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最新章节 - 第四十八章 旖旎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 第四十八章 旖旎

作者:御风九天书名: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断崖下,明月初生,燕弘身上的紫sè光晕渐渐散去,又一点点的回到了眉心,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一刻钟之后,燕弘悠悠转醒,却发觉自己的身体完好无损,不由得很是诧异,心中却是窃喜【看来我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接着眼睛一偏,忽见月光所及之处,一个黑影浮现,不由得心中一惊,仔细看去竟然是yīn阳家大司命。

    面若死灰,双目紧闭,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整个人就这样侧着身子挂在树枝上,昏死过去。

    燕弘苦笑一声,这真是进退两难,若是今晚一掌了解了大司命,自然是轻而易举,毕竟她是导致自己坠崖的凶手,但若是真的这么做了,便与yīn阳家是不死不休之局,本来的一丝香火之情也就全然没了,到底是杀还是不杀?

    气劲一吐,脚下发力,直接是在水中一跃而起,来到了大司命的身边,脚踩在树枝上,蹲下身子,右手的食指轻轻的在大司命的鼻尖一探,可谓是气若游丝,毫无规律,相信要是再晚个一天半天的也就要香消玉殒了。

    抬头看了看幽蓝sè的星空之中,那一轮皎洁的明月,仿佛看见了自己的母亲,看见了她挽着自己的手细细的给自己讲解yīn阳家的来龙去脉,看见了她面带微笑传授自己yīn阳秘术的情景,再低下头看着自己身边这个女子,那一双玉手如霜似雪洁白无瑕,指尖的指甲却是红的那么妖冶,宛若在鲜血之中浸泡了千百年。

    微微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罢了,罢了,那毕竟是自己母亲的师门,这次就放纵一回吧。”

    右手自大司命腰间穿过,左手穿过腿弯,提起一口内劲,一个纵跃便落了地,仿佛怀中的佳人完全没有重量。

    就这样抱着大司命,大概一盏茶的功夫,燕弘找到了一个山洞,乍一看这个山洞并不大,但是越往里走,却越是宽广,在洞内行进了十丈左右,已经到了山洞的最深处。

    将自己的外袍铺在地上,将大司命轻轻的放下,之后以枯枝落叶升起火堆,既可御寒也可照明,火堆升起,燕弘细细的查看了四周的状况,见到没有蛇虫鼠蚁,蝙蝠之类的危险之物,也就放下心来。

    盘膝而坐,将大司命的娇A躯扶起,摆正姿态,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丝挣扎,最终还是轻轻褪去了大司命的衣衫,一瞬间目之所及,是一片如玉一般的雪白,金莹剔透,完美无缺的曲线展露无疑,看的燕弘小肮一阵火热。

    双手缓缓地贴上了,那洁白的肌肤,没有预想中的温热,却是一片死寂的冰冷,转念一想重伤之下,濒死之躯,如此状况才算正常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yùA火压下,气运丹田,再推送至手掌之上,顺着大司命的后心破体而入,内力细细感知之下,也不禁惊骇莫名。

    原来大司命被自己拉下山崖之时中了自己一掌,再加上如此高度的冲击,全身也是多处骨折,体内淤血也是不少,最主要的是自及的那一掌震伤了大司命的经脉,外力冲击之下丹田也是有所损伤,可谓是相当棘手啊!

    苦笑一声,“这漂亮妞,的生死可就在自己一念之间啊!”此时四下无人,自己面前的又是一个活死人,燕弘终于是忍不住用前世的语态抱怨了一声。

    一句话过后,燕弘不在多言,内劲蜂拥而出,汇聚成一股强大的生命力,在大司命体内游弋,一点一点化解着淤血,调理着经脉,一炷香的时间过后,燕弘的额头上已经是汗珠隐现。

    ——噗呲——,大司命樱唇一张,喷出一口鲜血,淤血逼出了大半,神智也是清醒了,而燕弘呢此时却感觉头重脚轻,眼前发黑,如此的耗损内力救人他还是第一次,救得还是自己的敌人。

    虽然学过内力救人的法门,但这始终是第一次,没有经验,不懂诀窍,在不该浪费的地方耗损的多,自然而然后遗症也是比较严重的。

    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觉得自己的脸蛋忽然一痛,——啪——,一声脆响,一个巴掌把燕弘打得是脸如火烧啊,幸好护体元气自动运转,不然这左半边脸非得肿起来不可。

    “嘿!你——,要知道我可是救了你的命啊,你就是这么恩将仇报啊!”大司命这一巴掌可是吧燕弘打醒了,之后便是暴跳如雷,大声喝道。

    “哼——你不要忘了,就是因为你,本座才会受伤,如今你救了本座xìng命也只是应该——,啊!!!!————”

    大司命话说到一半,一声尖叫,那叫一个地动山摇,震耳yù聋啊,不只是反应迟钝,还是神经大条,这位美丽的姑娘终于发现自己现在上身**,那无限美好的风景在燕弘面前展露无遗。

    ——啪——,又是一巴掌,紧接着燕弘的右半边脸同样传来了一阵火辣辣的感觉。

    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靠!本少爷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吗,丫的,要知道就算真的是猫,惹急了也是会挠人的,靠!”

    大司命却恍若未闻,一声厉啸,“我杀了你——”

    说着便要跃起,反手给燕弘一掌,却没有想到内伤在身,妄动内息,急火攻心,——噗呲——,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萎顿在地上“你——我与你不死不——!”不死不休的最后一个还没有说出口,便在极度的羞怒和内伤的打击下再一次晕了过去。

    ——吧嗒——,右手一把拍上了自己的额头,骂骂咧咧道“这妞,真当本少爷的内力是白开水吗?才救醒她又晕了,不就是看了一下你的美丽风景吗?又没有直接那啥——那啥!至于不!”

    一阵发泄之后,终于是舒缓了自己郁闷的心情,微微调息了一下,在爱美之心的作祟下,终于还是找来了一堆干草,铺成了一个简易的地铺,将大司命轻轻的放在上面,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我是只有在这里打坐一晚上了,真TMD衰!”

    原本以为的英雄救美,却演变成这幅脸颊微肿的德xìng,确实是衰到家了。

    ————————————————————————————————————————————————————————————————————————————————————

    夜,悄然滑过,朝阳却没有如期而至,却是大雪纷飞。

    当大司命再次醒来的时候,她的内心很复杂,有苦涩,有羞怒,有哀怨,还有一丝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得甜蜜。

    自己身上一桌齐整,上面还盖着一件外袍,那是【他】的,那上面还残留着他的味道,昨夜就是它带给了自己温暖。

    侧过头,看见他正斜斜的靠在石壁上,抱着膀子,似乎有些寒冷,英俊的面庞上,眼睛微微闭合,呼吸悠长,似乎睡得很香,但就是这样一个香甜的睡梦中他的眉头却始终微微皱起,没有散开。

    怎么样的过去,怎么样的经历,造就了如今的他,温文尔雅,沉稳睿智,却又放荡不羁?

    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他犹在睡梦中却依旧紧锁着眉头。

    轻轻地走过去,就这样定定看着他,想起昨晚的一切,心中波澜起伏,他害了自己,之后却又不惜代价的将自己救下,但就是这一个晚上,自己的清白之躯却被他看了个遍,yīn阳家的大司命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一个男子看光了,有朝一rì若是传了出去,那事自己必定名誉尽毁,声名狼藉,到那时要么自己杀尽天下多舌之人,从此而绝悠悠之口,要么自己以那三尺白绫了此残生。

    想到这里,不由得五指成抓,一点点的靠近燕弘的咽喉,此间事只有她一个人知晓,只要他死了,一切也就消弭于无形,一点点就差那么一丝一毫。

    但他毕竟是救过我一命,若是他昨晚就杀了我,这一切还能让我选择吗?手到临头却又微微的退回了一分。

    可是我已经被他——若是不杀他,难道今后真的要——不这不可能,不会的我心中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如秋水一般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辣,如雪的玉手终于是落在了燕弘的脖子上。

    只要轻轻的收紧,这个少年便回归九幽,但是作为当事人,他好像依旧睡得香甜,无知无觉。

    无意之间,目光飘忽,看见了那一件尤带着余温的长袍,重重叹了一口,一滴泪水悄然滑落,打在坚硬的岩石上,摔得粉碎,粉碎,正如她此刻的心。

    那一颗,冷酷的杀手之心,那一颗坚定的求道之心,此时面对着眼前的这个少年,缺陷的如此的不堪一击,曾经杀伐果断如她,在这一刻却真的像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一般下去了手啊!

    一个是集天地之灵秀的贵公子,一个是如曼珠沙华一般的倾城绝艳女子。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