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最新章节 - 第32章 东君再现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 第32章 东君再现

作者:御风九天书名: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三川郡的一切,已是尘埃落定,魏荣祥去了咸阳,接着又调往辽东郡。

    而韩信,姜瑜,秦侃,等三人,则是大包到了临淄,如今却是在【天上人间】的雅座里,吃着早点。

    夏日的清晨,初生的太阳照在脸上,窗外的街道上尽显闹市繁华,露珠在闪闪发光,清凉的威风在身边拂过。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海的味道。

    阳光从海平线上一点点的浮现,海和清晨却在第一缕蓝幽幽的晨曦中拥抱起来,天空比之前更高,盐和花的味道,也不之前更浓。

    楼里的食客渐渐多了起来,如果说中原栖凤楼令人们耳熟能详,那这海滨之地,便是天上人间最为有名,自从【有间客栈】被帝国抄没以后,它就一跃成为齐鲁之地最为奢华之所在。

    不论是一日三餐,还是牌九,麻将,全都是一条龙供应,在这顺便提一句,作为中国的国粹之一【麻将】自然也是某位穿越人士一不小心发明的。

    短短不过十数年的功夫,麻坛便渐渐形成了,而在这一小撮人里,也逐渐流传出了‘雀神’的封号,虽然不过是儿戏,但这雀神本人的来头可不小,正是那咸阳宫中,十八世子,胡亥!

    这可真就是,倚红偎翠,纸醉金迷,还不忘沾染上一点赌性,可这嬴政却又偏偏听之任之。

    有人还听说了,这‘雀神’的名号,还是胡亥身边的内侍琢磨出来的,这位深藏不露的十八世子当即大喜,重赏了那位内侍,从此十八世子身边就多了一位极为宠幸的内宦,名叫,崇信。

    韩信他们只有三个人,麻将是凑不齐一桌了。不过没关系,还有别的呢。

    吃完了造反,韩信哥三,从前院的正楼,进了内院的牌楼,听着名字就知道是干嘛的了,到了里头,来的不是麻将,而是斗地主!

    当然此时的斗地主,用的不可能事纸牌。因为没那么好的应刷技术,比较普遍的是‘竹牌‘,有的还用‘玉牌’。

    如今姜瑜三人手里拿的,就是上好的玉牌,当然,如果斗地主玩腻了,还可以去别的棋牌室,那里还有一种名叫‘三国杀’的游戏,在这天上人间算是最受追捧的了。

    不过三国杀由于其中含有敏感字符。在帝都咸阳,是被禁止的,毕竟在皇帝眼皮子底下玩‘忠臣’,‘君主’。‘反贼’什么的,那可就是作死的节奏了。

    俗话说的好,不作死就不会死,姜瑜三人当然不会傻傻分不清楚。所以他们兄弟三,安安静静的猫在雅间里玩斗地主,旁边还放着一些点心。就这么玩着,吃着,却也聊开了。

    “三个三带对五……哎,我说纪宇,你说咱三也到了这临淄有些日子了,总不可能老的、坐在这玩牌吧。”秦侃手一抖问道。

    “不要,韩信你接……不急,不急,现在临淄是人家落霞山庄的地盘,咱们现如今是外来户,太急躁了容易被人坑。”姜瑜扬了扬手让韩信出牌。

    “三K带对四!”韩信手一番,却是一炮大的“姜兄说的对啊,秦兄你看,正所谓坑人总比被坑好,所以还是稍安勿躁吧。”

    “不要,韩信你接着出!”秦侃一看,也就先让一枪,手里的大小表不舍得出啊“那你两说说,啥时候出去耍耍。”

    “顺子,我就剩两张牌了,小心点!”韩信一摆手一大摞的顺子下来,眼看‘农民’要赢了“秦兄依我看除了我们,一定还会有别人找落霞山庄做生意。所以咱不当出头鸟。”

    “天炸!”这世界,大小王两张牌说不好也犯忌讳,所以燕弘直接改成了‘大小表’王炸改叫天炸,秦侃这位‘地主老财’一放炮两人都是一愣“那好我们就不做出头鸟,顺子一顺到底,赢了……哈给钱,给钱!”

    “秦兄……你看这……”韩信开始搪塞。

    “子鹤兄……要不下盘……”姜瑜开始推脱。

    “想都别想,亲兄弟明算账,给钱……哈哈!”这一副嘴里唯有‘小人得志’四个字能够形容,要知道这老秦,昨天晚上可是连续输了三十几把,就差没当裤子了。

    ……………………………………

    临淄郊外,落霞山庄。

    这里是仿佛一处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水山水,有山有水才是好风光。水有水的飘逸灵动,但始终保持着一种单调的蔚蓝色;山有山的沉稳厚重。

    但一年四季却能以不同的色彩、风光展示山的美丽。活泼的有单调的一面,安静的有变换的。

    水,那么灵动清丽,令人神往遐思;水,那么雄浑澎湃,充满了无限激情。有时人称柔情似水,有时又说咆哮奔腾。

    这就是水的个性。瀑布的壮丽,波涛的汹涌,泉水的叮咚,小河的潺潺,全都日夜永恒。

    山,绵延绵亘;山,险峻挺拔;山,巍峨挺立山,气势磅礴,让人想起五岳;山,新奇秀丽,令人忆起娥眉山,犹如令万人敬仰的圣贤,沉稳是他的天性。

    不露声色地诠释着生命的博大,生命的肃穆,生命的庄严。

    好似让众人拥戴的伟人,仁厚是它的本色。它默默献出了喜马拉雅的皑皑白雪,献出了黄山的温泉、云海、奇松、怪石山,相信沉默是金。

    它无语、无悔、无惧。然而冥冥之中,却永不停息地为世人演绎着动人的神话,最美的风景。

    拾阶而上,一道巍巍大门横亘于这一方山水之前,一块烫金的牌匾稳稳的钉在上头,上书【阡陌庄】。

    所谓大隐隐于市,曾经冠绝齐国的孟尝君一族,在秦国的威压之下,也不得不改名换姓,谨慎行事,就连昔年落霞山庄原址也放弃了。

    所为的不过是让齐国孟尝君嫡传血脉,延续下去。

    大门前空空荡荡,却自然而然透着一股静谧,祥和之气,一道目光静静的打量着那烫金的牌匾,夏日的微风,吹起那灰色的斗笠。

    一张冷峻的面容浮现在这火辣的骄阳之下,背后一柄古朴的长剑被细心的包裹起来,只露出剑柄末端的一小部分。

    但有一处却怎么也遮掩不住,好似天生就带着一丝孤高,精致的篆体字,好似显出了名剑独有的霸道——赤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