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最新章节 - 第20章 权术人心

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 第20章 权术人心

作者:御风九天书名:秦时明月之墨狩天下类别:历史军事小说
    权术.人心

    桑海城,碧波与蓝天之下,却飘散着一股淡淡的肃杀之气。

    咸咸的海风中,一缕缕刺鼻的血腥气随之而来,今日又不知多少人倒在了秦军的屠刀下。

    徐徐而升的朝阳,仿佛都带上了一丝血红,儒门精致的琉璃瓦,却似落下了一层白霜,为这百年的儒家圣地,默默的哭泣。

    漆黑的蜘蛛,依旧在赵高的指尖跳着独一无二的舞蹈,那是死亡之舞,频率似乎越来越快,花样却越发简单,就好似真的在演绎异常杀戮,猫捉老鼠的游戏就要结束了,刺刀见红才是最直接的方式。

    宽大的袖袍猛然鼓起,双手虚张恍若包天蓝月,赵高整个人仿佛变成一个载体,天地之力汇聚一身,只是一个动作,整个小圣贤庄的地面为之一震。

    每过一瞬间,震动就加剧一次,好似有一个庞然大物,正在急速接近。

    六剑奴面色如常,齐鲁三杰却难免内腑受创,这便是功法的相生相克之道。

    三人守住方寸之地,伏念皱着眉头道“师叔怎样了?”

    “大师兄放心,师叔的安全绝美问题。”子房道。

    “现下还是应付眼前的麻烦吧。”彦路的声音以失去了一贯的温润儒雅,脸色有些发白,显然刚才的剧烈震动已经伤及内腑。

    “子路,还好吧。”伏念的脸色稍好一些,看着师弟却是分外着急。

    “无大碍,师兄且宽心。”

    又是一声剧烈的震动,赵高依旧站在离三人百步远的地方,但此刻这方寸之地却以勃然变色。

    一张巨大的蛛网在赵高的身后徐徐浮现,每一个丝线都洁白无瑕,每一个交叉点都栩栩如生,仿佛这方寸之地凭空多出了一张巨网。然而这并不算结束。

    网并不是单一的存在,它的出现需要一个善于结网的‘工人’,果不其然一直血红色蜘蛛虚影在一张大网上应运而生。

    赤红的颜色,像是弥漫着血光,巨大的毒牙,远远望去仿佛有七寸长,一滴滴黑色液体滴落网中,立刻燃起丝丝血色烟气,仿佛在告诉世人,这是无比的剧毒。

    所有人的心都为之震颤。六剑奴身影闪动,回到了赵高身边,此刻的他们就好似真正化作了赵高的一部分,六个人,六柄剑,就好似蜘蛛的六只足。

    原本有些迟钝的蛛王,此刻就好似睡醒了一般,六只幽蓝色的眼睛徐徐睁开,立时整个世界化作一片炼狱。

    脚下踩着的。以不是坚实的青砖地面,而是一片幽蓝色的海洋,泛着无边无际的波涛,却没有一丝生气。冰冷的让人生不如此。

    一缕缕浪花泛起,却不见那洁白的波涛,风口浪尖上一具具森森白骨猝然出现,整个世界化为鬼蜮森罗。

    脚下。愈来愈多的骸鼻幽幽浮起,在空中组合起来,一具具骷髅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一只只残破的肢体,从地底深处伸展而出,幽蓝开始化作血色。

    随之而来的便是刺鼻的血腥味,齐鲁三杰正处在炼狱的中央,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快的让人应接不暇,要想活下去,唯有让速度超越生命的流逝。

    …………………………

    咸阳,九门一闭。

    嬴政抚摸着心爱的天问剑,胡亥却耷拉着脑袋,站在御阶之下,目光看着自己的脚尖,神色颓然,没人注意到,他眼中的杀气正在积聚。

    “你真是朕的好儿子,八年,整整八年,朕听说那个叫秦侃的很得你信任是吧。”

    “父皇恕罪,儿臣一时糊涂,被奸人蒙蔽,请父皇恕罪啊。”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胡亥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但是越是如此他眼中的杀气就越盛。

    “抬起头来,看着朕。”

    “是!”

    天下间最尊贵的父子四目相对,嬴政的嘴角有了一丝笑意“很好,你的眼神向父皇证明了你还不是一个废物,这才是我大秦儿郎应该有的眼神,这才是我嬴氏一族子孙应该有的气势。”

    “如果朕现在给你一把刀,你敢不敢杀了他。”

    “请父皇赐刀。”胡亥大声道。

    “好!”

    ——仓啷——

    一声清脆的嗡鸣,一柄断金切玉的宝刀稳稳的落在胡亥的面前。

    “这是父皇最喜爱的一柄宝刀,在得到天问之前,正是他一直陪伴在父皇身边。”

    “谢父皇!”

    “去吧!”

    “诺!”

    目光渐渐变得深邃,看着这个略显稚嫩的背影,嬴政仿佛看到了十三岁时的自己,目光转向天际,似乎想透过这层层流云,飞往边塞。

    “扶苏啊……十八郎以作出了选择,你又将如何处置呢?”

    “咳咳咳……!”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白色的丝绢放在嘴边,落下的依旧丝丝触目惊心的血色。

    目光看着骊山方向,嬴政的眼底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怨毒“东皇,你毁了朕,却休想毁了朕的江山!”低低的呢喃,心底却是歇斯底里的怒吼。

    “启禀陛下,玉阳公主以回到咸阳。”一名内视踩着小碎步来到嬴政身前。

    “梦樱回来了……好,呵呵,这丫头在外头吃苦吃够了,也该回来了,摆架郑妃宫。”

    “诺!陛下起驾——!”

    ……………………

    边塞,上党郡。

    扶苏,蒙恬,姜瑜行走在巍巍长城之上,放远望去,是碧草蓝天,牛羊无数,这里是最危险的边关,也是牧民最幸福的草场。

    他们不惧胡虏,因为他们有巍巍长城,他们有战无不胜的蒙家军,城墙上一排排寒光闪闪的秦弩,正是老秦人的信心与骄傲。

    今日的扶苏,看着这一切,却没有了往日的舒心,今日的蒙恬脸上也没有往日的旷达。

    “纪宇,你真的不打算对孤说些什么。”

    “殿下想听什么?”君臣奏对,却没有了往日的信任,扶苏的眼中流淌着的是一缕淡淡的失望“想听听,你的心。”

    “我的心从未变过,从踏入殿下府中的那一刻,一直到如今,从未变过。”姜瑜依旧在笑,那种笑容依旧显得淡定从容,遥望远方的云海,那里仿佛是心中的伊人在向他挥手,这也许是她唯一的遗憾。

    “好一个齐国姜纪宇,姜子牙的后人果然不凡!”扶苏说出不凡二字的时候以有些咬牙切齿。

    “姜瑜,你说你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但你却辜负了玉阳的心,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简单的四个字,却在空旷的边塞久久回响不绝“我替我那可怜的妹妹感到不值!”大袖一摆,扶苏再也不去看他,这个曾经心腹,昨日的好友。

    “这,也许是我姜纪宇此生做下的唯一一件错事。”

    “来人,将此人绑了押赴咸阳,交给廷尉府处置!”

    “诺!”(未完待续……)