的雪肌如酥似雪,身形轻盈,道不尽的妩媚动人。

    微微一点头,白凤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心爱的羽刃重新笼入袖中,看向白发男子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一丝丝发自内心的敬畏。

    “子弘,我是否还能这样称呼你?”邪异的一笑,清冷的声音直shè燕弘心扉。

    “二师哥,想不到,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形下再见。”

    同样邪异的一笑,语气却透着一丝难言的喜悦,目光流转,望着一旁盈盈而立的俏丽佳人,燕弘的心中却泛起一股难言的苦涩,记忆中的【她】不知何时已经变得不再像【她】,纵然这些年无痕庄的情报始终都关注着她,但是此时此刻,亲眼见到这个昔rì娇俏可人的小鲍主,成了如今这般如罂粟一般,媚惑苍生,血手嗜杀的模样,燕弘却是难言心中的悲伤。

    语气带着丝丝哽咽,原本圆润的声线在这一刻也变得有些沙哑,“红莲——”但却只是喊出了昔rì最为亲近的昵称却再也说不出多余的言语。

    此时燕弘的感觉,恍若如鲠在喉,有苦难言。

    尘封已久的记忆,原本以为早已忘记的往事,曾经最最珍惜的那份情谊,却随着这简单而清晰的两个字,如初chūn融雪一般,一点点的清晰起来。“如今,没有红莲,只有流沙的赤练。”

    心中在如何激荡,但是话到嘴边,却又变得如此冷傲,决绝。

    但是这一刻,近在咫尺的卫庄却已经清晰的感觉到,赤练的右手,在轻轻的颤抖,鲜红的指甲已经嵌入肉中,显然她似乎是想以疼痛来缓解自己心中那一股难以抑制的激动。

    “赤练?好一个赤练,二师哥,想不到你将那一柄赤炼剑送给了她,流沙赤练,火媚妖娆,灵蛇绝杀,当真是好啊!好极了!”

    微微扬起头,看着那天边如血一般的残阳,没有人注意到,就在抬头的一刹那间,燕弘的眼中闪过一丝晶莹。

    “这——就是你要说的?”赤练的眼底闪过一抹浓郁的哀伤,心中不自觉的泛起一缕缕难以言喻的失望,相隔多年,难道就连他无法在他给自己哪怕一丝一毫的留恋。

    对于这一切,燕弘似乎视而不见,自顾自的说道“怎么,白凤不是我的对手,二师哥却是要用手中的鲨齿剑来与我做个了断——”

    “哈哈————”

    话到此处,还未说完,却被一阵凄厉的笑声打断赤练此刻似乎觉得,曾经存留在心中那唯一的坚持,唯一可以依靠的信念碎了,被燕弘刚才的那一番话击的粉碎,曾经的憧憬,曾经的留恋,在这一刻尽数化作泡影,情若负我,我自成魔,哀莫大于心死,这一刻似乎昔rì那个恬美,纯净的红莲彻底的消失了,从今以后,红莲破碎,赤练啼血,那个高贵的韩国公主似乎真的湮灭在这万丈红尘之中。

    ——————————————————————————————————————————————————————————————————————————————————

    “曾经飘逸,温柔的你,却成了如今这幅模样,或许原本我就不应该来这。”看着眼前这个妩媚的女子,似乎她真的不再是自己认识那个可人儿,字字句句带着无尽惋惜与惆怅。

    “现在后悔,为时已晚。”再度看向这一张熟悉的面孔,赤练的严重却是如死寂一般,再也没有一丝涟漪。

    “留下一只手,可以吗?”燕弘有些心灰意冷的问。

    “不行,既然来了,就把你的命留下吧。”清新甜美的声音一去不回,取而代之的是那令人不寒而栗的冰冷。

    洒然一笑,燕弘道,“也许你误会了,我说不该来,是因为你不是我对手,我说留下你一只手,但你却要将命送给我。”

    一旁的卫庄有些惊讶的看了看燕弘,见他眼中一片坚决,不由心中一叹,【难道,我们之间一定要有刀光剑影,是否这么多年不见,你真的不在是当初那个小师弟了?】。

    赤练是一个女强人,从前是如此,进入流沙之后变得愈发强势,作为天下第一的刺客组织,赤练可以在其中占据四大天王的一席之地,可见她心中的坚强与骄傲。

    但就是这样,面对自己的爱情,赤练却始终放不下颜面去追求。

    但对于燕弘的关注却是无时无刻也不曾放松,但这一切,燕弘并不知道,赤练也不想让他知道,只要时常看看胸前的这块暖玉,时常想起曾经的记忆,【她】就会觉得与【他】从未分开过。

    如今燕弘却说出“你要把命送给我!”这样绝情的话,何不让她伤心yù绝!

    他要杀我,他居然真的要杀我。

    原本红润的俏脸,此刻已然变得惨白,贝齿狠狠咬住自己的嘴唇,一道道细腻的血丝点点打落在衣裙上,一颗颗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摔在地上,摔得粉碎,粉碎!

    你若如此决绝,我又为何不能忘情,你要杀我,那我让你杀又有何妨!

    玉足轻点,赤练软剑瞬间出手,赤练整个人化作一道血sè残影,向着燕弘而来。

    【这一剑,是真的要断情绝义,挥剑斩情丝?既如此,我便舍命一搏有何妨!】,这正是此刻燕弘心中的想法。

    长剑刺出,仿若一颗石子落入平静的湖面之中,惊起层层涟漪,赤练的剑,就隐藏在这层层波涛之后,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发动致命一击。

    退!燕弘不停的后退,身法已然运转到了极致,左手一拂赤练的剑气惊起的层层叠叠的气浪就这样被化解于无形。

    “拔剑式——启!”

    一声轻喝,龙泉剑已然出鞘,身影一动,下一步已经跨越了赤练的剑气所织成的大网,脚步一错已经来到赤练的背后,此刻场中修为最高的卫庄与轻功绝佳的白凤都没有看清燕弘的动作,只觉得视线中一道残影划过下一刻,赤练一危在旦夕。

    感觉到背后传来的阵阵寒意,还有那慑人的杀气,手中软剑清晰的映shè出一道白sè的匹链,凄然一笑,他——真的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