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最新章节 - 第五章 皇者觉醒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 第五章 皇者觉醒

作者:御风九天书名: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残阳如血,咸阳宫,大殿。

    戎装武将跪于丹溪之下,王座上依旧是个威那严孤傲的男子,丹溪的另一侧站着一个青衣文士。

    时间慢慢在流逝,计时的滴漏发出的轻微响声在空旷的大殿显得格外响亮。

    一炷香之后,蒙恬的鼻尖有了细细的汗珠,李斯的眉头早已皱了起来,对于这个大秦帝国的年轻将军他还是很有好感的,秦王依旧是背负着双手淡淡的声音,不温不火却带着丝丝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今rì之事,你有何话说,两千龙虎骑兵居然就这样让几个乱党分子跑了?”

    “启禀大王,末将战事失利,愿领军法从事。”

    “军法?墨家巨子与你相比,如何?墨家叛逆逃走将威胁我大秦的万世基业,燕丹回国燕国必将士气大涨,我大秦想要攻克将耗费更多的兵力,这个责任谁来承担?你!蒙恬回答寡人。

    蒙恬沉默良久,脸sè变换不定,鬓角已经出现了细微的汗珠,秦王依旧面沉如水等待着这位心腹爱将的回答。

    时间依旧一分一秒的流逝,终于蒙恬的眼神重新恢复了坚定,那一份纵横沙场的的豪迈与狂放又回到了这位帝国的将星身上。只听到蒙恬掷地有声的说道。

    “末将愿做先锋率领大军攻下蓟城,取下燕王的首级献与大王,请大王允许末将戴罪立功。”

    “哦?蒙恬你认为你真的能完成这件事吗?”秦王脸上出现了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末将愿意赌上蒙家世代的荣耀与蒙家九族的xìng命,向大王承诺有朝一rì帝国进攻燕国是末将必定亲手取下燕王首级献于大王。”

    嬴政沉吟片刻向站在一旁的李斯使了一个眼sè,李斯与嬴政的默契不可谓不高,瞬间就领悟了其中含义,于是微微上前一步行礼道。

    “大王,微臣请允蒙恬之请。”

    嬴政给了李斯一个赞赏的眼神接着就说道。

    “哦?李斯你也认为寡人应当答应蒙恬的请求,准许他戴罪立功?这是为何。”

    “回大王,蒙恬将军乃是大秦的将星,在大秦第三代将领之中可谓是中流砥柱,现在大秦正在积极准备着攻伐六国正是多事之秋,以蒙将军的才能正是大秦需要的人才啊,所以微臣恳请大王给蒙将军一次待罪立功的机会。”

    李斯既然这样说,嬴政也就正好借坡下驴的赦免了蒙恬的罪行,只是让蒙恬到廷尉府领军棍五十也就将此事结果了。

    蒙恬走后,嬴政缓缓走下丹溪对身边的李斯说道,“李斯,陪寡人去走走如何?”语气出奇的显出一丝柔和,不在像刚才那样刚毅·霸气。

    “敢不从命。”语气谦卑之中竟然透露出知己之间的亲切。

    这对君臣之间到底有过什么样的故事呢?

    两道身影在夕阳下越拉越长,至于这一次黄昏漫步君臣之间说了什么就再无第三人知晓了,知道多年后被揭开那是的天下已经是另一番景象了。

    ——————————————————————————————————————————————————————————————————————

    燕国,蓟城郊外,小树林。

    朱雀已经稳稳地着落了,燕丹静静的看着不远处蓟城的城墙,记忆一点点的涌出,渐渐地两行清泪随着思绪的延伸缓缓滴落下来他却恍若未觉,知道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

    “夫君到家了,我们回去吧。”

    “对!对!到家了,爱妃,弘儿我们回家。”

    “掌令使,弟子等先行告退。”班大师等一众莫家子弟说道。

    “去吧,过些rì子等燕京局势稳定下来我会去机关城一趟,到时弘儿会随行,另外如今嬴政一定在筹划着他的“大一统”计划,此时正是多事之秋叫众弟子行事一定要谨慎小心,莫要被秦国的爪牙抓住什么把柄。

    “是,弟子谨遵令谕。”

    墨家众人登上朱雀,朝着机关城而去,燕丹却也乘车缓缓地向着城门行去,那里有他的家,有他的亲人,有他自己的臣民,有他燕丹的一份无法回避的责任。渐渐地城门近了,近了,心也仿佛近了,暖了,静了,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对家的渴望,而此时的燕弘却并没有那样乐观的心态,他相信以如今燕王与燕chūn君的心xìng,城府他们将要面对的绝不会是亲情,欢乐,反而他们一家三口将要面对的是权谋的比拼,心计的对抗,帝王心术的较量,这一去虽然没有写在史书上但是生在帝王家哪一朝哪一代不是如此,为了那个象征着最高权力的桂冠上位者可以抛弃一切甚至于将自己的生命也置之度外,这便是生在帝王家的无奈与悲哀,想要活下去就必须走下去,朝着这条不归路一直走下去,成功了就是至高无上,失败了就是身首异处,所以看着那一扇越来越近的城门燕弘心中一片沉静,眼中异常坚定,燕弘的帝王之路在此刻正式开始,数十年后当他踩着累累白骨走上巅峰之时却是另一番体会。

    城门,近了,到了,车,缓了,停了。

    “什么人,接受检查。”秦国厉兵秣马,六国当然也加强了戒备,历史不会因为一只小蝴蝶的到来而偏离轨道,或者说这只蝴蝶的力量还不够强。

    “把这块令牌交给你们的将军,叫他出来见本君。”只见一块青sè的令牌正面是一个大大的令字,背面是一副麒麟踏云图造型古朴中透露着威严。

    小校也是一个头脑机灵之人,知道这样的令牌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于是便微微行了一礼快步的像守门牙将报告去了。过了一会儿攒动的人群忽然安静下来,一阵阵整齐的甲胄撞击声音响起,人群渐渐分开,中间走出一队训练有序的军队银sè的铠甲,从头到脚将士兵整个保护起来这就是燕国最jīng锐的禁军———铁卫。只见队伍中走出一个身穿将校服饰的人,向着马车跪拜道。

    “末将北门校尉铁牛参见太子丹殿下恭迎殿下归国。”

    随之而来的是一片行礼跪拜的声音,可以开出在军队与民众只见这位甘愿为国牺牲的太子还是有威信的,这对燕弘来说将是一个好消息。

    马车的卷帘被拉起,燕丹当先走了下来,太子妃牵着燕弘徐徐的走下,三人静静的注视着在场的人们各有所思。

    太子妃:【终于到家了,弘儿不用再吃苦了。】这是一个母亲简单而朴实的想法,却包含着无限的关爱与怜惜。

    燕丹;【我回来了,嬴政你看见了了吗?我将会用我自己的所有力量来打败你,证明给你看我比你强。】这是一个王者向自己的对手发出的誓言,坚定不移。

    燕弘:【这些都是我将来争霸天下的力量,总有一天我会要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天下诸侯,都臣服在我脚下!】这是一位皇者一统天下的誓言。

    “铁牛,这些年你过得如何。”声音亲切,祥和,尽显王者的气度与风采。

    这位叫铁牛的校尉听着如此亲切的问候眼圈一红哽咽着道”多谢殿下关心,当年末将只是殿下亲卫之中的一员,不想殿下还记得末将,这些年殿下受困于秦国末将无时无刻不想着要将殿下营救回国,奈何手下兵微将寡有心无力,请殿下恕罪。”

    燕丹看着当年自己亲自挑选的亲卫,缓缓地的走到铁牛身边伸出手抚摸着绑在铁牛背后的那柄巨锤轻声道“当年我见你天生神力就为你打造了这一柄巨锤,可如今却已经锈迹斑斑了,刀剑入库,醉生梦死,这样的燕国还是我们的燕国吗?秦国正在秣马厉兵而我们的兵器却已经锈迹斑斑,我们还能够守得住我们的家园吗?你会打我,你们回答孤的话——”

    “殿下末将无能,有负殿下期望请殿下治罪。”“殿下我等无能请殿下治罪。”

    在场的所有士兵齐声请罪。

    “现在要做的不是忏悔,不是请罪,是要坚强起来,拿起手中的武器,燃烧你们的斗志,用你们的力量团结在一起打败嬴政,击垮暴秦。”

    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虽然不洪亮,但在他响起的一瞬间全场变得寂静无声,落针可闻,他就是燕弘,他用那稚嫩的声音喊出了自己的愿望,也喊出所有军民的心愿。很快声音连成了一片“打败嬴政,击垮暴秦。”

    就是这一句话,使得燕国人民都记住了这位了太子殿下的长子,燕国的少君,其中大铁锤和盗跖更是将这句话刻在了心里。

    燕丹,太子妃吃惊的望着自己的长子,这个自小聪慧过人的长子又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在那一霎那间燕丹仿佛看见了一位皇者,因为燕弘的身上有了一种他在嬴政身上才能看见的神态————皇者之气。

    —————————————————————————————————————————————————————————————————————

    一杯美酒品风cháo,指点江山袖手瞧。

    展翅高飞终有rì,人生只我醉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